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经略:加泰罗尼亚的“怂”有何国际法意

2017-11-18 08:52:29

(本文作者为经略网刊史哲)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公投独立一事从2017年10月1日举行公投开始,喧喧嚷嚷闹腾了一个月,最终10月30日以失败告终。从加泰罗尼亚的种种表现来看,这次公投独立注定是要失败的。然而失败的根本原因,首先还不是所谓西班牙宪法和国际法上的规范原因,而是实际的政治现实,其中最关键的即加泰罗尼亚的政治决心和勇气,具体而言,就是加泰罗尼亚太“怂”!

图片来源:wikipedia

整个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事件中,加泰罗尼亚展现给我们的并不是坚定的决心和无畏的勇气,而是从头到尾都表现得非常“怂”。我们先梳理一下整个事件的经过。10月1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举行独立公投,投票结果显示,尽管只有43%的民众参与投票,但是92%的投票民众支持独立。本以为加泰罗尼亚会马上宣布独立,但是由于西班牙中央政府一直坚持公投是违宪无效的,并威胁,如果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西班牙中央政府将暂停其自治权,所以公投结束后,加泰罗尼亚迟迟没有对其前途进行正式表态。(怂×1)

终于,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官方表示,自治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将于10月10日进行正式表态(公投结果在10月2日就已出炉)。但是在加泰罗尼亚独派的满怀期待下,普伊格德蒙特10月10日宣布暂不将“独立宣言”提交给议会投票,而是寻求与西班牙中央政府对话。

然而他在正式表态时,是先宣布的公投结果——加泰罗尼亚人民决定成为一个独立的共和国,于是议会大厦内掌声雷动,场外支持者欢呼雀跃。掌声停止后,他才宣布说暂时不独立(“暂时不独立”这个说法本身就很有意思,其内在的矛盾让人回味无穷),这让民众的心情一下子从山巅跌落到谷底。所以媒体戏谑道,加泰罗尼亚“独立”了8秒钟。[1](怂×2)

普伊格德蒙特宣布公投结果又表示暂停独立前后民众的反应。这两张照片应该是这次公投独立事件中最经典的照片。图片来源:《新京报》“外事儿”微信公众号

因而加泰罗尼亚的前程一直处于一种悬而未决的漂浮状态。加泰罗尼亚到底是独立了,还是没独立?还要不要独立?这都是世人的疑问。西班牙政府也同样有这个疑问,所以西班牙反复催促加泰罗尼亚表明到底独没独立,并下达了最后通牒,时间为当地时间19日上午10点。最后通牒时限届满,加泰罗尼亚仍未表示独立公投作废(也未明确表示独立,怂×3),10月19日,西班牙政府宣布暂停加泰罗尼亚地区自治权,21日起正式执行。

10月21日,西班牙政府宣布解散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自治区政府并罢免其领导人,6个月内选出新自治区议会。10月27日,西班牙参议院表决是否对加泰罗尼亚实行直接管治。在西班牙政府的重重紧逼下,当天,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终于表决宣布独立(在中央政府的步步紧逼下被迫宣布独立,怂×4),随后西班牙参议会决定对加泰罗尼亚进行直接统治。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

10月28日,西班牙政府正式接管加泰罗尼亚地区。原以为加泰罗尼亚会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抗议西班牙政府,随后发生惨烈的流血牺牲;但现实真叫人万万没想到。确实,在巴塞罗那,游行示威是有,但是10月29日发生的是30万人反对独立的游行示威!(独派没举行游行示威,怂×5;却发生了反对独立的游行示威,统派怂×1)

这才真叫“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原以为加泰罗尼亚议会的独派议员们会负隅顽抗,反抗西班牙的接管,又一个万万没想到,两天后(10月30日),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表示承认西班牙中央政府将其解散的决定(怂×6),独立宣告失败!说好的“以人民的名义”呢?!

不过这还没完,事情闹这么大总得有人负责,要有个说法。10月30日当天,西班牙总检察院对加泰罗尼亚前政府官员提起诉讼,罪名为叛乱、煽动叛乱和滥用公款(对,滥用公款!)。同时媒体爆出,加泰前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和其他5名高官“出逃”比利时!

你以为会上演全球追讨,某国接受其政治避难,然后该国与西班牙、甚至西方交恶的戏码?你又想当然了!普伊格德蒙特后来表示,其到比利时不是为了寻求政治庇护,而是希望欧盟介入加泰局势,并表示“与西班牙政府已无对话可能”,但又表示接受提前选举的结果,在得到西班牙的一些保证后,将返回西班牙。(怂×7)

11月3日,西班牙国家法院法官对普伊格德蒙特发出逮捕令,要求比利时逮捕普伊格德蒙特,同时,西班牙法院还签发了国际逮捕令,要求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在普伊格德蒙特离开比利时的情况下将其逮捕。普伊格德蒙特真的要开始全世界流亡的生涯了?你又想错了!11月5日,普伊格德蒙特及4名前顾问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向当地警方自首。(怂×8)

11月11日,加泰罗尼亚75万人游行,要求释放前自治区官员和其他独派人士。图片来源:海外网

西班牙政府取消加泰罗尼亚自治权,接管该地区后,我们所期待的游行示威晚至11月8日和11月11日才出现。11月8日,加泰罗尼亚爆发大规模罢工,名义是保护民众饭碗,并抗议中央政府优待撤出加泰罗尼亚的企业。之所以是选择这样的理由,是因为西班牙法律禁止以政治理由罢工。(怂×9,但也情有可原)[2]

11月11日晚,75万加泰罗尼亚人走上巴塞罗那街头,要求释放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官员。虽然应考虑组织游行示威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在加泰罗尼亚独立这个瞬息万变的事件中,十几天的准备时间无疑太长了,更何况,反对独立的30万人2天内就成行。

如果历时一个月的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事件是一部电影,那绝对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剧情片,票房一定大卖:时间线紧凑不拖沓,情节跌宕起伏,婉转曲折,而且每次转折都让人出乎意料。但是整个事件充分显示了加泰罗尼亚的“怂”,而且怂的不只是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这样的独立领袖,还有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和议会中占多数的独派政党,加泰罗尼亚人民也不例外,不管是独派还是统派。

就独派民众而言,其最大的问题在于,除了抗议过西班牙中央政府暴力阻挠民众投票外,在加泰罗尼亚政府与中央政府的整个博弈过程中没有出场进行任何支持,独立已随风消逝,中央政府要审判独派政治领袖了才抗议示威,为时已晚。统派民众也一样,既没有去参与投票,反对独立,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中央政府接管加泰罗尼亚之前,也没有组织起来发声表态,任自治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折腾打嘴仗。

也许统派民众认为由于不具有合法性,此次独立公投只是独派的自娱自乐,独派也没有能力独立,所以无需理睬。但从这两年欧美频频发生的“黑天鹅”事件来看,真保不齐因为某些因素,加泰罗尼亚真的独立了,那时统派只能痛心疾首,悔不当初了。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选举的教训前鉴不远。

总地来看,加泰罗尼亚的“怂”表现在最佳时机没有毅然决然地做该做的事,整个过程表现得犹疑不决、拖沓延宕。宣布独立本来是一个一气呵成、高歌猛进的事,其决定和宣布都应该是果断决绝、义无反顾的事。幕后磋商当然会反复权衡利弊,审时度势,但表现给公众的应该是勇往直前的形象,一旦启动谋求独立的步伐,就应该是振臂一呼,气势如虹。哪怕最后失败了,也是虽败犹荣。迈出了独立的步伐,含着泪也要把独立的路走完,要么走到死,要么走到没有路,要么走到独立的终点。如曹刿论战时所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开弓没有回头箭,成不成另说。中国(反帝国主义的民族独立)、美国、印度、科索沃、克里米亚无不如此。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西方政治家和民众懂得妥协,懂得在法治的限度内谋求权利的体现,是西方法治精神的体现。这种辩护看似有理,实则不然。首先,从现实的角度看,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本身就是违法的,这是西班牙及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反复申明的。其次,实质上,独立建国是一种政治革命,其本身是以超法律的正当性来对抗合法律性(legality),这不可能在法律的限度内实现。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讲:“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这其中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关于态度,态度必须坚定坚决。独立建国不能像加泰罗尼亚这样一步三回首,早就想独立却被逼不得已才宣布独立,宣布独立了也不坚持斗争,把独立当儿戏。第二层关乎强力。独立建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也不是打笔墨官司,口水大战;独立建国需要动员民众,需要使用强力(不一定是暴力,社会运动也是一种强力),甚至诉诸战争。

虽然文章最开始已经申明本文不是为了宣扬武力,煽动暴力,但这里还是要说明,流血牺牲几乎是政治革命和独立建国中必备的要素。流血牺牲除了实际推动政治力量和政治局势的变化外,还具有象征意义。这种象征意义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表明革命者、独立派的政治决心,向对方传递明确的信息,便于其尽早做出有利于革命者的决策;第二,凝聚人心、团结同道,使革命斗争更具组织性、秩序性,万众一心;第三,作为历史记忆,激励后人,斗争未竟者继续前行,斗争胜利者造福人民。这不仅体现在国内政治实践中,也体现在国际政治实践中,关涉政府承认和国家承认(政府承认相对于革命而言,国家承认相对于独立而言),具有国际法意义。

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主席普伊格德蒙特

这里以谋求独立为例,国际法上民族自决获得承认的可能性有三种:一是被殖民统治;二是被军事占领;三是被民族压迫。殖民统治针对殖民地而言,这是民族自决运动兴起的源头;军事占领针对主权国家而言,比如希特勒铁蹄下的欧洲各国;民族压迫针对受到严苛压迫的聚居于特定区域的少数族群。

加泰罗尼亚的情形接近第三种情形。但是第三种情形的适用条件比较苛刻,普通的民族不平等和区域矛盾是不算在内的,必须是严重到构成民族压迫的。而能最好体现民族压迫存在的,莫过于流血冲突、暴力镇压了。如果一个地方持续存在地方与中央之间的流血冲突,其民族自决就很可能获得承认,其独立为主权国家就自然而然了。所以“种族清洗”“种族屠杀”是一个承认民族自决的充分理由。这可以说是国际法版的“强扭的瓜不甜”。

然而,加泰罗尼亚独立不只是缺乏强力,没有获得民族自决承认的可能,连坚定不移的决心和态度都没有表现出来,注定失败,遑论它在其他政治现实方面也不具备条件(如政治实力、军事力量、各国的同情与支持等)。所以,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注定失败,既不是因为宪法和国际法上的规范原因,也不是因为其他政治现实条件的原因,首先是因为加泰罗尼亚主观上太“怂”!不是规范理由和其他政治现实条件不重要,而是因为对加泰罗尼亚而言,还没到谈论这些条件的地步,它连想不想独立、是不是真想独立都没搞清楚!

[1] “加泰罗尼亚为啥只‘独立’了8秒钟?”,载《新京报》“外事儿”微信公众号。

[2] “加泰罗尼亚再爆发大罢工,堵塞近50处交通要道”,http://news.ifeng.com/a/20171108/53087933_0.s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7年11月12日。

经略

经略

独立国家战略研究团队,《经略》网刊

分享到
来源:经略网刊(jingluewangkan) | 责任编辑:韩京霏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