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听说这四个国家想对中国干票大的,特朗普知道吗?

2017-06-06 12:09:22

今年香格里拉峰会上,南海议题没市场,这似乎让某些西方媒体很失落。这不,英媒不甘寂寞,生拉硬扯几个国家搞“反华联盟”。

环球时报援引路透社6月4日一篇发自新加坡的报道,题为“对美国没把握,亚洲拟建新的反华联盟”。报道引用亚太地区外交官和官员的话称,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和越南在内的国家,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领导的新政府,会让美国从亚洲传统的地位中撤退下来,不能成为与中国抗衡的“缓冲器”。为此,在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他们正在寻求国家之间的“非正式联盟”。

就这一说法,环球时报6日发表了一篇社评来驳斥,称澳日印越“结盟”,是可笑的乌托邦。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也表示,被点名的这4个国家和中国都有强大的经贸或政治联系,不可能组建“反华联盟”。

路透社报道截图

英媒:对美国没把握,亚洲拟建新的反华联盟

据路透社报道,亚太地区一些外交官和官员表示,他们他们越来越担心美国不能成为抗衡中国强硬行为的“缓冲器”,为此,他们正在寻求加强国家间联系的“非正式联盟”。

这些地区的外交官还说,怕惊动到中国,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印度、越南在内的国家,正在悄悄地加大讨论和合作力度。不过,目前还没有国家在谈论正式组建联盟。

上周,在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也称亚洲安全峰会)上,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表示,“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我们不能依靠大国来维护我们的利益”。

“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安全和繁荣承担责任,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在与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和朋友一起分享集体领导权时,我们会变得更强大”,特恩布尔说。

特恩布尔的这番言论在香会期间引起了共鸣。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亚太地区的官员和分析人士表示,他们对美国总统特朗普领导的政府越来越不信任,特别是他先后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定。

报道声称,为此有人担忧,特朗普会让美国从以往扮演的“保护世界和平”的角色中退出,美国的这一角色保护了亚太地区几十年。

在此次香会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声称,美国仍然致力保护该地区,且反对中国在南海军事化行为。

对于马蒂斯的这一言论,我国外交部已经做出回应。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中国在南沙岛礁进行有关设施建设,目的是改善驻守人员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更好地维护主权并履行中国承担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中国在自己领土上部署必要的国土防御设施是主权范围内的事情,是主权国家享有的自保权和自卫权,与所谓“军事化”无关。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路透社的报道中还说,亚太地区的官员表示,他们担忧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并对特朗普在今年4月首次中美元首会晤后对中国的“热情洋溢赞美”感到不安。他们担心这将影响美国做出所有跟亚洲相关的决定。

亚洲一位军官透露说,“我们相信马蒂斯,我们信任哈里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首位亚裔司令),但是美国的最高层呢?这让信任差距变得很大”。

他还说,“我们的恐惧是被‘只有美国强大到敢于和中国划红线’的现实所支配的”。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表示,亚洲在试图找到特朗普在该地区的政策。“我想知道特朗普新政府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报道称,上周末,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重新启动了“五国防务协定”。官员们表示,要更好的加强军事联系,加强反恐和海上安全。

区域安全专家蒂姆·赫克斯利(Tim Huxley)曾在一篇报纸上写道:“五国在地区全力平衡转移之时,需要改善军队的互通性”。

他还写说,在中国变得更加富裕和自信的同时,美国的战略和政策都已经进入“特朗普总统的不确定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亚太地区多数国家正寻求增加他们的军事能力”。

印度没有派出政府代表团参加香会,但他们一直积极加强在该地区的合作。

上个月,印度派遣了4艘军舰和一架P-8“海神”反潜巡逻机与新加坡开展海军联合军演。此外,印度还谨慎地帮助越南改善国防。一些印度防务公司上个月还参加了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海事防务展览会,包括短程导弹制造商。

担心会激怒中国,印度拒绝了澳大利亚的邀请,不参加下个月澳大利亚与日美举行的“马拉巴尔”联合海军军演。有海军官员和外交官表示,中国已警告有关国家不要扩大该军演。

但有一些官员表示,有关军演将会逐年扩大,因为印度已与澳大利亚、新加坡、越南等国签署了双边防务协议。

一位印度官员说,“这里边存在不同的合作关系。但在某些时刻,它们将合而为一”。

对此,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认为,中国加强在印度洋上的海上军事活动,尽管与印度方面参加“马拉巴尔”演习并无直接关系,但很显然,如果印度要在海上与中国为敌,那在印度洋上活动的中国护航编队自然就会成为印度必须考虑的因素。

据了解,“马拉巴尔”军演是从1992年开始的,该演习最初仅有美国和印度参加,最初内容主要是联合反恐、海上救援,但后来演习向联合作战方向转变。2014年开始,日本也参加了这个演习。从那之后,这一演习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上联合举行。

香格里拉对话会,我国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率团参会,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参会(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社评:澳日印越“结盟”,可笑的乌托邦

对于路透社这篇报道的言论,环球时报6日发布了一篇社评,称澳日印越“结盟”,是可笑的乌托邦。

评论认为,这更像是放出来同时给美国和中国看的探测气球,旨在向华盛顿和北京施加不同的压力。

首先中国不会被这种虚张声势唬住,亚洲不是当年的欧洲,今天也不是过去了的冷战时代,搞对付中国的新的结盟会严重毒化地缘氛围,整个地区不会答应,对相关国家自己也没好处,因此如果哪个国家真的高举结盟大旗,它几乎像堂·吉诃德一样牛。

其次是没有美国参与,澳日印越群龙无首,稀薄的共同利益根本总揽不了四国各自的想法和诉求。

如此一来,所谓澳日印越结盟,对应的也非那些国家当下的时代使命,印越两国社会最渴望发展,澳日最担心的是衰落和被边缘化,这些哪是结盟可以帮上忙的。

它们实现国家首要任务恰恰需要与中国合作,把整个亚太搞火热,而不是在这里制造分裂。四国结盟的幻想就像烟囱口处的白烟,看上去一大朵,但瞬间就会飘散得无影无踪。

而5日,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也表示,被点名的这4个国家和中国都有强大的经贸或政治联系,不可能组建“反华联盟”。光靠这些国家的力量不足以跟中国“叫板”。同时它们之间也存在很多结构性矛盾,很难有一致的共同诉求。

许利平也认为,这不排除外媒刻意制造话题和热点。而相关国家释放出这样的信息,是做给美国看的,作为筹码诱使美国强化亚太安全政策。

张晨静

张晨静

zhangchenjing@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环球时报等 | 责任编辑:张晨静
专题 > 重返亚太
重返亚太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