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哈佛学术丑闻后“赔”国家1000万美元,杜克这桩或6亿美元

2018-10-20 21:28:06

【综合/观察者网 王恺雯】

因涉嫌造假一下撤回31篇论文,80岁的哈佛医学院前心脏病专家皮耶罗·安韦萨(Piero Anversa)从神坛落下,也让哈佛名誉蒙羞。

这起“臭名昭著的科学欺诈案”并非突然东窗事发,几年前就已初见端倪,安韦萨的老东家,哈佛旗下布莱根妇女医院也为此自我调查,并在2017年向美国政府支付1000万美元,用以了结针对安韦萨提交虚假数据获得研究经费的指控。

但,1000万美元还只是“毛毛雨”啦。美国另一所知名学府杜克大学近年来的一桩涉嫌学术造假案,若罪名成立,或面临最高6亿美元的罚款。

浙江师范大学田家炳教育科学研究院刘爱生副研究员曾指出,在美国,一旦学术不端的指控被证实,联邦拨款机构将会依据学术不端行为的严重性,给予个人行政处罚。而如果学术不端涉及刑事或民事欺诈违法行为,联邦拨款机构应迅速将此案移交美国司法部门或者其他合适的调查机构。

皮耶罗·安韦萨  外媒资料图

据《纽约时报》10月15日报道,相关机构得出结论,因为涉嫌伪造和篡改数据,要求撤回哈佛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布莱根妇女医院前著名心脏病专家皮耶罗·安韦萨(Piero Anversa)发表的31篇研究。

安韦萨此前因其研究成果不能被其他研究人员复制而广受质疑,2014年,《循环》杂志撤回了安韦萨的一篇论文,因为其共同作者告发称,论文数据并非来自他们的实验。

2015年,安韦萨离开了哈佛大学和布莱根妇女医院。

从2013年1月起,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开始重新评估安韦萨发表的论文。2017年4月,布莱根妇女医院同意向联邦政府支付1000万美元,用以了结对安韦萨等人涉嫌学术不端、在项目申请书中通过伪造数据和图片来欺骗性获得和使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项目经费的指控。

值得一提的是,此举也是布莱根妇女医院自己向美国卫生部举报,并与美国司法部密切配合,就赔偿项目经费这一惩戒措施达成一致。

浙江师范大学田家炳教育科学研究院刘爱生副研究员在其论文《美国高校学术不端的调查程序与处罚机制》(发表于《外国教育研究》2016年第11期)中指出,一旦学术不端的指控被证实,联邦拨款机构将会依据学术不端行为的严重性,给予个人行政处罚。

学术不端行为如果涉及刑事或民事欺诈违法行为,联邦拨款机构应迅速将此案移交美国司法部门或者其他合适的调查机构。

此外,涉事的高校也有可能受到政府的处罚和整改要求,包括要求返还联邦研究基金,建立更好的监控系统,或者提升有关学术伦理、学术诚信的培训方法,以让教师形成负责任的学术操守。

文章所例举的埃里克·玻尔曼(Eric Poehlman),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因学术不端而被判重罪入狱之人。玻尔曼最后被判入狱1年零1个月,罚款18万美元及被终身禁止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科研项目。

埃里克·玻尔曼(右)  外媒资料图

其中,18万美元的罚款是依据美国《虚假申报法案》制定,法案始于1863年,旨在鼓励普通民众举报骗取联邦政府资金的行为。根据规定,任何民众发现此类行为,都可以向司法部举报。一旦举报成功,违法一方需要向联邦支付最高三倍的罚金,举报者则可从中分得12%-30%的奖励。

近些年,美国政府平均每年都能靠这项法案收缴35亿美金的罚金,单在2015年,举报者就凭借近700起此类案件获得了5.97亿美元的奖金。不过目前该法案处罚的主要领域还是在保险、医疗、军工生产以及银行房贷。

在哈佛安韦萨一案中,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自我调查或许也有“前车之鉴”的因素——约瑟夫·托马斯(Joseph Thomas)举报杜克大学和该校前生物学家波茨·康德(Erin Potts-Kant)学术造假骗取科研经费一案目前还在审理中,依据《虚假申报法案》,杜克大学面临最高6亿美元的罚款。

杜克大学  外媒资料图

据《中国青年报》此前报道,康德是美国杜克大学生物学家,2013年因为盗刷学校公务信用卡并伪造收据,涉嫌贪污2.5万美元被捕。校方当时就开除了她。

不过事情还没完,校方开始围绕康德的“学术诚信”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她的大量实验数据无法被验证,过半学术著作都被学术期刊“表示关切”甚至直接撤稿。

虽然杜克大学有意替康德遮盖污点,但遭到杜克大学实验室分析师约瑟夫·托马斯举报。

2015年11月,康德收到法院传票,称其伪造的数据或帮助福斯特实验室和其他研究机构骗取联邦政府补贴总计2亿美元,已涉嫌违反《虚假申报法案》。按照这项法案,杜克大学可能需要返还给联邦最高3倍的补偿款,即6亿美元(约合41亿人民币)。

如果杜克大学这次的罪名成立,它将成为该法案迄今为止针对学术不端行为涉及数额最大的指控。

虽然目前波茨·康德案尚无最终定论,不过杜克大学在今年4月表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目前已经对其研究人员实施了更为严格的资金监管,包括要求杜克大学对来自HIN的资金的使用,不管有什么调整,都必须事先获得批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恺雯

王恺雯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学术造假
学术造假
小编最近文章
哈佛学术丑闻后“赔”国家1000万美元,杜克这桩或6亿美元
特朗普会“卖台”? 当然!
他也不去 抵制“沙特达沃斯”的名单又长了
“每位部长明年削减5%预算”
美媒:嫌疑人就是沙特王储身边这几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