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胡怡晟:日本再降“绿卡”门槛,留学生却很犹豫

2016-11-26 08:36:0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怡晟】

上周,一条新闻在日本留学生圈里快速扩散着——日本推出了新“绿卡制度”(日本称永久居住权)。原本需要连续10年在日,且交税年限不少于5年才能拿到的“日本绿卡”,如今不仅缩短了年数要求,还引入了适用于留学生的积分制。

消息刚出来,身边的同学都开始算自己的积分:本科毕业后来日读研的研究生,大多毕业后就能拿到60分左右,距离日本政府设定的合格线70分仅有10分之差。而博士毕业甚至可以妥妥拿到80分。对于留学生而言,原本需要奋斗到30几岁才能到手的日本绿卡一下子“触手可及”。

过去相对美澳更为“傲娇”的日本为什么放低门槛?而留日学生们买账吗?

不断放宽的日本“绿卡”制度

据日本法务省官网介绍,在现行制度下,外国人在日本获得永住权,原则上需要在日居留10年以上,且其中的纳税年限不少于5年。

而日本政府拟出台的新制度实施后,将对外国人的学历、职历、年收入、年龄和研究成果等各项进行评分。若达到合格线,可取得“高度专门职”签证,持该签证的外国人申请永久居住权所需的居留时长将缩短至3年,获得高分的外国人可为一年。据日本媒体报道,负责出入境管理的法务省正加紧设计具体制度,最快将在今年内与执政党展开协调,修改相关政策与法规。

其实日本在2012年就已经引入了积分制,只是留学生几乎很难达到规定的积分要求。当时,日本政府面向大学教授、技术人员、经营管理人员等年收入和技能达到一定水平的外国人,实施了居留资格优惠措施“高级人才积分制度”。该制度把通常所需的“居留满10年才能获得永住权”的期限缩短到5年。2014年,日本政府以IT及医疗等尖端技术研究者、从事新材料等开发的人才、跨国企业经营者等三种人才为对象,进一步将5年期限缩短到了3年。这些高级人才在新的积分制下,可将申请所需最短居住年限缩至1年。

纵观这几年日本在人才引进上的变化,绿卡政策在不断放宽。

日本不断放宽“绿卡”制度,意图留下高端人才

留不留日?留学生之间难免讨论一番。有人说,新制度下在日本工作几年后,30岁不到就能拿到永住资格,何乐而不为?如果获得永住权,就可省去更新签证的麻烦,购房或创业等时更易从银行贷款,选择职业时也更自由,不受所持签证种类的限制。

但这一政策的“鸡肋”之处也显而易见。如果是打定决心从此留在日本的学生,相比永久居留权,加入日本国籍的条件更简单,只需要在日本连续居住5年以上,并有日本住址。也就是说,毕业后不久就有资格申请。

虽然加入日本国籍后,能获得作为日本国民的政治权利,且持日本护照,但是在日华人中,入日籍并不算主流。这当中有入籍后回中国不便的原因,也有历史情感的原因,比如有留学生就直言,自己“在日本生活是一回事,但情感上不愿意变成日本人”。

去还是留,是个问题

中国学生当初选择日本,不少是因为日本留学费用比欧美略低,加上同属亚洲国家,文化和地理上和中国相对较近。

近几年,在日留学生人数连续3年增加,包括尚未进入就业期的学生在内,截至2015年5月,达到约20万人,其中有45.2%来自中国大陆。

其中选择在日本就业的也不断增加,而其中占比例最大的就是中国留学生。日本法务省最新统计显示,2015年从日本的学校毕业后直接在日就业的外国留学生相比十年前增长了近1.5倍,创纪录地达到15,657人。其中,中国大陆留学生有9847人。

倾向于留日的学生给出的理由差不多:日本居住环境好,社会保障相对完善。在日本就业的话,收入略高于国内。同时,日本企业中终身雇用制度仍为主流,入职后也相对稳定。按照原政策,工作几年后一般也可以拿到永久居住的资格(即绿卡)。

而倾向于毕业回国的学生则认为,在日本永久居住面临着不少现实问题。

比如大环境上外国人很难完全融入日本社会。日本民族比较单一,完全不同于美国那样的移民国家。就连日本人自己也承认,还偶尔调侃自己的“岛民心态”。生活在自然灾害频发的岛国,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日本人谨慎而内向的国民性格,日本原美国驻日大使赖肖尔就曾说,“日本人总是把我们与他们,即日本人与其他各国人民之间的界限划分得很清楚”,对此不少留学生在与日本人的接触中也有实际感受,很难真正与日本朋友深交,客气和礼貌之外还有一段一直被保持着的距离。

从在日工作本身来说,日本企业这个小环境也存在不少问题。日本企业文化相对保守,讲究按部就班,工作比较死板。而且,加班文化根深蒂固,虽然安倍政府为纠正长时间劳动等现象,于今年9月在内阁官房下设立了“工作方式改革”推进室,并将工作方式改革视为实现“一亿总活跃社会”的核心内容之一,但改革困难重重。且政府介入企业的加班问题,本身就说明了改革任重而道远。日企工作时间长、工作压力大的问题让处于抉择中的留学生们觉得没有信心适应在日工作。还有一些留学生认为,比起在日本工作,国内市场广阔,经济形势更好,有更多的机会。

作为女生,日本对女性就业的态度,又让我增加了一层疑虑。一方面,日本女性在职场受到的重视远远不如男性。根据最新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日本仅列第111位,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在政治和经济领域,女性的参与与男性存在明显差异。笔者曾在东京一女子大学做过相关问卷调查,结果近百份问卷中,有半数的女生都回答希望毕业后可以做家庭主妇,笔者惊讶之余,发现其原因也颇为现实。离开职场不仅仅是男主内女主外观念的影响,更多的是职场容不下自己,而离开又对家庭有实际好处。日本法律规定的产假远长于中国,日本职场又讲求效率,孕妇和新手妈妈常被认为是“给人添麻烦”,不少女性迫于压力离开职场,日本媒体对这种歧视也多有报道。另一方面,日本法律规定,妻子没有正式职业的情况下,作为补贴,丈夫需缴纳的所得税会相应减少。而日本的老人一般不会帮忙带孩子,亲力亲为地育儿似乎成了日本已婚女性“性价比最高的选择”。这样的现实,反过来又进一步造成了职场上女性不受重视,这让一些在日留学的女生觉得前途不甚光明。

绿卡新政能解决日本问题吗?

尽管不知道政策效果将会如何,但从朋友圈的反应看,大家在查完一遍积分后,便不再讨论。那么,新政策真的能算得上是对外国人有诚意、对日本有好处的绿卡新政吗?

首先,改善日本国内严峻的劳动力短缺形势是日本政府的目的所在。若新政能帮日本将更多高端人才留住,对日本实现经济复苏,缓解少子老龄化带来的巨大经济压力都有巨大益处。

日本老人(资料图)

日本目前面临着严重的少子老龄化问题。根据日本总务省9月发布的人口数据,日本的65岁以上老年人比例为27.3%。按照联合国65岁以上人口数量比例超过21%的定义,日本已经属于“超老龄化”国家。为筹措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增加的社会保障费用,国家债务持续增加。另一方面,晚婚、不婚的盛行,日企的加班文化下职业女性工作压力大,都使得日本的出生率不断下降。日本工会总联合会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5年内在职怀孕的女性中有约40%未能如愿取得育儿休假,厚生劳动省同年公布的调查也显示,日本设有妇产科的医院数量创新低,连续24年不断减少。

少子老龄化问题导致了日本国内劳动力不足。而日本若要谋求经济复苏,势必需要更多劳动力。日本政府在今年6月的内阁会议上通过的“日本复兴战略”中提出“将留学生在日本的就业率从目前的三成提高至五成”的目标,也包含了日本政府留住人才的愿望。

但日本不断放宽高端人才永住条件的施政方向能否算是对症下药?放宽条件后的日本又是否真的能吸引到其所需要的人才?

其实日本缺少的劳动力不仅仅是高端人才,例如少子老龄化导致农村人口减少,农业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也颇为严重,新政策虽是为了吸引更多外国人,但对象却依旧限于高端人才,引进的人才很难弥补这一块的短缺。究其原因也只能说,比起完全的对症下药,日本政府和执政党内在移民制度上仍趋于谨慎。

另一方面,虽然对日本来说永住制度能帮日本留住人才,复苏经济,好处显而易见。可留学生们也不傻,如果留日只是被用作解决问题的工具,而回国机会更多,为什么要留在日本呢?日本经济光环的逐年黯淡、社会氛围的封闭刻板,正不断消磨它原本的吸引力。如何增加本国经济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是日本政府需要直面的问题。全球范围内的优秀人才争夺战中,日本必须将外国高端人才的诉求与本国的利益结合起来思考才能寻得一条双赢的出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胡怡晟

胡怡晟

早稻田大学政治学研究生在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钟晓雯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