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孔帆: 面对恐袭,欧洲是时候抛弃“政治正确”了

2017-08-18 10:59: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孔帆】

正值旅游旺季,欧洲著名旅游城市巴塞罗那突发撞人袭击。市中心发生的小货车冲撞人群事件,造成至少13人死亡,100人受伤。警方证实,这起案件已被当做恐怖袭击进行调查处理。“伊斯兰国”也已宣布对此次袭击负责。

巴塞罗那恐袭现场(图/东方IC)

警方封锁现场(作者供图)

自从欧洲不断遭受恐怖袭击以来,伊斯兰恐怖威胁在欧洲似乎已成为“新常态”。

伦敦市中心伦敦大桥上发生恐怖袭击后,英国首相在演讲中就指出,面对恐怖主义,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她的意思很明显:很多该做的,我们都没做,或者不敢去做。

当时,心直口快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替她把话说明了:要彻底反恐,就必须抛弃“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近年来让欧洲的发展经历怎样的“磨难”,今天我们就不展开说了,只讨论反恐。伦敦恐怖袭击之后,英国梅首相警告说,欧洲面临的恐怖威胁出现了新趋向,是"恐怖滋生恐怖",是坏人受启发而发动攻击,并不仅仅是个别人经过长达数年的策划、密谋、培训,也不仅仅是那些通过网络而被极端化的独狼,而是有人模仿别人、用"最原始"的手段发动攻击。

汽车或卡车等交通工具已成为恐怖主义分子的杀人手段,这确实是恐怖威胁的新趋向之一,最近两三年来越来越明显。自2013年以来,在英国安保机构已破获的18起(攻击)阴谋中,一大部分都是嫌疑人企图发动与西敏寺桥、伦敦桥类似的以交通工具和刀所进行的恐怖攻击。

因为用车辆碾压、用刀捅人的恐怖作案方式要容易得多,不需要多少训练,不需要严密组织训练,也不需要很多资金,而想策划像曼彻斯特那样的爆炸则更为罕见,因为作案人需要有相当的技能。所谓的"伊斯兰国"和其他一些圣战分子都长期鼓励追随者采用简单无成本的攻击方式。

应该说,这也成了欧洲恐怖袭击的“新常态”。如何应对这种状态?“政治正确”肯定是解决这种困局的障碍。

我们不由想起了特朗普曾经推行的旅行禁令,禁令针对的是伊朗、叙利亚、利比亚、苏丹、也门和索马里的公民入境美国。这种行为是严重的政治不正确,几家美国法院阻止执行这项旅行禁令。法院裁决基本认为,特朗普一再攻击伊斯兰恐怖主义,并一度主张完全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表明他这个较有限度的禁令其实就是宗教歧视。当时,特朗普将下级法院的裁决上诉到了美国最高法院。这项禁令在很多人看来,都有些极端,但是它确实有效。

反观欧洲,两年前,法国遭受恐怖袭击之后,当时的法国总理瓦尔斯敦促欧盟加强边境检查,否则将让欧盟申根制度受到威胁。欧盟各国应该清醒看到需要尽快组织和行动起来,共同对抗恐怖分子的袭击。两年过去了,边境检查一直也没有成为常态,各国的反恐联合,也成了一纸空文。

难道说,欧洲内部的边境检查,比特朗普的禁止旅行令还难于推行么?是的,因为这样限制了人口流动的“自由”,属于政治不正确。当时,费加罗报警告欧盟急需采取新措施,面对那些前去叙利亚或者伊拉克参加“圣战”后,又返回欧盟公民,欧盟国家需要及时发现他们。边境检查都没有,你怎么发现他们?

别说边境检查了,在欧洲国家,公共区域安装一个摄像头,或者例行正常安检,都会被视作侵犯公众隐私权。伦敦恐怖袭击事件后,加强了警力。伦敦市长马上担心了:街头出现的大量警察,会吓坏了市民和外国游客的。好在,现在从法国出发的跨国列车,早已经开始实行安检了。但是,从比利时一些小城市返回巴黎的列车,依然没有启动安检,这无疑又埋下了隐患。

还有就是互联网监控,这更是一个不能触碰的领域。很多西方国家诟病中国的互联网检查,其实,这还不是为了公众的安全么。但是,在欧洲,这就是政治不正确。

英国梅首相在访问法国时,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直接讨论了恐怖主义问题,并宣布将一起向脸书、谷歌等互联网企业施压——如果这些企业不能减少网络上的极端主义言论,或者遏止用户在网上散播这些言论,将面临法律责任。马克龙表示,两国同意社交网络业者在移除恐怖主义宣传方面,做的还不够。他和特里萨梅已经制定出具体的行动计划,要求社交网络业者承担更大的责任和义务,移除网络上提倡仇恨和恐怖主义的内容。

结果呢,雷声大,雨点小。互联网的监控措施根本得不到真正的实施。谁敢得罪数量庞大的网民呢?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很多极端伊斯兰分子,正是从网上“汲取”的“能量”,并且利用社交媒体传播信息,互通有无。而政府对于互联网的监控,形同虚设。倒是对于莫须有的间谍案之类查的非常到位。

推特先前已删除几十万个“恐怖账号

马克龙说了,打击恐怖主义已经成为法国外交的绝对优先目标。马克龙本人与外国领导人会晤或是出访时,其会谈的内容也是重点磋商打击恐怖主义。法国内政部长也指出,打击恐怖主义是马克龙上台后面临的“头等大事”。但是,他非常注意“政治正确”,没有再提“边境检查”之类的方案。

6月,马克龙向联合国安理会建议,在西非部署组建一支撒哈拉走廊的非洲反恐部队,以便进一步打击有组织的恐怖分子。在马克龙看来,他这是在“治本”,从源头切断恐怖分子。但是,问题是,2011-2016年间,超过5千名欧洲公民加入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其中近3000人可能已经回流欧洲本土。当然,从源头解决问题,是值得称道的,也是重要的途径。但是,标本兼治也许是欧洲反恐的彻底方案。

所以,英国梅首相的反恐措施更加“靠谱”:要全面调整反恐战略,消除激进伊斯兰主义滋生的空间。她认为“我们国家对极端主义抱有太多的宽容。”今后在社会、社区需要"更加强有力"地查处,这可能需要有"艰难、甚至令人不舒服"的对话,但是,"全国需要团结一致、对付极端主义。"毫无疑问,梅首相将会采取一系列政客们看来“政治不正确”的措施,这些措施的效果,也许我们很快就会看到。

而欧盟各国如果还是坚持“政治正确”的话,恐怖袭击的“新常态”也许还会持续下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孔帆

孔帆

旅法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