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外媒:配方奶粉巨头如何瞄准贫困妈妈们“非法”营销

2018-02-27 22:20:55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究竟是配方奶粉好?还是母乳更强?为了让自己的宝宝喝上一口好奶,这是每位妈妈的必修课,是一个她们必须慎重考虑的问题。

但是,通过常年来“隐蔽”、甚至“违法”的手段,一些配方奶粉企业,迫不及待地在为家长们作出选择——受其强势营销的影响,有些来自世界各地贫困地区的妈妈们,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让孩子喝上配方奶粉。

这是英国卫报联合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在27日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

提高母乳喂养率的问题在国内也任重道远。虽然在愈加完善的市场监管下,中国奶粉市场的“利益渗透”的现象已经有所管控,但能明显降低新生儿得病率的“6个月纯母乳哺育率”,我国还是远低于50%的目标。

图自卫报27日报道

“糖衣炮弹”

卫报的这次调查以菲律宾的贫困区域为例,称雀巢、美赞成、美国雅培等奶粉企业巨头,多年来致力于对当地婴儿理疗社区的“渗透”。比如,为医生会议出行买单、邀请主妇享用豪华大餐、请理疗医护看电影等。为了获取这些人的“忠诚”,这些奶粉公司还会组织社区医护人员一起出去玩,掏钱请当地人赌博。

资料图

另一方面,得了好处的医生、护士们,会在医院极力推销配方奶粉,将其营养成分吹得“天花乱坠”。给新妈妈开得“营养配方”里,都会写上特定牌子的配方奶粉,称这是新生婴儿的“必要营养剂”。

2007年菲律宾的一家医院内,新生儿手里拿着奶粉盒子 图自菲律宾公益组织BIP

除了这些“广告”,奶粉厂商通常会在通过医生,给用户一些“实打实的”优惠。一些患者在就医后,就能在医院拿到一些类似伞、喂奶瓶等免费的小周边。“有的医生直接会给患者发放配方奶粉的试用装,”报告中写道。

菲律宾摆放在路边的奶瓶奶粉 图自救助儿童会

最后,顺应当今网络时代潮流,奶粉厂商会在社交媒体上打广告,找“明星妈妈”做网红,建立自己的互联网社区,推销自己的产品,从而达到“口口相传”的目的。

报道称,配方奶粉有它可取之处,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女性都能喂自己孩子母乳,但配方奶粉企业这种全方位的营销攻势,造成信息源的不平衡性,让一些妈妈认定了“奶粉好过母乳”

“我宁愿不吃饭,也要让我的宝宝喝上奶粉”

在菲律宾马拉翁市一处简易房内,身材消瘦的杰西卡(Jessica Icawat,24岁),抱着自己2岁大的女儿特利斯塔(Trista)。电视上,正在放着某奶粉品牌的广告:“有助宝宝思维敏捷,宝宝IQ和EQ都棒棒哒!”

杰西克抱着特利斯塔 图自救助儿童会

马拉翁可以说是菲律宾全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面对这样的广告,这些寄希望于后代、指望着跳出这里的妈妈们,毫无抵抗力。

“我邻居就用这个奶粉,它和母乳没有差别,”杰西卡指着一款雀巢公司的产品说道,“我宁愿不吃饭,也要让我宝宝喝上奶粉。但雀巢太贵了,我一次只能给特利斯塔冲半杯。”

杰西克所说的“贵”,是因为这种雀巢奶粉按计量吃的花,一个月要花掉她2000菲律宾比索(约合242人民币),而她一个月的开销,最多800菲律宾比索(约合97人民币)。

严重营养不良已导致杰西克产不出任何奶水,而由于家中令人堪忧的卫生环境,杰西卡的奶壶得不到及时的清洁消毒,以至于特利斯塔,“已经拉肚子住院三次了”。

像杰西卡这样的贫困妈妈还有很多。马尼拉周边贫困地区的新妈妈们,大约会在配方奶粉上花掉四分之三的收入。

一位在给自己宝宝喂配方奶粉的菲律宾妈妈 图自救助儿童会

而为她们“开处方”的,就是类似阿玛雷兹(Grace Chelo Amarez)这样的社区接生员(midwife)。

阿玛雷兹(右) 图自救助儿童会

面对卫报的采访,阿玛雷兹承认,“我和雀巢的人出去玩过好几次。”“作为回报,我会给病人推销他们的产品,”她说道,“这个社区的妈妈们很好说话。”

“赤裸裸的非法行为”

上世纪70年代,雀巢为了拓宽市场、扩大营销,其市场团队想出了“婴儿就是生意(Baby is Business)”的口号,开始大肆进军第三世界国家市场。

雀巢上世纪70年代投放非洲市场的一些宣传手册 图自Youtube截图

此举遭到一些学者、健康卫生公益组织的文诛笔伐。

随处可见的“抵制雀巢”标语 图自推特

英国反对贫穷、不平等的公益组织“War on Want”在1974年发表题为《婴儿杀手》的论文 图自商业内部

对此,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明令禁止配方奶粉公司“直接”向主妇做广告的行为。而救助儿童会的报告显示,这次调查中提到的奶粉公司的营销行为,“赤裸裸地违反了”《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以及菲律宾相关法律。

《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 图自世界卫生组织

对此,雀巢方面通过卫报回应,称会对调查报告中提到的行为进行“彻底调查”,并强调“雀巢在菲律宾的所有商业行为都是合法的。”

同样,美国雅培反驳道,“我们的市场营销不仅合法,还是依照道德规范的。”

美赞臣则表示,“从来没收到任何有关违法的指控,责任心一直是我们的最看重的事。”

为何瞄准贫困地区?

双方各执己见,在专注菲律宾婴幼儿健康事业长达20年的帕拉万(Amado Parawan)博士看来,这是贫困地区特有的现象。

首先,贫困地区的医疗产业欠发达。帕拉万博士透露了配方奶粉公司和医生之间长达多年的默契般的“互相依赖”:医生面对高昂的出行费用,会“主动”找企业寻求赞助,后者还会为前者的各项“娱乐活动”卖单;最为回报,医生们则负责为奶粉公司打广告。

2007年,菲律宾内湖省Los Baños市的一位居民,向澳大利亚《时代报》展示医生刚刚给她开的奶粉 图自《时代报》

其次,贫困地区的居民卫生、健康意识不够强。“他们更会去相信邻居、医生们说的话,”帕拉万扔出一组数据,“世界顶尖的奶粉公司花在每个新生婴儿头上的营销费是310人民币,而他们更愿意把目光集中在欠发达地区,因为这里的出生率更高,回报也会跟高。”

在垃圾堆上玩耍的菲律宾孩子 图自救助儿童会

在墨西哥,仅31%的婴儿在出生头6个月内只喝母乳,50%的妈妈说她们曾被医生推销过奶粉;而在智利,75%的医生、护士、接生员会“定期”约见奶粉企业代表。

最后,贫困地区管理水平更落后。利益集团游说政府,试图通过立法将“灰色产业”洗白的做法,在菲律宾犹如家常,是个“不能说的秘密”。不过对此,几乎所有的奶粉企业都不置与否。

一个哭着要喝奶粉的菲律宾宝宝 图自救助儿童会

另一方面,一些菲律宾人也开始意识到这些问题,并积极投入到宣传母乳喂养的活动中去。据海峡时报透露,每年的8月,菲律宾民间非盈利组织“母乳妈妈(Breastfeeding Pinays)”都会组织当地妈妈集体母乳喂养的“快闪”行动。

图为2016年8月,一位菲律宾母亲在倡导母乳喂养的活动中自拍 图自美国环保署

一年后的2017,同样在8月,第50届东盟外长会议在马尼拉举行。会场外,超过2000名妈妈开始母乳喂养“快闪”,呼吁政府重视新生儿的哺育问题。这次活动成功引起外媒的关注,法新社当时援引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的数据,称菲律宾新生儿的“6个月母乳喂养率”不足34%,2.8%的菲律宾人,活不过5岁。

2017年8月,第50届东盟外长会议在马尼拉举行,场外,新妈妈们开始1分钟母乳喂养“快闪” 图自ST

提高母乳喂养率,中国任重道远

在去年7月31日的促进母乳喂养高峰论坛上,首都儿科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淑一指出,很多科学研究表明,婴儿早期若没有经过至少6个月的纯母乳喂养,其发生腹泻、呼吸道等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以及发生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的几率都会增加,母亲罹患乳腺癌、卵巢癌的风险也会加大。

然而,很多父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虽然母乳喂养很好,但觉得奶粉也不错,从而很轻易使用母乳代用品。“不要把没有母乳喂养的责任只归罪于母亲,整个社会都有责任。”

国家卫计委妇幼健康服务司副巡视员曹彬指出,调查发现产后复工仍需继续母乳喂养的母亲占了76.83%,但能坚持下来的仅有28%。《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0-2020)》的目标是最终实现50%的母乳喂养率,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去年7月,促进母乳喂养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图自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同样,类似菲律宾出现的奶粉企业“利益渗透”的问题,也在我国发生。

新华社曾在去年8月撰稿,称20多年来,奶粉企业促销手段层出不穷,通过降价、广告、母婴俱乐部、参与公益活动、母婴健康课堂、网络宣传等手段销售奶粉,规避管理。

如2013年,多美滋被爆出行贿医护人员,抢夺婴儿“第一口奶”市场,仅仅一个月时间,给包括北京在内的七个省市区的医务人员打款将近50万元。此事曝光后,多美滋在表示道歉的同时,对多美滋全国范围内所有员工开展为期三个月的培训,以确保所有行为完全符合公司和相应的政策规定;去年,雀巢被爆出员工曾在几年前为抢占市场行贿医院工作人员非法获取个人信息。

其中,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雀巢5名涉案员工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2年不等。

文章援引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儿童早期发展研究专家,他说,中国市场奶粉促销手段发展迅速,法律法规进展却很缓慢,我国《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是1995年发布的,管理范围窄小,主要针对6个月以下的婴儿奶粉。

如今适用于6个月以上孩子的奶粉越来越多,这一系列奶粉的外观设计、宣传语都和此前产品保持一致,企业利用交叉促销的方式带动奶粉销售。政府途径的项目资金越来越少,而商业来源的资金在增加,“这势必引起利益冲突,对母乳的研究、宣传,最终还是会落在其产品的销售上。”

去年5月20日,近两百个家庭在福州沙滩公园集体“哺乳快闪”,倡导母乳喂养 图自中新网

因此在推进母乳喂养过程中,规避利益冲突非常重要,《全球婴幼儿喂养战略》第35条明确指出避免利益冲突,“但很遗憾,这个并没有体现在国内的相关法律法规里。近几年尽管母乳喂养宣传得很好,但母乳代用品的宣传销售也没有被约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洋奶粉
洋奶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