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2015年激光扫描曾留下圣母院全部细节,比《刺客信条》还要细

2019-04-16 17:15:02

【文/观察者网 邓睿侃】

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重建工作立刻被提上议程。然而,重建这座复杂的法国哥特式大教堂谈何容易,尤其是修复错综复杂的屋顶结构,更是难上加难。全世界都在为法国出谋划策。人气颇高的游戏《刺客信条》一向以精细复原场景著称,不少玩家动起了脑筋:《刺客信条:大革命》(Assasin's Creed Unity,简称ACU)中精益求精的细节能不能帮助巴黎圣母院复原?

美国《旧金山纪事报》称刺客信条是一道曙光,或将帮助圣母院修复

如果《刺客信条》还稍显不足,那我们还有更好的资料可供参考吗?

《刺客信条:大革命》 :技术含量高,但细节不够

育碧公司(Ubisoft)的《刺客信条》系列游戏以真实的场景和开放性世界闻名。ACU是该系列以法国巴黎为背景,以法国大革命为时间线的一款游戏,其中栩栩如生的巴黎圣母院更是为玩家所津津乐道。

视频/观察者网 周千千

当时的育碧创意总监亚历克斯·阿曼西奥(Alex Amancio)曾表示,巴黎圣母院的复制工作花费了5000个工时有余。

育碧上海工作室也发布微博展示了游戏中的巴黎圣母院。

美国知名科技网站“The Verge”在2014年为该游戏做过专题报道。报道中称,随着科技的进步,新的可能如期而至。蒙特利尔育碧工作室所做的虚拟巴黎,是至今(2014年)为止最细节的虚拟城市。

游戏中的巴黎圣母院非常细节

该游戏的一位设计师卡洛琳·米苏斯(Caroline Miousse)表示,育碧工作室花了两年时间,将巴黎圣母院重现在游戏中,其中细节到每一块砖石“我们花了80%的时间在重塑这个地标性建筑上。”卡洛琳告诉“The Verge”记者,她仔细研究照片,使游戏中的建筑能与现实协调一致。同时她与纹理艺术家合作,以确保每一块砖都是它应有的样子。她甚至还让历史学家帮她弄清楚挂在墙上的确切画作。下图是游戏场景和真实场景的对比。

游戏场景

现实场景

游戏场景

现实场景

以上对比我们不难看出,从外观结构来看,游戏与现实真的非常相似。但是从细节来看,如图中蓝圈部分,其实两者还是存在差距的。其主要原因,是授权问题。

在接受一家游戏媒体采访时,卡洛琳否认了游戏中的巴黎圣母院和现实中是一模一样的,“我们确实取得了一些艺术品、装饰品的版权,但不全是。我们要综合考虑玩家的体验和情感因素等等。所以整体看上去是非常相似的,但部分细节并不相同。

值得注意的是,卡洛琳团队在设计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去过巴黎,更别说一睹巴黎圣母院了。当她第一次参观完这座教堂后,卡洛琳认为,工作室的努力没有白费,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相似,“此前我们并没有到过巴黎圣母院。我们只是不断地查阅资料、文献,同时保持和专家交流,这才得以让巴黎圣母院出现在了游戏中。这些方法帮助我们确定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不该放上去的。”

这样看来,《刺客信条》在重建巴黎圣母院方面,只能起到辅助性的作用。深入到细节,还是不能蒙混过关的。那么,还有没有真正的副本蓝图呢?答案当然是有!

激光扫描技术 精益求精

《国家地理》杂志历史在2015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历史学家利用激光揭开哥特式大教堂的神秘面纱”。

文章的主角,是一位艺术史学家,安德鲁·塔隆(Andrew Tallon)。在21世纪激光扫描仪的帮助下,安德鲁探究着隐藏在圣母院和其他中世纪建筑古老石头中的线索,并彻底改变了人们对这些壮观建筑是如何建造的理解。

安德鲁用激光扫描“揭秘”巴黎圣母院 来源:《国家地理》视频截图

激光扫描,以其精湛的精度,不会放过任何细节。打个比方,安装在三脚架上的激光束扫过教堂唱诗班,测量扫描仪与它击中的每一点之间的距离。每一次测量都由一个彩色的点表示,累积起来就形成了大教堂的三维图像。安德鲁表示,如果操作正确,该系统的误差可以精确到5毫米以内。

每一次测量都由一个彩点表示 来源:《国家地理》视频截图

安德鲁解释道,他从教堂内外50多个地点进行扫描,收集了超过10亿个数据点。每次进行扫描时,他会从同一地点拍下球面全景照片,捕捉到相同的三维空间。他将照片映射到扫描的激光点上,每个点都变成了照片中那个位置像素的颜色。而成果就是,令人震惊的精确。

安德鲁对多个地点进行扫描 来源:《国家地理》视频截图

安德鲁使用激光扫描的方法

麻省理工学院工程师约翰·奥科申朵夫(John Ochsendorf)在接受《国家地理》采访时表示,安德鲁的做法是非常严谨的,“光用直升机扫描一个全景是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细节的。你需要做的,是覆盖所有你能触及的犄角旮旯:屋顶、拱顶的顶部、楼梯间的内部以及所有人们通常看不到的隐藏空间。

激光扫描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来源:《国家地理》视频截图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在去年11月份,这位花费数年完成巴黎圣母院扫描工作的艺术史家,安德鲁·塔隆去世了。不过他的成就,一定会在建筑甚至科学领域得到发扬。

安德鲁·塔隆于去年11月去世

无论是育碧的《刺客信条》还是安德鲁的激光扫描,对巴黎圣母原来说都是十分具有意义的。这表达了人们对于艺术、文化的尊重。虽然巴黎圣母院已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但可以期待的是,未来会有更多人站出来帮助复原这座古老的哥特式教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邓睿侃

邓睿侃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邓睿侃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小编最近文章
修复圣母院要靠刺客信条?幸好我们还有更精细的…
最引以为豪的315亩木材,“害”了圣母院
推迟4年多,日本今天开始取出福岛三号机核燃料棒
CNN感叹:没有殖民历史,中国在非文化机构却紧追法国
美白人女子称要“净化”中餐,美媒都看不下去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