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大选将至澳两党互相指责“通中” 外交部驳斥

2019-04-11 14:43:08

【文/观察者网 李天宇】

4月11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宣布,澳大利亚国会大选将于今年5月18日举行。

近几年来,澳大利亚政坛和媒体一直在通过炒作华裔商人“黄向墨案”来渲染“中国渗透论”。而随着澳大利亚各方政治势力在大选前争斗愈发激烈,对“黄向墨案”的炒作力度也在近期被加大,甚至连一位黄姓亚裔议员也因为自己的姓而“躺枪”。

内政部长被指“通中”

据《悉尼先驱晨报》4月8日报道,现任澳大利亚内政部长、自由党人彼得·达顿(Peter Dutton)被指曾在2016年与黄向墨共进午餐。当时担任移民和边境保护部长的彼得·达顿对黄向墨承诺将“尽快通过”后者的入籍申请。该报还称,在此之前黄向墨的家人已经通过彼得·达顿的关系迅速获得了澳大利亚的国籍。

彼得·达顿(东方IC)

《卫报》4月9日报道称,澳大利亚前任总理,自由党人马尔科特·特恩布尔在当天要求同党的现任总理莫里森处理对彼得·达顿的指控,并声称后者“要解释的事情有很多”。

而莫里森回应称,自己已经与彼得·达顿谈过了。

“没有任何困扰我的状况。也没有证据表明,彼得曾通过任何途径或者方式,在此事中寻求或获得利益。”他说。

来自自由党内部的争论给了在野党工党机会。工党领袖比尔·肖滕当天表态,称彼得·达顿的行为“十分有害……这个指控是爆炸性的。”

当事人:这是政治报复

达顿本人承认曾与黄向墨一起吃饭,但坚决否认与黄有关的任何“不当行为”,并称此事是特恩布尔为了报复自己而“胡说八道”。

在2018年8月的澳大利亚执政党“内讧”中,正是彼得·达顿带头向特恩布尔发起“逼宫”,迫使后者最终辞去总理职务

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也在4月10日对媒体表示:“那些人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许多政客都与黄先生合过影,包括比尔·肖滕在内的很多政客都和黄先生一起参加过活动。”

托尼·阿伯特当天对媒体发言,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实际上,特恩布尔自己也和黄向墨一同出席过活动。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阿博特称,任何关于联盟(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成员被中国“影响”的传闻都是“荒谬的”。

“那种事只会发生在工党里,而不是联盟。”他说。

执政党回击:你肖滕自己也“通中”!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4月10日报道,就在工党领袖比尔·肖滕批评彼得·达顿“通中行为”后的第二天,澳大利亚总检察长、自由党人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展示了一张比尔·肖滕参加黄向墨女儿婚礼的照片。

自由党人公布的婚礼照片,左图中的背影即是比尔·肖滕。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正如这些照片所示,他,比尔·肖滕,是黄向墨女儿婚礼的嘉宾。”克里斯蒂安说。

他要求肖滕解释自己与黄向墨打交道的问题,并称肖滕在参加婚礼前还从黄向墨那里收了55000澳元(当时约合人民币38万元)。

比尔·肖滕没有正面回应这一质疑,但据《卫报》当天报道,肖滕此前曾在被问及是否也跟黄向墨吃过饭时表示,很多人都这么做过。

而工党的回应则是把锅再度甩回给了自由党。工党称,当时担任澳大利亚贸易投资部长的自由党人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也参加了黄向墨女儿的婚礼。

黄姓亚裔议员躺枪

在这场争论中,还有一名亚裔议员不幸“躺枪”,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她和黄向墨同姓

据ABC报道,在4月9日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自由党参议员伊恩·麦克唐纳(Ian Macdonald)发出了这样的询问:

“这个人(黄向墨)是姓黄(Wong)吗?跟黄(Wong)参议员有什么关系吗?”

他所说的“黄参议员”是指工党参议员黄英贤(Penny Wong)。她的母亲来自澳大利亚,父亲则是马来西亚华人,因此有一个中文姓氏。

黄英贤(Penny Wong),图自东方IC

在麦克唐纳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有工党参议员立刻纠正他:

“不,是‘黄’(Huang),喝乌昂黄(H-U-A-N-G)。”

随后,其他工党参议员指责麦克唐纳仅仅因为黄英贤是“华裔”就抹黑她,并要求麦克唐纳道歉。

而麦克唐纳表示,如果黄真的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的话,他愿意道歉。“虽然这意味着她的脸皮非常薄。”

比尔·肖滕就此事向当地的中文媒体发表声明,称麦克唐纳的做法是“对亚裔的诽谤”。

“自由党参议员认为亚裔的名字都是一样的或者相关的,这很不光彩。”他说。

澳大利亚大选将于5月举行

澳大利亚以英国女王作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而国会实行与英国国会相同的“西敏制”,由众议院多数党或政党联盟组成政府。

但有所不同的是,澳大利亚的参众两院均为直接选举产生,因此这一体制有时也被称为“澳敏(Washminster)制”。

澳大利亚众议院共有150个席位,目前控制众议院的是由澳大利亚自由党(58席)和澳大利亚国家党(15席)组成的政党联盟(The Coalition),这一联盟有时也被称为“联盟党”。联盟在众议院的主要对手是澳大利亚工党,后者在众议院中占据了69个席位。

澳大利亚众议院选举为每三年一次,采用排序复选制。最近一次选举是在2016年,当时特恩布尔领导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赢得了大选,也使特恩布尔成为了澳大利亚总理。

然而,自由党在2018年8月发生内讧。彼得·达顿先是要求挑战特恩布尔的党首地位,又在输掉第一次党内投票后鼓动其他12名部长一同以辞职来逼迫特恩布尔同意进行第二次投票。最终,在特恩布尔本人没有参加的第二次投票中,斯科特·莫里森战胜了彼得·达顿,成为了自由党的新党首,以及澳大利亚的新一任总理。

2019年4月11日,斯科特·莫里森宣布,澳大利亚国会大选将于当年5月18日举行。

澳媒不断炒作“中国渗透论”

黄向墨是深圳地产公司玉湖集团的创始人,于2011年移居澳大利亚并获得了永久居留权(绿卡)。之后他与澳大利亚两党政界高层均有来往,并向两党都捐过款(当时澳大利亚法律并未禁止来自国外的政治捐款)。

2018年,黄向墨在悉尼的家中。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自2016年一位公开表态支持中国南海主张的工党议员被查出曾接受黄向墨5000澳元(约24063人民币)捐款起,澳大利亚政界和媒体就开始不断炒作“中国渗透论”,在始终未能拿出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不断暗示澳大利亚政治和大学的“独立性”受到了中国政府和企业的影响,甚至把矛头指向了普通旅澳中国公民乃至澳籍华人

最终,澳大利亚在2017年初“火速”通过了禁止接受国外捐款的法案,随后又在2019年2月拒绝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取消了他的绿卡、禁止他返回澳大利亚、而且没有归还他的合法捐款

外交部:中国从不干涉别国内政,个别媒体捕风捉影

在4月9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媒体就彼得·达顿被指与黄向墨接触一事提问,我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

我看到了有关报道。你可能已经注意到,这两天我们已经多次回答一些援引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的提问。我们说中国从不干涉别国内政,我们是严肃认真的。我们一向主张,在国际事务中,各国都应严格恪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借口干涉别国内政。

我们注意到,近来个别澳大利亚媒体在这些问题上,要么捕风捉影,要么无中生有编造一些故事。坦率地讲,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太多兴趣、花太多精力和资源对这些报道一一作评论。我们希望,有关媒体能够客观、公正报道中国的政策和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关系。我们也相信,任何负责任的澳大利亚人士、包括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应该能够作出负责任的判断。

图自中国外交部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李天宇

李天宇

睿智的你观读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天宇
小编最近文章
大选将至澳两党互相指责“通中” 外交部驳斥
科学家们将这东西命名为“克苏鲁”
特朗普发的竞选视频,被推特屏蔽了
以《圣经》之名,波兰神父烧了《哈利·波特》……
喜剧演员锁定首轮胜出,巧克力大王用政府账号开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