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亚洲时报: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发出混乱信号时,中国已为应对国际仲裁做好准备

2016-06-03 09:26:16

第15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今晚将在新加坡开幕,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孙建国领衔的中国代表团于昨日抵达。此次峰会如近几届一样,世人都在关注中美交锋。还有舆论表示: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有些特殊,特殊在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很快就要针对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诉讼做出裁决。

在这样的“特殊”时刻,香港英文媒体《亚洲时报》(Asia Times)竟于5月31日发表文章,将中国对南海正当的主权要求视为“大国欺负小国”的例证,是罔顾国际法的“霸权主义”行为,并称美国对华“软弱无力”,怒其不争。

文章作者Bill Gertz是《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和《华盛顿时报》的专栏作家,克林顿政府时期曾多次披露政府内幕,对白宫和五角大楼的消息颇为灵通。

他的这篇文章充斥着对中国立场的歪曲。例如,外交部多次表明:仲裁庭不应该成立,因为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和实质是领土及海洋划界问题,这不适用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但Gertz竟完全无视,自行编造中国拒绝接受仲裁的理由。明明是公约不适用,中方才拒绝仲裁,Gertz却将因果倒置,声称“因为中国不接受该仲裁,所以国际法庭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缺乏司法管辖权”,并将其归为中方“错误的”宣传重点。

虽然此文漏洞颇多,但在香格里拉会议期间,对华不友好的人士,料将发布类似荒谬观点,因此特将该报道全文翻译如下,以供读者参考

香港英文媒体《亚洲时报》报道: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发出混乱信号时,中国已经为应对国际法庭仲裁做好了准备

中国已经接近完成对南中国海的控制,目前北京正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国际法庭不利判决加紧舆论战工作,中国在这方面堪称颇为老道(sophisticated)。

位于荷兰海牙的永久国际仲裁法庭将于未来几周内针对菲律宾提起的诉讼进行判决,这起诉讼挑战了中国对南中国海大部分海域的主权要求,而中国的主权要求根据的是含混不清的(ill-defined)“九段线”。

2013年初,菲律宾向海牙国际仲裁法庭提起了诉讼,该国称中国的领海主张是非法的,因为这违反了2006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Sea),该公约明确界定了专属经济区和领海的范围。作为回应,中国拒绝接受仲裁,理由竟然是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权可追溯到1624年结束的明王朝,这是颇为令人质疑的(questionable)。

中国会对国际仲裁法庭的判决有何反应,其实上周六已经有了端倪。中国驻荷兰大使吴恳通过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谴责了这项最终判决(虽然这项判决还未宣布)。

“中国不会接受任何无效判决,在南海问题上,滥用国际法和霸权主义是行不通的”,吴恳说,“国际法庭的判决不应得到任何承认和支持”。

吴恳进一步指责美国在影响国际法庭做出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

中国舆论宣传的重点包括如下错误(观察者网注:原文如此)观点:南海所有岛屿都是中国领土;国际法庭在滥用国际法;因为中国不接受该仲裁,国际法庭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缺乏司法管辖权。

三个战场

中国在舆论战中经常提及他国滥用国际法,这是中国人延续几十年的做法。中国曾利用法律战,配以心理战和媒体战,达成战略目标。这三个战场构成了中国的软实力。

如同俄罗斯2014年3月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做的一样,中国的战略目标是在南中国海不开一枪的前提下巩固自己对这一水域的控制。中国人民解放军(PLA)称其为“军事软实力”。

在2010年出版的解放军教材《军事软实力研究》(Research on Military Soft Power)一书中,作者写道:“军事软实力不只是战胜敌人的主要因素,它的意义远超乎这一目的,它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体现”。

几年前,中国开始在南海战略水道上建设人工岛礁,为了配合此项工作,北京启动了国际宣传攻势,希望全世界相信中国的行动不具攻击性。在海洋争端的旋涡中,区域内国家纷纷倒向美国寻求帮助。据了解,争议海域是印度洋通往太平洋的要道,也是一条重要的水上贸易通道。

面对中国的霸权主义行径 美国的应对软弱无力

面对上述中国渐进式的霸权主义(gradual hegemony)行径,无论在舆论准备还是在军事准备方面,奥巴马总统采取的行动都十分软弱无力。

美国政府起初似乎并未太在意中国人在南中国海的三个岛礁的建设项目,这三个岛礁形成犄角之势,顶点在帕拉塞尔群岛(即我西沙群岛——观察者网注),越南对此处提出了主权要求;底边的两个点在南部的斯帕利斯群岛(即我南沙群岛——观察者网注),这里距离美国盟友菲律宾非常近,马尼拉对其提出了领土要求。

最近几个月,中国军队开始在其中一些新形成的岛屿上部署导弹和战斗机,但美国向中国发出的信号却是互相矛盾、令人困惑的。

自2015年10月以来,美国海军实施“航行自由”的行动只有三次;而空军实施监控飞行次数也屈指可数,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几次飞行还遭到中国军机的危险干扰,五角大楼随后只是轻描淡写地、非公开地抗议一下(no public protests and little comment)便不了了之。

另外,美国发出的信号也值得商榷。很显然,白宫怕激怒中方,进而影响到两国间的经贸关系。

截至目前,美国方面向中方发出的最勇敢的信息来自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他最近说美国乐见中国的现代化取得成功,但是对中方在南海的错误行为(bad behavior)是坚决反对的,至于是什么错误行为,没有任何美国官员明确提出来过(failed to clearly spell out)。

美方发出混乱信号的另一个例子来自奥巴马总统,他最近在越南河内说:“大国不应该欺负小国”,他在这一表态中甚至都没敢提中国的名字;为了弱化此言论冒犯中国的程度,他后来还加了一句“密切的美越关系并非针对中国”。

美国国务卿约翰·福布斯·克里(John Forbes Kerry)

本周二,国务卿克里在回答“中方警告美国不要挑动地区紧张局势”的相关问题时表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针对中国的,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中国会步步紧逼吗?

在评论中国官方媒体“南中国海局势可能恶化”的报道时,克里国务卿提醒中国“不要采取单边行动,也不要将争议岛礁军事化”。但随后克里却表示,美国对中国的霸权主义行径“不持立场”(the United States has no position on the Chinese hegemony)。克里说,“中方应该注意到,我并没有说过中国的领土要求是错误的,我只是主张应该和平解决争端,应该在法律框架下来解决问题”。

由于美国高级官员从未发出过清晰信号告诉中国人他们的南海领土主张是错误的,因此北京从华盛顿收到的信号非常清楚:中国在控制南海地区的过程中不必担心处于弱势的美国政府。

实际上,中国摸到了美国的底:美国是虚弱的。中国人甚至可能认为明年1月新总统就职后若诞生一个强势政府,中国就很难像现在这样行事了,这将鼓励中国今年内在南海的行动更加肆无忌惮。

(文/观察者网 马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