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挪威驻华大使接手“外交届最不讨好岗位”,中方回应

2018-11-01 22:48:42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据新华国际消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0月31日任命挪威外交官裴凯儒(挪威驻华大使,直译吉尔⋅彼得森),为新任叙利亚问题特使,接替将于11月底卸任的德米斯图拉。

裴凯儒 图自新华国际

由于叙利亚问题的复杂性,“叙利亚问题特使”这份工作不好干,曾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为“外交界最不讨好的工作之一(one of the most thankless tasks)”。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当年在这个岗位干了半年就离职,深感“无能为力”。

在今天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先后有两名记者对裴凯儒大使的任命进行提问,中方对此作出回应。以下是从外交部网站提供的问答内容:

问:挪威驻华大使裴凯儒被任命为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欢迎古特雷斯秘书长任命裴凯儒先生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裴凯儒先生外交经验丰富,相信他担任此职将为叙利亚政治进程注入新的动力。中方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秘书长及其特使加大斡旋努力,为推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此,我也想对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先生作一个评价。德米斯图拉先生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期间,为积极推动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做了大量工作。中方对德米斯图拉先生离职表示惋惜,对他的工作表示赞赏和肯定。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 图自外交部

问:挪威驻华大使裴凯儒于去年就任,现在他即将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中方对裴凯儒大使在华期间工作有何评论?对新任挪威驻华大使有何期待?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刚刚表达了对裴凯儒大使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的良好祝愿,相信他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期间,将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作出贡献。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挪关系自2016年转圜以来取得了长足进步,双方各领域合作取得丰硕成果,为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相信你也注意到了,前不久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和王后对中国进行了非常成功的访问,习近平主席和中国其他领导人同哈拉尔五世国王进行了友好交流。双方一致认为应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深化包括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务实合作,加强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沟通与协调。

中方对裴凯儒大使在华期间为推动中挪关系发展所作贡献予以积极评价,祝愿裴凯儒大使在新的岗位上取得新的成就。

这份工作不好干

新华国际介绍,包括德米斯图拉在内,共有3位资深外交官担任过叙利亚问题特使。即将离任的德米斯图拉任职4年有余,任期超过两位前任总和。

2012年2月,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被任命为首任特使。他在任内提出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六点建议”,然而他本人却在同年8月辞职。当时安南说他深感“无能为力”,无法继续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2年6月30日,安南在瑞士日内瓦出席新闻发布会。 (新华社记者谢海宁摄)

安南的继任者、阿尔及利亚前外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在任内促成叙利亚冲突双方首次共同出席第二次日内瓦会议。然而,叙利亚政府多次指责卜拉希米未能秉持中立,站在反对叙政府的国家一边。

外界曾多次披露卜拉希米要辞职的消息。尽管他本人一直予以否认,但也多次表示,对其工作已“不抱太高期望”。卜拉希米于2014年5月辞职,任期21个月。

2014年5月13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卜拉希米在记者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牛晓雷摄)

公众最为熟悉的叙利亚问题特使当属德米斯图拉,不仅因为他任期最长,也因为他在任内见证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与日渐式微、美国组建多国联军、俄罗斯出手助阵政府军、政府军不断收复失地等关键事件。

德米斯图拉于今年10月宣布将因家庭原因在11月底辞职。

2018年9月4日,德米斯图拉在瑞士日内瓦举行记者会。(新华社记者徐金泉摄)

裴凯儒现为挪威驻华大使,曾任挪威常驻联合国代表。裴凯儒和两位前任也是老相识:他曾于2005年接替德米斯图拉出任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派驻黎巴嫩的私人代表。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写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信中,称他在作出任命裴凯儒的决定前广泛征询了包括叙利亚政府在内的意见。

有外媒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已经非正式认同对裴凯儒的任命。

首先解决老问题

裴凯儒面对的挑战之一,是完成德米斯图拉的未竟之业:完成叙利亚宪法委员会的组建。

今年1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上,与会各方代表决定成立专职宪法制定与改革工作的叙利亚宪法委员会,作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的第一步。

这是1月30日在俄罗斯索契拍摄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会场外景。(新华社发 阿马尔摄)

这一委员会中政府与反政府代表的构成随后成为焦点。随着叙利亚政府在战场上不断奏凯,其立场也日趋强硬。

德米斯图拉近期最后一次访问叙利亚就此问题斡旋,就在叙外长穆阿利姆处碰了钉子。穆阿利姆公开表示,德米斯图拉试图单方面确定宪法委员会名单中民间组织代表的想法遭到叙政府拒绝。他说:“叙宪法事务是主权事务,不应受外国干涉。”

德米斯图拉在离任前促成宪法委员会成立的希望已经不大,很大概率要交给裴凯儒处理。

那么,委员会成员如何分配、委员会进行的应是“修宪”还是“立宪”等老问题也就被交给了裴凯儒。

也要面对新挑战

裴凯儒面对的另一大挑战,是如何平衡各大国的利益诉求:叙利亚早已成为地区大国角力的舞台,缺乏任何一个大国支持,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几无可能推进。

目前来看,这一挑战更加艰巨。如何在大国博弈间掌握好分寸、把握好火候,裴凯儒需要仔细思量。

近期,叙利亚局势上的大国博弈出现新动态。在战场上,俄罗斯和土耳其斡旋的伊德利卜停火协议已维持数周,土耳其和叙政府均公开表示了对库尔德人占据的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的“兴趣”。本来“坐山观虎斗”的库尔德武装和背后的美国支持者,面对的压力骤然加大。

在外交方面,俄土德法四国领导人近日于伊斯坦布尔举行峰会,显示在日内瓦会谈陷入僵局后,德法等欧洲国家出于自身利益,在一定程度上撇开美国,部分参与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主导的阿斯塔纳进程。

新局面带来新问题:对于历任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日内瓦会谈是毫无疑问的“主场”活动。可现在的局面是,叙境内停火局面由俄土促成,裴凯儒要不要步德法后尘,寻求将日内瓦与阿斯塔纳两个进程“合流”?

10月27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德国总理默克尔、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法国总统马克龙(从左至右)出席叙利亚局势四方峰会的联合新闻发布会。(新华社/阿纳多卢通讯社)

此外,尽管近期在叙利亚问题上异常安静,美国仍是影响战争善后和战后重建的关键一方,其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更是不会轻易放下武器。联合国要如何将库尔德因素纳入宪法委员会的组建和叙利亚战后重建?

老问题与新挑战并存,这一“外交界最不讨好的工作”确实不好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小编最近文章
澳前财长:他这句中文就是帮倒忙
“历史潮流已到澳大利亚门口,中国是最强的一股”
美国宣布拨款2.7亿抵抗“中俄干预”,却被当场吐槽…
中日韩集体警告:在加公民不要碰大麻!
哎?特朗普竟给民主党拉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