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虎牙妹:我去中越边境,和杜富国战友们聊了聊天

2018-11-26 09:37:03

【文/观察者网 虎牙妹】

杜富国,你们知道吗?

一位和我差不多大的扫雷兵, 91年的,特帅,眉眼间透着英气。三年来,1000余次进出生死雷场,拆除2400余枚爆炸物,处置各类险情20多起。除了扫雷还在队里做“三小工”(水电工、木工、泥瓦工),手灵巧得不行。

10月11日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边境雷场进行作业,和战友发现一枚加重手榴弹后,命令战友“你退后,让我来”。这位战友刚转身走了不到两米,“轰!”一声巨响,杜富国倒在了血泊里……

送医确认,这次爆炸无情地夺走了他的双眼、双手。

11月17日,带着对英雄的敬意,天还没亮就踏上了征程,折腾了17个小时,终于在这天结束前来到了麻栗坡。倒头昏睡,第二天清晨初探了这座边境小镇,也在这里见到了杜富国的家人和战友们。

杜富国的父母和妻子(王可蓉 摄)

在麻栗坡的这两天,我听窦希望讲的故事最多,只要有机会他就会说,媒体老师我想告诉你杜富国的故事,这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因为他的讲述,“英雄杜富国”这五个字,一点点注入了正直、热情、执着、义气各种性情。

窦希望今年22岁,和杜富国在一个队,本来打算9月满服役期就退伍,但却因为杜富国的一个动作留了下来。

杜富国12月份也面临退伍,窦希望就问“阿杜,你走不走?”

杜富国:“活没干完,就退伍,谁来扫雷?”

“留下来扫雷?你媳妇不收拾你?”

“大家都回家陪媳妇了,谁来扫雷?你就这点觉悟?”

杜富国婚纱照

越说越严厉, “如果我还在扫雷四队,如果你没有改变,你在转正式党员的时候,我这一票是不会投给你的,你不合格,你不配带党徽。” 装载扫雷工具时,杜富国对着窦希望摘下迷彩帽,把军徽凑近胸前的党徽,用手指了指,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也就是这个动作,让窦希望脸红了,“那刻我就觉得五年兵白当了,真的不配,跟他差距太大了。他说的对,说的真对。”

杜富国和战友们一起搬运扫雷爆破筒(杨萌 摄)

提到扫雷,窦希望说故事太多了。有一次作业天气特别热,因为路途比较遥远,饮用水携带的比较少,有个战友就问“阿杜你带水了没有,还有水没有,给我喝一口。”大家都特别渴,没有人不渴,但杜富国就说“我不渴,我上面水还多”,那个人喝了一小口,传来传去回到杜富国手里时,那壶水并没少多少。因为大家都知道,上面没水了,后来杜富国怕大家不喝,就把水壶放那自己走了,等到出雷场时他嘴唇已经裂开了。

作业结束,杜富国拉着安全绳从雷场出来(黄巧 摄)

杜富国和战友在老山雷场排雷(黄巧 摄)

说起杜富国的好,很多战友都抹泪。

他平常生活节俭到有些抠门,只抽10元一包的烟,“能冒烟就行”;手机屏幕裂了也没舍得换,“反正还能用”; 为队里买个灯泡还跟老乡讲价……但在得知战友艾岩父亲重病时,二话没说拿出1.2万元;二班长张中君家买房缺钱时,杜富国也是拿出积蓄支援,还问“够不够”。

平常扫雷作业非常辛苦,大家下山回来打打牌,打打篮球放松一下,但说起杜富国的娱乐方式,窦希望皱着眉头,“很普通,在我看来很傻,他每天就是背个手到处去转,看看这个水龙头坏了没有,这个灯坏了没有,那里烂了没有。”

二班战士詹程说,前几天他到浴室洗澡,发现水龙头放不出水,扭头便喊“富国”,但却再也没等到那声熟悉的“到”……

杜富国在修理水管(杨萌 摄)

制作用于转运地雷和爆炸物的木箱(杨萌 摄)

和战友一起安装空调(杨萌 摄)

讲着讲着,大家就从“杜富国同志”,讲到了“阿杜”、“富国”。

战士们的合影,左一为杜富国(杨萌 摄)

隔天,我到猛硐乡营区探访,刚蹲下拍摄宿舍外的防雷靴时,有个战士拎起自己的靴子对我说,我这双鞋可立下了不少战功。抬头一看,又遇到了窦希望。

我问他:你能跟我说说吗?

本以为他会和我“炫耀”一下自己的扫雷战绩,但一坐下来又聊起了“阿杜”。

采访窦希望的视频截图(王可蓉 摄)

于扫雷战士而言,防护服防雷靴就跟配枪一样。这双鞋子陪了窦希望3年,一些退伍老兵想换双好点的给他,他就是不要。

别人可能不知道,在窦希望心中,这双鞋子是“阿杜”给他留下最后的保护,“有一次我们在雷场上作业,下雨,我的鞋子有点漏水,底下渗了水进去袜子都湿了,富国就说回来帮我修一下。他回来找了点铁丝还有胶水,给我粘了粘。那会还没有新的鞋子,这双鞋子很合脚。再后来铁丝断了,就越来越开。”

窦希望时不时看着地上的战靴,“10月11号我们再次执行扫雷任务时,他们说把别人鞋子拿给我,我说我不要,我就要这双,这就是大哥保护我的一样。鞋子虽然烂了,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对他的一份承诺,我希望穿上他帮我修的鞋子,把他没干完的事情干完。”

听完这个故事,我出门想看看杜富国的战靴,一旁的李薛龙迅速拎出来一双靴帮严重磨损,后跟还破了洞的防雷靴,“这双是他之前穿的,后来有老兵退伍留下来一双,他才换了。”

这双靴子,曾陪伴主人走遍14块雷场,17平方公里土地。但它却在11月16日最后一次验收时,没能和主人一起踏过即将移交的每寸土地。

甚至它的主人都无法看到,再也无法亲眼看到,自己曾经用双手治愈过的战争伤疤,被插上了希望的小树苗。

(王可蓉 摄)

临走前,我问窦希望,还有什么话想对杜富国说吗,窦希望凝视着我的镜头,“阿杜,我俩的约定我办到了,我给你的承诺,我把中越边境大扫雷任务圆满结束了。在这里我想跟你还有个约定,你说在我转为正式党员时给我的一票,我希望到时候你能来,你好好养伤,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虎牙妹

虎牙妹

常来观网看看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可蓉
作者最近文章
我去中越边境,和杜富国战友聊了聊天
守望先锋成年度游戏 为啥许多人不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