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外媒:如何拯救德国工业?首先要装好宽带

2018-06-28 18:30:57

【编译/观察者网 周远方】

数十年来一直走在工业创新前沿的德国,正为适应数字时代举步维艰。

一方面是全国光纤覆盖率不到2%,只有16%的企业使用云服务,柏林等大城市之外的广大农村地区苦等3年都无法接通宽带,企业停留在“传真时代”;另一方面,默克尔虽然多次强调发展数字技术的重要性,甚至专门任命“数字部长”协调工作,最终推广光纤宽带却难上加难,政府划拨的专项基金使用率还不到3%。

“我相信政府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数字部长多罗泰娅·拜尔说道,“资金已经安排、划拨到位——现在只差把事情做起来了。”

欧洲最强大的经济体到底哪里落后了?路透社6月25日刊出长文探寻原因,文章分析,宽带基础设施落后、政府的官僚作风和拒绝变革、甚至经济过于繁荣,都共同导致德国数字经济的落后。

观察者网编译该文如下:

德国东部的家族机械企业泽姆勒(Zemmler Siebanlagen)直到今年3月还用手写文书和手工核对的方式查验货物,这一工序往往耗时数小时,最近,仓储管理员罗尼(Ronny Mucha)配备了一部平板电脑,能够立即将货物清点信息传输给其他部门,大大提高了效率。

该公司创始人海科·泽姆勒(Heiko Zemmler)称赞这项政府支持的计划让他们在数字技术方面“跨越了心理障碍”。泽姆勒希望这项应用是一个好的开始,今后他的焊工和流水线工人都能够在共享平台上查看设计计划和零件清单。

从美国加州,到韩国的现代工厂,这样的做法都是很常见的事,但在德国却成了难题,因为这需要能够传输大量数据的高速互联网。泽姆勒工厂所在的勃兰登堡(Brandenburg)地区还做不到这点,“宽带已经普及了很多人,但不幸的是,还没有普及到我们。”

作为欧洲最强大的经济体,德国数十年来一直处于工业创新的前沿,但现在为适应数字时代正举步维艰,令政策制定者感到担忧。

泽姆勒的例子引出了两个关键障碍:首先,是政府驱动他接受数字技术;其次,虽然他们已经决定接受建议,却因为宽带网络不行而遭受挫折。

海科·泽姆勒及其公司产品,工业筛具(路透社图)

经合组织(OECD)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全球34个“工业化经济体”中,德国在高速互联网设施方面排名第29。日本和韩国处于领先。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已将解决德国的“数码缺陷”列为她第四个任期的首要任务,她表示,“我们未来的繁荣取决于此。”

企业主和高级管理人员在采访中描述了德国政府面临何种规模的挑战,并解释了为何德国公司难以应用数字技术,在共享数据和管理工作流程方面一直进展缓慢。

他们说,主要障碍是缺乏高速互联网,其他问题包括政府低效,以及中小企业缺乏改善动力,德国“中小型企业”不愿接受新的工作方式。此外,许多德国人不信任数据共享,因为曾受到纳粹的监视。

他们还提到,目前存在一个悖论:德国强劲的经济阻碍了现代化的努力,企业忙于满足眼前的订单,无暇规划未来的数字化。

政府数据显示,问题非常严重。今年1月23日,时任德国财政部副部长延斯•斯班恩(Jens Spahn)写信给一位议员称,一个旨在扩大德国宽带网络的政府基金去年只用掉可用资金的3%。斯班恩表示,德国比竞争对手美国企业落后了20年,很多管理人员还停留在“传真时代(fax age)”。

甚至连德国的汽车工业也感受到威胁。过去,中国企业希望向德国汽车制造商学习。但在今年5月默克尔访华期间,她对中国在数据处理方面取得的进展感到震惊,她请求中国帮助开发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中国尚未允诺。

默克尔有魄力吗?

过去十多年来,德国确实在适应政治、经济和技术挑战方面表现出了令人羡慕的能力。在世纪之交,它被称为“欧洲病夫”,劳动力市场缺乏弹性,影响生产率。德国总理施罗德(Gerhard Schroeder)领导的政府对福利制度进行了改革,鼓励更多的人加入劳动大军。结果显而易见:德国恢复了竞争力,其高端工程产品满足了全球工业化国家的需求,获利良多。2005年失业人数在500万以上,如今下降了一半。

咨询机构特尼奥公司(Teneo Intelligence)董事总经理卡斯滕•尼克尔(Carsten Nickel)表示,“德国之前已经克服了许多更大的难题。”

尼克尔继续说,“但德国做到这些是因为(当时)迎接了激烈变革的挑战,这需要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前总理施罗德最终因经济改革而下台。如今的默克尔,如果说她也有类似的政治领导力和胆略,那就有些牵强。”

实际上,默克尔今年为了在移民政策上团结自己的执政联盟,就花费了大量的政治资本。

新技术带来的就业风险

“花不完”的政府经费

亚历山德拉·霍恩(Alexandra Horn)是泽姆勒公司在中小型企业联盟(BVMW Mittelstand)的合作伙伴,她为他们提供了库存管理程序,这是德国政府支持的“数码共融”计划的一部分。

霍恩说,她在柏林等主要城市以外的公司开展数字化业务时,有时会遭到嘲笑。柏林良好的创业环境掩盖了其他地区发展缓慢的事实。由于网速差,“数字化商业模式无法实现,事情简单,清楚,”霍恩说道。

经合组织数据显示,只有16%的德国企业使用云服务,这一数字远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25%,远远落后于芬兰(57%)、瑞典(48%)和日本(45%)等国家。云服务是提升企业效率的关键因素之一。

“如果没有基础设施,就不可能成功实现经济的数字化,”经合组织电信和互联网专家维莉娜•韦伯(Verena Weber)表示。

德国政府承诺,到2025年光纤网络覆盖全国,普及千兆宽带。经合组织数据显示,日本光纤宽带覆盖率为76%,拉脱维亚为62%,瑞典为58%,而德国只有2%。

德国升级光纤宽带的努力因联邦网络管理局(BNetzA)试图采取折衷方案而拖慢进度,该机构允许使用“矢量化技术(vectoring)”改善铜导线网络的带宽,而不是为家庭和企业接入光纤。

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今年5月表示,政府将利用高于预期的税收收入启动一个数字化基金,今年将向该基金划转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3.7亿元)。5G移动牌照拍卖产生的收入也将划入该基金。

但正如前财政部副部长斯班恩(Spahn)在信中所写的那样,砸钱并不能保证解决问题。调查显示,在政府为宽带投资预留的6.89亿欧元中,去年仅有2200万欧元被用于宽带投资。政策制定者和公司老板们抱怨说,政府补贴的申请操作缓慢而复杂,联邦基金常常因此得不到有效使用。

默克尔认同这种说法,她在5月份表示,“我们必须加快审批投资程序”。

对于德国东部图林根州的一个农村(Kyffhaeuserkreis)来说,简化程序还远远不够,该地区启动接入高速宽带计划已经三年,目前仍在等待拨款,光是投标过程就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当地发言人海因茨-乌尔里希·蒂勒说,“要达到拨款要求并不容易。”

数字化需要高速互联网。在34个工业化国家中,德国在快速互联网连接方面排名第29

另一个问题是,政府部门多头管理。交通和数字基础设施部负责宽带推广、经济部负责推广新技术、内政部负责安全、司法部负责数字时代消费者保护。此外,各级地方政府负责批准规划许可。

宽带基础设施需要改进,数字技术需要推广,这已经形成了共识。德国内阁已经批准利用联邦资金在学校推广数字教育的计划。但是,一名政府高级官员说,这笔资金在11月之前不能发放,因为这项政策需要修改宪法——教育政策按照传统需要德国16个州达成共识。这是官僚政治延缓数字化进程的另一个例子。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默克尔今年3月已经任命一名数字事务国务部长,多罗泰娅·拜尔(Dorothee Baer)。这位国务部长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承认,“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但她相信“政府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她说,“这笔资金已经安排、划拨到位——现在只差把事情做起来了。”

企业?没空搞这个

上文提到的泽姆勒公司是一家小型家族企业,创始人希科·泽姆勒(Heiko Zemmler)早年在东德学会修理摩托车,在2000年开始为建筑业、林业和废品回收行业管理和租赁工业筛具,在2010年成立了现在的公司生产筛具。

泽姆勒表示,由于最近年销售额增长了20%至30%,他为完成订单忙得不可开交,直到中小企业协会与他联系,他才考虑应用数字技术。

这样的故事十分普遍。由于德国经济目前高速增长,企业无暇顾及向数字技术转型。去年,德国经济增长了2.5%,为2011年以来新高,超过法国和意大利。

数字事务部长拜尔强调,企业需要未雨绸缪。

资料图:德国数字事务部长拜尔(德媒图)

“当然,令人高兴的是,订单现在已经满了,但这种情况不会自动持续下去,”她说道,德国企业的特点是,它的思维是长期的,是以几代人为单位规划的,而不是按季度规划的。没有数字化,就没有公司的未来。

德国的建筑业同样十分繁荣,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将增长6%。建筑公司对想要承接的合同挑挑拣拣,宽带合同并不是最好做的——经济繁荣再次成了阻碍。

德国玻璃纤维公司是一家私人光纤生产商,公司董事总经理斯蒂芬•齐默尔曼(Stephan Zimmermann)表示,要按照光纤宽带需要特殊设备和培训,许多建筑公司宁愿搞更传统的工程,这已经足够他们赚钱了。

齐默尔曼目前正从海外寻找建筑公司来实施项目,他说,“我现在正放眼欧洲,希望吸引西班牙、希腊或荷兰公司到德国来。这对我们有好处……尽管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做很多工作”。

对隐私保护心存疑虑

要解决高速宽带的另一个问题是心理因素。

纳粹和东德时期的秘密警察曾对德国进行了广泛的监视,这使德国人严密地保护自己的隐私和个人数据。

而默克尔呼吁,现在是向前迈进的时候了,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得益于数据共享。

她形容,“对数据应用百般限制,同时又想发展数字技术,认为我们可以站在人工智能的最前沿,这就像养牛却不给牛喂食。”

数字部长拜耳则抱怨,德国人对数字技术“总是有很多模糊的焦虑”。

航空航天工程专业毕业生丹尼尔·维冈德(Daniel Wiegand)说,他在创业初期就亲身体验到了这种心态,他创立的公司打算在2025年造出垂直起降飞行电动车“飞行Taxi”。

2014年,他和两个朋友在德国成立公司,并打算找一个在飞行控制软件方面有专长的伙伴,他找到自己的母校,慕尼黑工业大学,但是他只讲了几分钟,大家都认为“这家伙疯了”,纷纷离开房间。

这不是个例,德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新成立小微企业数量下降2%,2016年更是较上一年下降10%。

维冈德表示,德国需要对企业家更加友好,“孕育新点子的是这里的人和这里的文化。在美国加州,近两代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和经历——这就是区别所在。”

文章最后展望,如果德国能正确推动数字化进程,就能像两德统一初期那样实现新的经济增长。经合组织6月1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如果德国到2025年平均网速能赶上全球排名前10国家的平均网速,那么该国人均GDP将在10年后增长3%。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小编最近文章
工业4.0,万事俱备 只欠宽带
美国要求所有国家11月停止进口伊朗石油 否则制裁
美国制裁在即,伊朗货币崩跌引街头抗议
俄媒:“主流媒体”不会告诉你的阿勒颇重建
诶?世界杯期间,英国啤酒、汽水、炸鸡都要断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