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支持日本和韩国开发拥有核武器

2016-03-28 10:13:54

特朗普说如果美国继续“软弱”下去,日本和韩国就将拥有核武器。3月26日,这位备受争议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再次提出“惊人”主张。

在采访中,特朗普认为奥巴马政府的政策是“软弱”的,这让日本和韩国变得没有安全感。长此以往,即使自己不说,日韩两国也有开发核武器的愿望。

《纽约时报》称,撇开特朗普的言论,尽管在官方层面日韩并未明确发表过拥核的主张,但是,各种非官方和私下的行为已经表明,这两个国家的确如特朗普所说,在开发核武器方面已经“蠢蠢欲动”。

日本是唯一受过核弹攻击的国家,所以最清楚核武器的战争和地缘政治威力。这个岛国拥有先进的民用核技术,虽然这离制造出武器级的核弹还有一定的距离,然而谜一般的日本核技术数十年来还是引来了外界的持续担忧和不断猜测。例如,日本囤积了分离钚和大量高浓铀等敏感核材料。近日,日本开始将一批武器级钚运往美国,据称这些材料可以足足制造50枚原子弹。不过有消息指出,运往美国的钚只不过是日本相关库存的冰山一角。

在朝鲜开发核武器之前,主张拥核的言论在韩国国内还显得非常边缘。可是,随着朝鲜通过多次核试验并在事实上成为核国家后,情况发生了变化。韩国前总统李明博在卸任前就表示,提倡韩国自行开发核武器的言论是一种“爱国主义”,他甚至还主张以美韩联军不越过三八线为条件,“诱使”中国默认未来朝鲜政权崩溃后整个半岛统一在韩国的旗帜下。今年2月18日,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美国事务所所长马克·菲茨帕特里克发表的《亚洲潜在拥核国》认为,如果下定决心的话,以现有的技术能力,韩国可在2年之内开发出核武器。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

不过一直以来,防止核扩散都是美国重要的外交政策。禁止韩国、尤其是日本拥有核武器,是美国历届政府一以贯之的。况且日韩都是美国主导的开放全球体系的受益者,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更是如此。一旦开发核武,必然会遭到美国和西方的强硬回击,得不偿失。

然而,特朗普可能当选总统的前景却引起了日本方面的关注。英国《金融时报》3月28日报道指出,日本政府没有立即对特朗普支持其拥核的言论作出回应,但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认为,日本应该为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日本政界人士应该为特朗普成为总统的可能性做好准备。政界人士有责任为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好准备。”松井一郎说。

也有分析认为,特朗普始终对上世纪80年代日本大举收购美国资产、蹂躏美国制造业的“盛况”耿耿于怀,其潜在的反日情绪要多于反华。他上台后,究竟会让日美关系发生怎样的变化,这也处在松井一郎所说的“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之中。

 特朗普


以下为特朗普接受《纽约时报》专访的全文,观察者网翻译:

你是否会成为第一个在冲突中向对手使用核武器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绝对要到最后关头才使用!我个人认为核能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问题。首先是如何使用它,这是个很糟糕的事情。我告诉你,我可不想成为第一个使用核力量的总统。

你认为美国应该对自己的盟友采取间谍行动吗?奥巴马总统是否有权停止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

特朗普:对此我宁可什么都不说。哦,我认为这样做也未尝不可。你知道,很多国家,我说的不是德国,很多国家都一直在对美国采取间谍行动。我认为爱德华·斯诺登的所作所为对我们是巨大的伤害。

你是否允许日本和韩国建立自己的核武装?

特朗普:这是一个我们不得不谈论的问题。假如美国依旧像现在这样软弱下去的话,无论我说不说,日韩两国都会设法拥有核武。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们国家继续这样(软弱)下去的话,日韩两国就不会有安全感。

假如日韩不愿意增加军费支出的话,你是否会将美国的军事力量从那里撤出?

特朗普:虽然不太情愿,但是我还是会这么做。我们为它们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我感觉它们会增加相关开支的。如果它们不那么做,我会撤军。

你准备如何使用美国军队?比如在国土防卫、人道主义干涉或是援助盟友方面?

特朗普:听起来不错。我总的标准是,首先,保卫我们的国家,这始终是第一位的。这取决于这个国家、这个地区对美国的友好程度。如果你的国家对美国不友好,那我们当然要保卫自己。

你如何看待近来美国在中东的表现?

特朗普:假如你回到15年前,我指的不是奥巴马,他那时还没上任。我想说的是,假如我们的总统仅仅到海滩边享受碧水蓝天和阳光,那我们将拥有一个更好的中东,就不会有这么多死亡、毁灭和财富损失。

假如像沙特和阿联酋这样的国家拒绝派出地面部队打击“伊斯兰国”,你是否会停止从它们那儿购买石油以示惩罚?

特朗普:这得分两次回答。首先我会说“是的”。但我也想说的是,美国对这些国家的保护并没有收到应有的回报。你知道的,沙特拥有惊人的财富,但是我们还要花去大笔的金钱去保护它们。当然,如果没有我们的保护,沙特很难长期生存下去,它们会遭遇惨重的失败。

你如何看待美国对“伊斯兰国”的打击以及我们寻求在阿萨德政权和反政府武装之间达成政治协议?

特朗普:我认为我们和阿萨德、“伊斯兰国”同时战斗非但疯狂而且愚蠢。它们两者互相攻击,而我们又同时打击它们两者。你知道吗?我们既打击阿萨德,也打击“伊斯兰国”。我认为相比于阿萨德,“伊斯兰国”是更大的问题。我没有说阿萨德是一个好人,当然,他是个坏蛋。不过和阿萨德相比,更坏的是“伊斯兰国”。

你如何评价你“美国第一”的世界观?

特朗普:我不是孤立主义者,而是信奉“美国第一”。所以,我想表达的是,这么多年来,我们被那些聪明的、奸诈的以及暴虐的家伙蔑视、嘲弄和敲诈。我们很强大,但我们的领导能力不够灵活。中国、日本、韩国和沙特这样的国家正在系统性地敲诈我们:比如保护沙特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我的意思是在油价下跌之前它们每天能够获得数十亿美元。这实在是荒谬。我们不能再像现在这样被敲诈下去了。我们要和每个国家保持友好关系,但不能再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最近一直在质疑北约的效率及其打击恐怖主义的能力?

特朗普:首先,在北约方面,我们的付出太多了,这是不公平的。其他国家从这个体系中得到的好处要多于我们,这是不成比例的付出。你应该注意到我谈论了很多经济问题,军事项目关乎经济。因为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钱,因为我们要在许多层面照顾很多的民众,因为我们没有钱!过去我们很喜欢北约,但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还需要改变的是对恐怖分子的态度。从成本的角度看也是如此,因为美国在北约上的耗费实在是太大了。

你认为俄罗斯是否会结束对乌克兰的统治?

特朗普:除非,除非那周围的人亲口说(俄罗斯)回来了,或者他们来我们求援。但是他们没有向我们求援!他们甚至都没有讨论过这件事,这些都是乌克兰周边的国家啊!

你准备如何应对中国在南海的强硬政策?

特朗普:我们拥有着强大的经济,往往人们不理解这一点。我们的经济实力比中国更强。那就是贸易的力量。因为中国将我们作为他们的银行,作为他们的储蓄罐,但是他们不得不再次借钱给我们。我们扮演的角色比一家银行更好。

你为何一直回避更为具体的外交政策?

特朗普:一个政客会说“我永远不会走向战争”,或者他们说“我将走向战争”。我不会说这样的话,因为那都是不可预知的。可能因为这是一个民主国家,可能因为我们不得不保持开放,可能因为你不得不说一些东西以便赢得选举。谁知道呢?但是我不想说这些。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