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支持特朗普的谷歌工程师:我因“保守派身份”被解雇

2019-08-02 16:17:27

【文/观察者网 谷智轩】

美国硅谷,世界级科技企业云集,同时也汇聚了众多政治立场偏左的“科技精英”。

不同于中西部的“大农村”,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这一隅,持保守主义观点的人士是绝对意义上的“少数派”,曾在谷歌担任工程师的凯文•塞内基(Kevin Cernekee)是其中一员。

据《华尔街日报》1日报道,现年41岁的塞内基,自认为是一名支持特朗普的“主流共和党人”,他在去年6月被谷歌解雇。

至于丢了饭碗的原因,双方各执一词——塞内基称是因为自己“直言不讳的保守派身份”,而谷歌则给他列出了几项“罪状”,包括不当下载公司资料、滥用远程访问软件系统等。

“从历史上看,谷歌这公司存在很多欺负人的行为,” 塞内基说,“这里有一个重大的‘政治视角’,他们对待(左右)两派的态度截然不同。”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95%政治献金流向民主党

2015年初,塞内基在谷歌号称可以“畅所欲言”的留言板上发表了几篇帖子,惹恼了一些同事。之后,人力资源部门对他发出了正式警告,称其行为被视为“无礼且不服从的”。与此同时,一名高级经理在留言板上写道,他把塞内基列入了一份“书面黑名单”,自己不会与名单上的人共事。

那以后的3年多时间里,塞内基一直在与谷歌认定他“违规”进行斗争,并强调自己的观点,即立场偏右的谷歌员工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2017年,他曾向人力资源部门汇报,公司有一名经理在留言板上公然抨击保守主义员工,称“我们不能干脆炒了那些有毒的混蛋吗?”

次年6月,塞内基真的被炒了,连遣散费都没拿到。

日常生活中,这个土生土长的芝加哥人堪称“典型的硅谷工程师”,会在业余时间修理旧电脑设备和自行车,但在政治立场上,他绝对是“少数派”。

根据美国著名智库“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调查数据,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期间,谷歌员工向候选人捐赠的资金中,约95%流向了民主党人。

在2015年搬到旧金山湾区、为谷歌的笔记本电脑生产线工作之前,塞内基就对那里“占统治地位的自由主义”有所耳闻,但一开始只以为是网络上的玩笑话。他表示,真正成为谷歌一员后,发现“那些人(自由主义者)真的存在”。

据塞内基回忆,一名同事曾公开建议公司在招聘时不要考虑种族或性别,自己站出来对这种观点表示支持。

“一群人跳出来对他进行辱骂,” 塞内基说,“然后他的经理也在帖子里现身,公开谴责他,这让我很不安。”

2015年,塞内基在内部留言板上批评了一名自称是“女权主义者”的同事,暗示她应该对批评更有弹性。

在另一个帖子中,他建议公司在员工手册中添加一份明确的禁止意见声明,以让保守派员工知道底线在哪里。

自由派也抱怨

除了塞内基,还有一些谷歌员工有着相似的经历。

2017年7月,该公司软件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发布了一份内部备忘录,暗示从生物学角度来说,男性比女性更适合从事科技工作。不到一周,此人就被解雇了。

当时,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公开谴责了达莫尔的观点,称后者的说法是“无礼的、不好的”。

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 图自IC photo

该公司的共和党圈子中也有“内讧”——一名活跃的保守派工程师迈克尔•瓦克尔(Michael Wacker)曾在内部传阅一份档案,称塞内基是谷歌的“另类右翼分子”。

今年春天,瓦克尔被解雇。据他的说法,谷歌人力资源部门警告称,他的行为是“粗鲁和不诚实的”。

塞内基则拒绝接受上述标签。他说,他不同意促进白人民族主义的“另类右翼哲学”,他认为自己是支持特朗普总统的“主流共和党人”。

值得一提的,一些立场偏左的员工也对谷歌有所抱怨。他们认为,自己因组织罢工等“激进主义”行为,而遭到了公司的报复。

谷歌旗下YouTube的前营销经理克莱尔•斯特普尔顿(Claire Stapleton)便是罢工组织者之一。她表示,自己的名字在公司内部被“标红”,并曾因“直言不讳”而被降职。

谷歌则称,在经过调查后发现,斯特普尔顿的一些言论是假的。斯特普尔顿说,她在6月份辞职,并拿到了遣散费。

我非常后悔加入谷歌

对于文中描述的涉及塞内基和其他员工的具体事件,谷歌发言人詹恩•凯泽(Jenn Kaiser)拒绝置评。她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在执行公司政策时,不考虑政治观点。”

在《华尔街日报》发布这则报道后,众议院少数派领袖、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早些时候曾向他保证,所有观点都是受欢迎的,但“一次又一次地,我们看到与自由和公开表达相矛盾的行为。”

报道称,科技领域的政治偏见,在华盛顿是一个热门话题。国会的共和党人和特朗普政府,对谷歌和其他科技公司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原因是这些企业被认为存在对保守派的偏见。谷歌全球政策主管上月在国会作证时坚称,该公司在做决策时不会考虑政治倾向。

据塞内基透露,他现在供职于另一家科技公司,在与谷歌的纠纷中,他已经花费了10多万美元的律师费。

“我非常后悔加入谷歌,”他坦言,“我本来以为这是个好地方,能够见识到各种‘智慧的论点’,结果并没有如我所预料的那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谷智轩

谷智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谷智轩
专题 > 谷歌
谷歌
小编最近文章
“我是保守派,支持特朗普,谷歌炒了我”
美股闪崩,亚洲股市追随隔夜跌势
英特尔:“禁令”后,没断供过华为
“十年一鸽”反让美股跳水,特朗普再怼美联储主席
华为之后,三星成绩单来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