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法国129名“黄背心”抗议者被捕 比利时抗议者迫使欧盟总部关门

2018-12-01 20:55:42

【最新消息】

路透社12月1日报道,本周六的巴黎“黄背心”抗议已导致129名示威者被捕,6名警察和14名抗议者受伤。

经过上午数个小时的小规模冲突,警方似乎已经清理凯旋门周围的核心区域,但抗议者随后返回。附近街道上也发生冲突,人们设置路障,砸坏车窗,至少十几辆汽车被点燃。

法国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对此表示,“我们重视对话,但也尊重法律,我对袭击法国象征感到震惊。”

菲利普说,在巴黎大约有5500名抗议者,法国其他地方大约有36000名抗议者。警察工会报告了582起道路堵塞事件。

一名已退休的“黄背心”抗议者则表示,“政府没有聆听,革命离不开暴力。”

因抗议者冲进停机坪并与警察在市中心发生冲突,法国西部的南特机场短暂关闭。在法国西南部的塔布斯(Tarbes)和中部的勒佩昂维莱(Le Puy-en-Velay),抗议者包围了当地警察局。

报道称,愤怒的抗议在小城镇和乡村郊区最为激烈,突显出都市精英与工人阶级选民之间的落差,这种差距推动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反建制运动。

【此前报道】

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凯旋门下,再次响起《马赛曲》的合唱,本周六的“黄背心”大规模抗议活动继续。

之前两周的周六(11月17日和24日),法国分别有28万人和10万人上街参加“黄背心”游行,并引发骚乱,造成2人死亡,600多人受伤,超过180人被捕。

此外,“黄马甲”抗议还蔓延至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布鲁塞尔,迫使欧盟委员会一度关闭。

路透社12月1日报道,当日,第三周活动开场,目前虽然尚无报道统计确切游行人数,但巴黎比上周多部署2000名军警,共有5000名警察和宪兵严阵以待。

路透社在当地时间11时许报道称,有24名抗议者被捕。而大约1小时后,今日俄罗斯援引法国总理菲利普的表态称,被捕抗议者已多达至少107名。

示威者在香榭丽舍大道试图突破警方的警戒线,警方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震爆弹和高压水炮。数百名示威者在凯旋门下席地而坐,引吭高歌《马赛曲》,并高呼“马克龙辞职”等口号。

目前,远赴阿根廷出席G20峰会的马克龙也无法躲避“黄马甲”,其支持率已低至20%,也迎来其执政18个月来最大、最持久的一场危机。

截至当地时间周六中午12点,已有24名示威者被捕,原因是警方“担心有暴力倾向的极右翼和极左翼组织渗透示威者队伍”。

但当地时间12时20分左右,今日俄罗斯网站报道称,法国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证实,在法国首都市中心举行的黄色背心抗议活动中,逮捕的人数激增至107人。

自清晨以来,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一直在巴黎展开,警察和示威者之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警方用催泪弹和高压水炮对抗投掷石块和燃烧瓶的抗议者。

“我们担心一小撮暴徒,他们不是‘黄背心’,但渗透(周六的示威活动),与安全部队作战,并挑战国家权威”,警察工会秘书长丹尼斯•雅各布(DenisJacob)向记者表示。

“鉴于香榭丽舍大道周围警力充足,我们担心他们会到别的地方”,他补充道。

法国UNSA警察工会的大卫·米肖(David Michaux)对记者表示,“社交媒体上有许多煽动暴力的内容,我们预计会出现暴力和过激行为。”

除了在首都巴黎部署5000名军警,另有5000名军警部署在全国各地。

目前,香榭丽舍大道已经停业,道路两旁的餐厅和精品店橱窗已经用金属和胶合板加固。

12月1日巴黎街头(视觉中国)

此外,“黄背心”抗议还蔓延至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布鲁塞尔,迫使欧盟委员会一度关闭。

英国《每日快报》网站12月1日报道,已有数百名“黄背心”抗议者将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政治地标作为袭击目标。

抗议者在火堆和烟火之间穿行,冲向新欧盟总部大厦(Berlaymont building),警察则挥舞警棍跟在后面追赶他们。

当“黄背心”抗议者游行经过时,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被迫暂时关闭大楼的大门。“黄背心”则宣称“欧盟总部白天已经关门”。

英国《每日快报》截图

比利时抗议者的诉求与法国“黄背心”一致,同样抗议油价和生活成本上涨。他们还希望在英国、荷兰等地发起类似的抗议。他们高呼“米歇尔,辞职”等口号,要求比利时首相下台,米歇尔也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政治盟友。

米歇尔在周四(11月29如)表达了对抗议者的同情,但他强调“钱不会从天而降”。

比利时的抗议同样经过社交媒体组织,他们宣称,自己的活动页面已被关闭。

“黄背心”在比利时街头

抗议者不推举领袖 不与任何政党或工会结盟

这次“黄背心”抗议的初衷是抗议法国政府提高燃油税,导致驾车者开支增加。抗议者统一穿着的标志性的“黄背心”,就是法国要求每名汽车司机必须配备的荧光背心。

法国24电视台1日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曾承诺在全国范围内与抗议者进行3个月谈判,寻求“在不惩罚穷人的情况下,最好的将法国变为低碳经济”的办法,以平息人们的愤怒。

马克龙还誓言,如果国际油价上涨过快,他将暂缓征收燃油税。有法国媒体称,2018年,法国柴油价格上涨了大约23%,汽油价格上涨了15%,引起民众抗议。

不过,国际油价自10月初一路下滑,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已自阶段高点76美元下滑到目前的50美元左右,跌去1/3。法国内政部部长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认为,法国民众仍抱怨“高油价”令人费解,他在上月24日指出:“是反叛型极右极端分子煽动了这次骚乱。这很不讲理,因为燃油税上调已经被全球油价下跌的趋势所抵消了。”

周五,法国政府试图与抗议者对话,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邀请8名代表到他的办公室对话,但只有2人到场,其中一名代表詹森·赫伯特(Jason Herbert)在被告知不能带摄像机进入,向全国直播谈判过程后,也离开办公室。

之后记者问他有何要求,他表示,“我们希望找回尊严,能够靠工作维持生活,而现在完全不是这样。”

菲利普总理在与唯一的代表会谈一小时后表示,他们主要讨论了消费能力的问题,而他对话的大门“总是敞开的”,欢迎进一步对话。

“我们需要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而不是镜像和烟幕弹,”30岁的农业工人阿拉德(Yoann Allard)在谈到马克龙提出的和解条件时说。

12月1日巴黎街头(视觉中国)

报道称,政府与抗议者对话的主要障碍是,抗议者不愿推举领导人,这场通过社交媒体组织的运动坚决拒绝与任何政党或工会结盟。

“黄背心”包括许多领取养老金的人,他们在全法国的小城市和农村最为活跃,目前这些地方的道路被封锁,高速公路收费站被封闭。

民调显示,抗议活动吸引了三分之二的法国人的支持。

愤怒甚至蔓延到法国海外领土,远达印度洋的留尼汪岛。法国海外事务部长吉拉尔丁(Annick Girardin)被派往该岛与抗议者交谈,但在示威者向她发出嘘声,并高喊“马克龙,辞职”,吉拉尔丁只得作罢。

法国左翼领导人、前总统候选人梅朗雄,以及同样是前总统候选人的右翼领导人杜蓬-艾格南都表示,他们将参加最近在巴黎举行的集会。

12月1日巴黎街头(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马克龙在2017年的总统选举中打着“改革”的旗帜,以66.1%的支持率当选。但同年5月上台以来,他在各项民调中的支持率都偏低。11月18日,民调机构Ifop的民调显示,只有4%的受访者对马克龙的施政表现“非常满意”,另有21%表示“满意”;“非常不满意者”多达39%,还有34%觉得“不满意”。

而目前,欧洲新闻网站1日在报道中援引调研机构益普索(Ipsos Poll)的民调数据称,马克龙支持率已低至26%,路透社则称其支持率已低至20%。

12月1日社交媒体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小编最近文章
法国政府说“黄背心”是极左极右闹事人员,真的吗?
法国129名“黄背心”被捕 比利时抗议者迫使欧盟总部关门
美媒:通用为何胆敢"忤逆"特朗普?
默克尔宣布将放弃连任党首和总理
美股走出8年来最大月跌幅 美联储还加息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