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缅甸恐袭1年后 西方媒体愤愤不平:怎么还没惩办昂山素季

2018-08-26 16:09:54

【文/观察者网 陆雨聆】2017年8月25日,缅甸若开邦爆发大规模恐袭,致使70多万罗兴亚穆斯林流离失所。时至今日(8月26日),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但昂山素季一直未曾就此事谴责缅甸军方。被西方社会视为偏离“人权”轨迹的她,也接连被剥夺了7顶“桂冠”

这样的“处置”似乎远远不够。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路透社、《卫报》等多家西方媒体“群起攻之”,从多个角度报道了罗兴亚问题的现状,字里行间透露出对昂山的不满。

《纽约时报》更直接称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不悔改还没受惩罚”(Unrepentant and Unpunished),愤愤不平地援引一位马来西亚议员的话,质问为何还未将她“绳之以法”。

21日,在新加坡演讲的昂山素季  图源:《纽约时报

刺激到《纽约时报》神经的,是昂山素季21日在新加坡的演讲。

《纽约时报》在25日称,与往常一样,昂山还是拒绝称罗兴亚难民为“罗兴亚人”,而是将他们唤作“来自若开邦北部的流离失所者”。她还将引发一系列“若开邦人道主义危机”的原因归咎于恐怖主义,而非缅甸军方。

待到演讲结束后的问答环节,昂山还表示,自己内阁里的军官们“相当可爱”。被问及罗兴亚人从孟加拉国“回家”会不会还有安全隐患,昂山则“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转移到了若开邦的旅游潜力上,称赞其为“缅甸最美丽的地区”。

“我遇到的所有外国人总会告诉我,若开邦的海滩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海滩都更吸引人。”

没逃走的罗兴亚人被“边缘化”,逃走的返乡也不好过

那么,留在“美丽的若开邦”的罗兴亚穆斯林过得怎么样?

据《卫报》26日报道,罗兴亚人一直无法摆脱被“边缘化”的恐惧感,他们无法正常存钱、看病、工作或上学,国籍也不被认可。21岁的科伦(Ko Lwin)说,他和另外8个朋友一起考上了大学,但他是唯一一个被录取的。由于父母是罗兴亚—孟族跨族婚姻,因此他有国籍。一位叫路敏(Lu Min)的学生则表示,身边的同学们不敢出门上学,怕被“扔石头或瓶子”。

在非政府组织工作的罗兴亚领导人昂觉莫(Aung Kyaw Moe)透露,其实他们连去邻居家串门、步行到市场或去公共场合玩耍等活动都做不了,“你好像被关进了一个你从未想到的笼子里。”

此外,如果想要出门旅游,罗兴亚人还需要向政府申请专门的许可证。否则,哪怕在邦内走亲戚,都可能会被逮捕。

至于那些“人去楼空”的村落,如今也没办法住人了。据“人权观察”组织不完全统计,自去年年底以来,缅甸政府以重型机具铲除建筑物和植被,将至少55座村落夷为平地

若开邦孟都地区的一座村庄废墟  图源:路透社

《纽约时报》记者近日实地探访了若开邦的敏贺庐(Myin Hlut)。只见热带植物的落叶铺满了曾经有人类居住的村落,疯长的藤蔓将废墟和焦土缠得透不过气来。

敏贺庐被铲平前后对比卫星图  “人权观察”组织官网截图

对此,缅甸社会福利部长温密埃(Win Myat Aye)曾于2月12日接受法新社专访时指出,推平村落是为了以更高标准翻新改建计划,当难民返乡时,可以回到原居地或离原居地最近的地方安顿。

但《卫报》担忧道,在这样严格的限制政策下,回来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逃到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  图源:《纽约时报》

昂觉莫还透露,在“恐袭一周年纪念日”之际,罗兴亚人中流传着会有新一场“镇压行动”的传言。他建议,缅甸政府应该尽快让孩子们平等、安全地接受教育。“不让罗兴亚人识字,就是火上浇油,而且情况会愈演愈烈。”

还有一些西方媒体,把目光投向了国境线的另一边。

据路透社25日消息,背井离乡的罗兴亚难民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纪念活动。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佩戴黑丝带,聚集在孟加拉国南部的库图帕隆难民营(Kutupalong camp)中高呼口号,抗议恐袭。

25日,库图帕隆难民营的罗兴亚难民们  图源:路透社

CNN则在同日发布了一篇长篇报道,展示了美国南加大大屠杀基金会(USC Shoah Foundation)一年来对近百名难民的采访实录。有人亲眼目睹襁褓中的婴儿被杀死,有人称子女一旦结婚就要向缅军方交高额罚金,有人“像牲口一样”被强迫挂着标语拍照,还有人的10个孩子至今没上过学……

CNN报道截图

美媒指责缅政府不作为,要将昂山等人“绳之以法”

让西方媒体最为愤怒的,便是昂山素季和缅军方高官“安然”的现状。

《纽约时报》在文中直接指责缅甸政府不作为。其实,缅甸当局已经先后成立过6个委员会调查恐袭事件,但除了定性一起具体案件和几例撤职降职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被追究性侵、屠杀、焚村的责任。

就连这唯一一起具体案件也“不了了之”。路透社曾在今年2月报道,7名缅甸士兵于去年9月2日在因丁村(Inn Din)处决了10名罗兴亚人,而被判10年徒刑。今年4月,《纽约时报》发现缅甸国家电视台通过官网宣布,这7人已经在一场大赦中被释放了。这则新闻随后被突然撤稿。

这10位罗兴亚人的生前照片  图源:路透社

报道接着提到,目前,美国、加拿大和欧盟都对一些参与恐袭的军官实施了制裁。但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等高级将领却依然毫发无伤。直到上周,敏昂莱还去俄罗斯参加了一个军事论坛装备展。

此外,虽然昂山素季已经被陆续剥夺了包括英国公共服务业总工会“荣誉会员”牛津市“荣誉市民”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埃利·威塞尔人权奖”爱丁堡市“荣誉市民”等7个奖项,但这对不满昂山的人来说还远远不够。

来自东南亚各国的132名议员在24日联名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将缅甸问题转交给国际刑事法院。报道援引马来西亚议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的表态,“我们还远未将肇事者绳之以法……由于缅甸既不愿也无法自查,我们正处于需要国际社会介入来确保他们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不过,《纽约时报》并未具体说明是哪几个东南亚国家。

据路透社最新消息,缅甸总统办公室发言人藻泰表示,缅方不能容忍侵犯人权的行为,并又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调查若开邦恐袭,其中包括两名资深外交官。

而安理会将就此问题,于当地时间28日举行吹风会。国际刑事法院也正在考虑是否有权利管这件事,毕竟缅甸并非其成员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陆雨聆

陆雨聆

吹吹更健康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陆雨聆
专题 > 缅甸局势
缅甸局势
小编最近文章
缅甸恐袭1年后 西方媒体愤愤不平:怎么还没惩办她
21223号同学!快查分好嘛!
这一天不好过啊,两个亲信全栽了
这真是黑洞!有人不信,试了一脚...
大陆游客骤减,这个台湾“邦交国”还嘴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