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主持人称非洲人赢得世界杯 法国驻美大使公开回怼

2018-07-20 17:31:07

法国队带走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冠军,但没想到赛场外的政治议题热度远远超过了奖杯。

起因就是“法国非洲队”。

图片来自微博

7月17日,美国喜剧演员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在自己主持的脱口秀节目“每日秀(Daily Show)”上声称“世界杯的胜利是属于非洲人的。”

“非洲人赢得了世界杯!我理解他们得说这是法国队。但是你看看这些家伙,我的朋友们,你不会在法国南部闲逛时,被那里的阳光晒得这样黑吧?”

“你们可能不理解,通常法国队是非洲人的后备队,一旦塞内加尔、尼日利亚被淘汰出局,法国就是我们非洲人所支持的。”

不过,特尔弗·诺亚本人就是南非裔。

显然这个言论并非法国人所能接受,很快,特雷弗就收到了来自法国驻美大使Gérard Araud的一封抗议信,信件言辞强硬。

图片来自推特

法国大使称,“非洲人的胜利”这句话,再错误不过了。

“正如很多球员已经声明得那样,他们的父母可能来自其他国家,但他们绝大部分都出生在法国(23人中只有两人不是)。他们在法国接受教育,学习踢足球,他们是法国公民。他们为自己的国家——法国骄傲。这些球员丰富多样的背景正是法国多元性的体现。”

“法国确实是一个世界性的国家,但是每个公民既是法国人的一员,也都属于法国这个国家。不像美国,法国人不会基于种族、宗教或祖籍看待自己的公民。在我们这里,没有连字符身份认同(注:hyphenated identity,如African-American,Asian-American等),祖先只是一种个人事实。你将之称为‘非洲队’,似乎是在否认他们的法国人属性。即便这是开玩笑,但看起来就是将白人才是法国人唯一定义的意识形态合法化。”

“最后,法国国家队的身份不应该由球队外的旁人来定义,而应该是、事实上也已经由一群共同生活、共同战斗、荣辱与共的人以一个完美的方式来描述、也是我们国家的信念:平等博爱。”

法国驻美大使Gérard Araud

有网友对大使的这一行为表示反驳,“真心不懂为什么这个事实会令法国大使如此失望,以至于让他给一个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写了这么正式的一封信?”

法国大使在推特解释为什么不认同特雷弗的观点,“他说‘这是非洲队,他们不可能在法国南部晒得这么黑’,这句话意味着说‘因为他们是黑人,所以不能成为法国人’,这就是白人至上主义。简直和极右翼的言论如出一辙,在法国人看来,令人震惊。”

截图来自推特

其实,这也不是法国大使第一次在推特公开“怼”法国非洲队这一说法。

他此前转发一条类似推文称,“坦白说,我认为这条推文令人反感,这些球员都在法国出生,跟我一样是法国公民;所以有什么问题吗?是因为他们的肤色吗?为什么你要为极右翼的说法背书?”

截图来自推特

针对ESPN网站的一篇文章“France, the World Cup’s last standing ‘African’ team”,这位大使也在推特火力全开:“总而言之,他们是法国人,为自己是法国人感到骄傲。他们的宗教信仰都不关你我的事。”

“为什么要把他们与非洲或伊斯兰教联系起来?他们告诉你他们也有这种感受吗?不,是你们在定义他们,你们基于他们的来源或宗教作出假设,从而剥夺他们的个性,你们在将他们标签化,你们所下的结论与极右派一模一样。”

截图来自推特

面对法国大使毫不客气的公开信,特雷弗也在节目上作出回应,他解释自己的本意是庆祝非洲人属性,并强调身份认同的二元性。随后,又在推特写道,“当我说他们是非洲人的时候,我并不是要排除他们的法国人属性,而是将他们包含在我的非洲人属性中。”

特雷弗还讽刺了法国的殖民主义,甚至用了之前救小孩得到法国国籍的马里青年事件打比方,“救了小孩就是法国人,扔了小孩就是马里人”。

截图来自推特

当然,特雷弗的这段言论并不仅止于和大使之间的唇枪舌剑,也在社交媒体上迅速掀起一场论战,批评声、支持声不相上下。

前法国真人秀明星Martin Medus抨击特雷弗称:“你是个种族主义份子!他们是法国人,某些傻子还要恶意批评他们的背景。他们已经很努力的告诉人们,他们是令人骄傲的法国人,你还不尊敬地称他们非洲人。湖人队是非洲篮球队吗?”

截图来自推特

在NBA的法国球员Nicolas Batum也发文称,自己从15岁开始就为法国队效力,很骄傲每个夏天都能穿上球衣但除了去年;作为NBA少数法国人中的一个,每次都会唱国歌。虽然自己的父亲和家族来自喀麦隆,但是他在法国出生成长接受教育学习打篮球,为自己是法国人感到骄傲。

截图来自推特

当看到外界在法国队球员的名字后标注其祖籍或原籍国旗,这支冠军队的其中一名成员门迪在推特予以回击,他将队友名字后国旗都置换成了法国国旗。

别人家的图……

门迪自己做的图……

不过,法国出生、现任美国康涅狄格大学(UConn)非裔美国文学助理教授皮耶洛(Grégory Pierrot)认为,法国应该欣然接受被叫做“非洲队”,“法国早就被染黑好几世纪了......法国不应与非洲切割,因为法国掌控非洲所有资源”,暗指法国过去在非洲的殖民历史。

《华盛顿邮报》则认为,姆巴佩和乌姆蒂蒂等人为法国带来荣耀,提升少数族裔社会地位,这些无庸置疑,但走到这步并非易事。

也有非常多网友对特雷弗的这一说法拍手称快:

“这是一个非常完美彻底的回应。身份可以是多面性的。没错,法国赢了世界杯,但也是‘过去的’非洲人的胜利。指出这一点很有必要也很重要。说得好,特雷弗。”

特雷弗:不要说混话,我更相信这是法国殖民主义的体现。

“我对法国大使信中提到的‘不像美国,法国人不会基于种族、宗教或祖籍看待自己的公民。’存有异议。法国是世界上最仇外和最反伊斯兰的国家之一。”

“我是一个法国人(母亲来自法国,还有另外两个国家)。在法国生活了14年。法国人对公民的认同是有一点虚伪。当法国人的名字中没有‘高卢’姓氏时,有时候事情就变得复杂,令人恼火。我不得不对种族主义说:一点都不好玩。”

不过,也有人对美法两方网友之间的相互驳斥都表示不屑:

“同样的理念,只是不同程度的傲慢。同样的帝国主义,同样的民族主义,同样的新殖民主义。你们也经历过法西斯主义时代。美国只是想赶上你们。”

也有人指出,极左、极右都不会认为这些球员是法国人:

事实上,在本届世界杯比赛期间,有仔细的球迷观察了法国队员在马赛曲响起那一刻的表现:

截图来自微博

事实上,法国队的移民背景历史悠久,而且也不是所谓的“归化”球员,绝大多数的非裔球员出生在法国,只有两名球员出生在非洲,但也都是在法国长大。

德尚在2012年接手球队时曾表态,“最重要的是集体团结……我不会选择最好的23人,而会选择最团结的23人。可能危害集体利益和团队价值的人我绝对不会招入。”

过去法国队因为“种族配额”这些“一时爽”的言论,也引发过队内矛盾。当然,德尚不带本泽马去俄罗斯,可能最大的原因也并非本泽马在比赛时不唱马赛曲,而是本泽马惹得一身麻烦,尽管本泽马事后炮轰德尚“煽动种族主义”。

毕竟,作为法国队的另一名灵魂人物齐达内就曾对本泽马的做法表示理解,“其实本泽马和我一样,都是阿尔及利亚后裔,我很理解他不唱国歌的情绪。虽然我曾是法国队的队长,但我从来不在赛前唱《马赛曲》,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热爱法国,能够成为法国队的一员,我万分荣幸,你们知道我在大赛上为法国进球后会有多激动吗?”

出生于喀麦隆、在法国长大的乌姆蒂蒂

或许应该这样说,种族因素并非法国队夺冠的决定性因素,但毫无疑问,球队团结是法国队拿下胜利的重要原因。从这个角度而言,德尚这一招显然比“隔壁”强。

德国队厄齐尔、京多安从赛前陷入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合照风波起,德国足协、德媒一片口诛笔伐针对他们的土耳其裔身份。这个争议一直延续到世界杯比赛期间,甚至直到德国小组赛被淘汰,厄齐尔回到国内还要为球队输球背锅,而主教练勒夫至今也没有站出来为厄齐尔说话。

又或者像比利时前锋卢卡库所困惑的那样,他的父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他在这次世界杯中踢进4球、助攻1球,是比利时队的主力。他曾在体育媒体《球员论坛》(The Player Tribune)上撰文称,“表现好时,我看到媒体会称我是‘比利时前锋卢卡库’,但表现不好时,媒体会改称‘比利时刚果裔前锋卢卡库’。”

比利时前锋卢卡库

不过,意外的是,这次的“法国非洲队”之争也让一个前美国总统回到了舆论场中。

就在17日,奥巴马在南非纪念曼德拉的一场演讲中提到提到种族、宗教、人权时,引用了法国队的例子来说明包容的力量,“如果你不相信这一点,你应该去问问刚刚在世界杯夺冠的法国队。他们并不是所有人都长得像戴高乐。但是他们都是法国人。他们都是法国人。

不过,同样是总统,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则表示:“法国队就像是一支非洲队,那些非洲移民来到法国踢球,所以实际上,是非洲赢得了这届世界杯。“非洲人的实力在世界杯上被看低了。法国队能获得世界杯冠军,全靠那些非洲人,或者说那些非洲人的儿子。”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小编最近文章
被嘲“靠非洲人拿世界杯”,法国大使怒了
美巨头进军印度,却被剪成“小黄片”
马斯克为“恋童癖”言论道歉 投资者力劝“关了推特”
台议员:这座铁塔将媲美巴黎铁塔
C罗:和我同龄的球员会去卡塔尔或中国,但我不一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