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62岁登船82岁下潜,汪品先:要爱科学本身而非它背后的钱

2018-06-04 17:22:30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62岁登船主持大洋钻探,82岁乘载人深潜器赴海地考察,这些年来,我国著名海洋地质学家、中科院院士汪品先一直在以惊人的效率工作着,想趁着中国海洋事业发展最好的时机,把先前落下的时间补回来。

6月3日,央视《面对面》栏目对他做了专访,汪品先在节目中指出,自己当初钟情深海,就是因为看见世界先进国家就在干这个事,这对中国来说是个机会,可以趁着海洋科学重心下移的时机弯道超车。

不过,汪品先还指出,如果在这一过程中没有科学精神,只是对科学的好处感兴趣,那是走不远的。


最高龄的深海“勇士”!9天3次下潜深海

5月13日,我国自主研制的4500米载人深潜器“深海勇士”号,迎来了年龄最大的乘客——我国著名海洋地质学家、南海深部计划指导专家组组长汪品先。

深潜器先后三次载着82岁高龄的汪品先一直下潜到南海西沙1400米深处,在海底进行了8小时的考察后,成功返回母船。

图/5月21日,汪品先院士从“深海勇士号”载人舱走出

谈及这次经历,汪品先称,科学的创新只有两个源泉,一个是大自然本身,还有一个就是文化,一种创意的文化。如果你的科学家,这两个都切断了,你可以出文章,你可以拿钱,但不会有什么创新。对我来说,这辈子如果没去深海看看,是很遗憾的事。


深潜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一样

汪品先称,自己头一次下去,就撞上了那个深海珊瑚林,像竹子那样的珊瑚,下面是竹竿一样,上面是跟鞭子一样卷起来的,如果你把那个东西弄直了,他估计超过五米。

然后底下还有扇珊瑚。扇珊瑚像把扇子,像柏树那样一片,它是顺着水流来的,水流来,它就朝着水流,因为它要过滤(吃)水里面的东西。

海洋就像一个园林,有乔木、有灌木、有草,但是它都是动物,因为深海里面没有阳光,没有植物。这个园林里会来野兽,谁呢?比如说鱼。有时候竹竿上爬一个海星,或者爬上去一个章鱼,那个景观从来没见过。

汪品先说:“我第一次出来的时候,我说我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一样,刚从仙境回来”。

世界先进国家都在研究深海

1960年,汪品先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地质系,后回国从事科学研究。在汪品先看来,他本该做事情的年龄,因时代局限没能做成,在该退休的时候反而迎来了中国海洋事业发展的最好时机。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在追赶逝去的时间。

汪品先称,地球三分之二是深海,所以它里边的资源、能源很多。当初,他看见世界先进国家就在干这个事,所以想早早地提倡研究,抢占这个阵地。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依托其强大的海军基础展开了深海研究,欧洲、日本紧随其后,上世纪七十年代,深海钻探、深海深潜技术相继出现。但中国受当时条件的限制,一直难有作为。

1996年,汪品先联合了国内其他科学家,向国际大洋钻探学术委员会提交了“东亚季风在南海的记录及其全球气候意义”建议书。在1997年度国际大洋钻探学术委员会的全球建议书评审中,该建议书获得第一名,被正式列为国际大洋钻探ODP184航次。

汪品先成为该航次两位首席科学家中的一位,这是中国海的首次大洋钻探航次,也是第一次由中国人设计和主持的大洋钻探航次。那一年,汪品先62岁。

他说:“我六十多岁,在船上是最老的,船长也没我老,我很骄傲。我们船从澳大利亚的西海岸出发,走了十天到了南沙,打的那天,船长命令升中国国旗,我没有摄像机,没有拍下来,要不然(就会发现国旗)是美国人升的,不是中国人升的。这个井到现在也是我们南沙唯一的深海井,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要热爱科学本身,不是科学后面的钱”

汪品先指出,1999年往后是我国深海科学发展最好的20年,在这段时间里我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发展,在深海、深网、科学家培养上取得了不错的进步。

不过,在学术上又有一些新问题,研究上比较盲目,低水平的重复太多,没有新招数。他认为,这样下去是不可持续的,会影响到我国在深海领域的弯道超车。

汪品先称,我国的深海研究,要像办奥运会那样大家一起干,而不是各自为战,“你弄不成我来”,能不能协调好这一点是一个考验。

而要达成这一点,最重要的在于要有科学精神,即对科学本身而不是科学的好处有热情:

“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从62岁完成第一个由中国人设计和主持的大洋钻探航次之后,20年的时间里,汪品先的工作效率让人吃惊。

2009年,他率领的团队,建立起了我国第一个海底综合观测深网系统——东海海底观测小衢山试验站。此后,东海海底观测网也投入建设。

2011年1月,国家自然基金委启动为期八年的“南海深海过程演变”重大研究计划,支持经费1.5亿元,有32个单位七百多人次参与其中,立项60,其中51个重点项目,由汪品先牵头主持。如今,这一计划已接近尾声,此次深海勇士号南海载人深潜,也是在为这一计划作最后的冲刺。

现在,对汪品先来说,生命中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他经常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但由于去年身体出了一些意外,老伴要求他必须提前半个小时回家。

汪品先:“对我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我是倒计时的,别的都可以慷慨,钱我也可以慷慨,时间我不能慷慨,因为我没有了,我在时间上是很小气的。”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李焕宇
专题 > 中国基础研究
小编最近文章
64岁环卫大爷马路边学英语 他一张嘴你就输了
台媒称蔡英文为过境美国将二访巴拉圭 台当局否认
金英哲结束访美回国 昨晚抵北京
马来民众捐款救国政府跟进 两天募3000多万
“美俄差点在叙利亚打起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