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抗击IS前线,有两位美国马克思主义者

2017-04-02 20:31:32

【观察者网综合】华盛顿邮报4月1日报道,去年年底,两位美国马克思主义者来到叙利亚东北部,目的是亲身体验到库尔德人正在寻求建立的平等主义乌托邦。而到达目的地之后,他们发现自己最终加入到了一场反对IS和帝国主义代理人的战争的最前线。

布雷斯·贝尔登,27岁,原来在旧金山开花店。卢卡斯·查普曼,21岁,一个美利坚大学历史系毕业生。一场原本旨在加深他们对社会主义理解的实践旅行变成了比预期更为传奇的冒险旅程。他们战斗,受伤。在他们准备归国的时候从新闻报道里面知道一部描述他们的电影已经准备开拍了。电影改编自滚石杂志描述他们经历的文章,由杰克·吉伦哈尔主演。

靠在库尔德人民保卫军自己改造的装甲车上的两人,左边是查普曼,右边是贝尔登,由华盛顿邮报记者拍摄

贝尔登和查普曼不过是过去两年来,从西方世界奔赴北叙利亚战场成百上千的与库尔德人并肩作战的志愿者之一。当然,这一行为在美国是非法的。这些人中许多都是退伍老兵,参加过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他们渴望投身战斗。

而另一部分,像贝尔登和查普曼这样的都是理想主义者,对叙利亚库尔德人声称要建立的新社会感兴趣。他们说他们打算投身于民主联盟党构建新社会的事业中去。民主联盟党是一个控制叙利亚东北部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我们前往打击IS的前线之旅

经过艰苦跋涉,穿越山区,规避叙伊边境的哨卡。他们在一个月内完成了思想教育,语言教育和军事技能培训。

然后他们被发给一套制服,被分配到库尔德人民保卫军的重武器部队。被派遣到IS所谓的首都拉卡城外的前线。在那里,他们加入了由美国支持的对拉卡的攻势。这场进攻旨在这座城市。很快对于IS最重要的象征的总攻即将到来。

这并不像听起来那样兴奋。当我们十一月底,在拉卡北部一个废弃的村庄农舍里面与他们相见时。他们在冬日晴朗的阳光下,喝着茶,抽着烟等待着一些事情的发生。一只鸡正在啄食他们刚刚泼在旁边托盘里的残茶。远处传来了迫击炮弹爆炸的声音,远到他们都懒得去关注。

查普曼说,“这相当无聊。”直到去年夏天他毕业的时候,他还一直住在华盛顿。

贝尔登说,“真讨厌。”。在他决定来这里以实践见证他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之前,他还在旧金山摆弄和出售盆栽花卉。“他们对战争的说法是对的,只有十分之一的时间是在行动,剩下的九成都是等待。”

查普曼和另一位美国志愿者在后方基地休息

现在已经是拉卡战役的第五个月。起码在拉卡战役的早期推进阶段,IS的抵抗力度很小,只是以布设陷阱障碍和迫击炮炮击来阻碍敌军的前进。而避免直接的对抗。

作为刚刚参战的菜鸟,面对这样的情景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即使在去年十月的训练课之前两个人甚至都没有互相见过面,但他们现在已经经历了一起交流他们紧缺的作战经验,找到武器却不会使用的迷茫。他们所在的部队装备着一种被叫做“Dushkas”的搭载机枪的改装车,加上了装甲板当装甲车使用,还有一些轻型火炮。当然,使用这些武器开火不是他们的工作。

“任何人只要想的话都可以学着去用那些玩意。”贝尔登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像我一样会开花店的主就能用好这些玩意。”

然而他们用发给他们的AK-47射击过,“如果那群IS会被像我这样弱鸡的家伙打中的话,那他们早输了。”他不认为他击中过敌人,但是不能确定。

查普曼说,他差一点就对一个800码外看上去非常可疑的IS战士开火了。但是他的指挥官命令他不许这样做,所以他没开枪。

美国对叙利亚左派库尔德民兵的军事援助

贝尔登和查普曼已经决定尽快回家了,因为越来越多的美国军队出现在叙利亚东北部。尽管他们两个今年早些时候还决定一直坚持到拉卡战役结束。库尔德人民保卫军正在加强和美国的军事联系。现在已经有1000美国军人与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一起作战,未来还将派遣1000人。

虽然他们很少跟美国军人碰面,但是对于致力于推翻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坚定马克思主义者来说,美国人的存在就已经很令人不安了。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得适应这种矛盾。这是双方利益妥协的必然。”贝尔登说,他并不认为这种联盟会持续下去。但是他说他不会于美军地面部队一起并肩作战。他说,“我反对所有美国干涉叙利亚的行为,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所代表的一切都是我要谴责的。”

查普曼担心攻克拉卡后,美国最终会出卖库尔德人和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践。“他们以前已经背叛了库尔德人,他们再这样做一次不会让我感到惊讶的,”他说。“他们是侵略者和帝国主义者。”

十一月,两名妇女保卫军成员在后方基地的房子里

他们所经历的部分事情动摇了他们的理想。他们对库尔德人民保卫军欢迎特朗普当选的态度深感不安。特朗普被誉为世俗集团内的穆斯林之敌。查普曼是个严守犹太教教规的犹太人。他的一个愿景是通过展示他与伊斯兰教徒的团结来弥合穆斯林和犹太人之间的鸿沟。然而他发现自己正在和那些谴责穆斯林的人并肩作战。

“这里不是一片净土。”他说,“当有人说,所有的穆斯林都必须离开的时候,这是令人失望的。”

当他们在从前线被轮换下来之后,两人分道扬镳。查普曼加入了一个医疗单位。他说他发现了比战斗更有价值的事情。贝尔登加入了另一个民兵组织“联合自由力量”,这是由土耳其库尔德人的“马列主义共产党”组建的国际志愿组织。他说从他们身上他发现了一些他一直在寻求的社会主义者之间的亲切感,以及更为积极的参战。

他们现在已经重新踏上了回家的旅程。查普曼学会了讲库尔德语,他希望与在美国的库尔德人组织合作。贝尔登希望和女友结婚,然后两人一起回到叙利亚,加入一个马列主义政治组织,而不是战斗。

贝尔登还有另一个愿望就是中止那部正在拍摄的电影。电影改编于滚石杂志描述他们的文章,文章题目叫“无政府主义者VS伊斯兰国”。好莱坞记者称这部电影可能由丹尼尔·伊斯皮诺萨导演,杰克·吉伦哈尔担纲主演。

“我要阻止这部电影的拍摄,这部电影可能会变成一个沾着叙利亚战场上牺牲者献血的人血馒头被人消费。或者被一群别有用心的“东方研究者”利用,这将玷污我所做的一切。”在本周发布离开叙利亚的消息时,贝尔登说,“我是共产主义者,我的目的不是为自己成名。”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