观察者网

胡万程:你以为日本人捕鲸只是为了吃鲸肉?

2017-12-04 07:53:2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万程】

午饭吃什么?对于公司里没有食堂的日本职员来说,这一直是个从早上公司打卡之后就会认真思考的大问题。不过这天,同事松原说中午要带我去吃点不一样的,并担保能让我这个外国人感到新鲜。对此,我表示充满期待。

“喏,就是这啦!”元祖鲸屋——松原指着不远处一块偌大的看板对我说。原来是鲸鱼料理,虽然我在日本已待了四年,但由于不常见,还从未吃过鲸鱼肉。走进去,餐馆内饰也大都与鲸鱼相关,鲸鱼图案的墙纸,鲸鱼花纹的茶杯,海蓝色的坐垫,墙上甚至还贴了些店家年轻时候参加捕鲸活动的照片。

一份不同部位的鲸鱼刺身

我们点了一份普通的午间套餐,副食是鲸鱼生切片,炸鲸鱼皮,鲸鱼熬汤,主食则是鲸鱼肉饭团。我迫不及待地都尝了下,可有些失望,鲸鱼肉质比较粗糙,韧性较强,且有些特殊的野腥味,与金枪鱼、三文鱼这种常见的海鱼相比,鲸鱼肉实在称不上好吃。

“味道有些吃不惯吧?”松原仿佛觉察到了我的失望,继续说道,“不过,这可是我童年的美味哦。我这年纪的日本人,小时候是很难吃到牛肉和猪肉的,连学校的配餐都是鲸鱼肉。”我扫视了一下四周,的确这家餐厅的食客大都是和50多岁松原相仿的大叔。恐怕大多数都是来怀旧的,要不怎么说童年吃的食物是会影响这个人一辈子的口味呢。

日本人每年平均食用鲸鱼肉只有30g(2016年)

在当代日本,鲸鱼肉的消费量并不高。2006年《朝日新闻》曾做过统计,在日本国民中,只有4%的人常常吃鲸鱼肉,有9%的人非常偶尔地吃鲸鱼肉,而有53%的人没有吃过,33%的人也永远不准备吃。2016年,日本捕鲸情报网的调查也表明,日本全国人口每年平均下来的鲸鱼肉消费量只有30g。做鲸鱼料理的店也是屈指可数,鲸肉不属于当代日本的主流食物。

可是另一方面,有关日本捕鲸的新闻在国际上却极其扎眼。比如近期,在公益组织“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据理力争下,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一段隐瞒了近十年的日本捕鲸视频,视频中南极海域的日本捕鲸人员用鱼叉捕鲸,血水染红海水的血腥画面让观者感到不适。而今年11月,由日本“日新丸”号率领的5艘捕鲸船再次远赴南极,开始了今年度计划猎杀333头小须鲸的“科研捕鲸”之旅。接连的新闻曝光,再次让日本站在了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为何已经不再吃鲸鱼的日本人,仍然要执着进行捕鲸活动呢?

历史渊源

在考古发现中,日本曾经出土过绳文时期(公元前14500年-公元前300年)、上面有狩猎鲸鱼图案的土器,同时也找到过鲸鱼的骨头。这被推断为从中国大陆上传来的古法捕鲸技术,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在日本列岛上生根发芽了。根据推断,那时候的阿伊努人通过采集毒性植物来提取毒素,然后涂抹到矛器上,随后乘坐小船靠近鲸鱼猎杀。

远古时期的捕鲸图

大规模、有组织的捕鲸记录最早则是出现在室町时代(1336年-1573年)的末期,那个时候捕鲸主要是为了鲸油,用来制造灯油与稻田杀虫剂。受佛教传入的影响,当时日本民众普遍对兽肉敬而远之。一般是脚越多越不应该吃,哺乳类>鸟>鱼的感觉。由于鲸鱼肉的野味很像兽肉,所以鲸鱼肉一般是地下交易。

之后随着猎捕量的增加,捕鲸队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慢慢和当地的商人、政府都产生了联系,集团开始追求利益,商业捕鲸的色彩越来越重。捕鲸业慢慢成为了可以匹敌制铜业、制铁业的国家大型产业。

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在近海域的过度捕捞,鲸鱼数量逐渐减少,原本以捕鲸出名的尾张、太地等地区开始限制捕猎,捕鲸规模开始缩小。据推断,15世纪日本每年狩猎鲸鱼的数量大约是800头上下。

鲸油

到了明治时期,由于实业家冈十郎引入了挪威捕鲸技术,与传统的靠近后用网捕鲸不同,挪威捕鲸可以从远处发射鱼叉,叉上又附带渔网,远距离操作这一优点一下子降低了捕鲸的难度,增加了安全性,大幅度提高了捕鲸效率,使得全国商业捕鲸团体争相揭竿而起。加上远航技术的进步,渔民们不仅仅局限于近海,开始远赴北冰洋,南冰洋猎鲸,鲸鱼捕获量爆发性增长。当时每年约有3000多头鲸鱼捕杀。

由于携带不便,加上价值最大的主要是鲸油等原因,渔民在初期都是把鲸鱼脂肪带回,鱼肉直接扔回大海的。但随着日本启动大陆政策,对外进行侵略战争,国内粮食生产吃紧,鲸鱼肉开始作为军备物资被回收。当时被日军占领的朝鲜地区建立了不少生产鲸鱼罐头的工厂,这些据点为先头部队源源不断输送食物。不过中途岛海战后,日本海军遭受重仓,大型捕鲸船被充军当做战舰,捕鲸业中断一时。

最有代表性的一款鲸鱼罐头

战后初期,日本经济极端困难,粮食严重不足,民众营养匮乏。麦克阿瑟下令放松日本渔船捕鱼范围的限制,这时鲸鱼肉为日本雪中送炭。根据东京农业大学教授小泉武夫的《鲸鱼救国》所写,1947年在日本食肉供给量中,鲸鱼占动物性蛋白质的46%,而在捕鲸量达到巅峰的1957年-1962年,国民对鲸肉的实际依赖达到70%。当时每年约有24000多头鲸鱼被捕杀。直到后来日本经济腾飞,进口肉类增加,食材丰富,鲸肉的重要性才不断下降。

经济利益

当下从事捕鲸行业的日本人大约有10万人左右,有些是世世代代从事捕鲸的渔民,比如生活在太地的人,有些则是食品加工行业,有些是餐饮业,还有些是科研人员。这是一条很大的产业链,如果日本全面放弃捕鲸的话,将会让这些人失去赖以谋生的手段。

日本现代捕鲸方式

另外,作为海鱼消费大国,日本捕鲸还有一个原因被认为是减少鲸鱼对其他鱼类资源的消耗。特别是蓝鳍金枪鱼这一物种,日本每年会消耗大量的蓝鳍金枪鱼,而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金枪鱼,每年的出产量大大减少。鲸鱼每年所捕食的鱼类是世界人口渔业消费量的3-6倍,包括金枪鱼、鱿鱼、秋刀鱼等日本餐桌常见海鱼,捕杀鲸鱼也是为了增加其他鱼类的产量。

日本是位于世界前列的鱼类消费大国

另一方面,日本现在每年进行的“调查捕鲸”,主要是农林水产省和下属部门水产厅负责的,由他们将这项任务委托给日本鲸类研究所进行操作。这项每年由国家调拨的经费着实不菲,而日本鲸类研究所也返聘了多位前水产厅官员,同时“调查捕鲸”所带回来的鲸鱼肉销售方是一家叫共同船舶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股东也有不少成员是前农林水产省官员。粗略估计,日本政府每年向鲸类研究所大概拨款8亿日元,此中究竟是如何暗通款曲,实在是叫人浮想联翩。

政治及其他原因

熟悉日本政治的朋友可能知道,如今执政台上的自民党重要的选民基础就是来自于从事农林渔牧的民众,如果随随便便因为国际压力动了这部分渔民的生计,这可是都会被反映到选票上的。

选举期间,在日本农田间也随处可见的自民党宣传画报

此外,作为岛国,未雨绸缪的日本一直很有危机感。尚且不说日本的大型冷库里还有着大量的鲸肉储备,他们也都还未消化完,每年长达四个月之久的南极“调查捕鲸”活动,带着各行各业的专家精英,让人不得不怀疑日本人其实就是假借捕鲸之名,实则行调查海洋资源,研究海洋渔业形势,勘测南极圈可用资源之实。这种挂羊头卖狗肉如同于二战时期“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的行为,日本政府在国际上可是没少干的。对于日本而言,捕鲸更像是一场海洋资源争夺战。

综上所述,日本在捕食鲸鱼行为上是有着历史,经济,政治等多方面错综复杂的缘由构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国际反对声音高涨,但在日本本国内的民调显示,虽然大家不怎么吃鲸鱼肉了,但是支持捕鲸行为的仍然占据90%以上。不少地方为了延续鲸肉饮食文化,还会搞一些怀旧性质的鲸鱼美食节。一些大型捕鲸公司还会联合当地学校,邀请学生观看鲸鱼解剖过程,用来向下一代灌输日本的饮食传统与捕鲸业的光辉历史。

组织小学生观摩学习鲸鱼解剖

在国际上,除了保护动物的公益组织,澳大利亚、新西兰是公开谴责日本捕鲸行为的主要国家。除了生态保护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其实更加让人信服的原因是因为日本的捕鲸行动直接威胁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利益。尤其是这次选择公开捕鲸视频的澳大利亚,其不少沿岸城市都开办了观鲸旅游项目,邻国新西兰的观鲸旅游同样火热,日本这种砸人饭碗的行为,当然会被抵制。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日本捕鲸问题,捕海豚问题都会像每年的红白歌会一般,定期出现在国际声讨中,而日本社会虽然早已不再食用鲸鱼肉,却会如同他们拿手的“百年老店”传统一般,顶住压力把这份事业继续下去。当然随着外部压力的增大,他们所能够捕获的鲸鱼的数量会越来越少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胡万程

胡万程

早稻田大学政治研究科硕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日本
日本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