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5小时盘问暴露美议员智商,扎克伯格在国会普及互联网知识

2018-04-11 20:03:36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因“数据泄露”问题而接连吞下“市值暴跌”、“用户流失”、“舆论唾骂”等苦果的脸书(Facebook),早已元气大伤。但这家互联网巨头还有一关要闯,随着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以西装革履的打扮走入国会山,整个事件引来高潮。

扎克伯格(中)走入国会 图自《大西洋月刊》网站

综合美国媒体消息,从当地时间10日开始,扎克伯格将连续出席美国参众两院的听证会,就脸书如何处理用户数据和隐私问题接受立法者的询问。然而,面对议员们的“车轮战”,扎克伯格却轻松闯关。这不仅得力于脸书首席执行官准备充足,还因为他的对手(美国立法者们)在“社交媒体”问题上暴露了智商。

CNN报道截图

在已经结束的第一场听证会中,国会派出两个参议院委员会(司法委员会和商务、科学与交通委员会),出席议员44人,几乎占了参议院总人数的一半 (44/100)。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虽然很多人只是“打酱油”,但参议院如此兴师动众盘问一家公司的CEO,实属罕见。

下午2点29分,扎克伯格到场,在与议员简单的寒暄后,听证会正式开始 图自POLITICO

不光是规模,原定4个小时的听证会最终也延长1个小时。然而这5个小时车轮战,参议员们并没有围攻“社交媒体隐私与用户数据滥用”等核心问题,反而花了很多时间来向扎克伯格“讨教”脸书的一些基本功能,接连抛出“送分题”。

扎克伯格耐心向参议员普及互联网知识

比如参议员奥瑞恩·哈奇(Orrin Hatch)问道:“脸书不是免费的么?你们怎么赚钱?”面对这样的提问,扎克伯格停顿了下,说道:“参议员,我们靠经营广告收费。”

面对这个“送分题”,扎克伯格笑了

还有一些参议员的提问让人摸不着头脑。内布拉斯加共和党人黛比·费舍尔(Deb Fischer)问道:“你们脸书收集来的数据会分类吗?有多少个数据分类(data categories)呢?”扎克伯格表示不能理解:“参议员,你能解释下你的问题吗?我不知道你说的数据分类是啥?”

有些提问暴露了立法者的准备不足,对“社交媒体”与“互联网公司”的关系傻傻分不清。当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提起有关“垄断问题”时,他让扎克伯格列举脸书的竞争对手。

“谷歌、微软他们都提供互联网服务……”扎克伯格回答道。

“他们不是社交媒网站,我问你脸书的直接竞争对手是谁?”

“人们也用邮件、短信进行社交......”

参议员强行逼问:“我说的是你们相近的业务,比如推特?”

“呃,是的,推特在某些方面和我们的功能有点重合。”

“你还不觉得你们是垄断?”

“我确实没有这个感觉。”

全场轰笑。

扎克伯格面带笑容,回应参议员的问题 图自POLITICO

甚至还有一些更离谱的问题:“我用脸书10年了,为什么都没人接受我的好友申请?”“我儿子是Instagram的死忠,我替他给你打个招呼!”

恐怕当天最丢脸的莫过于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注:并不是约翰·肯尼迪三世)。为提高用户个人数据的隐私保障,他接连抛出几个自认为很有“建设性意义”的提议,结果却屡次被扎克伯格告知,“我们早就这么做了”。

“你回去想想,要如何加强用户删除自己数据的权利?”

“参议员,用户如今其实想怎么删就怎么删。”

“你会不会加强用户的权利,禁止让脸书分享用户的数据?”

“参议员,同样,用户早就可以控......”

还没等扎克伯格说完,肯尼迪抢着说道:“你能不能让用户自己操作个人数据?比如将数据从脸书转移至别的社交平台?”

“参议员,用户本来就可以这么做。”

约翰·肯尼迪和扎克伯格的问答 图自C-SPAN

参议员的表现让美国媒体汗颜。《大西洋月刊》网站形容这些人好像“完全都不知道脸书是什么”;CNN称参议员们缺乏对社交媒体的基本常识;彭博社称第一场听证会根本没有给脸书造成压力。而面对这些“送分题”,扎克伯格表现不能说是完美,但至少还是显得游刃有余。

一些美国媒体的报道截图

脸书团队准备充足

美国媒体认为脸书将赢下这“搏命一仗”,除了参议员的“助攻”外,还得力于扎克伯格团队的努力。从“着装打扮”到“问答准备”,脸书考虑到细节的方方面面。

比如一向T恤牛仔裤装扮的扎克伯格,今天换上的这身深色西装,被《纽约时报》分析人士形容,是“稳重真诚”的象征,是脸书CEO的“道歉装(i'm sorry suit)”。

扎克伯格这身“道歉装” @视觉中国

扎克伯格的坐相也是“加分点”。身高1米7的脸书CEO坐在立法者前,椅子上还垫了一个10厘米的垫子。每日邮报称这样做是为了让扎克伯格显得更加“突出”,凸显其“态度认真”;而Buzzfeed则认为这个做法让民众的焦点从严肃的问询对峙,转移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图自推特

扎克伯格团队对这次“生死攸关”的听证会所涉及的内容,也有很充沛的准备。2个小时的轰炸式问询后,议员们决定让扎克伯格休息一下,但脸书CEO表示还能撑一会,“我们还能再继续大概15分钟。”

听证会结束后,波士顿环球报记者注意到扎克伯格随身携带的笔记,里面备有另一些没有被议员问道的问题,比如“如何回应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评论脸书的商业模式”,以及“针对数据泄露事件,脸书是否会解雇员工”等。

扎克伯格的小本子 图自波士顿环球报

还是有尖锐问题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议员都是如此“傻白”。此前剑桥分析公司盗取数据丑闻,让脸书的隐私政策受到广泛质疑。在这个“命门问题”上,有些议员还是比较犀利。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脸书起初并没有通知用户有关数据盗窃一事。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对此问道,扎克伯格是不是也参与其中,知不知道有脸书高层涉及此决定。扎克伯格表示他并不清楚公司内部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哈里斯继续追责,是谁在2015年12月做出的这个决定。扎克伯格只是回应说,“事后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哈里斯和扎克伯格的问答 图自CBS

参议员议员迪恩·海勒(Dean Heller)询问扎克伯格是否认为自己是剑桥事件的受害者,扎克伯格说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但当海勒问“那8700万数据被盗的用户是不是受害者”时,脸书CEO开始支支吾吾:“嗯……我觉得……对,他们并不想自己的信息被开发人员卖给剑桥分析。”

参议员海勒 图自国会山

此外,被“剑桥事件”卷入“通俄门”的扎克伯格,在被问到相关问题时承认,“我们在销售支持方面确实帮助了特朗普竞选团队。”随后他表示:“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我们在2016年对俄罗斯的信息操作发现得太慢。”

最后,扎克伯格在“剑桥事件”的后续风波中,一开始玩起“消失”,随后既拒绝辞职,也不认为脸书应该接受监管,只是一味道歉。当今天扎克伯格再次拿出此前证词里的“我的错,我背锅”时,参议员图恩(John Thune)讽刺道:“你们这十几年都在道歉,今天的道歉有什么不同?”

彭博社报道截图

扎克伯格在国会的表现将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考验之一,也是关乎脸书未来的关键时刻。虽然这次在参议院“轻松过关”,明天众议院还有一场同样的听证会在等着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