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斗产业园烂尾 圈钱圈地风险应警惕

2018-06-15 16:42:23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6月报道,随着北斗卫星加快组网,一些投资商和地方政府近几年纷纷筹资金、给扶持,以北斗为旗号建设各种产业园。

记者近期在重庆调研发现,两个建设多年的北斗产业园,一个成了烂尾的商业楼盘,另一个声势虽大,但研发、产品充满谜团。

这可能并非个别现象,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各地已有40多个北斗产业园,1.3万家导航企业,同质化竞争较严重。

中国科学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北斗导航系统副总设计师杨元喜一直对此保持高度警惕,他多年来奔走疾呼,批评利用“北斗招牌”圈钱圈地的行为。他2014年就明确指出,北斗导航能支持的企业在10个左右,全国有一个产业园就足够,并预言“大概用不了十年,我会看到你们垂头丧气地关闭企业,这是必然趋势”。

资料图:中科院院士杨元喜

多年建设至今烂尾

两江新区北斗导航产业园于2011年3月启动建设。媒体刊发的开工报道显示,该产业园是两江新区的重大项目,总投资50亿元,规划占地面积380亩,主要发展卫星导航、授时、通信等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推广应用为基础的高新技术产业,2020年年产值将超过500亿元。

但记者近日走进这个位于两江新区水土高新园云汉大道277号的产业园看到,被围墙围住的地块上,一栋栋未建成的楼房矗立,一些楼房的主体结构尚未完工,墙体已陈旧发黑。围墙外张贴的工程简介写着“北斗导航产业园一期工程;造价8787万元;计划竣工日期为2015年12月30日”。

两江新区北斗导航产业园效果图

绕行到产业园临街方向,记者看到一栋已建好的6层大楼,门口挂着“北斗招商中心”标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园区几年前就停工了,现在作为商业楼盘,门面房可以租。工作人员随手拿出一张租售广告,上面写着“国家级战略产业基地,一起赢未来”“一线临街,5年回本50%,北斗星街璀璨登临,多项选择,全球租售中”等字样。

针对北斗导航产业园的现状,记者联系了两江新区管委会有关部门,对方转达两江新区水土高新园管理部门的回复表示,目前的局面是投资企业自身原因造成的,具体原因不便透露。

记者又辗转联系到投资方之一的重庆北斗导航应用技术公司,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园区最初是在两江新区优惠政策支持下规划的,原想通过北斗技术研发带动应用开发企业和终端生产商聚集,当时政府提供的地块还很偏僻,产业氛围也没起来,但政府一直催尽快动工、先把楼修起来。公司先后投入近2亿元建设资金,后来和两江新区一起商谈引进的几个项目出现变故,合作方资金断链,最终导致项目烂尾,“我们也是苦不堪言,正准备退出这个项目”。

企业让人看不透,产品研发皆似谜

在沙坪坝区大学城,一个由北斗(重庆)科技集团主导的北斗民用产业园近年来声势不小,相继曝出“即将上线北斗地图APP,导航功能精确到1米以内”“基于北斗精准定位的物联网模组全球首发”等消息。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园区和企业的研发、产品好似一个个谜团,企业自己说不清,也让人看不透。

最近,记者走进北斗民用产业园,北斗科技集团负责人带记者参观了园区产品展示大厅,大厅内北斗手机、北斗物联网模块、北斗地网产品等一应俱全。他介绍,公司业务包括基于北斗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北斗地图、北斗芯片以及北斗大数据等。走进园区中试生产车间,记者并未看到研发中的北斗产品,只见几名工人在加工一批笔记本电脑键盘。该负责人解释称“为了养北斗研发,承接了一些配件加工订单”。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北斗科技集团是北斗导航民用服务正式资质单位,下一步研发重点是北斗地基增强系统和北斗人工智能高精度芯片,北斗地基增强系统准备明年开始铺设,高精度定位芯片预计一年内可以拿下,同时北斗手机已接到部队100万台的订单。

记者在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应用管理中心网站查询并向该中心电话核实发现,北斗(重庆)科技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并不在北斗导航民用服务资质单位名单内。而根据《北斗导航民用服务资质管理规定》,无论开展北斗导航定位相关应用项目开发,还是生产北斗卫星导航芯片、模块和整机,上述资质都是必要条件。记者同时了解到,北斗科技集团也尚未获得任何军工资质。对于企业提及的北斗地基增强系统,重庆经济管理部门的一位干部表示,这套系统实际是国家交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承建,“事关国家地理信息安全,不可能交给一家小公司”。

更让人疑惑的是,沙坪坝区多个部门对该产业园讳莫如深。面对采访要求,一些部门表示“这个项目不好说”,一些部门称“不接受采访”。后经多方联系,记者见到了沙坪坝区科委有关负责人,他坦承,对这个园区和企业研发情况了解并不多,“很多成果都是领导去调研时企业自己说的”。但当地给予园区企业诸多荣誉及扶持。据了解,北斗科技集团下属的北斗民用战略新兴产业研究院去年被评为“重庆市新型高端研发机构”,获扶持资金约1000万元;当地政府平台公司还为该集团建造办公楼和厂房;另据北斗科技集团负责人透露,通过“机器换人”“技改”等还获各级政府补助2000多万元。

傍北斗圈钱圈地风险应警惕

部分北斗研究专家和干部表示,北斗产业是我国军民深度融合发展的一个重大战略方向,近两年发展较迅速,但也出现打着北斗旗号圈地圈钱的苗头,一些地方招商盲目追求高大上,对此类项目不加甄别,对此必须高度警惕。

重庆经济管理部门的那位干部表示,北斗导航相关产业的管理涉及军口和民口多个部门,有时部门间、地方和上级间信息不对称,一些人利用这一点,打着北斗旗号,把项目说得很玄乎,招商部门也很难辨别真伪,“去年,有个部门带着几位香港商人过来,说要对接北斗项目,提了很多要求,我们也拿不准”。

“打北斗歪主意的主要有两类人:一类是借北斗圈地搞房地产;第二类是表面做些所谓研发,通过外包搞几个样品,炒热概念后到资本市场圈钱。”中科院北斗方面的一位研究员表示,这些一哄而上的北斗产业园,不仅浪费了土地、资金,还挤压了真正做研发、做应用的单位的发展空间。一位专家则透露,根据行业机构估算,2020年我国北斗产业市场规模约为3000亿元左右,但不少北斗产业园动辄宣称产值可达四五百亿元,一些地方政府为让招商成绩好看,也愿意跟着唱和。

专家建议,在加快推动北斗应用的同时,亟待进一步理顺北斗民用领域管理机制,规范北斗相关资质认证和信息公开工作,对以军民融合为名义的北斗重大项目,由国家主管部门审查备案;同时对各地北斗产业园进行清查,对骗取国家项目和资金、盲目招商和扶持造成公共资源损失的行为,严肃追责。

国内40余个北斗产业园区,令院士“看不懂”

《每日经济新闻》6月7日援引赛迪智库2017年6月发布的北斗导航产业发展趋势分析称,目前,国内已有40余个北斗产业园区。从各地北斗产业园发展效果来看,某些产业园长时间未开发处于荒废状态,其中部分园区甚至转为房地产开发用地。

观察者网曾梳理二、三线城市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园区的情况

2012年10月26日,兰州市政府与众力星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众力厚德投资有限公司就共同建设甘肃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园及示范城市项目签署协议,这标志着首期投资4亿元的甘肃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园及示范城市项目落户兰州,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在西北正式启动。

2011年11月3日,北斗卫星导航应用(胶州湾)产业园在胶州市产业新区奠基。该项目总投资25亿元。

2013年3月11日,“北斗新兴战略产业园”项目正式落户天津武清商务区,占地375亩。

2013年3月13日,司南北斗产业园在上海举行奠基仪式,该产业园位于上海嘉定新城,建筑面积26000平方米,计划于2015年正式投入使用。

2013年10月11日,广西柳州北斗信息产业园近日在广西柳州市柳东新区举行奠基仪式。此产业园规划使用地面积达1826亩,项目一期预计将形成30亿元产值规模。

2013年11月13日,投资110亿元的江西赣州北斗产业园国家北斗产业化应用示范基地签约落户赣州开发区。

《每日经济新闻》称,纵观各地北斗产业园落地方式,基本可以概括为两种:一种是由政府联合高校筹建,如郑州北斗产业园是郑州高新区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合作建设。昆山北斗产业园由昆山高新区和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共同创办。

另一种是政府与企业合作,一般由企业牵头投资,如信阳北斗卫星产业园是由北京国智北斗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贵州毕节的中安永恒北斗产业园项目是由中安永恒(北京)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毕节分公司投资建设。

产业园的落地需要经过土地、投资、招商等阶段,由于占地面积大,部分产业园在腾退土地时难免耗时耗力。以信阳北斗产业园为例,河南信阳南湖湾风景区管委会于2016年3月启动区域内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工作,至全部完成至少耗时8个月。一位企业运营方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个产业园建设周期至少2年,其所参与的产业园投入运营预计需要4年时间。

北斗产业园的投资数额均在亿元以上,如中安永恒北斗产业园项目计划投资7.2亿元,信阳北斗产业园计划投资约6亿元。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方项目人员向记者表示,产业园运营需要时间,作为民营企业资金压力比较大。

中国科学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北斗导航系统副总设计师杨元喜在2013年牵头制订了《国家卫星导航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但他早在2014年就对北斗园区的“大干快上”直呼“看不懂”。他说:

“现在,很多省市利用北斗产业园区的招牌到处圈地。我可以不客气地讲,他们圈的这个地,不是真正为北斗导航产业服务的,一定有别的用途!”

“真正的北斗导航是不需要太多厂房的,因为它是高技术产业,不需要那么多地皮。”他说,“中国如果有一个产业园区,我能理解。但很多省市都有,我就不能理解了”。

“如果中央没有一个强硬的政策机制去约束这种乱圈地的行为,北斗招牌迟早被他们糟蹋了。”

“上次,我在一个地方作报告时说:‘今天看着你们兴高采烈地来办企业,大概用不了十年,我会看到你们垂头丧气地关闭企业,这是必然趋势,因为不可能支撑那么多企业’。”

在杨元喜看来,我国卫星导航支撑十家左右企业是可以的,再多就不行了。

在2015年“两会”期间,杨元喜再次提出,目前很多省都在兴建“北斗”产业园,动辄几百亩,这些产业园区都是可耕地。为什么要建如此多的产业园区?真的是要发展“北斗”产业吗?真想为“北斗”的产业转型做贡献吗?恐怕都不是。这种做法是在糟蹋土地,钻政策的空子,这是一种非常恶劣的现象,应该遭到唾弃和反对。

从无序走向特色

那么北斗产业应当如何发展,形成自身核心竞争力呢?

据观研天下2017年3月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北斗卫星导航行业竞争现状及十三五投资策略研究报告》,北斗系统的特点和相关政策的支持为国内北斗企业与国际GNSS企业开展差异化竞争创造了条件。

北斗导航用于精准农业示意图(图自中国信息产业网、苏测导航)

除了特殊行业的应用仅对国内企业开放以外,在其他行业应用市场例如测量测绘、交通运输、精准农业、驾考服务、海洋渔业、精准授时等,特别是高精度应用的相关领域,国内企业目前在我国及亚太区域开展业务都具备系统条件、政策支持和市场运营的优势。

在大众消费市场LBS、车载导航等市场面对成熟GPS的竞争,暂未形成竞争力,随着高精度定位服务逐渐在大众市场的推广应用,北斗产业链将面临更多的发展机遇。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北斗照耀
北斗照耀
小编最近文章
乔治小王子这一下,网友不淡定了
一边在白宫当差,一边赚8200万美元
越南经济特区拟允许租地99年 多地爆发“反华”示威
陪特朗普逛了圈G7后,白宫经济顾问突发心脏病
特朗普:G7该把俄罗斯请回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