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大选新现象:觉醒的美国年轻人

2018-11-15 19:32:35

“青年浪潮正席卷这个国家……年轻人对政客们感到愤怒,因为政客们的言论和行动使得极端主义者胆子更大。他们不接受种族主义、厌女症、仇视同性恋、仇视伊斯兰教和反犹主义存在的世界,也不接受与之相伴的暴力和伤害。凭借创纪录的(参与率)数字,他们正在为变革而投票。”

据界面新闻11月15日报道,美国中期选举结束后,非营利组织“倡导青年”主席黛布拉·豪瑟(Debra Hauser)发表了上述声明。的确,数十年来年长选民总是在美国选举中占据主导地位,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开始“觉醒”,走向投票站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

来自弗吉尼亚州的艾莉森今年25岁,她已经经历了两场中期选举——即在美国总统任期的中间时段更换部分州长和国会议员的选举。

四年前,艾莉森和大多数美国年轻人一样没有参加投票。不过,在今年11月6日举行的中期选举中,艾莉森决定站出来支持自己心仪的民主党候选人。

“看样子政治氛围在未来几年将更加极化,尤其是众议院的任何合理调查程序都被特朗普描绘成不爱国或者迫害的行为,这种僵局可能导致双方都不满意。因此,最关键的是继续倡导大家走出门去投票,因为大选可以确保更多独立人士发声”,艾莉森对界面新闻说。

哈佛大学的选前民调结果显示,本次中期选举至少有40%的年轻人“肯定”会投票,较2014年的数据增长一倍。另一项塔夫茨大学公民研究机构(CIRCLE)在选举后的初步估计显示,18-29岁年轻选民的投票率为31%,比四年前超出至少10个百分点,创25年来新高。

最近25年,18至29岁美国选民的中期选举投票率 来源:CIRCLE

主导哈佛大学研究的肯迪尼学院民调项目主任沃尔普(John Della Volpe)表示,年轻人对选举态度的转变主要发生在2016年总统大选后,他们终于开始相信,选票可以产生切实有效的结果。最新结果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保住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民主党则时隔八年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

为了理解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决定参加投票,首先要弄明白一个世界性议题:大多数年轻人此前为什么不爱投票?

据《经济学人》介绍,在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年轻人的投票率都不如老年人,从历史上看,年轻人的投票率就没有什么时候特别高过,而过去几十年里情况变得更糟。

一种简单的解释是现在的年轻人变懒了,但这显然站不住脚。受教育程度更高,参加更多志愿服务的新世代并非对政治冷感。

另一种说法是年轻人安顿得越来越晚——如果暂时不生孩子,不买房,他们也就很难开始关心学校、住房或其他公共设施的政策,进而选择能满足自己期望的候选人。

对美国来说,登记投票更是容易被忘记的琐事,想起来的时候为时已晚。而且许多州要求居民出示驾照、护照等身份证件才让投票,但很多年轻人还没拿到这些。

另外,作为全新加入的选民,年轻人往往对投票过程很陌生。美国甚至出现了专门指导年轻人投票的机构,比如诞生于1990年的Rock the Vote,它会提供免费的课程介绍投票的意义,以及提供投票政策变化和截止日期的定制提醒服务。

更重要的是,年轻人以前看不出候选人间的差异,但如今,情况已有所不同。

10月初,即将年满29岁的美国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公开谈起政治,决定支持两位民主党候选人进入国会,并且还特别呼吁年轻选民一起考量候选人的价值观,并参加投票:

“我的投票原则向来是根据哪位候选人能保护和争取人权——这是在这个国家的所有人应得的权利……我不能投票给那些不愿意为所有美国人争取尊严的人,”斯威夫特说。

泰勒·斯威夫特的政治表态获得超过213万个“赞”

作为美国青少年心中最具影响力的明星之一,斯威夫特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觑。政治学教授乔纳森·纳格勒(Jonathan Nagler)和贾恩·莱利(Jan Leighley)撰文称,部分群体投票率低就是因为他们看不出候选人的具体差异。但斯威夫特建议年轻人考量他们的价值观,这就让候选人之间的差异更加显而易见:随便找一位年轻人都能知道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在性别、性取向和种族问题上的不同。

研究表明,意识到候选人间的差异会让人们更有可能投票。果不其然,在斯威夫特发声后几天里,美国多个州的年轻选民登记迎来暴涨。

沃尔普指出,最近20年的民调结果也反映出类似的问题:当哈佛大学的民调项目在2000年启动时,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他们的投票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出两党候选人的区别。

当然,一些特殊节点是例外,比如“9·11”事件后,国会将决定是否要发动战争——派出美国的年轻男女上战场时,年轻人便很快意识到了政治生活的重要性。但沃尔普指出,在奥巴马于2008年当选后,美国人又失去了参与政治的兴趣——他们对华盛顿政坛的僵局以及两党间不够密切的合作感到失望和担忧。

而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一举改变了现状。

当年大选前夕,知名民调机构Five Thirty Eight预测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胜率高达75%。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她没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入主白宫的机会落到了共和党人特朗普手上。

沃尔普表示,许多年轻人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他们对选举结果感到十分失望。但这也让年轻人很快意识到,如果他们能投下更多的票数,这个国家将会发生多么大的不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加州选民对界面新闻表示,他没有参加2014年中期选举投票,但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为本州和本地区的民主党候选人表达了支持。对于2016年美国大选的后果以及这个国家的走向,他感到有些“心惊肉跳”。这一次,他打算实践自己的公民责任。

白人女生克里斯蒂娜来自肯塔基州,她所居住的县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有80%的选民都选择了特朗普,而中期选举中唯一一名可以选择的民主党候选人也没有充分满足她对全方位移民改革,严格枪支管控,全民医疗保障,以及尊重所有人的性别、种族、民族、宗教和性取向的期望。

不过,虽然自称住在一个没有希望更换众议员的地区,但克里斯蒂娜还是在中期选举中投了票,她告诉界面新闻:“首先,我想要和肯塔基州东部其他想要改变的选民站在一起。第二,我投票也是为了支持那些有可能发生改变的选区。增加投票率,尤其是年轻人的投票率——这就要求我们所有人一起创造一股浪潮——包括鼓励朋友和家人投票,并且自己也要去投!”

那么,美国年轻人究竟想改变什么?

谈及最关心的选举话题,弗吉尼亚州的艾莉森一口气对界面新闻列举了11个:教育、环境、大量监禁、控枪、移民、医保、抑制投票、竞选财政、外交政策、妇女权利和经济。

这也印证了沃尔普的说法:除了2016年总统大选的因素以外,社会议题——甚至和年轻人关系不大的国民性议题——也会激发他们的投票热情。

沃尔普对界面新闻表示,如今,美国年轻人非常关注校园枪击案的影响,这已经成为焦虑和恐惧的重要诱因。

今年2月14日,佛罗里达州帕克兰一所高中发生的枪击案造成17名师生死亡。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小学、高中到大学,全美成千上万学生举行多场示威抗议和罢课活动呼吁结束枪支暴力,为美国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青年抗议活动。

“他们受到来自佛罗里达、芝加哥和全美各地学生的鼓舞,他们正在向其他美国人展示,如何能通过与当地众议员接触来改变州法律。所以校园枪击是激发年轻人参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沃尔普对界面新闻说。

(作者/田思奇)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何书睿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高雄4小时连发两枪击事件 19辆车街头互撞
郝龙斌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不忍党一天天走下坡
今年最佳扣篮,可能属于这名16岁男孩
妹子自打玩了游戏,就变了...
韩超万人烛光集会 要求朴槿惠下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