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取消奥巴马时期北冰洋油气钻探禁令,遭联邦法官否决

2019-03-31 13:35:37

(观察者网讯)又一个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重大法律打击,这次是关于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开发。

“特朗普下令开放北冰洋水域进行石油开发,遭联邦法官否决”,截图来自纽约时报

据纽约时报3月30日报道,一位美国联邦法官裁定特朗普以行政命令取消奥巴马政府对北冰洋和北大西洋部分海岸石油和天然气钻探的禁令是非法的。

华盛顿邮报30日称,该裁决是特朗普政府的能源环境政策在本周内的第三次法律挫折,这将使得1.28亿英亩的联邦水域禁止能源勘探。

当地时间3月29日晚些时候,美国阿拉斯加州地区法院法官莎伦·格里森(Sharon L.Gleason)作出一项决定称,奥巴马政府2015年、2016年决定从北冰洋约1.2亿英亩和大西洋约380万英亩的钻探区域中撤出的决定“将始终有效,除非直到国会决议撤销”。她写道,特朗普于2017年4月发布的取消钻探禁令的行政命令非法,“”因为这超出了总统的权限”。

纽约时报称,预计该裁决将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裁决立即恢复了阿拉斯加海岸线附近大部分北冰洋地带的钻探禁令;该地是北极熊、弓头鲸等濒危物种的家园,过去石油公司一直在这里寻求油气勘探。裁决还将阻止沿着大西洋海岸——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到加拿大边境的珊瑚峡谷地区的钻探,这些峡谷生长有独特的深水珊瑚和稀有鱼类物种。

最直接的结果是,裁决将迫使美国内政部将北冰洋水域从即将出台的钻探计划中删除,该计划详细说明了联邦政府打算租给石油公司进行海上钻探的联邦水域。去年公布的一份计划草案要求对整个美国海岸线进行钻探。

白宫将该问题转交内政部,不过内政部的一位发言人拒绝置评。

这起案件让特朗普在撤销奥巴马任内的环境遗产方面遭遇越来越多的法律挫折。据环境法专家估计,特朗普政府已有约40起环境案件的败诉。

纽约时报称,奥巴马利用行政权力永久禁止在北冰洋地区钻探以及特朗普致力于撤消该禁令的行为,在美国法律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奥巴马政府的依据是1953年出台的一项法律《外大陆架土地法案》(the Outer Continental Shelf Lands Act),该法律规定了行政部门如何利用联邦水域进行海上能源勘探。其中,有一个条款是,允许总统禁止在这些水域开采石油和天然气。艾森豪威尔、尼克松和克林顿均利用该法律来保护大西洋、太平洋和北冰洋的部分区域,但这些保护都有时间限制,通常是一到二十年。

在2016年底,时任当选总统特朗普上台前,奥巴马试图加强环境保护,下令永久禁止在北冰洋大部分地区勘探开采。然而,特朗普上任三个月后便发布一个行政命令,取消该禁令。这让他成为首位试图撤销前任总统利用法律保护联邦水域的总统。

随后,美国国内环保组织迅速就特朗普的行政令提起诉讼。他们对法庭在本周五作出的裁决表示欢迎。

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律师尼尔·劳伦斯(Niel Lawrence)表示,“自从特朗普上任以来,一直我行我素撤销前任总统所作的事”,“这一裁决证实,宪法对此有所限制。”

环境法组织“地球正义”首席律师埃里克·格拉夫(Erik Grafe)也主张恢复奥巴马禁令,他30日称,“特朗普的行为无法无天”,“法官的裁决表明,总统不能践踏法律,也不能以牺牲海洋、野生动物和气候为代价允许其亲信在该地进行石化工业投标。”

格拉夫还认为,政府今年发布的五年计划将为离岸钻探租赁制定时间表,且目前该计划被禁止在奥巴马指定的地区进行,“我认为他们很难对一个目前永久禁止的区域进行租赁”。

新泽西州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的发言人丹·布莱恩(Dan Bryan)表示,墨菲欢迎这一裁决,并“将继续尽其所能阻止任何对新泽西宝贵的海岸线的钻探”。

他称,“墨菲州长从第一天起就与特朗普总统的海上钻井计划作斗争,他认为这是新泽西州环境、经济和沿海地区的灾难。”

但是,也有政府官员表示,随着诉讼的展开,政府可能会继续推进海上钻井计划。他们还指出,奥巴马禁令并没有覆盖整个东海岸。

美国石油协会(AmericanPetroleum Institute)发言人埃里克·米利托(Erik Milito)称,“虽然我们不同意这一裁决,但我们国家在制定下一个海上租赁计划方面仍有很大的机会,从而真正拥抱我们国家的能源潜力并确保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继续受益于美国的能源领导地位。”米利托曾为石油工业游说,并参与了特朗普政府的这一案件。

此外,阿拉斯加支持产业联盟的发言人丽贝卡·洛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她所在的石油和天然气贸易集团成员并不认为这一裁决是最终决定,“行政行为所做的一切都可以通过行政行为来撤销”,“这个问题将在法庭上解决,我希望格里森法官的决定最终会被推翻。”

格里森法官是奥巴马2012年任命的联邦法官。她在周五作出的判决将对特朗普推动海岸线勘探和削减公共土地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尤其是特朗普重新界定奥巴马、克林顿时建立国家纪念区范围时,该判决也可以为这些地方提供法律依据。

其中,将占地130万英亩的熊耳国家纪念区(Bears Ears National Monument),缩小为不到23万英亩的两个单独区域,总面积共消减80%。将占地190万英亩的大楼梯埃斯卡兰特国家纪念地(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面积削减45%,划分为三个不同区域。

纽约时报称,正如总统们利用1953年的海上钻井法来保护联邦水域那样,他们还援引了另一项法律来指定和保护数百万英亩的土地作为永久性公共纪念地,即西奥多·罗斯福总统1906年颁布的《古迹法》。在过去一个世纪中,美国历任总统建立了很多国家纪念区。

尽管过去曾有至少两位总统利用权力缩小由其前任认定的纪念区规模,但特朗普想有更大范围的削减。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对位于犹他州的上述两个国家纪念区削减约200万英亩面积,被视为美国历史上联邦土地保护的一次最大倒退。

特朗普称,“在我今天的行动之后,我们不仅将归还你们对这片土地的发言权,同时恢复你们获取及享有这片土地的权利,公共土地将再次为公众所用。”

2016年12月28日,白宫宣布建立犹他州熊耳国家纪念园区(Bears Ears National Monument)。这被认为是美洲印第安人部落和环境保护人士取得的一次胜利。

1996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于1996年指定大楼梯埃斯卡兰特国家纪念区。图片来源见水印

佛蒙特州法学院的环境法教授帕特里克·帕伦托(Patrick Parenteau)认为,“法律和最高法院一直对现任总统修改或减少前任针对公共土地、水域和古迹所作的保护保持沉默”,“但此次裁决表明,如果一位总统想要推翻前任的环境政策,就必须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仅仅说‘能源主导’或‘我赢了选举’是不够的。”

帕伦托教授预测,尽管此案不会持续数年,但可能会一直上诉至最高法院。

根据上述两项法律,国会赋予总统偶尔指定公共土地和水域保护的权利。但是,每一项法律都没有规定下一任总统是否可以减少或撤销这些保护。

如果特朗普的挑战者在法庭上胜诉,这一决定可能会确认未来总统有权禁止近海石油开采,而这些禁令只能由国会(而不是后来的总统)撤销,同样也可能为总统扩大公共土地保护的决定制定先例,只有国会才能修改或撤销。

但如果特朗普胜诉,未来的总统可能会利用行政命令来缩小其前任所建的几十座纪念公园中的任何一座,或者诸如撤销总统保护联邦水域的决定。

另据华盛顿邮报消息,格里森法官周五还阻止了美国内政部提出的一项土地交换,即在阿拉斯加的一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内修建一条穿过荒野的道路。

此外,本周早些时候,由里根总统任命的美国地区法官刘易斯·T·巴布科克则裁定,内政部土地管理局和美国林业局非法批准科罗拉多州西部的两个天然气开采计划。法官认为,计划北福克山谷(North Fork Valley)钻171口井,当地是麋鹿和骡鹿的主要栖息地,但计划没有对野生动物和气候所造成的影响进行充分分析。

据统计,特朗普对奥巴马时期保护政策“开倒车”的决定,已在联邦法院遭受近二十次挫折。尽管美国政府正在对很多判决提出上诉,并在案件提交至最高法院时具有优势,但这些判决减缓了特朗普致力于扩大美国油气生产的行动。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小编最近文章
特朗普又遭受重大打击!
“我回去也要被罚款了,50万”
韩国瑜新闻太多,中天遭台当局处罚
这家仍计划入737MAX:对波音还没丧失信心
软件更新差不多了?波音找这200人开会谈复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