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麦金尼:美国为何需对南海“刺龙”应三思

2017-03-28 14:11:10

理性思考的第一法则是,不应设定自己希望证明的论点。国际政治的第一法则是,误解丛生。而战略学的第一法则是,对手也有投票权。令人遗憾的是,在3月22日发表的题为《美国应如何应对中国不受约束的海上霸凌行为》的分析文章中,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特德·约霍违反了所有这三条法则。

特德·约霍Ted Yoho)3月22日发表在《国家利益》上的文章标题

结果就是,他的文章成了一个伪装成战略建议的语言空壳。单独就这篇文章而言,可以予以忽略;但令人担忧且难以忽略的是,约霍的文章恰恰代表了一种充满愤恨、缺乏考虑、漫不经心和肤浅的论调,而这种论调正日益支配华盛顿对中国的观点。

在文章开头,约霍对亚洲海域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发表了评论。毫无疑问,大量贸易经过这些海域。接着,他声称,这种贸易可能受到中国威胁——中国“可能”已显露其“随意拒外国船只于中国近海之外的野心。”他的证据?解放军日益增强的实力和中国对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投资。

他将中国日渐增强的军力与可能存在的“随意拒外国船只于中国近海之外的野心”联系起来。这种联系并非不可能存在,但是约霍并未完成其论证。他并未告诉我们,为何中国有可能将商船拒于这一地区之外、从而伤及全球贸易。

计算风险的方式是,将某一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与估计这一事件可能产生的后果相乘。在可能性极低时,即便后果极为严重,风险也是低的。这一公式必须应用于所有战略思考。若非如此,结果不仅将是不合理的,还将具有危险性。

因此,中国破坏经过亚太地区的“5万亿美元”贸易的可能性有多大?其中大多数贸易来自中国、去往中国、经过某个中国港口或以中国为最终目的地。这是一个合适的出发点:破坏这种贸易有悖于中国最重要的利益。

接下来,说中国的军事投资旨在破坏亚太地区贸易,证据何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约霍只是对自己希望证明的论点进行了臆断。除非提供证据,否则中国破坏亚太地区海上贸易的风险应被评估为接近于不存在。

约霍似乎认为,中国的“好战性”正在直线上升,作为奥巴马政府未能“让其付出代价”的后果,中国日益猖獗、欺凌邻国。这种观点误解了南中国海局势已趋于稳定的局面。事实上,过去一年中,菲律宾和越南已不再与中国公开为敌,而是在进行双边谈判。在东亚和东南亚,外交政策精英如今更担心的是被拖入一场美中冲突而不是中国的“过分自信之举”。

最不同寻常的一个事实是,约霍从未认真考虑自己针对中国的“好战性”所提出的的解决办法——让中国付出代价——事实上是否会以他希望的方式改变中国的行为。预测对手的反应是战略学的最基本法则。这一法则普遍存在于人类的互动中。

只有傻瓜才会先采取行动、后考虑结果。

智利将担任2018年环太平洋军演的海军指挥,图为去年环太平洋军演的智利海军“科克伦上将号”

然而,这正是约霍想让我们做的。他建议采取一系列措施:更多“航行自由”行动,商业制裁、惩罚重新(与中国)结盟的菲律宾以及在不邀请中国参加2018环太平洋海军军演的同时邀请台湾参加。约霍只是臆断这些措施能导致他希望的结果。然而,也可能出现其他结果。一种结果是,此种措施不导致任何变化。程度轻微的招惹行为无法迫使中国从根本上改变其战略。另一种可能性是,中国令紧张关系升级,但以它自己的方式。

也许它会增加长期军事投资。也许它会惩罚美国“盟友”,例如台湾。

无需在本文中评估最可能出现的结果。笔者目前的请求是,我们——美国人——应调整我们的思维。在这一日益复杂的时期,美国如果要指定明智的战略,就需要将头脑简单的论点从我们的战略话语中删去。

(本文转载自3月28日《参考消息》第14版)

贾里德·麦金尼

贾里德·麦金尼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研究院学者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南海局势
南海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