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新移民试图赴叙打击极端组织 被新加坡逮捕

2016-03-18 15:52:39

生意场上失意,同情库尔德人,这会促使一个人前往叙利亚参战吗?的确可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17日报道,该国一位名为王源东一的公民因上述原因而试图远赴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而被政府当局逮捕。原籍中国的王源东一成为新加坡首位因有意参加海外武装冲突而受当局限制令约束的“华族公民”。

新加坡内政部透露,今年2月被捕的王源东一并非伊斯兰教徒,小时候就在新加坡接受教育的他今年23岁,目前已经完成了全职国民服役,并与2014年取得该国公民权。

新加坡内政部发布的文告中指出,去年11月,王源东一通过社交媒体“首次”接触到了有关中东库尔德人的相关信息。当他查阅到众多库尔德人被“伊斯兰国”蹂躏的新闻报道后,便对前者产生了同情。此外,那时王源东一的生意也面临失败,可谓是“百感交集”。12月,在通过互联网联系到库尔德民兵武装并表明自己参战的愿望后,他决心赴叙参战。

据《联合早报》报道,今年1月,王源东一带着由新加坡军队派发的装备前往第三国,试图从那里进入土耳其,然后再前往叙利亚北部。不料,该消息被新加坡政府截获,并通过该国协助将其遣返。新加坡方面至今没有透露第三国是哪个国家。

被捕后,王源东一将于3月开始受到新加坡内安局发出的为期2年的限制令约束。在该法令下,王源东一的行动受到严厉制约,比如不得在未事先征求内安局局长的同意前,擅自更换住址或是离境。

叙利亚内战吸引华裔?

众所周知的是,王源东一绝不是第一位前往叙利亚参战的华裔。最早参加叙利亚内战的华裔据称是一位名为王波的中国公民。有消息说,王波2009年在印尼皈依伊斯兰教,2011年利用在利比亚中企工作的机会,参加了当地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内战。按照利比亚当地媒体的说法,王波在内战中改名“优素福·王波”,他甚至在军事行动中发挥了“突出作用”——帮助将受伤的反对派人员送往突尼斯疗养。据印度报业托拉斯的报道称,利比亚战事“尘埃落定”之际,王波又前往叙利亚参加“倒萨”战争,最后不知所终。

据称这名男子就是加入极端组织的王波

继王波之后,又有一位华裔受到媒体的关注——英籍华人黄磊。和王波相反,24岁的他加入的是库尔德民兵组织。按英国《每日电讯报》的说法,黄磊加入的是“国际自由战士联盟”(The league of international freedom fighters)。此前,黄磊曾在英国陆军服役过,并接受了严格的射击训练。这位出生于成都的年轻人自小就移居英国,他曾经还用流利的成都话接受四川媒体的采访,说自己参加打击极端主义的举动是得到家人同意并支持的。因为经常上传战斗照片,这位库尔德武装国际纵队的唯一华人,他的微博粉丝数已经从区区200人一路上升至目前的11万人。有趣的是,他在微博中关注了@军报记者和@王思聪。随着王源东一的被捕,黄磊在库尔德武装中的“唯一”称号还将持续下去。

黄磊(中)夺取了“伊斯兰国”的旗帜

综合各方面的数据判断,从中国境内前往叙利亚参战的人数可能超过1000人,遗憾的是,其中大部分都是反对派或是极端组织的成员,当中又以东突及其相关恐怖分子为最多。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伊斯兰国”或“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只是将这些人当成炮灰使用:遇到危险时冲锋在前,瓜分战利品时暂时靠边,至于“职务升迁”,还是歇着吧。一位极端组织的头目就曾经说过:东突分子只是一帮“中国制造的廉价货”。

叙利亚的“黑洞效应”

总的来说,参加叙利亚内战最多的外国人主要还是来自如下地区:俄罗斯、土耳其、也门、伊拉克、约旦、埃及以及西欧法国、英国、德国和比利时。值得注意的是,有统计显示,来自西欧国家的作战人员超过了3000人,而且几乎清一色地加入了极端组织。按照传统的思维方式,祸水流出国外,对本国来说一定是好事。可是,这条定律在叙利亚危机上却不能成立。尤其对西欧来说,更是如此。

首先,极端分子最终的打击对象还是西欧(以及美国等)。来自西欧的极端分子,起初在国内也基本都属于“良民”。但是,经济危机导致就业困难,文化和种族歧视阻碍其融入社会,这大大激起了“温和”穆斯林的宗教情绪和仇恨意识。借助于互联网等现代工具,贫困和绝望之下的他们接触并加入了极端组织。好处显而易见:参战可以获得大笔金钱,可以抚慰自身的宗教情感,以及如《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科恩所说的,在叙利亚明媚的阳光下,亲手斩下俘虏的首级,还会有强烈的“成就感”。久而久之,这些拥有“实战经验”的极端分子,回流西欧母国后,不但会亲自发动袭击,还能够影响更多的穆斯林共同行动,就像《查理周刊》和巴黎特大恐怖事件那样。

去年,雷诺·加缪因发表反伊斯兰言论而被罚款4000欧元

其次,叙利亚内战导致难民潮。内战让叙利亚化为焦土,民众流离失所,从而引发二战后欧洲最为严重的难民潮。上百万难民好似传说时代“出埃及记”一般涌入欧洲,让日益衰败的后者措手不及。有分析指出,这波难民潮不仅会让欧洲的经济和社会治安雪上加霜,其高生育率还将大大加速西欧的伊斯兰化进程。法国极右翼作家雷诺·加缪形容难民的到来将使西欧遭遇“大换种”的厄运。当然,类似这样的“长期影响”是奉行政治正确的西方主流社会所坚决回避的。

综上所述,叙利亚内战就犹如巨大恒星死亡后的残骸——黑洞。黑洞凭借无与伦比的引力不断攫取周边的物质,这些物质以接近光速围绕黑洞旋转并坠入其中,然而黑洞自身又无法迅速将吸入的物质消化,只能再次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将其喷出,摧毁周边的一切。叙利亚亦如此:将西欧社会无数的“失败青年”吸入,通过实战(无论是为谁而战)为其“加热”,随后再裹挟着难民向西欧方向“吐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