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民粹球星终结土豪专政,伊姆兰-汉能带巴基斯坦走多远?

2018-07-27 15:50:28

微信公众号“马前卒工作室”7月26日关注了巴基斯坦的大选结果,文章认为,伊姆兰-汉及其领导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获得大胜,这意味着“巴铁”上一个时代结束。对于巴基斯坦这样一个拼凑的国家而言,过去几十年的大选,省际之争是选举的唯一主题。选票成为地方豪强集团瓜分国家利益的工具。

而伊姆兰·汗是第一个超越地域搞全国化世俗政党的领袖。作为巴基斯坦举国闻名的明星,这个被手机时代厌恶封建,崇尚现代国家的年轻人选举上来的民粹领袖,正在大声疾呼年轻人憧憬的政治主张。但从伊姆兰·汗的主张来看,虽然激动人,但不具备操作性,不是切实可行的政治方案。随着上一波全球化的退潮,民粹主义战胜了封建的领袖,但是巴基斯坦的路在何方很难说清。无论如何,中国投资方应该有所准备。

“马前卒工作室”原文如下:

昨天巴基斯坦人民院大选,现在最终结果虽未公布,但基本可以确认伊姆兰-汉及其领导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获得大胜,获得了很接近半数的席位,成为下届总理的最可能人选。这个伊姆兰-汉对内是少有的普什图族政客,对外则对中巴“一带一路”的合作多有非议,无论他是否出面组阁,都意味着“巴铁”的上一个时代结束了。

1.拼凑的国家

说道巴基斯坦,我们对其印象除了“巴铁”之外,大概就是三天两头的爆炸案。至于两亿穆斯林人口拥有什么样的社会结构,国内报道很少详谈。所以我们首先得谈谈巴基斯坦的一些基本概念。

首先,巴基斯坦内部的族群-地域问题非常复杂,除了俾路支人有明显的波斯色彩外,剩下的四个族群基本都是分地域聚居。

目前巴基斯坦现在是由四个省和1个联邦直辖区及克什米尔两个特区组成,其中四个省加上克什米尔组成了巴基斯坦的国名。而这些省也与巴基斯坦民族分布直接联系:旁遮普,信德,俾路支,克什米尔,普什图。相比之下,印度都算主体族群明显,矛盾不大的国家了。

巴基斯坦行政区划(2010年西部边境省改名为开伯尔 - 普赫图赫瓦,后简称普什图省,2018年5月联邦直辖部落区已经并入普什图省

之所以说族群而不是民族,是因为这几个族群尚未体现出现代民族主义色彩,很大程度上还是依附于地方豪门的地域集团。在过去的几十年,省际之争是选举的唯一主题。选票成为地方豪强集团瓜分国家利益的工具。

巴基斯坦族群分布

我国国内南亚研究者叶海林对巴基斯坦这种家族更替式的民主有这样的概述:

巴基斯坦的政党制度连同整个议会民主体制,堕落为政治豪强瓜分利益的工具。其功效无非是:1.确保豪强的地方势力范围;2榨取中央资源和利益;3对抗(相对国家化的)军队。

过去巴基斯坦世俗政府全在两个家族中轮替:来自信德省的布托家族和来自旁遮普的谢里夫家族。我们可以在下面的图表中看到这两个省的地位:

2.旁遮普的谢里夫家族

可以看到,现在旁遮普一个省占据了巴基斯坦国内经济、人口、政治资源的的一半,所以现在巴基斯坦国内常常有“旁遮普霸权”或者“巴基斯坦旁遮普化”的说法。这个规则甚至可以上溯到巴基斯坦建国前,真纳建立穆斯林联盟与甘地合作时期。而穆盟/谢里夫家族能够长期执政依靠的就是来自旁遮普的稳定支持。

我们所熟知的那位谢里夫总理的父亲:穆罕穆德·谢里夫(后文称老谢里夫)是旁遮普省最成功的实业家,于1939年和几个部落成员一起创建了“统一集团”,。这个集团企业到1970年已经成为巴基斯坦最大的钢铁企业,但到了1972年,老布托将老谢里夫的统一集团强行国有化……从此谢里夫家族站在了人民党和布托家族的对立面。布托被军队推翻后,谢里夫与军政府头目齐亚哈克关系非常密切,纳瓦兹·谢里夫(后称大谢里夫)在1985年成为旁遮普首席部长,谢里夫家族从此走上了巴基斯坦顶级政治舞台。

开创谢里夫家族的穆罕穆德·谢里夫

大谢里夫前前后后,断断续续担任三次巴基斯坦总理,任内他的主要政绩如下:

a. 在第一个任期中推进私有化与自由化,将115个国有企业从新归于私有制——其中85个被来自旁遮普的家族通过较低的价格纳入囊中。

b. 在第二任期中启动了多个大型工业项目,比如完全位于旁遮普境内的M2高速,比如在旁遮普境内的多个水坝工程,这些长线工程投资大,收益期长,直接导致1997年开始经济衰退,并最终引发了1999年穆沙拉夫政变

c. 随着其天然气田开发与瓜达尔港的修建,俾路支省为巴基斯坦国家财政提供的贡献越来越多,但俾路支作为巴基斯坦最穷的省,天然气收入和国家财政投入的比重都远低于其实际贡献。比如俾路支生产了全国40%的天然气,确只能获得8%的天然气利润,而旁遮普几乎不产天然气,却能获得40%的天然气利润。俾路支人口使用天然气价格居然还略高于旁遮普。

上述联邦内部财政转移以及各种制度性安排,明显提高了旁遮普在巴基斯坦内部的经济/政治地位。这种带有明显地域倾向的制度安排,必然引起其他受损地区的强烈反弹。

3.信德与布托家族

与旁遮普相对,信德省作为巴基斯坦经济最发达的沿海省,政治力量也不会弱,而且其经济发达,对国内的穷省(俾路支)会产生一些吸引力。拥足够多的国内中产阶级精英聚集在信德省的卡拉奇,导致信德豪强成了巴国内唯一能和旁遮普对抗的政治集团,其代表就是布托家族及人民党。

与谢里夫家族起家于巴基斯坦独立后的钢铁企业不同,布托家族来自于信德省内陆一个大地主家庭,从莫卧儿帝国奥朗则布时期就世袭信德一个次级土邦的“汗”位,到了阿里布托父亲的时代,族长已经担任英国统治下信德邦的首席部长。

阿里-布托

所以,虽然布托及其人民党,既是社民党国际的成员,其施政纲领也带有一定的左翼性质,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对抗旁遮普大地主/资本家联盟的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以争取旁遮普中下级豪强家族的支持为主要目标。

但随着在谢里夫统治下,信德省的经济优势越来越小,单靠信德省,布托家族已经无法与谢里夫竞争了,07年贝布托遇刺后,人民党选择了信德省的俾路支大地主之子,布托家族的女婿——“好脾气”鳏夫扎尔达里接替其妻子参加大选并担任总理,而没有选择贝布托的堂兄——长期在信德担任首席部长的蒙塔兹布托。

但与强烈精英色彩的布托们不同,扎尔达里与谢里夫这类国内传统土豪更加类似,所以上台后,最重要的事当然是回报自己的支持者——信德与俾路支省的土豪们:俾路支省获得的中央财政拨款与天然气收入分别提高了23%与31.5%,而信德省则获得了好几项大型公共工程。并大幅提高了能源与港口从业者的福利与收入——俾路支和信德集中了这两个行业90%以上的员工。从老布托开始人民党一直坚持的温和土地改革政策倒是被扔到一边了。

被称为10%(支持率)先生的扎尔达里

扎尔达里的这些政策虽然买好了信德与俾路支,却极大的激怒了旁遮普的豪强,加上耸人听闻的腐败案件,在2013年大选中,人民党一败涂地,虽然保住了人民院第二大党席位,但实际上已经不可能再问鼎总理宝座了。

4.伊姆兰-汉

通过上面的叙述,读者大概已经能够猜到,本次大选的胜利者:伊姆兰-汉,是来自巴基斯坦第三大民族:普什图族。但与出生豪门的布托或者谢里夫不同,在拉合尔郊外长大的伊姆兰-汉来自一个现代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位土木工程师,母亲则是巴基斯坦普什图族一批中学毕业生。成为英国伍斯特郡板球运动员之前,伊姆兰-汉被父亲送到牛津大学凯布尔学院读书,希望他能继承自己工程师的职位。

巴基斯坦从英联邦继承了板球运动传统,并成为现代国家(也许还不存在)的象征。伊姆兰·汗作为巴基斯坦最强板球手,带领巴斯基坦国家队在1992年取得了至今为止惟一一次世界冠军,这为他在94年退役后走向政坛打下了坚实基础

带领巴基斯坦获得世界冠军的伊姆兰-汉

从2018年“十大最受欢迎的巴基斯坦人”名单中可以看出板球运动对巴基斯坦的巨大影响。在该名单中,扎尔达里排第九,大谢里夫排第六,而前四这被巴基斯坦从1988年以来四位板球国家队队长所占据……其中伊姆兰·汗,排在第一位。

http://www.24en.com/p/237006.html

https://www.wonderslist.com/top-10-most-popular-pakistani-people/

伊姆兰·汗的正义行动党直接把以板球运动的击球棒当作自己的选举标志。

伊姆兰·汗的主要政治活动如下:

1996年建立正义行动党,

1997年在拉合尔第一次参加人民院大选,败给穆斯林联盟

1999年他公开支持了穆沙拉夫(军政府)推翻大谢里夫的政变

2002年,在穆沙拉夫主持的参议院选举中,首次成为议员

07年,伊姆兰·汗及其政党成为以贝布托为首的“全党派民主联盟”的一员,反对穆沙拉夫继续以军人身份参与大选。

2011-13年伊姆兰·汗及其领导的PTI与穆盟谢里夫派发生了多次冲突,在此期间,扎尔达里多次建议PTI与PPP结成联盟共同对抗谢里夫,但都被伊姆兰·汗拒绝,在这段时间里,伊姆兰·汗的政治观点逐渐成型,并成为一个有全国影响力的党派。

13年大选,PTI获得第二多的选票和第三多的人民院席位,第一次在普什图省成为执政党,而在穆盟谢派执政的旁遮普和人民党执政的信德省都成为最大反对党。但由于伊姆兰本人在选举中意外受伤,其本人并未公开参与总理选举。

5.第一个全国性世俗党派

巴基斯坦建国几十年,除了军事独裁外,所有的政治斗争都可以总结为省际豪强争斗。到了伊姆兰·汗,终于有人尝试要超越地域,搞一个全国性世俗政党了。2013年之后,伊姆兰致力于将自己的政治基础超越传统的普什图族和城市中产阶级,一方面大量吸收从人民党中脱离出来的地方豪强,另外一方面依靠日益普及的移动互联网扩大自己在广大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在油土鳖网站上,伊姆兰·汗接受巴基斯坦国家电视采访的视频被播放了六百多万次,而同样采访小谢里夫的节目点击不过几万………本次选举前的调查显示,18-39岁人群中,伊姆兰·汗的支持者已经形成了绝对优势。

巴基斯坦人口膨胀极快,上次选举还只是8000万选民,现在已经一亿多了。2018年选举中第一次参与选举的年轻人占总投票人数的15%,39岁以下投票人数这占总人数的50%,这些人对传统社会的封建矛盾兴趣不大,对一个真正的现代国家很是憧憬,他们的选择决定了伊姆兰·汗的崛起。

巴基斯坦人口结构

社会硬件的变化也改变了选举方式。经过中美两大国几十年持之以恒的投入,现在巴基斯坦的年轻人已经可以通过廉价的中国智能手机呼朋唤友,在下午下班后,如南亚传统杂技一般四五个人坐着N手拼装摩托去投票站支持网红选举人,而不是像祖祖辈辈那样,必前一天晚上就到村社广场集合,坐上土豪包的大巴,然后颠簸一夜,把票投给自己主人的主人的主人。所以伊姆兰·汗能击败传统的封建主。

骑摩托前往投票的伊姆兰·汗年轻支持者

客观来说,新一代年轻人不是因为真的支持伊姆兰·汗而为他投票,而是因为他们厌恶了传统的封建争斗,憧憬一个现代化国家,希望这个现代国家的象征能改变巴基斯坦。但如果真的当选,伊姆兰·汗就不能仅仅是自我定位为传统社会的对立面,而是要拿出一套方案来。他的观点是什么呢?

经济观点:

a. 反腐败

反腐是伊姆兰·汗最重要,也是最能够吸引到城市中产阶级的政策旗帜。因为在巴基斯坦,腐败已经成为一个严重阻碍类似伊姆兰·汗这种中产阶级家庭上升的因素,大封建主成为国家总理,必须用腐败来回报自己的支持者,再被对手抓住把柄下台。能够公开自己收支,并每年纳税的伊姆兰·汗因此得到了普遍认可。

b. 公平的经济体制

所谓公平,无非就是将国家资源更平衡的分配各各省,这也是他之前说“将重新与中国谈判一带一路项目”的起因——大谢里夫将中国投资项目的的好处大多给了旁遮普,而非与中国更近的克什米尔或者普什图。

c. 消灭封建残余

作为一个进入现代化社会的普什图人,伊姆兰·汗对现在巴基斯坦依然存在的各种封建残余感受颇深,所以PTI提出,要通过立法手段废除一切残余的封建制度,并致力于将国家力量深入全国所有角落,建立起统一的现代化秩序。

政治主张:

a.分割旁遮普省

将“太大”的旁遮普省南北切开,分为两个人口和经济基本接近的省份,不过作为补偿,伊姆兰·汗承诺将提高对旁遮普省主要工业门类:纺织业的投资。分割旁遮普省是从老布托时代提出,贯穿了几乎真个巴基斯坦现代史的议题,如果在伊姆兰·汗任上得以实现,那么无疑将为他带来超越几乎所有前任的政治光环。

b.和平解决国内反恐战争

在困扰巴基斯坦已久的西北自治部落问题上,出生普什图族的伊姆兰·汗一直反对巴基斯坦将普什图族部落排除在巴基斯坦国家政治之外,并放纵美国无人机随意进入该地区。

此前经过由PTI执政的普什图省政府的努力,之前实际半独立的“联邦西北直辖区”已经在今年5月并入普什图省,伊姆兰·汗承诺,将通过和平谈判加经济补偿的形式,将过去直辖区内十三个部落全部“改土归流”,建立起正常的国家统治。

c.彻底解决克什米尔问题

他认为这是一个“历史遗留的人道主义问题”而非两国领土争端,所以需要通过印巴两国领导人秘密谈判的方式彻底解决克什米尔冲突。

6.前景

从目前的统计看,伊姆兰·汗在本次选举中收获惊人,但一个党还不能获得议会多数,单独组阁。预计他会与(排除穆盟和人民党)某个小党联合组阁。而地方选举中,伊姆兰·汗依然只在普什图省获得绝对优势,信德与旁遮普还是“第一大反对派”,这让伊姆兰的执政之路充满坎坷。

而从伊姆兰·汗的主张来看,虽然激动人心,但大多是“绝对正确”的口号,而不是切实可行的政治方案。年轻一代期待伊姆兰·汗做出改变,但这个年轻的政党缺乏可靠的干部,也缺乏之前两大家族的经济基础和智囊团。即他很清楚巴基斯坦需要改变,但到底如何改变,能不能改变,还是未知之数。

如果各位是本公号的老读者,应该对之前《既不极左也不反建制,墨西哥新总统是革命“传统”下的大杂烩》,《杜特尔特为什么要怼教会 杜特尔特怎么敢怼教会?》等文章有印象,随着上一波全球化红利在最近几年逐步退潮,在冷战结束几年进行所谓“正义转型”的第三世界国家经济普遍遭受重创,无论左右又纷纷向“民粹政府”靠拢,而巴基斯坦本身作为作为这些国家中转型时间最为漫长,过程也为曲折的国家,最终也因为新一代受教育阶层对旧时代的厌恶而推出了民粹领袖。民粹领袖相对封建主专政,明显更文明,更进步,也有更大的动员力,但到底伊姆兰·汗能走多远,能不能像他当板球队长那样一路顺风,笔者觉得很难说。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投资需要有所调整,需要在各省之间 “利益均沾”,加快计划中通过普什图/俾路支的蓝线工程,而不要像谢里夫时期那样只推进通过旁遮普/ 信德的绿线工程。但这也未必是坏事——PTI致力于用和平手段实现全国的“去封建化”,少不了需要大量地方投资进行赎买与建设,肯定离不开中国基建与电信设施的持续跟进。

过去中国搞对外投资,往往战略上是谁在台上支持谁,战术上则根据过去几十年的老经验做事,在别国出现重大变动时往往不知所措。眼下伊姆兰·汗也许还不能开启巴基斯坦的新时代,但他的上台,意味着巴基斯坦旧时代的终结。中国投资方应该有所准备。

中巴经济走廊图

分享到
来源:马前卒工作室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巴铁
巴铁
小编最近文章
拖延三年 俄海军首艘22350型护卫舰终于交付
朝鲜拆火箭发射台 美国却继续指责朝鲜制造核原料
印国防部:首艘国产航母2020年海试
被印海军枪毙的国产战机“带钩复活”
美国上半年武器出口469亿 超2017全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