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孔帆:马克龙当选,法国又得空转5年?

2017-05-10 09:27:3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孔帆】

马克龙还没走进爱丽舍呢,一些专家马上下结论了:法国啊,又得空转5年。理论根据无非是网上那些口水,没有任何新意。外面的专家人云亦云也就罢了,身在法国的所谓专家也这样说,就不应该了。你啃着法国的福利面包(当然,不工作白吃的日子也许不会长久了),唱衰着法国,好像也不是很厚道吧。人家马克龙、勒庞在竞选时都能下基层,你下结论前,能不能也做个调查呢?

说法国将迎来“空转”主要原因,就是马克龙的前进运动不可能赢得议会选举的多数席位。对此,我不这么看。我认为更名为“前进的共和国”的这个新党,将赢得立法选举。

马克龙在投票

在一些专家眼里,这对于马克龙来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如果稍微到基层做个调查,那就会发现马克龙团队强大的另一面:在马克龙决定竞选总统的那一刻,他们就开始了立法选举的布局。

无论是在巴黎,还是在郊区、城镇,乃至外省,马克龙团队的立法选举布局都非常周密。虽然各地都是年轻人为主力,但总有当地的资深政客做助攻。除了前进运动自己的力量,一些独立候选人也将成为他们的有力补充。当然,仅凭马克龙团队的能力,布局全国立法选举是远远不够的,但我们不能忽视支持其背后的强大力量。

马克龙团队在全国的精心布局是基础,团结法国左右翼只是他们的第二步棋,而不是外界认为的重要一环。

马克龙与支持者们自拍

先说右派。右派共和党勒梅尔(Bruno Le Maire)已明确提出要求,新政府总理必须来自右翼党派。勒梅尔还毛遂自荐,表示愿意加入新一届政府。而马克龙的发言人卡斯塔纳(Castaner)指出,“前进”党要避免新执政党内出现任何“反对派”。

关于立法选举,右派共和党内部意见分歧较大。如果放在以前,这个事情比较好办,共和党的大佬们碰个头,就差不多定下来了。但是,现在党内谁还有这个威望呢?萨科齐?于贝?似乎都不能够起到决定作用了。

前总理拉法兰则刚在自己的微信发出一条信息:他将作为法国新总统的特使,参加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共和党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蔚蓝海岸大区(PACA)主席埃斯托西(Christian Estrosi)说了一番话,也许能代表很多共和党成员的心声,“如果我们还是以‘排斥’而不是‘联合’为出发点,那么,立法选举也会和总统大选一样极端化,最后以我们的‘惨败’告终”。说完这番话不久,5月8日,埃斯托西辞去了自己的主席职务。据说,马克龙许诺在政府给他一个位置,被他拒绝了。但是,以后会不会接受,不好说。

支持马克龙竞选,退出共和党的埃斯托西

据悉,很多共和党成员还比较赞赏这种态度,也许会按照这个路子来。

相对于右派共和党的分歧,左派社会党似乎更好办了。目前大多数社会党党员的心声应该是:是该融入马克龙的执政党呢?还是融入呢融入呢?总理卡泽纳夫直接发话了:想要让社会党成为6月立法选举的受益者,就绝对不能打出马克龙反对党的旗号。

其实,现在说社会党已经分崩离析,也不过分。惨败的社会党候选人阿蒙还在出昏招,他认为应该和极左翼“不屈服的法国”创始人梅朗雄联手,以左派第一大反对党的名义,号召“尽可能多的左派联盟候选人”(包括梅朗雄的支持者)共同角逐立法选举。社会党人听到这个消息,内心应该是崩溃的。这也会加快社会党融入前进党的进程。

马克龙与奥朗德参加二战胜利纪念日活动

再来看看极右翼国民阵线方面,大选失败后,勒庞宣布要将国阵“改造”为更广泛的运动。国民阵线二号人物菲利波(Florian Philippot)表示,“很多人都希望能改建成一个更联合、更有竞争力的组织,登上权力巅峰”。话音刚落,老勒庞就发话了:政党不是你说改,说改就能改。国民阵线还是先把家事处理好再说吧。

法国一位专家表示,“前进”马克龙当选后,数十年轮流执政的左、右派大党内部矛盾激化,甚至被怀疑“存在的必要”。现在就判定马克龙会打破这种政治格局,可能还为时尚早,但是,这个趋势是存在,而且,在即将到来的立法选举中,将表现的更加明显。

根据民调机构Kantar Sofres-OnePoint所做的一项民意调查,“前进”党将在立法选举中获胜(24-26%),右派共和党次之22%,极右翼国民阵线名列第三(21-22%),极左翼“不屈服的法国”第四(13-15%),最后是左派社会党(8-9%)

马克龙的“大秘”卡斯塔纳是这样说的,“前进”党想要创建的“新执政党”是一些“来自左派社会党、右派共和党以及中间派人士,并且,为了“打破政治小圈子”,必须要有“至少一半的候选人是来自民间的无党派人士”。如果新执政党真能这样的话,赢得立法选举,取得议会多数席位并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最后还是选民来决定结果了。广大选民的支持是马克龙最后的靠山。和我一起参加央视新闻客户端直播的法国嘉宾奥里威说了这样一番话:既然我们把马克龙推上了总统的位置,不管他的当选有什么偶然因素,他成了法国的总统,法国人民就应该给他“工具”,否则法国还是会陷入危机。他说的“工具”,就是指马克龙赢得立法选举。他的这番话,也许能代表理智、正常的选民的心声吧。

有人说,赢得了立法选举,在如今的国际大环境下,法国也很难。这就有些悲观了。在马克龙当选的第二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这位法国新总统发去了贺电。

由于马克龙明确力挺欧盟的立场,他的当选将有助于减轻中国对中欧关系前景的担忧。


尽管在竞选活动中马克龙未就法对华政策给予清晰阐释,但他多次宣称,支持全球化及扩大与他国的经贸联系。因此可以预见,马克龙将延续其所奉行的扩大法中间经贸关系的路线。他强调中法之间存在着非常重要的历史关系以及战略伙伴关系。在接受华文媒体采访时,他希望保持与中国的政治和外交战略关系,因为他认为在国际反恐、在防止气候变暖,在促进地区与全球的和平方面,中国是法国和欧洲非常重要的盟友。

习近平在贺电表示"中方愿同法方携手努力,推动紧密持久的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迈向更高水平"。马克龙的两个外交顾问奥里安、杰拉德都是特朗普“反全球化”的死敌,法国能够与中国加强合作,无疑是他们最希望的。他们也将建议马克龙回应习近平的“愿望”。如果不是时间问题,他们甚至会建议马克龙亲自参加北京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而不是仅仅派出拉法兰作为特别代表。

在欧盟内部,“德国与法国今天面临着共同的挑战”,默克尔在马克龙获胜后说,德法合作是德国政策的基石之一,对于“将两国和欧盟引导向安全、成功的未来”十分重要。默克尔也提醒说,接下来几年法国必须取得成功。“在这届任期结束时,人们会问,失业率问题解决得怎么样,经济实力发展得怎么样。”她还提及城市与乡村生活水准的可比较性以及融合问题。

默克尔表示,马克龙自己曾强调过,法国需要许多改革。马克龙也承诺遵守欧盟稳定公约,按照该公约,法国须降低财政赤字。默克尔表示德国愿意提供支持,她还说,马克龙将很快访问德国,商讨共同行动。

默克尔支持马克龙改革

德国与中国一样,给予马克龙的信号都是支持。当然,各国给出的信号都是支持,但是,真正能提供支持的,也就这两个大国。相信马克龙也能感觉的到,如果他反应慢,他的智囊团也会提醒他。

有了国内改革的“工具”,有了国际上两个大国的支持。(在抵抗“反全球化”的过程中,也许会有更多的国家支持。)马克龙想让法国“空转”5年,也不容易。

这篇文章初稿刚完成,右翼社会党、极右翼国阵就分别爆出两条大新闻:在社会党初选中被淘汰的前总理瓦尔斯,在归附马克龙的步骤上跨出新的一步,他宣布他在埃夫里的议会选举中将是“支持总统的多数派”的候选人,他希望在马克龙的“前进的共和国党”(旧名“前进”运动)内登记竞选。前总理在卢森堡广播电视台(RTL)的演播室宣布:“社会党已亡,它已被我们抛在后面,但社会党的历史和它的价值观未灭,它必须自我超越和不断进步。”

另一个爆炸性消息是,被视为勒庞接班人、勒庞家族的第三代玛丽翁-马来夏尔-勒庞(Marion Maréchal-Le Pen)也几乎在同时宣布退出政坛。很多年轻人正是因为玛丽翁的存在,而对国阵没有放弃,这位最年轻的大区议员走了,支持极右的年轻人将会流失很多。

在听到这两个消息的同时,代表共和党旗下的联盟党派—法国自由民主党党员身份参加立法选举的华人蔡垂彪对我说,共和党旗下的30多个小政党,都将投奔马克龙团队,当然,这要在马克龙接纳的前提下。萨科奇的好友何福基则这样说,立法选举,萨科奇本人将不再参与组织,已经将全部工作委托给共和党立法选举竞选班子负责人巴鲁安(Francois Baroin)。然而,如前文所述,巴鲁安已经不能完全服众,共和党内部的裂痕正在加大。

也许,对于法国来说,一个新的政治时期就要到来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孔帆

孔帆

旅法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