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F1宣布取消赛车女郎,“女权教授”竟收到死亡威胁

2018-02-05 23:33:25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香车美女,阳伞佳人。可能在很多读者的记忆里,这群娇俏可人的赛车女郎,从来都是一级方程式赛道上,那道独特的风景线。

图自F1 Racing

可是,这一切即将成为历史,F1赛事组织方近日宣布,从此以后再无赛车女郎。得知此事的佳丽们纷纷发声抗议;民众把“心头之怒”撒向女权主义者们;而元老级车手们,也站出来反对这个“愚蠢的决定”。

“从此再无赛车女郎” 

这是在1月的最后一天,一级方程式官方发布声明。究其原因,F1大奖赛官方只是给出一个很笼统的解释:“这一传统已经脱离时代,也与F1的品牌价值相违背。”

图自F1官网

赛事商业运营总监布拉切斯(Sean Bratches)对此表示,“虽然数十年来赛车女郎都是一级方程式赛车重要的一部分,但我们认为这个传统和我们的品牌价值脱离,而且明显和现代社会规范不符。我们再这么做就不太恰当了,这也和一级方程式赛车与全球新旧车迷无关。”

2015年F1俄罗斯大奖赛上 车手汉密尔顿和赛车女郎的合影 图自F1 Racing

此举受到业内人士的追捧。英国银石赛道运营总监普林格(Stuart Pringle)同样表示:“我们全力支持一级方程式赛事主办方不用赛车女郎的决定,那是个过时的作法,和现代赛事运动显得格格不入。”

今年的F1赛季将从3月份开始。言下之意,在首站澳大利亚墨尔本阿尔伯特公园赛道内,无论是发车前的F1赛车旁边,还是领奖台上前三名车手的身边,将不再有赛车女郎的身影。

资料图

“女权教授”因一句话,引来死亡恐吓

对于即将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墨尔本,在某种意义上最具发言权。

在F1的声明发布后的一周内,墨尔本大学讲师罗斯沃恩(Lauren Rosewarne)接连接受来自当地新闻7台、9台、墨尔本电台等媒体的采访。其中,在面对新闻9台记者的提问时,罗斯沃恩这么评论:

取消赛车女郎是一件好事,而且是可以预见的。我们已经进入2018年了,女性不用再为了“装点男人们的游戏”而到处奔波。而且我也不会为别的行业做出类似的决定,而感到惊奇。

来自墨尔本大学的罗斯沃恩

在这场被剪成仅仅9秒的采访后,罗斯沃恩的邮箱被“愤怒民众”的来信塞满了:“你怎么不去死?”“你早晚要被强奸!”“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当街挨鞭子!”

而这位专注于女权、性别研究的大学讲师,因其在2015年对电影《疯狂的马克思》中有关“歧视女性”的抨击,被永远印上“与车过不去”的烙印。以至于这次的F1有关赛车女郎决定,在网民以讹传讹后,竟将其放在“幕后推手”的位置上,并且暗讽她的外貌。

图自澳大利亚某汽车论坛

从那时候起,罗斯沃恩的邮箱就处于“崩溃”状态,里面充满了骇人听闻的言论。忍无可忍的她,于今天(5日)在自己的博客上,撰长文,称自己不得不通过澳大利亚网络犯罪在线举报系统(Acorn)报警。

在博客中,她明确写道,自己和F1赛事主办方“取消赛车女郎”一事毫无关系,这仅仅是大奖赛官方一种“自我觉醒”。“作为长期致力于为女性维权的学者,我甚至没有觉得这是女权斗士们的胜利,而是一个时代必然的产物。”

罗斯沃恩写博客,撇清自己和F1取消赛车女郎决定的关系

“F1的决定,恰好赶上如今现行的#Metoo活动。对此主办方们必须做出选择。在这个性骚扰横行的年代,赛车女郎得以从此摆脱这样被侵害风险,我们几个女权主义者,打内心里感到高兴。”

赛车女:不需要女权人士指指点点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女性觉得自己获得了“解放”,尤其是那些赛车女郎们,不仅为自己不能“赚一两份外快”而苦恼,更是为从此失去事业起步的跳板,而耿耿于怀。

兼职赛车女郎的加仕(Charlotte Gash)通过英国广播公司大诉苦水,称F1官方这样的行为“恶心”:“赛事官方为了保证所谓的‘政治正确’,而向少数屈服,我非常反感。”

“但我还是比较幸运的,担任赛车女郎所带来的,并不是我主要的收入,但我知道,有的女孩子急需这笔钱。”

加仕 图自其Instagram

从事赛车女郎一职已有8年的职业人士杰德(Lauren Jade),听闻此事在推特上大骂:“都怪这些女权人士,害得我们连饭碗都没有了!8年来,我从来没有因为是一个赛车女郎而感到不高兴过,我爱我的工作!这是我们的选择!”

杰德 图自其推特

前赛车女郎霍尔(Caroline Hall)也觉得官方的做法很极端:“我认为他们应该想想如何让赛车女郎这个行业变得更符合现代,而不是全盘抹杀。”

而赛车女郎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职业,其吸引聚光灯曝光率的魔力,这也是一众怀揣明星梦的女孩们快速走红,走向名利场的捷径。

据《赛车》杂志透露,赛车女郎的存在,最早可以追溯到60年代的日本。作为公认的史上第一位“赛车皇后Race Queen”小川罗萨(Rosa Ogawa),也是在当年随同车手上台领奖时,被演艺公司相中,一举成为歌手艺人。而赛车女郎的文化也应运而生。

小川罗萨

同样的道理,在大洋彼岸,包括Melina Messenger、Emma Noble、Katie Price在内的众多模特、名流,也曾经在F1的赛道上,经历了“丑小鸭向天鹅”的蜕变。

从左至右依次是:Melina Messenger、Katie Price、Emma Noble @视觉中国

但是更多的赛车女郎们,更愿意这个行业视为展示自我、体现自信的机会。“谁不想穿的漂漂亮亮的?”在推特上,一些现任、已退役的赛车女郎们纷纷贴出自己的风采旧照,缅怀逝去的“青春”。

而如今,F1官方宣布将仅此的“自信展示”机会都不给了。对此,很多业内人士“一语中的”,认为这背后,正是那股所谓“女权运动”的浪潮在推波助澜。不过在赛车女郎的眼里,女权人士的手,伸得有点长了。

正如担任过5年赛车女郎的库佩说道:“简直搞笑!那些人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维护女权,但实际上也不过是左右我们的选择,不让我们做这个不让我们做那个。请不要拿我们热衷的职业,作为你们夺取政治利益的手段。什么政治正确,我看全都疯了。

“只有速度,没有激情”

实际上,库佩的话只说对了一半。

虽然在他们眼中,“从中作祟”的是那些女权人士,但最终下达禁令,也就是“左右赛车女郎”的决定,是主办反下达的。

如果说取消赛车女郎是介意她们一天300英镑的工资,而为了节省开销,那么与其说是从经济角度发出的考虑,急于跳入“政治正确大队”的主办方,才是真正推动决策的因素。

其实早在去年,#Metoo活动进行得最热闹的时候,一级方程式集团总经理罗斯·布朗(Ross Brown)就透露了“要让赛车女郎退休”的风声。至于背后的原因,专门分析和报道F1赛事的作家本森(Andrew Benson)通过采访指出:“自从换了新老板(指来自美国的新掌门人凯里Chase Carey),F1就进入了新时代,他们更愿意去改变原有的组织结构,去迎合新的社会风潮。

F1新掌门人 凯里 图自F1 Racing

做出同样决定的还有英国职业飞镖联盟(PDC)就先于F1一步,决定取消“飞镖女郎”的聘用。

FE(电动方程式)则早在2016至2017赛季蒙特利尔举行的决赛期间,就已经不再使用赛车女郎,取而代之的是孩子。

更有甚者,一个来自英国的女权团体Women Sport Trust更是在推特上推波助澜,呼吁包括赛车、拳击、自行车等项目的所有体育赛事取消陪赛女郎和举牌女郎。

对此,一些赛事的元老级车手纷纷出面,指责这样的“愚蠢决定”。

三次世界冠军得主、梅赛德斯奔驰非执行主席尼基-劳达表示,希望F1主办方能回心转意,因为这是一个“蠢主意”:“男人们做出了凌驾于女性头上的决定。这对F1并没有任何好处,特别是对女性来说没有(好处)。

劳达 资料图

无独有偶,对这项决定持批评态度的人还包括前F1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他告诉《太阳报》说,“赛车手喜欢她们,观众喜欢她们,没人在乎这些。”

而或成为下一个集火目标的英国搏击协会,则给大家吃定心丸:举牌女郎不会消失。推广这项赛事的负责人沃伦(Frank Warren)补充道:“飞镖协会看来是在玩所谓的政治正确。就我们看来,举牌女郎和拳手各司其职,互不冲突。”

也就是说,有些职业本不能强行互换性别。顺着Women Sport Trust的思路,往后的赛车赛事,恐怕是“只有速度,没有激情”了。此外,性别政治的声讨下,以后的赛场上,会不会出现以下这一幕呢?各位读者也能不能接受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性别政治
性别政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