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普京在华莱士专访中否认“通俄门”:这是美国内部政治斗争

2018-07-17 16:15:11

【文/观察者网 谷智轩】7月16日,万众瞩目的“特普会”之后,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接受了福克斯新闻著名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的独家专访。采访中,普京一再强调,俄罗斯从未干预过美国内政。当华莱士拿出针对“通俄门”的起诉书时,普京并没有接过来,而是示意对方放下。

(视频/观察者网 刘楚楚)

“‘通俄门’调查是美国内部政治斗争”

就在“特普会”的前三天,美国司法部起诉12名俄罗斯情报人员,称他们“黑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邮件以及州选举系统。该起诉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领导的“通俄门”调查的一部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截图

采访中,华莱士拿出起诉书,想要递给普京。普京微笑着拒绝,并朝两人面前的桌子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把起诉书放下。

普京说,“有人声称俄罗斯干预了美国大选。我在2016年的时候就说过,我现在再强调一遍,我希望美国的听众们能听到我说的——俄罗斯从来没有干预过美国的内政。

普京还抛出一个有趣的观点: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泄露出来的信息倒是“一点也不假”——民主党内部在初选候选人时偏袒希拉里,打压桑德斯。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视频截图:桑德斯在党内初选失败后支持希拉里参选

普京继续对“通俄门”调查发话,“穆勒在他的调查中指控了某家俄罗斯公司。那家公司规模不大,主营的业务是餐饮。他们已经雇佣了美国律师,在美国的法庭上维护自己的声誉。直到现在,美方没有找到任何俄罗斯干预美国内政的蛛丝马迹。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但是美国人民应该了解到这一点。”

路透社报道截图

华莱士随后问普京如何看待穆勒在“特普会”前三天放出起诉书。

普京回答,我对这事不感兴趣。不要试图把这和俄美关系扯到一块。我可以很明确地说,穆勒的做法是美国内部政治斗争的一部分,是很肮脏的手段。

“政敌死亡”无凭无据

华莱士还尖锐地问道,“为什么很多反对你的人都死了,或者濒临死亡?前情报人员谢尔盖•斯卡利帕尔(Sergai Skripal)疑遭神经毒剂伤害;你的政敌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在克里姆林宫附近被枪杀;调查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Politkovskaya)死在了一栋公寓里。”

普京说,“我们都有很多政治对手,特朗普总统也不例外。”

“但他们并没死。”华莱士说。

普京反驳道,“并非总是如此。难道美国总统没被刺杀过?肯尼迪是在俄罗斯被杀的还是在美国?马丁•路德•金呢?还有警察和民间团体、少数族裔的冲突呢?那都是在美国土地上发生的事。所有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我们国家确实存在着一些犯罪,但是俄罗斯的国家体系正变得成熟,这过程中会有一些副作用。我们会起诉该为那些罪行负责的人。至于你提到的‘神经毒剂’,没有人拿得出证据。这与无端指责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是一回事。我们最近听说又有两个人遭受了同样的‘神经毒剂’,也就是所谓的‘诺维乔克(Novichok)’。我连他们姓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

华莱士解释,“据传,那两人捡到了装有‘神经毒剂’的瓶子。”

普京反问,“什么样的包裹?什么样的瓶子?化学分子式是什么?谁捡到了?有很多其他原因会导致人的死亡。”

“我们那会儿对特朗普不感兴趣”

据《时代周刊》报道,对于俄罗斯掌握了特朗普的敏感材料的指控,普京回答,“我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材料,也不可能有。我这么说可能会冒犯到特朗普总统——在他宣布参选前,我们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普京的回答和他当天早些时候在记者招待会上对“斯蒂尔报告”的回应一致。“斯蒂尔报告”由前英国军情六处员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撰写,指控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政府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有不当行为。特朗普和俄罗斯政府都对该报告加以谴责。

在“特普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特朗普没有对普京表现出任何不满,反倒没有和自己的情报部门站在一条战线上,令美媒大惊失色

华莱士周一下午表示,“我干媒体这一行快50年了,这是我做过的最精彩的采访之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谷智轩

谷智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谷智轩
专题 > 普京
普京
小编最近文章
华莱士递给普京起诉书后……
叙利亚问题主动权在谁手上?普京送了个球
世界杯决赛首用VAR判点球,多位名宿却批罚错了
30年前他曾花高价刊广告:对日本、沙特征税!
华裔导演将拍“泰国洞穴救援”:不许好莱坞“漂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