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瑞典民主党在选举中取得历史性突破,成新政府组阁“关键角色”

2018-09-10 20:43:34
导读
9日,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在选举中取得历史性突破,将左右瑞典新一届政府的组建。

【文/观察者网 谷智轩】

长久以来,瑞典一直是左翼人士的乐土。然而眼下,这个北欧国家的政治版图即将被撬动。

9日,瑞典举行了新一届议会选举。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在本次选举中势头强劲,不但在得票率上创造了历史,还一跃成为新政府组建过程中的“关键角色”。

据瑞典电视台(SVT,瑞典公共电视台,拥有该国最大的电视广播网)9月10日的最新数据,84.4%的选票已经清点完毕。瑞典民主党赢得17.6%的选票,获得议会349个席位中的62个,相比上次选举多了13个,取得历史性突破。

9月9日,瑞典民主党领导人伊米•奥克松(Jimmie Åkesson)等待大选结果。图自视觉中国

尽管瑞典民主党在2010年才首次在议会取得席位,但其通过打“难民牌”,势力逐渐扩大,在2014年的选举中已跃居议会第三大党。按目前的统计,该党与排名第二的中右翼温和联合党(Moderate Party)在选票上仅有2.2%的差距。

第一大党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取得28.4%的选票以及101个议席。然而《卫报》10日报道指出,尽管社会民主党保持着自1917年来在每次选举中都名列第一的记录,但该党本次的得票率却降至一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

选票统计结果。图自瑞典电视台

两大传统政党阵营——中左翼阵营(由社会民主党、环境党和左翼党组成)和中右翼阵营(由温和联合党、中央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分别获得40.6%和40.3%的选票。

尴尬的是,两大阵营所获议席均未过半数,意味着两方都无法单独组阁

瑞典每四年举行一次大选,全国约有七百万人拥有选举权,他们将决定哪个政党将在瑞典国家议会 、省政府委员会和自治市政府中代表他们行使权力。

议会由 349 名成员组成,是瑞典首要的代议平台。议会全体成员由年满 18 岁及以上的瑞典公民或移居国外的瑞典籍公民通过全民投票直接选举产生。自 1971 年起,瑞典便实行单院制议会。

由议会委任的首相,连同其亲自选定的内阁大臣,组成了该国最高的行政机构——瑞典王国政府。

内阁大臣通常代表某个或多个执政党。多数情况下,各大臣均拥有议会席位,并在内阁任期间保留席位,但在内阁任职的议会成员的议会职责则由他人代为履行。

2014年,议会通过投票表决方式,推举社会民主党领导人斯特凡•勒文(Stefan Löfven)成为首相。

社会民主党人斯特凡•勒文(Stefan Löfven)在2014年大选后被委任为瑞典首相。图自瑞典政府网站

极右翼政党成“关键角色”

《卫报》报道称,瑞典各党派可能要花费数周来组建新一届政府,要么通过中左翼和中右翼政党达成“跨阵营联盟”,要么选择和所有党派都不待见的瑞典民主党合作

瑞典民主党领导人伊米•奥克松(Jimmie Åkesson)周日晚间表示,有兴趣和其他党合作,并特意喊话主导中右翼阵营的温和联合党。奥克松称,“我们在新政府成立过程中“关键角色”的地位得到了加强。我们将对瑞典未来几周、几个月、几年发生的事情产生巨大的影响。”

而中右翼阵营中的自由党和中央党,以及所有的中左翼党派,都极力反对与瑞典民主党合作。

温和联合党党魁乌尔夫•克里斯特松(Ulf Kristersson)周日晚间更是要求现任首相勒文下台。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克里斯特松可能会与基督教民主党达成一致,在瑞典民主党的“隐形支持”下,寻求组建一个中右翼少数派政府。

勒文则表示自己不会辞职,并敦促各党进行“跨阵营合作”。

“瑞典民主党永远不能,也永远不会提供任何有助于社会的东西。他们只会加剧分裂和仇恨。主流政党有‘道德责任’来组建一个政府。”勒文说。

移民问题主导选举,极右翼势力扩大

本次大选前,移民问题成为各党派最为关注的议题。

综合《卫报》、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以及新华社报道,瑞典以开放的移民政策著称,长期以来一直是大量难民的目的地。在2015年的欧洲难民危机中,这个人口不到1000万的北欧国家创纪录地接收了16.3万移民,甚至在2016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强制所有市政当局按配额接纳移民。自2012年以来,有40万主要来自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和索马里等国的难民涌入瑞典,更有许多经济移民前往瑞典寻找就业机会。瑞典已成为全欧洲人均接收移民数最高的国家

2015年9月14日,民众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烛光集会声援涌入欧洲避难的移民。图自视觉中国

瑞典哥德堡大学政治学系研究员安德烈•科科宁认为,来自动荡地区的难民以及其他国家的经济移民大量涌入,造成瑞典社会资源难以承载。除了文化背景存在巨大差异,这些移民、难民受教育水平相对较低,难以融入高度发达的瑞典经济,难以实现充分就业。

除此之外,难民问题与恐怖主义和社会治安等问题交织,使得越来越多的民众心存不满,社会包容度降低。近年来,瑞典各地枪击、骚乱以及帮派冲突频发。当地媒体报道,警方已划出瑞典23处“治安尤其脆弱地区”,而有移民背景的居民在这些地区占大多数

2017年2月21日,瑞典首都移民聚集区发生骚乱,车辆被焚烧。图自视觉中国

奥克松在周末的最后一次选举集会上说,“在过去的四年中,这届政府已经把寻求庇护的移民置于优先地位。瑞典需要喘息的空间。我们需要严格的、负责任的移民政策。” 他领导的瑞典民主党一再表示,本次大选投票是在移民和福利开支之间的直接选择。

首相勒文周日在斯德哥尔摩也表示,他的政府在2015年大幅收紧了移民法,并将这次投票描述为“关于我们的福利的全民公投”。但他同时指出,“这也关乎体面,关乎一个像样的民主,更关乎不让瑞典民主党——一个极端主义、种族主义政党对政府产生任何影响。”

《卫报》报道称,近年来,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15年难民危机的余波中,极右翼政党与西欧主流政治背道而驰,取得了重大进展。现在,这些政党在意大利、奥地利、挪威和芬兰等国的政府中有所作为。

科科宁指出,瑞典一些地方政府中已有温和联合党与瑞典民主党合作的情况,因而不排除大选后中右翼阵营改变立场、寻求与瑞典民主党组阁的可能。

斯德哥尔摩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汤米•默勒表示,“可以预测,无论大选之后瑞典民主党能否参与执政,瑞典都将继续执行更加严格的难民、移民政策。”

此外,据华尔街见闻报道,与欧洲许多反移民政党一样,瑞典民主党也是典型的“疑欧主义者”,奥克松就多次公开主张,瑞典应该就是否应该留在欧盟举行公投。虽然距离“退欧公投”还有距离,但这并非不可能。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在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尽管退出欧盟的选择在瑞典民众中并不占多数支持,但自从瑞典民主党提出“大选后就欧盟成员国身份举行公投”以来,这个话题愈加受到关注。

选举最终结果将于12日公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谷智轩

谷智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谷智轩
专题 > 欧洲极右翼
欧洲极右翼
小编最近文章
连瑞典也向右转了?反移民政党大选取得历史性突破
中欧刚走近 美大使上赶着拉拢欧盟:咱们一块对付中国
要不试试测谎仪?@白宫
耶鲁精神科医生又添一料…
2+2=4?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