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纪硕鸣:300多亿负债华西村扛不住了?我在华西村做了一些调研

2017-12-23 16:45:34

【最近,某公众号引用华西村2016年负债300多亿的数据,称其“亟需转型”,将上半年的这一话题重新炒热。媒体也搜出2017年的新数据,跟进评议。虽然负债数字依然很高,但多次在华西村考察的本文作者认为,“经济学界对不同产业,到底可以有多大的负债评述不同”;“很多社会对华西的诟病以及指责,源自对吴仁宝倡导的华西理念不理解”。观察者网刊载本文,以供读者参考。】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纪硕鸣)

享有盛誉的“天下第一村”,华西从来不缺新闻。尤其是创下“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2000年代育人”的神话后,对老书记吴仁宝不在的华西,各种褒扬、担忧等直至争议一直存在。社会对华西未来的关注、关心度不减反升。但关心、关注华西,更应该了解华西的发展理念,理念是实践的指导。

最近的新闻从华西负债引伸出华西集体经济是否走到尽头的关注。文章呼吁华西“走到了亟需转型的岔路口”;“须从‘能人经济’向现代治理转型”等,建议都很实在。其实,据我的考察了解,面对新时代,华西都在做,而且初见成效。只是,一些关注者对华西的发展理念有落差,文中引用的数据得出的结论也有误。

华西村壮观的照片网上并不少见,但这几天的新闻大多围绕着300多亿的负债

因为要写一本吴仁宝的书,最近经常去华西看看,比较多了解了一些华西,才发现,很多社会对华西的诟病以及指责,源自对吴仁宝倡导的华西理念不理解。华西至今还是一个行政村,华西人是以一个农民的智慧甚至还带有点农民的狡黠,既从华西的实际出发,又怀抱共同富裕的理想,这不是城里人依一般经济学理论分析可以那么简单阐述的。

你能想象得到吗?吴仁宝按市场经济在走,但他坚信的是共产主义,他的理想是共同富裕,并在华西富裕后不断实践着。深入了解,还发现,华西的理念还是那么的纯朴。比如说,吴仁宝讲华西的城市化,不是要把华西建成城市,而是“让城市里的人到华西来花钱,叫城市‘化’”。

这样的理念引导下,华西催生了旅游产业,仅2012年,华西接待游客量达200万人,收入达6亿元,其中境外游客超10万人。讲到旅游,必然要讲到华西那幢万人迷的72层龙西国际酒店。建楼那一刻就有批评声音,有人指责高楼是“炫富工程”,这自然是不了解吴仁宝的心思。这座农村第一楼,是吴仁宝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杰作,更大的杰出贡献是他的思想。如果说炫富,那是在炫社会主义之富。

华西村龙希国际大酒店

华西村龙希国际大酒店328米高,这是绝对政治觉悟的高度,不超过北京那时的高楼。他说,投资30多亿,是要显示华西靠共产党的领导,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富了起来。这是中国农村、中国农民的骄傲。

农村偏僻,建这样的高楼是否有经济意义?不少人看不懂并提出质疑。华西自有算盘,问题是怎么去算这本经济帐。吴仁宝有自己的计算方式。他把华西的“龙希”大楼称作“三增”大楼。

一是叫增地空中大楼。华西一个小村只有0.96平方公里,只有800多亩可用耕地。这座大楼20多万平米,无形中就为华西增加了近400亩土地,相当于增加了小半个华西村的地。

二是叫增值大楼。2007年开始投入建造,“龙希”高楼总投资花了30多个亿,2011年建成时,重新再去投相同的高楼,最起码要50个亿,其实,加上土地增值,可能的价值会更高。吴仁宝认为,这座大楼是百年大计,可能是越老越值钱,所以这样的投入就叫有效的投入,能够增值。

三是叫增效大楼。吴仁宝不单单算增值经济效益,而且还有社会效益的增长。华西如果不富,这个楼建造不起来。

也有人指,哪有这么多客人可以住酒店。吴仁宝的设计中,还考虑的是本村村民。龙西酒店180套公寓房,一部分有贡献的华西村民可以入住其中,成了华西村真正的农民公寓。华西村民从搬进别墅到入住高级公寓,都是吴仁宝为体现现代华西村民共聚一堂的精心安排,是吴仁宝共同富裕理念的实践。三楼自助餐厅,早上用餐,不管是否旅游季节,都人来人往,村民们在此享受早餐,华西村民的一天就从自助早餐开始。

农民公寓按照五星级宾馆标准装修,提供五星级酒店的服务。“衣服直接送到洗衣房,吃饭直接到宴会厅,不用自己收拾房间,专业的酒店服务人员将为住户提供高档的服务。”华西村的村民们这样描述住进摩天楼的幸福生活。

这种幸福生活始于吴仁宝的梦想,让村民们共同创造,共同享受,华西村有条件做到了。“龙希”见证了华西村的集体力量,见证了华西人共同富裕的变化。这些,可能城里人还看不透农村那种集体共享的文化。华西算的帐和评论员们算的不一样。

华西有负债,在有些人眼中看来是高额负债,但经济学界对不同产业,到底可以有多大的负债评述不同。有文章指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不过,2016年华西总营业额261.47亿人民币;上交税收13.20亿,比上一年增加了19.68%;净利润达到5.09亿人民币。以此来看,即使有些负债,但并没有影响华西的正常发展。

有文章指,“大公国际于2017年7月17日的信用评级显示,华西集团截至2017年3月止,总资产541.26亿元,利润总额为0.5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7.83%,较2016年有所上升。”该文没有指出,“利润总额为0.55亿元”,是什么时候到3月止,是一个月还是一季度?以此就推断华西存在的问题有些粗糙了。不过,正是大公国际咨询作出评估,“确定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维持AA,评级展望稳定。”连续数年都是如此。

事实是,2017年的上半年,华西的净利润为1.7亿。数据有落差,结论自然不正确了,逻辑就是这样。

2016年是华西的改革年,去产能改革、产业调整、分配制度改革都如火如荼。转型后的华西,服务业占比已经超过65%。负债有可能是华西转型过程中的阵痛。受大环境影响,华西无可避免其主力钢铁产业遭遇滑铁卢。正是华西新书记吴协恩的担当,不关厂、不裁员,让数千工人等待转机。如今,华西的钢铁产业迎来新的转机,今年1-9月份,钢铁实现营业收入142.06亿,毛利9.72亿。华西不仅不放弃实体经济,还思考发展农业引入日本优质稻米种植。

华西到底属什么“制”?这个总有冷言冷语的话题,其实很清晰。华西就是集体所有制,发挥集体力量办大事。在占股比例上没有私人的大股东,大股东是村民委员会,华西集体持股占比75.37%。所有的重大决定都由党委会决定,在党委会上,吴仁宝也只有一票,接棒的吴协恩同样如此。

当年,吴仁宝如果放弃集体经济,搞乡镇企业转制、改制,把集体变私有,吴家可能早已出好几个土豪、亿万富翁,哪还用搞什么家族制那么累!

我采访过一位无锡市委的前领导,他也关心外界讲华西家族制的问题。他说,吴仁宝对他说,我如果要追求家庭的财富,我早就是亿万富翁了,我不要自己小家庭的亿万富翁,我要全村的亿万富翁。有高层领导曾经问这位无锡前领导,把自己的领导权传给儿子了,是不是搞家族制?这位前领导回答说,他不是家族制,他是家族,但他不是家族统治,他是共产党领导。

这位无锡领导直接问吴仁宝:人家说你搞家族制,你怎么看?吴仁宝回答说,我是人民的服务员,我是为人民服务,像我这样的家族,为人民服务的家族太少了,还是多一点好啊。

有数字统计,吴仁宝的子女都跟他一样,把政府批给他们的奖金捐给集体,约有2、3亿人民币。

值得关注的是,华西是一个村级行政单位,除了要发展经济,还要安排好整个村从核心村的2000村民,到大华西的3万多村民的生活。吃喝拉撒都要管起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华西除了要有现代管理制度,同样还需要能人,需要有理想肯为百姓服务的领导者。现任书记吴协恩就跟老书记一样,不拿最高工资,不拿奖金,多年来他将上级奖励给他的1亿多奖金全部留给了集体。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十九大后在徐州调研考察时表示:“农村要发展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好班子和好带头人,希望大家在十九大精神指引下把村两委班子建设得更强。”

好班子,好带头人就是“能人”。“能人经济”要向现代企业治理转型,但有现代企业治理,关键还是靠能人。中国农村要有大发展,走向共同富裕,可能,一离不开有思想有觉悟的能人,二离不开集体的力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纪硕鸣

纪硕鸣

香港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聚焦三农
聚焦三农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