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波兰志愿武装晒拉卡前线反恐大片 波兰媒体称系摆拍

2017-10-23 19:56:50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近日,一张国际志愿者武装“攻占”叙利亚拉卡市的照片在国内社交媒体上热传。照片中,一位波兰志愿者武装“肩扛波兰国旗,手持焚烧中的‘伊斯兰国’旗帜”站在拉卡城的废墟上,眺望着远方,其悲惨壮烈之举、英勇无畏之势,堪比电影《集结号》、《父辈的旗帜》等大片的情节。

“国际志愿武装攻占拉卡城” 图自Facebook

而据波兰网站Xportal10月17日报道,这张照片是摆拍,经过一些后期处理。而照片的发布者也因从未上过前线,而被一线士兵们鄙视。后者在社交媒体多次爆料,揭露了这支国际志愿武装部队“虚伪的面孔”。在重重指责下,这张照片在10月17日被当事人删除,其Facebook页面也已经关闭。

波兰的Xportal网站成立于2006年,是一个波兰的网络政治论坛。创立以来致力于揭露波兰内部的“假消息、假新闻”。

国际志愿武装波兰籍成员晒反恐大片

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秘密根据地拉卡的围剿已经接近尾声。10月18日,叙利亚民主力量SDF的发言人表示,在该地区的主要军事行动已经完成,极端贩子的前线堡垒几乎都被攻克。而以抵抗“邪恶力量”为由,这场激烈地区战争也吸引了不少国际志愿者武装者加入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和人民保卫军(YPG)武装联盟,参加战斗。

由于得到美国支持,由库尔德人领导武装联盟,在对“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的对抗中几乎占据了前线地位。这次拉卡市的解放,无疑对近几个月SDF、YPG的战斗的最大鼓励。

在这场历史性胜利的大背景下,这张“史诗级别”的照片被赋予了不一样的含义。有国内网民在10月19日发微博惊叹,称这样的照片堪比“大片”;还有人直指普利策奖。也有的说“这张照片有望成为年度新闻候选”,他的这条微博也被转发了3000多次。

微博网友回复 图自微博

不过,这张照片也因色调过于渲染、修图技术拙劣,而被更多的网友指出有造假、摆拍的嫌疑。10月20日,微博网友@paingod 发微博辟谣称,照片是后期处理过的,联想到普利策奖只能说是讽刺。

网友发微博辟谣 图:微博

而这位波兰志愿武装人员也被外国网民曝光称没什么身临前线的经历。

这组照片最早是通过一个叫“Archer-Gniew Eufratu”的Facebook账号发出的。这个账号的主人,Archer,是一支国际志愿武装25人小队的领导人。这支部队还有一个自封的绰号,叫“幼发拉底河之怒特工队”。

Archer本人 图自波兰Gazeta Wyborcza报

Archer本人觉得自己的部队为解放拉卡市做出了卓越的成就。在今年5月接受波兰Gazeta Wyborcza报采访时,他扬言将亲自摘下“伊斯兰国”总部的旗帜。如今他的承诺“兑现”,底下的士兵们也欢呼不已。Gazeta Wyborcza报是在波兰首都华沙发行的一份报刊,截止去年10月的发行量超过了15万,致力于国内政治和国际新闻的报道。

这支号称由前美国海军陆战队、英国特种空勤队(SAS)以及波兰第2305军(“雷霆”部队)组成的国际志愿者武装,自3月以来经常活动在距拉卡市50公里以外的地区。他们自称部队隶属于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和人民保卫军(YPG)武装联盟,并听其指挥。

Archer还以“战地记者”自居,觉得有义务让外界知道这里混乱残酷的战局。他开设了自己Youtube频道,记录了他的部队和敌人零星的交火。比如,狙击手在屋顶朝着远处开枪,还一边哼着小曲;头戴Go-Pro摄像头的士兵在车后进行巷战;与库尔德反恐部队H.A.T.一起搜查大楼等。但这些镜头都取景在战线后方,而且,在大多数视频里,红白相间的波兰国旗都挂在了明显的位置。

从Facebook网页给出的资料显示,Archer是今年3月份到达叙利亚的。除了直接参战,他还把射击经验传授给库尔德战士。当然这些照片和视频资料都会在随后上传在他的个人Facebook和youtube频道里。

据Gazeta Wyborcza报道,从这些影像资料中可以看出,Archer很喜欢记录自己的“战争生活”。比如,在“忙碌之余”,给路边的库尔德自由女斗士们拍写真;把写有自己名字的狙击枪擦了又擦,并摆好姿势让队友拍照等。

Archer的“战斗记录” 图自Instagram

更有甚者,Archer会把他的装备在地上摆得整整齐齐,并在旁写上自己的“心路历程”。但很快就有网民质疑,这些装备过于干净,没有使用过的痕迹。此外,Archer的军靴内部的标签也白的和新的一样。

Archer的随身物品照片 图自波兰Gazeta Wyborcza报

Archer在下面回复,称可能是滤镜效果造成的色差问题。但这个解释并不得人心,“越描越黑”让质疑他的声音更多了。

也有人找出了Archer部队的一些“庆功照”,声称在前线取得了胜利,而照片则是在志愿部队报道的训练基地所在地附近拍摄的。从照片中可以看到,3月14日志愿者部队训练营的照片以及3月25日的“庆功照”,在远处都有同样的一处标志物,说明这支国际志愿武装当时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训练基地附近。

Archer队伍“庆功照”摄于训练地区域附近 图自波兰网站Xportal

这些“造假行为”一直被其他战斗在一线的库尔德武装斗士以及国际志愿者们看在眼里,直到10月15日Archer发布的那张“志愿武装攻占拉卡”的照片,积愤已久的战友们纷纷站出来表示指责。

首先是SDF新闻发言人Jesper Soder发表公开声明,称Archer已经受到了SDF指挥办公室的传唤,并“友情提示”他如果在这么摆拍下去的话,“一些西方人已经很生气,可能会找你麻烦。”

SDF新闻发言人Jesper Söder的声明 图:Facebook

随后,一些前线作战的志愿武装人员在Facebook页面下回应,揭露了Archer小队的“虚伪面孔”。

武装人员Rojhat在Facebook上透露,Archer所在的小队曾经在他的悍马吉普车前拍摄录像。这辆车去过前线,车头有明显被子弹扫过的痕迹。而Archer则在视频里吹嘘自己如何带领士兵在一线突围。

还有一次,库尔德武装人员在Shaddaddi油田附近的一块居民区域内进行侦查。那儿已经没有人住了,所以就把被用作基地。Archer有天突然跑进一栋破楼,拿出自己的手机,又给自己来了段自拍录像。还说这地方一星期前刚刚被攻占下来。而实际上一年前这里已经没人了。

Pojhat的Facebook回复 图:Facebook

“这家伙就知道吹嘘自己,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咱们的战友们流血牺牲,解放一个又一个村落,”Rojhat抱怨道。

据波兰网站Xportal透露,Archer还在Facebook上说道自己曾经参与过今年5月份的塔布卡(Tabqa)水坝战役,并有照片为证。而事实上,SDF新闻官Firat Kabak指出,塔布卡水坝战役那段时间,Archer所在的部队处于后方,并未与地方直接交火,照片也是在别的地方摆拍的。

在重重质疑下,Archer在10月17日关闭了自己的Facebook页面;那张有“大片既视感”的照片也遭到了删除。但他仍然保留着自己的Youtube频道。

Archer的Facebook页面 左为之前截图,现已不能访问 图:Facebook

关于他的部分资料还是被及时保存了下来。比如这张最新的摆拍照片。愤怒的网民“将错就错”,利用修图技巧,大肆“渲染了”Archer小队所处的惨烈战局。

网民“将错就错” 对这张照片进行恶搞 图自推特

尽管如此,Archer在当地的知名度还是很高。据Gazeta Wyborcza报透露,他帮助训练了很多库尔德狙击手。“在叙利亚很多士兵,以及志愿者们都缺乏军事训练,所以发挥的作用不是很显著。我的这些视频都会被库尔德人当做教学素材。”在他的Youtube频道里有一段接受库尔德Ronahi电视台的独家参访视频。他还说道,自己被库尔德人的坚强所感染,特别是库尔德的自由女斗士们,觉得自己有义务来前线加入这场战斗。

Archer接受采访视频截图 图自Facebook

实际上,以个人名义作为志愿者参与当代地区武装冲突的行为是饱受争议的。在叙利亚冲突和顿巴斯战争中,都有这些国际志愿者的身影。特别是在后者这场战役中,在苏联国内战争期间,这里就是红白两军的主要战场之一。苏联解体后,这里是乌克兰的领土,所以会出现“同样是西方志愿者武装,但会站在互相的枪口下”这种局面。叙利亚的战场就不同,出于对“西方援助”的考虑,叙利亚政府志军只允许志愿者、以及“战争爱好者们”出现在“受控制的区域”内,尽可能避免他们暴露在直接交火的情况下。

所以,对于那些很想尝一尝“战火滋味”的人们来说,加入库尔德武装(具体上为加入SDF、YPG)是唯一的途径。而大量引入西方志愿者,对库尔德人来说不仅起到宣传“民主、自由”的政治作用;同时也有战术上的考虑:据Xportal网透露,未经训练的自愿者在战场前线会被当做是“吉祥物”或“炮灰”来对待。

每个月都会有国际志愿在战场上牺牲。去年12与,来自英国20岁的Ryan Lock和加拿大24岁的Nazzareno Tassone就在拉卡北部死于“伊斯兰国”的突击。

美国Vice杂志就曾经采访过一位英国志愿武装人员。这位化名为Macer Gifford的说道,很多志愿者完全不具备作战条件。他们或是出于对“伊斯兰国”的仇恨,自愿偷渡去叙利亚参加战斗。但很大一部分人,据他称,都是为了过一下“《使命召唤》(Call of Duty,一款第一人称作战的射击游戏)的瘾”。

这其中也不乏类似Archer这样的“战争观光游客”,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的同时,利用战友在前线的流血牺牲作为自己在社交媒体上吹嘘的资本。幸运的是,随着打击“伊斯兰国”恐怖武装的战斗频频告捷,对国际志愿者武装的需求将随之减少,而这或许就意味着类似Archer假照片这类“娱乐灾难”的事将越来越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打击IS
打击IS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