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民主党公开“希夫备忘录”,欲就“通俄调查合法性”反驳共和党

2018-02-25 11:23:17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上个月底的美国,一份“努尼斯备忘录”横空出世,其揭露的“丑闻”堪比“水门事件”,联邦调查局(FBI)和司法部就“通俄门”调查而辛苦积攒至今的“特朗普罪证”,很可能因此化为泡影...

面对这份共和党人发起的“挑战书”,在历经20多天的等待,民主党人终于等来了他们反击的机会——当地时间2月24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了由众议院议员亚当·希夫(民主党)主持调查的“希夫备忘录”,试图对“努尼斯备忘录”进行反制,但是效果似乎不是很理想。

一场博弈:这一步棋,民主党晚下27天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5日消息,主笔人希夫议员和FBI方面曾进行多次商讨,对该调查文件中“敏感部分”进行涂改,最终确立的版本在获白宫批准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终于于24日在官网上,将“希夫备忘录”(为了和共和党备忘录区分,该备忘录也可称为民主党备忘录)公诸于世。

希夫备忘录,图自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网站

“希夫备忘录”的存在,就是为了反驳有关“FBI、司法部滥用职权,对特朗普团队进行法外监听”等指控。

1月29日选择公开的“努尼斯备忘录”先行一步,用仅4页的报告形式,瞬间让特朗普在“通俄指控”中“咸鱼翻身”:FBI调查立场党派化、越界执法;司法部滥用职权,监听特朗普的合法性遭到质疑。

特别是“司法部滥用职权”一条,由于矛头直指“通俄特别检查团”中的几个头号人物,这个“努尼斯档案”实则敲山震虎,为特朗普反将一军。

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左)和“通俄”特别调查检察官穆勒(右)在共和党备忘录中被间接“点名”

如此情形,本是第一时间就该公布的民主党备忘录,却被告知“内容过于敏感”,而硬生生被拖了27天。这期间,联邦调查局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辞职司法部副检察长布兰德下台,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托弗·沃雷地位岌岌可危。在这场“政治博弈”中,民主党人可谓是“晚了一步,受了重伤”。

麦凯布1月29日离职 图自POLITICO

你说是,我说否

在这份长达10页的“希夫备忘录”中,民主党人实际上就干了一件事:共和党人怎么说,他们就去证明对方是错的。

备忘录花了大量的篇幅,集中对两个“疑点”进行了证实:一是FBI的调查并没有被那份“党派化报告(斯蒂尔卷宗)”牵着鼻子跑;二是针对特朗普团队申请、延长外国情报监视法搜查令(FISA Warrant)的全过程,合理合法。

我们还是一项项来说。

首先是“斯蒂尔卷宗”,也就是其内容包含“黄金浴”的那份“特朗普通俄罪证”。共和党人的报告中称,这份卷宗实则由希拉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出资购买。FBI对于特朗普“通俄”的初期调查,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斯蒂尔卷宗”的内容,故调查立场涉嫌“党派化”。

斯蒂尔卷宗 图自Buzzfeed

民主党人通过两点反驳:这份报告直到2016年9月中旬才出现在FBI调查团队的办公桌上,而有关“特朗普通俄”的调查,早在7周前就开始;FBI对卷宗主笔斯蒂尔(前英国间谍)的“政治意图”剖析明确,在对特朗普前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监听中,FBI并没有参考该卷宗。

然后就是FISA搜查令的问题。“努尼斯备忘录”指责司法部、FBI申请对特朗普团队的监听,以及随后的三次延长搜查令的操作过程“不合法”、“不道德”、“不专业”。

亚当·希夫 图自CFR

民主党人则回击,称搜查令的申请凭借的是“几个独立的信息源”,并非共和党所述依赖“斯蒂尔卷宗”的内容或克林顿竞选团队的资金提供,只是“在调查结果上殊途同归”;除此之外,“希夫备忘录”表示调查团队明确知道斯蒂尔的调查有“刻意诋毁特朗普”的嫌疑,因此,司法部在申请FISA搜查令时,信息公开透明,刻意“避嫌”。

可以看到,最终的备忘录版本,内有涂改的部分很多

“并没有回答共和党人的问题”

作为共和党的那份备忘录的回击手段,“希夫备忘录”不仅“迟到”,还显得稍许“无力”。

“努尼斯备忘录”调查主管、众议院议员努尼斯,对希夫的努力“嗤之以鼻”。实际上,努尼斯本人也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也就是他,决定将对手的调查结果公开。

对此,他嘲讽表示:“是我要(希夫备忘录)公开的,因为这是民主党在自掘坟墓——他们会为自己的错误努力找借口,越猫越黑。这份备忘录只说明一点,那就是FBI、司法部徇私枉法可以,别人就不行。”

除了努尼斯,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内的一众共和党人,在当地时间24日下午集体抗议,集火“希夫备忘录”中一个最薄弱的论点——希拉里和民主党人在背后到底有没有“作祟”。

的确,共和党的那份备忘录虽然只有4页,但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FBI和司法部,有关希拉里“邮件门”的情节,也顺带提到。而对此,希夫却“避而不谈”,没有做出书面回应。共和党人也抓住这个问题不放,继续质疑“斯蒂尔和希拉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关系”,正式开始怀疑“民主党内部是否已被斯蒂尔侵蚀”。

希拉里 图自POLITICO

民主党的回击无力,对特朗普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一来对其的指控“漏洞百出”,不攻自破,二来秉承公开透明的原则,特朗普“给足民主党面子,让对手回击”。

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在24日首先表示,“尽管民主党的备忘录试图破坏总统的政治立场,但总统依然出于公开透明的原则支持公布这一备忘录...不过,这份文件,并没有能回答共和党备忘录抛出的问题。”

特朗普本人也发推“庆祝”,称“民主党的回复说政府滥权监视合理合法,这直接证实他们的错误的行为。违法!”

“民主党备忘录:FBI并没有透露谁是(斯蒂尔卷宗)的客户——希拉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天呐!”

对此,希夫跳出来回复,“又错了,总统先生。这恰恰证实了FBI合理执法,俄罗斯人和你的两个顾问有过接触,俄罗斯人还要帮你散布希拉里的邮件。”

不过,再次面对“斯蒂尔-希拉里”问题的希夫,又选择了回避:他并没有回复特朗普的第二条推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