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钟:美国企业的债务负担是美国经济已知的最大风险点

2019-09-09 07:59:1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钟】

一转眼2019年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在各种冲突背景下的国际宏观经济也频频发出预警信号,比如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倒挂更是被媒体大肆炒作了一番。

利率倒挂(也称收益率曲线倒挂Inverted Yield Curve)是指利率期限结构(yield curve or term structure)中出现长期利率水平低于中短期利率水平的现象。其实从2018年以来,美国国债某些年限的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已经出现了倒挂的情况,但是2年期和10年期出现倒挂被认为最具有象征意义,因此出现倒挂的那几天美国股市也都纷纷狂跌。

利率倒挂是否会一定引发经济危机呢?从历史上看10次利率倒挂之后有9次会发生经济危机。但是两者之间的时间差却没有一个定数,短则几个月,长则一两年,平均下来大概在一年半之内。

2019年8月14日,美国纽约,纽约证交所。美股周三收盘全线暴跌,三大基准股指均跌约3%,其中道指重挫逾800点,因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引发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视觉中国)

算算时间,从今天往后一年多恰好就是美国2020的总统大选,如果经济衰退在选前爆发,或许会给选举造成举足轻重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各个方面不遗余力的渲染“利率倒挂”这个普通人本来不太了解的金融专业术语的主要原因。

那么在喧嚣的金融炒作背后,美国实体经济这一次是否会跟随着利率倒挂这个信号发生转变呢?

先来看看占宏观经济七成的居民消费这一块。从下图看美国居民消费的同比增长率已经从这一次经济复苏的高点上跌落下来,现在还维持在正常历史水平上。

美国居民消费同比增长率(数据来源:美联储数据库 下同)

购买汽车和房屋是居民家庭开支的两个大头,但是又不像医疗和教育那样属于刚性开支。目前,汽车消费和住房建设开工数据处于2008以来的高位附近,但是过去四五年里一直徘徊在这个位置停滞不前。2017和2018年是上一次经济危机以来美国总体经济增长最快、就业数量增加最猛的时期,但是这样好的宏观经济环境对于车辆和房屋的总需求并没有什么拉动作用。

美国住房开工建设数量


美国汽车销售总量

我们在6月份的文章里已经分析过美国居民家庭负债水平占GDP的比重处于2000年以来的低位。购买潜力充裕的美国居民家庭,在经济形势大好的2017和2018年,都舍不得打开钱包,进行大额投资和消费,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普遍信心不足,2008年的经济危机依旧让大多数普通人心有余悸,更注重控制债务和增加储蓄(见下图美国个人储蓄率的变化)。目前的个人储蓄率已经是2008前最低点的三倍左右。而媒体渲染下经济周期末期的临近,也让很多普通家庭更加谨慎的控制开支。

这个趋势的好处是居民家庭相对对抗衰退风险的能力加强,可以为宏观经济提供一个支撑;坏处就是缺乏拉动经济增长的能力。

美国个人储蓄率

减税和放松监管是2017年和2018年美国商业投资增加的主要原因,而商业投资的增加也是过去两年就业和GDP增加的主要动力。但是,国际贸易争端以及我们在以前文章提到过的库存周期,导致了商业投资增长放缓。

1990年以后的几次美国经济衰退之前,商业投资的同比增长率都会首先跌至负增长的水平。当然,2016年初商业投资变成负增长之后,并没有引发衰退。直到2019年第二季度为止,美国商业投资还只是从2018年的高点回落,并没有进入负增长的区间。

国内投资同比增长率

但是,从上市公司的业绩报表来看,标普500家公司指数成分里的公司第二季度业绩总体是-0.4%,继第一季度之后再度呈负增长。这是2016年上半年以后美国标普500指数成分公司的业绩第一次连续两个季度下滑。目前大概有7成以上的上市公司预测第三季度利润会继续下滑。这也很好理解,目前的贸易环境下,许多公司收入增长放慢,供应链成本增加,这些都会导致利润减少甚至亏损。

作为掌握内幕消息的公司高管,最近也开始大规模兑现离场。CNN报道,连续5个月,美国上市公司高管出售本公司股票超过100亿美元,仅低于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而在我们以前的文章里也提到过,美国企业的债务负担已经达到历史高位,这是美国经济已知的最大风险点。

2019年7月31日,星期三,纳斯达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阿德娜·弗里德曼在纽约纳斯达克总部接受采访时发表讲话。弗里德曼说,美国股市可供选择的公司少了数千家,这对普通投资者不利。(@东方IC)

9月初一个重要的先行经济指标美国制造业经理人指数也跌破50关口,进入负增长区域。这说明和上一个月相比,美国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活动不再增长,出现2016年以来的首次下滑。其中最关键的新订单指数,以及就业指数都进入到负增长区域,这一般代表着未来一两个月的制造业经济活动都会减退。

美国居民家庭支出和企业经济活动的增长率都是刚刚从高点回落,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居民家庭相对较低的债务负担和相对高的储蓄率的对冲下,这些私人部门经济活动未来的增长率将会继续缓慢下跌。未来在达到某个临界点时,沉重负债导致的企业信用危机就有可能被引发。

最后就是政府开支。美国刚刚通过的法案大幅度提高未来两年的政府开支,总增幅达到3200亿美元左右,就是每年比现在的政府开支水平提高1600亿美元,差不多是美国一年GDP的0.8%左右。

随之而来巨大的赤字缺口只能通过发行国债来解决。因此,国会还通过了两年内暂时取消国债上限的政策,就是为了保障庞大财政刺激政策的资金来源。

谁会来买这些国债呢?目前还是各大银行和养老基金,但是在巨大的缺口面前,最终还是要依靠美联储印钱买单。金融市场对此看的很清楚,美国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跌,甚至出现倒挂,就是市场在预期美联储为了保障经济运行以及国债发行,最终不但要继续降息,而且要重启新的一轮货币宽松。

综合现有的数据以及美国货币、财政政策的应对,美国未来一年的宏观经济最大可能是回到2015和2016年的低速增长甚至停滞不前的水平上,出现较大经济衰退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单纯货币政策的逐渐失灵,会导致各个主要经济体采取庞大的财政刺激政策来挽回经济,并开动印钞机来支付被迫滥发的国债来为财政政策买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金钟

金钟

旅美经济学博士 宏观经济分析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上市公司高管大规模出售股票,让我们联想到2007
人民币破7,让美国压不住心中恶魔
三星突然被日本卡脖子,求助中国还来得及吗?
美国二季度GDP极有可能大幅下滑,企业债务开始反噬
美国一季度GDP的“光环”下,小企业怂了,独角兽“疯”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