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钟:德国中央银行提前3年完成储备目标以应对潜在危机

2017-02-21 07:36:36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钟

当全世界的新闻焦点都集中在特朗普身上的时候,最近有几则关于黄金的新闻也许可能被许多人忽略了。一条新闻是德国中央银行在2016年将三百吨储存在美国的黄金运回德国(在纽约和巴黎共运回了接近六百吨),提前三年完成了将储存在美国的黄金储备运回本土的计划。而另一条新闻则是美国金融投机大亨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表示自己再一次开始大量买入黄金。

要理解这两条新闻背后的内涵,首先需要知道黄金在现代金融市场中的地位。在70年代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 (Bretton Woods system)瓦解之前,黄金要么是直接作为货币本身用于交易,要么是作为货币发行的基础。在布雷顿体系结束之后,虽然各主要大国不再将货币发行量和黄金储备挂钩,但黄金依然还是财富的象征,常常被人拿来和股票债券等金融资产相提并论。

1944年7月,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确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不过该体系在上世纪70年代初逐步瓦解

当然,黄金和股票债券这些主流资产品种之间还是有着很重要的区别。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股票债券都是为实体经济活动提供资金来源的方式,本质上是参与经济活动的几方达成的法律协议,规定了大家的权利和义务。

对于购买股票和债券的投资人来说,他们提供了生产资金,相应的也会得到收入作为回报,所以股票会有分红,债券会有利息。而购买黄金的投资人并没有将资金投入到生产活动中去,自然也就是在黄金本身价格波动之外为投资人产生收入。

但是黄金在金融市场中也有自己独特的作用:一个是避险,一个是保值。避险很容易理解,股票债券虽然可以给投资者带来收入,但是如果发行股票或者债券的实体(公司或国家)破产倒闭,那么投资者手中的股票和债券多半就会变成一堆废纸,一文不值。黄金则不一样,千百年来在世界范围内都一直作为财富的象征,尤其是在2008年那种几乎所有资产品种同步跳水的时候,黄金就成为了金融市场里面唯一的安全港,其价格也随之暴涨。

而黄金的保值作用则体现在其定价货币的价值上。比如,以美元定价的黄金交易品种,当美联储采取减息等政策促使美元贬值的时候,黄金的价格自然就会上升。而在由货币发行过多导致的通货膨胀环境下,黄金价格也由于定价货币的贬值而不断上升,成为通胀环境下保持财富不流失的一个常用手段。

谁在黄金市场中呼风唤雨

黄金交易的参与者来源十分广泛,从广大的散户如中国大妈和印度新娘到非洲酋长和阿拉伯富豪,其中自然也不缺那些连大蒜和茶叶都可以投机的国内外炒家。由于避险保值的黄金正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投机交易热点,连许多大鳄级的国际炒家也多有投身在该市场中博弈。

2013年5月,中国大妈们在金店抢购黄金

其中最有名的炒家之一就是美国宏观交易大师斯坦利·德鲁肯米勒。斯坦利·德鲁肯米勒此人投资业绩十分传奇,90年代曾经作为索罗斯的副手亲自策划参与了狙击英镑的经典一战。2000年自立门户以后更是保持了十几年连续每年30%以上的投资回报的交易记录。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在去年年初美国选战方兴未艾的时候曾表示美国经济潜藏很大风险,当时他最看好的资产就是黄金,而黄金价格也从年初的1060美元涨到秋天的1350美元左右。到了11月总统大选夜特朗普意外获胜,当晚世界金融市场的第一反应就是股票暴跌黄金大涨,黄金价格当夜最高接近每盎司1340美元,反应了相当一部分人对于特朗普执政的悲观预期。

但是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却表示由于特朗普承诺的经济改革方案,他已经没有理由继续持有黄金 ,就在当晚卖掉了他帐户上所有的黄金,转而大举买入美国股票。

顶级的黄金炒家、优秀的对冲基金经理人德鲁肯米勒

在以他为代表的国际大鳄级炒家抛售黄金的打压下,黄金价格一路跌到12月的1140美元之下,而美国股票则如同坐上火箭一般连创历史新高。而就在现在股市牛气冲天的时候,在2017年2月7日的一个访谈中,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却出人意料的再次反转,表示他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这段时间内再次大批买入黄金,原因是“各国都想让自己的货币贬值,所以他只能买黄金”。

从2016到2017年初,像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这样的投机大师在黄金市场杀进杀出,获利丰厚,其着眼点也在逐渐变化。在美国大选前的买入是为了防范大选投票的政治风险,选举结果出来以后逢高卖出又杀了一把散户。而特朗普在2017年1月17日一条推特说到“由于美元太强,我们的公司无法与(中国)竞争”,引发市场对于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可能会导致贸易战争和货币战争的担忧, 美元汇率瞬间跳水,这似乎也印证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在12月和1月再次买入黄金的英明。按照2月17日黄金市场收盘价格来看,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这一单交易现在又盈利了。

央行黄金储备的作用

与炒家的思路不同,对于像德国中央银行这样的发达国家央行来说,黄金储备的用途基本就只剩下避险这一条了。发达国家的中央银行本身就是“印钱”的货币发行机构,而且本国货币已经实现了国际化,自然也就无所谓保值的问题。但是在2008金融危机的那种特定环境下,当市场发生恐慌性的挤兑和“踩踏”式外逃的时候,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就是这关键时刻的定海神针,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最后的国际货币支付手段之一,是稳定市场信心,保卫国家金融稳定的最后一道防线。

正因为央行的黄金储备有这样的战略意义,每个经济大国的黄金储备的变化,都有着相当深远的背景和影响。就这次德国央行运回黄金储备的新闻而言,首先这个政策并不是德国央行的心血来潮,而是其长期政策的一部分。德国央行在2012年时候对本国黄金储备进行了一次审计,发现德国6到7成的黄金储备由于历史原因都储藏在美英法等国外的银行金库中。

对于经历了2010-2012年欧元区国家经济货币危机的德国人来说,自家金融防线中的最后一道关口竟然没有处在本国的直接控制中,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因此,在2013年1月,德国央行作出决定将储存在美国的德国黄金运回德国。

或许是巧合, 2013年1月的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中表示美国国债上限将至,要求国会尽快增加国债上限。这被公认为是引发了美国2013年政府财政危机的导火索,最终导致美国联邦政府在2013年10月1日被迫关门,直到美国国会在10月16日达成协议增加了国债上限,差一天就导致美国政府破产。

美国大选前后的黄金价走势

德国人原定的运回黄金的计划是要在2020年达成目标,然而在新闻里提到,现在德国央行提前3年就完成了预定目标。如果说2013年或许是德国央行早有预见,不愿意把黄金存在一个可能破产的国家的银行里而做出了将黄金运回本国的决策,那么现在为什么一贯精密准确到刻板程度的德国人突然赶进度了呢?大家不妨来看看2016和2017的欧美政治经济发展趋势。

自从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以来,民粹主义的政治风潮席卷西方世界。在大家都关注的美国,川普政府口口声声美国第一,还出人意料的指责德国操纵货币获取国际贸易优势。在欧洲,各国民粹主义政党的一个共同政治诉求就是反对欧盟,将各国中低收入者所处的困境归罪于欧元或者是欧盟的经济和移民政策。

2016年民粹主义者已经在英国和意大利取得了一系列的选票胜利,2017年更是民粹和传统政党之间权力争夺的关键时期:法国德国均将举行全国大选。法国极右主义的代表勒庞已经在选战中有着不小的优势,德国默克尔也遇到了本国民粹主义候选人的强力挑战。而引发几年前欧元危机的希腊等南欧诸国,经济形势并未得到根本好转,很有可能再次爆发财政危机,在法德两国民粹主义高涨的今天,西欧北欧的“有钱人”是否还愿意继续接济南欧的“穷亲戚”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以勒庞为代表的的西欧各国民粹势力的崛起,为欧盟的未来增添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如果西欧北欧民粹政客在选举中上台,或者传统政客在民粹主义的压力下无法和希腊等国达成进一步经济救济的协议,欧元和欧盟本身是否能够继续存在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不难理解德国央行抓紧时间将国外的黄金提前运回本国的举动,是面对欧美政治风险放大的未雨绸缪之举。而同时斯坦利·德鲁肯米勒这样的金融大亨在股市高歌猛进的时候又在黄金市场杀了一个回马枪,除了他善于把握金融市场获利机会之外,也是为了防范万一的黑天鹅风险事件发生的准备。

一叶知秋,对于中国来说,外部经济风险的加大对于我们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在扎好篱笆防范风险传播到国内的同时,西方现有经济体制的波动甚至颠覆,往往也会提供给我们更多的战略发展机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金钟

金钟

旅美经济学博士 宏观经济分析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黄金游戏
黄金游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