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经略:西方文明危机?特朗普波兰演讲背后的问题

2017-08-08 14:26:50

【文章均转自经略 川普总统的波兰演讲,大讲西方文明以及美国与波兰对西方文明的担当,巧妙地掩盖了他自己所推行的美国民族主义的自私自利。言辞上说着有利于双方,其实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特朗普推行的美国民族主义不断削弱对于西方的领导权,西方文明的危机也越来越凸显。】

如何解读《川普总统致波兰人民的演讲》

文:南宫钨丝

自从上任以来,川普总统宵衣旰食,夙夜在公,兢兢业业为美国人民工作。他的一个重要的努力方向是,不遗余力地要求盟友为所谓“共同防务”多出钱,多购买美国的武器,以降低美国霸权体系的统治成本。在遭到盟友消极抵制时,川普总统就会上演“变脸”,以削减对盟友的保护为威胁,迫使盟友就范。从日本到韩国,从中东到欧盟,川普总统的敲诈战术几乎无往而不胜。但是,被敲诈的盟友往往心存怨恨,因此免不了在媒体上说几句川普总统的坏话,使得全球反川普的“fake news”层出不穷。

但在诸盟友之中,有一个盟友却对川普总统非常配合。7月6日,川普总统在波兰受到热烈欢迎,波兰初步承诺向美国购买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并加强军事和能源的联系。作为回应,川普总统向波兰献上了一个热情洋溢的演讲,把波兰捧到了欧洲的核心与灵魂的地位,也赢得了波兰听众的阵阵欢呼。

要抓住一个演讲的关键,重要的还是解读演讲者言辞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行动意图。《川普总统致波兰人民的演讲》在这点上比较坦诚,并不需要我们拿着放大镜找川普总统的微言大义:

美国人知道,一个由自由的、享有主权和独立的国家构成的强大联盟将是我国自由和利益的最佳防御。这就是为什么本届政府要求北约全体成员国最终兑现他们完整而公平的财政义务。这就是我们称赞波兰的原因,波兰在本周决定进口美国久经沙场的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世界上最好的。(掌声)这也是我们向波兰人民致敬的理由,作为北约成员国,波兰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投资共同防务的基准线。

川普总统此行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求欧洲盟友承担更多的北约共同防务支出,因为他认为美国已经承担得太多,影响到了美国自身的经济。但以德国为首,不少国家对川普总统的上门讨债非常不悦。为了推动欧盟国家乖乖交份子钱,川普总统就要树立一个榜样,而波兰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不仅交了份子钱,而且给美国的军火订单超出美国期待的一般水平,是班里的优秀学生。川普总统的演讲,指出大波波同学积极上进,觉悟达到了美国老大的水平,为捍卫西方文明,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在演讲一开始,川普总统就“感谢波兰人民对美国驻兵的欢迎和慷慨”,并指出“我们为和波兰、英国以及罗马尼亚士兵并肩作战,而感到自豪”。在这里,川普总统隐隐接续了小布什当年对于“新欧洲”与“老欧洲”的区分。“新欧洲”包括了较晚加入欧盟与北约、与美国关系紧密的一系列中东欧国家,小布什之所以要拉拢“新欧洲”,就是因为“新欧洲”不同于“老欧洲”,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等政策很有热情。十多年以后,德国在欧盟中的地位更加突出,而德国与美国的分歧也日益显著,对于川普来说,拉拢一系列与德国存在不和的“新欧洲”国家,就具有了重要的战略意义。在川普举出的几个盟友例子中,波兰与罗马尼亚最近都与德国有许多矛盾,而英国虽然不属于“新欧洲”,但一直对欧洲大陆若即若离,在2016年更是公投脱欧。

为了树立大波波同学的榜样地位,川普总统从波兰的地理和历史开始夸,指出波兰不仅是欧洲地理意义上的心脏,而且还是欧洲的灵魂。波兰之所以配得上这样的赞誉,因为它作为一个西方文化堡垒,始终站在斗争的第一线。从18世纪以来,俄国、普鲁士与奥地利曾经三次瓜分波兰,但川普总统从他的西方文明史观出来,并没有提到俄、普、奥的瓜分,而是强调了纳粹德国与苏联对于波兰的侵略和压迫,以及波兰人的反抗和斗争。川普特别描绘了这样的一幕:

1979年6月2日那天,一百万波兰人齐聚胜利广场,与波兰籍教皇举行第一次弥撒。这一天,华沙人一定意识到压迫性制度不久就要瓦解。他们在这个时刻——在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布道,一百万波兰男女老幼突然同声祈祷时——一定意识到了。一百万波兰人没有要求财富。他们也没有要求特权。相反,一百万波兰人唱出了三个简单的词:“我们要上帝”(We Want God)。

川普总结说:“与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一道,波兰人重申了自己的身份,一个一心向神的民族。”说波兰人“一心向神”,其实是在强调其与美国人的相似性,与那些不断走向世俗化的西欧人不同,美国人和波兰人还都保持着非常强的基督教传统,波兰在这方面甚至走得比美国更远。2016年11月19日,在波兰克拉科夫神恩大教堂内,一群神父们宣布耶稣为波兰国王,波兰总统杜达(Andrzei Duda)与许多政要出席了仪式。宣布耶稣为一个共和国的国王,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法理,颇值思量。尽管川普自己并非宗教上多么虔敬的人,但他作为美国右翼的代表,使其不能不对波兰的这一特征作出积极的肯定。

那么,大波波同学积极交班会费,到底属于什么性质呢?按照川普总统的看法,这就体现了波兰勇于在内外敌人前面捍卫西方文明的政治觉悟。川普总统在演讲中点出了西方的三个敌人:

第一是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川普总统在这里不忘为自己表功——首先是在沙特举行的会议上呼吁穆斯林国家遏制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其次是在移民政策上,“绝不会向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开放国门”。而移民政策,正是川普总统被各种“fake news”攻击得最厉害的政策之一。在川普说了“绝不会向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开放国门”之后,波兰听众欢呼“唐纳德·川普!唐纳德·川普!唐纳德·川普!”波兰听众为什么激动?因为他们的政府正是在这个问题上,与柏林与布鲁塞尔发生了严重的分歧。穆斯林居民极少的波兰不愿意接受穆斯林难民,抵制欧盟的难民分配计划。川普总统真是来对了地方,找到了知音。  

第二个敌人比较模糊一些,川普的表述是:“西方还面临一些强国,他们正在考验我们的意志,削弱我们的信心,挑战我们的利益。为了应对新式的侵略,包括宣传战、金融犯罪、网络战,我们必须调整联盟,以期在新方式和全新的战场上更为有效。”这些国家到底是谁? 中国?朝鲜?川普总统并没有点名。耐人寻味的是,在下一段,川普即对俄罗斯喊话,敦促其停止破坏乌克兰,加入负责任的国家阵营,对抗共同的敌人、捍卫文明自身。这似乎表明,川普并没有把俄罗斯放到敌人的位置上,而是将其视为班上可以批评教育的顽皮同学。 这一点并不出乎各种“fake news”的意料,毕竟川普家族的“通俄门”还在发酵之中。

川普总统指出的第三个敌人是无形的内部敌人,它是大政府的官僚主义:“政府官僚机构正在日益膨胀,它将吸干人民的活力和财富。”川普指出:“西方之所以变得伟大,不在于它的文件和管制,而是人们可以追逐他们的梦想、追求他们的命运。”共和党内部既有宗教与道德上的保守派,也有经济上的保守派,反对罗斯福新政,主张“小政府”。作为商人出身的政客,川普总统也站在罗斯福新政的对立面,而他最近试图推行的政策也是减税,而非增税。不过在这一点上,美国政府与当下的德法政府并没有特别大的分歧。欧盟曾经具有社会民主的追求,但晚近日益偏向于新自由主义,是个有目共睹的事实。

大波波同学交了份子钱,而且交得比班长规定的更多,这就巩固了共同的防务。但是,比钱更重要的是大波波同学的觉悟。川普气势磅礴地指出:

…… 波兰的经历提醒我们,西方的防务最终不是依赖于手段,而是依赖于人民求胜的意愿,胜利、得到我们必须得到的东西。在我们这个时代,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西方是否还有生存的意愿。我们是否对我们的价值观抱有信心,并且不惜代价去捍卫它?我们是否足够尊重我们的公民,去保护我们的边界?面对那些想颠覆、摧毁我们文明的人,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欲望和勇气去保守我们的文明?

这段话说给谁听?当然是说给以德国为首的一堆西欧国家听的。在川普总统看来,柏林和布鲁塞尔都严重缺乏捍卫西方文明的决心。在默克尔主导下,欧盟在2015年开放边界,放进来一百多万穆斯林难民,迄今仍在艰难消化的过程之中。而欧盟的行政首都布鲁塞尔,已经成为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温床,川普总统对布鲁塞尔的恶评曾经引起过比利时人的强烈反弹。在此之外,川普总统还以类似的口吻评论过瑞典,同样让瑞典人十分不悦。

柏林和布鲁塞尔认为自己捍卫的是普世价值,而普世价值是超越宗教和文化的,欧洲没有必要强调自己的特殊的基督教传统。但是,在川普总统的论述中,西方文明显露出了其具体和特殊的一面,这个文明正处于危机之中,需要以武器和决心来捍卫。

对西方文明特殊性的强调并不是川普总统及其写作班子的发明。早在1996年,亨廷顿出版《文明的冲突》,就公开指出,西方文明并不是普遍的,而是一个特殊的文明,而区分文明的边界,关键在于宗教。川普及其军师斯蒂芬·班农这样的美国“另类右派”,在一定程度上吸纳了亨廷顿的文明论述。许多“fake news”媒体指出,白宫的“禁穆令”背后有班农的身影。而从这个演讲的文采以及表达的思想来看,它也很有可能出自斯蒂芬·班农的手笔。

班农与川普眼中的世界,是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文明正在激烈冲突之中,西方文明岌岌可危,然而老欧洲的许多政客被歪理邪说所迷惑,丧失了捍卫西方文明的决心和勇气,其结果可能是欧洲成为另一个文明而非西方文明的一部分。美国必须奋起斗争,捍卫西方文明。 这一倾向似乎跟亨廷顿并无根本区别。

然而,另一个因素,却正在削弱美国对于西方的领导权,那就是班农与川普奉行的美国民族主义。在班农和川普看来,美国受困于衰落的制造业与巨额的贸易逆差,而美国的许多盟友需要对这些问题负责。要重振美国的经济,就需要美国的盟友对美国作出让步,这包括分担更多的共同防务支出,以及在贸易上对美国作出让步。然而这对美国的盟友来说是纯粹的损失,因此,大西洋两岸出现了深刻的裂痕。而这恰恰是亨廷顿所担忧的。《文明的冲突》中提议的巩固西方文明之道,是大西洋两岸加强整合,同舟共济,而非相互拆台,渐行渐远。

川普总统的波兰演讲,大讲西方文明以及美国与波兰对西方文明的担当,巧妙地掩盖了他自己所推行的美国民族主义自私自利的一面。在言辞上,川普总统既要利于美国,也要利于西方文明,但他当下所推行的政策实际上是无法将这两方面统合起来的,美国民族主义是实的,西方文明是虚的;敌人是用来说事的,盟友是用来坑的。

对于波兰来讲,需要考虑的是,跟着一个装作讲义气的自私自利的大佬混,究竟有什么好结果? 不过,这种提醒或许是多余的。一个总是遭遇悲剧的民族,其悲剧不会是偶然的。如果波兰的政治精英们总是头脑清醒,也就不会从18世纪以来被瓜分三次,后来又被纳粹德国和苏联两面吊打的经历了。古人云:疏不间亲,在此我们只好献上我们良好的祝愿:

愿波兰仁慈的耶稣国王,保佑这个多灾多难的共和国!  


川普你这样的文明,我们不约

卞江

接着昨天钨丝筒子对唐大统领前些日子在波兰克拉辛斯基广场上防弹玻璃后面那个召唤神明保卫西方的演讲解读(如何解读《川普总统致波兰人民的演讲》),我们今天再搬小板凳,坐下来搞个学习讨论。

在正式同大家读这篇被知乎贴友誉为文采激昂、堪比天才、只比那篇估计因为GFW(国家防火墙)封锁至今未找到视频影像的Gettysburg Address差那么一丢丢的天才川普的波兰华沙演讲之前,好事的我们想先给大家推荐一本美国冷战后出品、福山大师隆重推荐、美国各大高中大学爱(美)国主义教育历史必选课指定教材《从柏拉图到北约》。

本书的中文译名显得俗滥不堪,给人一种五毛钱特效的既视感。明明是豪气冲天的《智取威虎山》,怎么到了好莱坞就变成The Taking of Tiger Mountain?摸不着头脑的看客以为是花了看3D大片的钱,去电影院看了一场赵忠祥解说的《动物世界》一般。不!想要真正走进我们严肃推荐的这本充满了刚烈自信的那本书,就必须要好好学外语,大声地念出她真正的名字——From Plato to NATO!所以,按照正统,如果你正正经经地把“柏拉图”的“柏”字念做“bai”,那么多少还是能体会到原文的精妙之处的。但如果你还是食古不化,非要学搜狗拼音输入法那样,把“柏”读作“bo”,且读出了五毛钱的味道,那么一定是你的外语发音不够准确。

好了,书归正传。为什么要严肃隆重推荐那本爱国主义指定教材呢?故事还是要从唐•川普大统领那捍卫衰落的西方文明伟大诏书开始说起。

平心而论,唐统领的演讲抚今追昔,确实打动人心,让人不禁会想起在统领祖父的国度里那些像统领一样担忧欧洲文明遭受劫难的注明历史人物。就譬如在遥远的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年,一名几乎跟唐统领一样受人爱戴的民选领袖,在柏林德国国会大厦里做的那场载入史册的精彩演讲。在演讲里,那位民选领袖警醒人们,要对愈发严重的外来野人提起注意。那群目无上帝、信仰金钱的国家敌人们,不仅仅会毁灭德国,还会毁灭欧洲。民选领袖还提醒世人注意另一群来自北境以北,自称是“布尔什维克”的异鬼,用不了多久,这群赤佬就会把整个西方文明拖进一场意想不到、大到飞起的巨大危机。欧洲大陆上那群没头脑的圣母婊们,还有那群孤陋寡闻的岛民与喷子们,当然是没有办法领会到民选领袖我的良苦用心。但所幸,在挽救西方文明的道路上,民选领袖我不是一个人与赤佬和野人战斗,在欧洲大陆的最南面,还有我那坠吼坠吼的吼朋友意大利。我们两国手挽手,肩并肩,共同杀野人,打赤佬,感谢上帝!

《权力的游戏》中的异鬼

光着膀子站在唐统领防弹玻璃外面的波兰民众必然被唐统领的动人演说触及了心灵。他们一起,仿佛在召唤口袋妖怪一样,不断地呼喊着唐统领的名字。拯救西方文明,从杀死那群赤佬与野人开始。

作为始终站在“西方文明”之外的我们来说,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不管是西方开始对文明自信了,还是开始谈文明危机了,总有群赤佬或野人要遭殃。毫无疑问,文明这个冰清玉洁自带主角圣光的字眼必须出自优雅的、与最正宗最古典最神圣最牛逼的拉丁语最接近的法语。她的诞生,与欧洲向外殖民扩张的历史一样漫长。难怪曾经有一度,我们的一些“开眼”看了西方的知识人们,像崇敬“文明”一样憧憬着“殖民”。 只可惜,那些伸出去想要拿玫瑰花的手,最后拿进来的,基本上都是蒙汗药。

想要找到文明的轨迹并不难,只要跟着钱跑就好。对于欧洲各国那些作为“文明”担当的上等人来说,“文明”字眼开始进入一种特定的上等人语言的时候,便是说这种语言的国家阔起来的时候。18世纪晚期,“西威来谁寻”(civilisation的五毛钱特效读法)才慢慢在阔气来了的英国上等人中间出现。随着作为新时期西方文明担当的英国开着炮舰大肆在世界各地推广真理,说着英语的西方文明进入了一个自信小高潮。说别种西方语言的文明自信表示不服。于是便在20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不久进入了一场需要由宙斯私生的神奇女郎携斩神剑从天堂岛出世才能搞定的食人大战。此时世界上自然是赤佬乱入,野人旁出。

(神奇女郎离开天堂岛,前往罪恶的旧大陆,拯救被战争荼毒的世界。如果把神奇女郎漫画与基辛格的《大外交》放在一起读,便能更好地理解漫画中的威尔逊主义世界理想的隐喻。在基辛格的霸权主义者心里,20世纪初期,召唤美国开始参与世界事务的是一种超然的道德律。)

就在神奇女郎出手暂停大战之后不久,讲德语的上等人决心要让德国重新伟大起来,成为西方文明之担当!此时不但有讲德语的民选领袖大唱西方文明衰落的危机,也有讲英语的文明担当在大西洋两岸共唱西方文明的伟大辉煌,并在保卫西方文明的口号下,一起把讲德语的国家开除出文明队伍。最后,还是靠打了药的美国队长异军突起,手拿星条盾牌,只手战胜野蛮的纳粹余孽红骷髅。1945年之后,美国自然就成了文明担当。

美国队长

随着冷战时期电视的普及,文明在作为西方文明旧担当的欧洲逐渐成为一个大众话题。1969年,由Kenneth Clark制作的纪录片《文明》在BBC播出。正是由于这部纪录片的成就,“文明”这个字眼才真正在西方民众中间成为常用词汇。也正是由于这部纪录片,“西方”与“文明”也成为了一对毋庸置疑的同义词。“文明”是一个逝去了的霸权,躲在房间里对自身历史的倒叙式描述。

与此同时,在西方文明的新担当——美国那里,故事的发展却没按照剧本。随着第三世界独立运动的崛起,美国在第三世界干涉主义政策不断遭到挫折。那种来自西方之外,无法受霸权者控制的反抗力量,也不断在拷打着作为西方文明担当的霸权者本身的文化自信。就在约翰•肯尼迪在西方文明旧大陆,自信满满地讲“我是一个柏林人”的时候,在20世纪60年代一些激进的美国大学里,甚至开始停止教授“西方文明”这类课程。因为美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由于越战的残酷、美国对外干涉主义的虚伪、以及国内的种族歧视政策,作为西方文明担当的美国,其霸权主义政策,生生又将“西方文明”变成了帝国主义的同义词。换句话说,二战之后讲着文化自信的美国,与二战之前讲着挽救西方衰落的德国一样,都在对世界上的野人与赤佬们做着同样违反文明逻辑的事情。

随着冷战结束,美国作为西方文明担当又进入了一个自信满满的小高潮。东闯西突,纵横江湖了不到十年,《从柏拉图到北约》的再版还没卖干净,西方文明担当的美国却又唱起了文明危机,西方衰落的调调。而今天唐大统领在波兰广场口吐莲花出来那“西方文明危机”六个华丽丽狂草大字,把它们转成宋体再把字写大了,原来无非就是一个“钱”字,一个“穷”字。

在这个新的一百年里,唐统领无论最后是变成了讲着德语的民选领袖,还是变成了意气风发的“今夜我们都是柏林人”,都无法遮掩那种充满着狭隘与残忍的陈旧文明论。真正能够拯救文明的,必定不会是那些忙着在狭小的空间里进行权利的游戏的文明担当们,必将是来自北境以北,大海之外的野人与赤佬。


经略

经略

独立国家战略研究团队,《经略》网刊

分享到
来源:经略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