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孔帆:马克龙想建立一个牢固的欧盟,也许他应该和中国谈谈

2018-04-21 14:20:2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孔帆】

携轰炸叙利亚导弹之余热,法国总统马克龙日前在欧洲议会首度发表演讲,呼吁欧盟对移民、欧元区改革等问题展开讨论,对欧洲内部出现的民粹主义做出警告,并誓作“民主的捍卫者”。马克龙的“热血”演讲受到欧盟的点赞:“真正的法国回来了!”

但据在欧洲议会工作的朋友所见,欧盟各国领导表情各异,不少人脸上分明写着“我就静静看着你装”。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对马克龙在斯特拉斯堡的讲话表示赞许。但他同时提醒人们不能忘记,“欧洲并不只是德法”,欧盟是一个有28个成员国的共同体。

半年前,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发表的演讲中首次提出对欧盟改革的设想,此后就无声无息了。现在,马克龙在欧盟议会再次为他的改革计划迫切呼吁支持。他主张欧盟应获得更多的主权、行动能力,应对民主做出明确的宣誓。

然而,法国的盟友德国也没有表示出坚定的支持。4月19日,默克尔当天会见马克龙时坦承,法德两国在欧盟改革议题上存在一定分歧,但她认为两国可以在该问题上最终达成一致。语气可以说非常犹豫了,所以马克龙甚至决定不再等柏林的支持了。

简言之,作为欧洲主义者的马克龙,希望将欧盟建设成为一个牢固的“联盟”。

尽管法德缺乏有关欧元区改革的建议,但还是要保持微笑。(新华网)

但是,马克龙自上任以来,就认为中国是建立这个牢固联盟的阻力。

今年马克龙访华前就曾说,欧盟没有统一的立场。去中国前,他试图跟德国和别的国家有一个对中国投资的共同态度,但是没有实现。他认为这个是很大的问题。

结束访华行程后,他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新丝绸之路的项目上,“我们必须在欧洲层面有一个共同立场”。“我们不能摒弃这项倡议,那将带来后果,也将是一个有深远影响的战略错误。”

马克龙当时表示,一些国家对于中国利益更加开放,有时会牺牲欧洲利益。我们不能责备他们,因为我们对他们作出了十分严厉的私有化的要求。当时的法新社报道指,曾在债务危机中受到包括欧盟在内援助方私有化压力的希腊将比雷埃夫斯港出售给中国。据报道,去年6月,希腊阻止欧盟发表批评中国人权的声明。

法新社将这两件事扯在一起可谓用心险恶。路透社当时报道说,中远航运计划到将比雷埃夫斯港的集装箱吞吐能力提高35%,这让比雷埃夫斯港从欧洲第八大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跃升至第五大,挤下西班牙的阿尔赫西拉斯(Algeciras)和瓦伦西亚(Valencia),希腊也成为连接亚洲与东欧贸易的转运中心。

希腊政府看的很清楚,中国让一个走下坡路的港口,重新焕发生机,给欧洲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哪里是牺牲了欧洲利益?一个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希望欧盟繁荣的国家,欧盟还对其并不存在的人权问题说三道四,希腊政府完全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

然而,在马克龙看来,影响他重新建立牢固欧盟大业的,就是中国;同时,马克龙想再次说服美国,让其重回“全球贸易的舞台”,但华盛顿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f Foreign Relations)的资深研究员阿尔登(Edward Alden)表示,最终的结果可能依然是“除了接受特朗普的条件,别无选择”。

马克龙想再次说服美国,让其重回“全球贸易的舞台”。(新华网)

早在马克龙在访华期间,他就强调,法国非常关注扩展经贸关系。鉴于法国在双边贸易的巨额逆差,他呼吁中国消除贸易壁垒。他在北京说,如果这一步骤得不到贯彻,两国都会采取不负责任的行动,都会重返保护主义的巢臼,而这才是第一步。巴黎致力于说服中国降低牛肉和猪肉以及葡萄酒等进口农产品的门槛。

马克龙还要求中国面向他的国家以及欧盟继续开放投资领域。多年来,欧洲和中国之间在该领域没有产生过冲突,原因是,投资流向如同一条单行线。但这些年间,情况却发生了变化,中企为得到急需的高科技、占领工业制高点,在欧洲和美国进行了大举收购与并购。在此之后,风向逆转,西方抱怨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中国企业通常可以在国外毫无阻碍地投资,而西方领导人认为自己的企业在中国的投资路却“坎坷不平”。

正当马克龙以为自己可以与英美,甚至俄罗斯平起平坐时,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沃尔夫冈•明肖及时给了他一针清醒剂。

明肖认为,欧盟(EU)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这里是世界许多最成功企业的所在地。它也会出现政治紧张和经济危机,但这里的民主制度强健,社会稳定。而且,欧盟在维护基于规则的全球治理体系方面具有非常重大的利益。那么欧盟的全球影响力为何如此之小?

原因主要不是人们有时比喻的“缺乏一个单一的电话号码”。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一种永久依赖状态:在能源供应上依赖俄罗斯;在防务上依赖美国;在吸收欧盟的经常账户盈余上依赖世界其他地区。

当你更需要世界、而非世界更需要你时,你便处于弱势。欧元区就陷于这种境地。

欧盟过度依赖其他国家的根本原因,从来就是一个集体行动方面的问题:一群小国家,各自有着自己的小国算盘。根本谈不上什么整体经济战略,更别提整体地缘政治战略了。

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居然还想建立一个牢固的欧盟。

马克龙认为,中国利用欧盟内部矛盾,比方说,用“16+1”的政策得到东欧的支持,限制西欧。所以欧盟有很难有一个共同的态度。东欧为什么支持中国,西欧各国心里没数么?

“16+1合作”机制赢得了中东欧国家的热情欢迎。在匈牙利,它被赞誉为“向东方开放”。塞尔维亚当局将它视为“可靠友谊”的粘合剂,而波兰政府将它描述为“巨大的机遇”。

该机制对中东欧国家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与英国《金融时报》合作收集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中国企业在国有银行的支持下,宣布了约1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及其相关产业投资。

“16+1合作”机制国家中的一位外交官称,这个机制是行事“完全透明”的“经济工具”。这位外交官表示:“我知道有些人对此感到不安,但我们在‘16+1合作’机制中说,同时也对中国人说,我们是欧盟成员,我们遵守欧盟在中国问题上的所有共同立场。”

如果马克龙能够像东欧国家那样,放下成见和猜忌,与中国好好谈谈,全面深入合作,也许建立相对牢靠的欧盟,还是有希望的。

中法之间的切合点更多一些。去年,习近平在汉堡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新华网)

4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通了电话。特雷莎·梅表示,英方愿同中方一道,密切高层和各领域交往,扩展各领域合作,继续探讨“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推进两国关系“黄金时代”;习近平指出,中英两国都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和支持者。中方愿同包括英方在内的各方一道,继续秉持支持自由贸易的正确立场,积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共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希望这些话,马克龙都能听得进去。

就在美国封杀中国中兴集团,七年内禁止美企向其出售芯片、引起中国高科技产业一片恐慌,中美商贸战明显升级的时候,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20日却表示,“与中国战斗徒劳无益,法国拒绝参加”。

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G20部长会议的勒梅尔针对美国课征钢铝税表示,“我们不会满足于临时性的免除”,“加税这件事不能像达摩克利斯剑一样悬挂在各国之间的商贸关系之上”。

勒梅尔接下来表示:“加入到一场与中国的战斗,这将会是徒劳并且无益的”。相反,法国“所希望的是使得北京与我们进行建设性的对话”。“法国做这件事的时候,必须是在我们完全自由的状况下,头顶上不存在任何课税威胁的情况下。”

在勒梅尔看来,国际贸易的真正主题是重新为多边贸易主义定义的问题,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要考虑到中国的现实。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孔帆

孔帆

旅法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作者最近文章
马克龙想巩固欧盟,也许该和中国谈谈
中国文化走出去,不妨试穿“我的新衣”
马克龙与默克尔“火线”访美,会说服特朗普“停战”吗?
默克尔想跟美国联手针对中国?问过德国老板们的意见吗?
贸易战,中国要警惕西方联手“围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