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沙特失踪记者卡舒吉的关系网:阿德南、拉登到瓦利德亲王

2018-10-21 09:49:06

据澎湃新闻10月21日报道,很久都不曾有一位中东记者的生死,如贾迈勒·卡舒吉一般,在全世界范围内引发轩然大波,受到持续深入的关注、分析与批判。

这或许源于卡舒吉本人的诸多身份标签:“知名记者”、“专栏作家”、“自我放逐的异见人士”,也或许归因于案件本身太多吸引眼球的关键词:失踪、解剖、运尸。

当回顾卡舒吉游走于沙特和西方世界、与王室核心若即若离的一生,会发现关于他的更多标签,从中,或许可以寻得蛛丝马迹,以解读其生死未卜之际引发的波澜。

在法国东南部海港昂蒂布,停靠着一艘长约86米的游轮“Kingdom 5KR”。

这艘打造于1980年、在电影007中惊艳亮相的前世界第一游轮,一共拥有过三个名字:Nabila、Trump Princess和Kingdom 5KR。

这三个名字分别对应着这艘豪华游轮三任身世显赫的拥有者——上世纪80年代名震一时的亿万富豪军火商阿德南·卡舒吉(Adnan Khashoggi)、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纽约房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去年突遭牢狱之灾、至今仍带着行踪监视器的中东第一富豪、“自由亲王”瓦利德·本·塔拉勒(Waleed Bin Talal)。

命运与这三名世界级富豪紧密相连的,除了这艘已风光不再的游轮,还有近期在全世界掀起轩然大波的沙特失踪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

在10月2日下午为获取结婚所需证件而踏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随后消失无踪的贾迈勒·卡舒吉已被证实遇害。而围绕卡舒吉生命最后时刻境遇,以及卡舒吉究竟因何而死的纷争还在继续,或许永远不会有真相揭示的时刻。

亿万军火商、沙特亲王、美国总统,三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人,却在千丝万缕的联结中,串起了贾迈勒·卡舒吉短短60载的一生——他的出身、他的思想、他的终结。

家族中不少传奇人物

1958年10月13日,贾迈勒·卡舒吉出生于宗教圣城麦地一个大家族。

时间追溯到八十多年前,年轻的土耳其医生穆罕默德·卡舒吉迎娶了一名沙特姑娘。随后,医生成为了沙特阿拉伯王国开国君主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的私人医生,卡舒吉家族开始在沙特崛起。

贾迈勒·卡舒吉正是这一家族的第三代成员。

上世纪80年代,贾迈勒·卡舒吉的叔叔、以军火生意发家的阿德南·卡舒吉达到了卡舒吉家族财富的顶峰——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当时,时常往来美国的阿德南,是纽约房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的座上宾,两人有着不少共同爱好。

尽管在两伊战争期间帮助美国以武器换人质的“伊朗门”事件中深陷丑闻,世界首富的地位也随后被比尔·盖茨所取代,但在去年过世之前,生活奢靡的阿德南仍是媒体追逐报道的对象。

除了阿德南,来自卡舒吉家族的知名人士还有贾迈勒·卡舒吉的表哥、埃及富家子多迪·法耶兹(Dodi Fayed)。1997年,多迪·法耶兹与女友、英国前王妃戴安娜因狗仔队追踪在巴黎阿尔玛隧道发生车祸身亡。

家族的显赫财势似乎没有给卡舒吉的人生选择带来太多影响。

与当时许多家境优渥的沙特青年一样,卡舒吉在祖国完成了基础教育后,选择赴美求取学位。1982年前后,他在印第安纳州立大学获取工商管理学士学位后返回沙特。

声名鹊起、争议不断

20世纪80年代是大批阿拉伯青年赴阿富汗与前苏联作战的时代,其中包括后来领导“基地”恐怖组织的沙特青年奥萨马·本·拉登。

返回沙特的卡舒吉最初供职于一家书店,随后相继在《沙特公报》(Saudi Gazette)、《欧卡兹报》(al-Okaz)、《中东报》(Al-Sharq Al-Awsat)等媒体参与一线报道和运营管理工作。

这一段生涯中,卡舒吉曾受到本·拉登的邀请亲赴阿富汗前线参与报道,以笔为矛为反对苏联的运动而疾呼。

两人的渊源就此开启,同样出身自沙特非王室大家族的背景也让两人有了更多共同语言。

后来,卡舒吉因辗转阿富汗、苏丹等地多次对本·拉登进行专访而声名鹊起。在2011年本·拉登死后,卡舒吉在Twitter上公开表示自己为其哭泣与伤心。

与本·拉登的亲密关系,也给卡舒吉带来了不少麻烦。据《华盛顿邮报》称,卡舒吉曾努力向约旦政府自证与“基地”组织毫无关联以免受牵连。

尽管出生宗教圣地,但卡舒吉并非伊斯兰萨拉菲思想的拥趸。

1999年至2003年,卡舒吉成为沙特最大英文报纸《阿拉伯新闻》(Arab News)的副总编。但在2003年3月首次荣升《祖国报》(al-Watan)总编仅52天后,他就因为刊发内容挑起沙特国内宗教机构的强烈不满而遭新闻部解职。

2007年,他第二次出任《祖国报》总编,却在三年后因同意诗人Ibrahim al-Almaee发表专栏文章,对萨拉菲主义的基本思想表示异议,因此不得不再次辞职。

随后,卡舒吉受中东首富、沙特的“自由亲王” 瓦利德·本·塔拉勒(al-Waleed bin Talal)之邀,担任后者开设的阿拉伯新闻频道负责人。然而,这一设立于巴林的新闻频道仅存在11个小时就因采访报道了巴林异见人士而被迫关闭。

随后,卡舒吉开始频频出现在一些阿拉伯和西方国际媒体上,担任时政评论员。

支持“2030愿景”的“异见人士”

2017年6月,沙特国王萨勒曼将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立为王储。

此后,声称自己言论空间受到挤压的卡舒吉因为“不想被捕”而“自我放逐”到美国,后成为了《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

《纽约时报》称,当去年秋天卡舒吉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华盛顿之前,他在阿拉伯媒体上的专栏被取消,他被禁止在Twitter上发言,甚至他的婚姻也面临着崩溃,他的家人被禁止与他见面……

2016年底,当他公开批评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后,他被沙特当局禁言了,当局担心会损害与美国新政府的关系。

然而,在《华盛顿邮报》专栏的开篇文章中,卡舒吉依然写下了他对祖国的热爱——希望国家能够蓬勃发展,看到“2030愿景”得以实现。“我们不反对我们的政府,反而非常关心沙特阿拉伯。这是我们唯一想要的家。”他写道。

但在去年底的沙特“反腐风暴”后,卡舒吉开始越发直接地就言论自由、社会改革、经济措施等问题批评沙特当局,直至今年9月他失踪前的最后一篇专栏中,他将耗财耗时、造成严重人道危机的也门战争直接归咎于沙特王储的鲁莽与一意孤行。

这一言论,被外界认为直接为卡舒吉招来了杀身之祸。

在卡舒吉失踪后的第3天,没有按时收到供稿的《华盛顿邮报》为他在版面上开了天窗。《一个消失的声音》是这篇“无字文”标题。

17日,在他失踪的半个月后,《华盛顿邮报》最终公布了他生前写下的“绝笔”文章。

在这篇文章中,卡舒吉呼吁阿拉伯世界需要更多自由表达的空间。

纵观卡舒吉的文章,他对年轻的沙特王储提出的“2030愿景”和允许女性开车等一系列改革措施始终表示赞赏,并未对王储的地位提出过异议。

“如果穆罕默德王储可以倾听批评者的声音,并承认他们也爱国,这实际上可以增强他的力量。”卡舒吉写道。

在卡舒吉看来,权力分享是阻止内战和确保更好治理的唯一途径。

在卡舒吉失踪后,沙特政府指责其为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者,这一组织曾为沙特政府所容忍,但现在则被视为恐怖组织。

《纽约时报》称,卡舒吉早年间曾加入过穆兄会,后来他虽不再参加穆兄会活动,但仍保持着这一组织的部分思想传统。

该报道指出,也正是卡舒吉独特的政治观点,为他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间搭建起了私人联系。后者在卡舒吉案发生后,高调地要求沙特作出解释。

与王室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但《华盛顿邮报》认为卡舒吉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异见人士”——他从未呼吁反对君主制,也不曾寻求颠覆政权,甚至没有公开要求王储下台。

事实上,早年间,卡舒吉一直是沙特王室成员的座上宾。

第一次从《祖国报》辞职后,卡舒吉“自我流放”前往伦敦。在那里,他以顾问身份加入了前情报总局局长、时任沙特驻英国大使图尔基·费萨尔(Turki al-Faisal)的幕僚团队,图尔基王子也是沙特王室核心成员之一。在图尔基前往华盛顿任驻美大使后,卡舒吉也随之出任大使馆媒体事务助理,实质上即沙特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

在此期间,卡舒吉曾多次代表沙特政府立场,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卡舒吉在弗吉尼亚州买下了一套住所,成为他去年逃离沙特后的居住地。

《纽约时报》指出,正是由于卡舒吉与负责情报部门的图尔基王子的密切关系,许多人猜测以记者身份被外派至阿富汗、阿尔及利亚、科威特、苏丹等地的卡舒吉,其实际目的是秘密为沙特情报总局收集情报。甚至有消息称,卡舒吉在阿富汗期间还曾为美国情报部门工作。

不仅如此,有人揣测称,卡舒吉曾试图利用其与本·拉登的私交劝说后者放弃使用暴力手段实践激进主义的想法,并在“9·11事件”发生前夕,充当了沙特政府和本·拉登之间的联络人。

长期与王子为伴,曾随沙特前国王阿卜杜拉一同出行的卡舒吉,与沙特王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与王室和决策者的关系非常接近,他几乎是一个非官方的发言人。”了解卡舒吉的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学者侯赛因·伊比什(Hussein Ibish)告诉媒体,“然后他被疏远了。”

有关卡舒吉是因为知道太多内幕而惨遭灭口的揣测甚嚣尘上,但难以找到与之相证的时间节点。

与王室的亲密关系并未使卡舒吉从内心认可沙特现行的君主制。据《纽约时报》称,卡舒吉的许多朋友透露,在为君主制服务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隐藏了他的个人倾向——支持选举民主和穆斯林兄弟会式的“政治伊斯兰”。

报道认为,卡舒吉的思想,与曾经是他“老板”的“自由亲王”瓦利德十分相近。有分析认为,卡舒吉之所以能在两次担任《祖国报》总编期间公开反对萨拉菲主义而未受牵连,全因有瓦利德亲王做靠山。

然而,在去年11月4日的反腐风暴中,瓦利德亲王也被关押在利雅得的五星级酒店中。在缴纳了一定的费用后,瓦利德被释放,但至今仍脚戴行踪记录仪,并被限制出境。

在卡舒吉失踪案发生的12天后,瓦利德亲王在Twitter上用阿语发文称,“愿神保佑国家和国王”,他没有将穆罕默德王储列于其中,后者被外界广泛猜疑是杀害卡舒吉的下令者。

记者 李怡清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阿拉伯之冬
阿拉伯之冬
小编最近文章
“铜陵”号护卫舰即将移交斯里兰卡
长租公寓寓见疑似暴雷 曾获顺为资本加持
住建部专家:中国人均住宅1.1套 市场空间还很大
如今双开通报为何“细节”多到一口气读不完
28部门:暴力伤医、医闹等行为将被联合惩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