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孔帆:黄马甲运动席卷欧洲,法国华人还在说“岁月静好”?

2018-12-22 15:05:3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孔帆】

虽然还存在一些影响,但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差不多已经是强弩之末。在这连续几个周末的运动中,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和中国的一些自媒体曾说“巴黎已亡”;而生活在这里的华人则在朋友圈强调“岁月静好”,有媒体报道称绝大多数法国的华人群体几乎与这场运动“绝缘”:不参与也不担忧,不受影响也不愿发声讨论。

其实,夸大“黄马甲”运动带来的骚乱,和“粉饰”这场运动隐藏的“危机”,显然都是不太理智的。而后一种看法,显然也没有看到华人这些年在法国的不断发展。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8日,法国巴黎,法国“黄马甲”抗议政府提高油价的示威游行持续延烧。@视觉中国

华人商店损失惨重,他们能置身事外吗?

有在法国的媒体人称,法国华人社会是脱离这场运动的。华人脱离的不仅仅是这场社会运动,而是脱离法国几乎所有社会运动。这位媒体人分析其中的原因是,法国华人社会的封闭性。即使是年轻一代的法国华人也对当地社会运动兴趣不高,“他们的心态是封闭的”。这显然有些片面了。

这也许是法国华人长期以来的“传统”形象:不招事儿,不惹事儿,闷声工作,默默“发财”。然而,最近这些年,华人已经改变了很多,特别是华裔新生代已经走向了“前台”,法国华人近几年的多次维权行动,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最近这几年,法国不少华商都在想办法转型升级,在香榭丽舍大街周边,随便数一下,就知道有不少的华人企业和餐厅,更有不少华商从事的是珠宝或者婚纱定制等高端行业。旺多姆广场附近的一家华人高级珠宝店,每个月的租金就上万欧元,虽然保险公司有一部分补偿,但是运动期间的损失依然比较重。“黄马甲”运动能不对他们造成影响么?他们能置身事外毫不担忧么?

不参与各类“运动”,也不能就说华人社会就是封闭的。如果说华人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那么,他们的发展绝对不是今天的样子。巴黎华人商圈不断扩大,很多华商开始参与城市房地产开发。这其中,与政府、商界的谈判、合作展现的都是华人开放的姿态。

一些华人协会和商家与当地政府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这对改善华人的生存和发展,当然非常有益;一些商家在发展自身事业的同时,也为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做了很多实事儿。就拿巴黎北郊的华人商圈来说,1500多商家让当地成了法国的经济重镇,也成为欧洲最大的华人批发市场。就连法国前部长伯努瓦·阿蒙(Benoît Hamon)参观完商圈后,都感慨:我们应该好好算一下,华人商圈为法国的经济、就业做了多少贡献。

华人更看重运动的“意义”

华人为什么很少参与各种“运动”?这当然与华人传统“隐忍”的性格有关系,另外,他们更看重运动的“意义”。巴黎几乎每周都有游行抗议,难道华人都要参与么?再说,这些运动有多少是合理的呢?(合法就更不用说了,很多游行并没有获得警方许可)。而华人的几次维权游行,准备充分,组织有序,就连警方也没话说。

这时,又有人站出来说,就是因为华人游行太“规矩”了,才不会引起政府的关注。以至于在后来的运动中,年轻华人与警方发生了一点点儿冲突。前面提到的那位媒体人说,“华人仅仅是在涉及自身最直接的短期利益时,才肯莲步轻移。在法国的一些社会运动中,华人的脸孔鲜见。”试问,法国哪个群体上街抗议,不是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啊?无论这个利益是直接还是间接,短期还是长期。只是华人认为,很多“运动”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其实,华人在法国的安分守法、努力工作,法国政府能不清楚么?很多法国官员,包括共和国总统,在一些场合都曾称赞华人的勤劳和守法,都会感谢华人为当地社会做的贡献。所以,有研究学者认为,华人也没必要像另外一些族群一样,通过非正常的手段来获得自己的权益。

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与右派代表声援2016年的华人“反暴力要安全”游行。(孔帆摄)

华人不是不维权

华人不参加运动,也不代表就不争取自己的权益。法国华人现在的维权行动,可能走的是另一条路。前不久,巴黎高等商学院(HEC Paris)一个法国学生说了一个辱华字眼,经过华界各方的强烈抗议,最终这个学生被勒令停学一年;前两天,在巴黎北郊的敏感街区,有华人被便衣警察当街逮捕,法国中华青年联合会会长陈光荣与法国华裔青年协会的创始人王瑞立即与警方联系,让两名华人很快得以释放。

今年初,法国华裔青年协会与华界60多个青年协会一起,成立了“反暴力、要安全”组织(SECURITE POUR TOUS)。他们的工作并不是组织游行和抗议,而是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华人的各项权益。在华人权益受到侵害时,他们请律师参与,据理力争,讨回公道。

一位华人律师说,在法国备受保护的犹太族裔,走的也是这条路。在法国,我们很少看到犹太族裔游行抗议,但是,他们的权益一旦被侵害,往往能够被政府和警方重视。当然了,华人要想维护自己的权利,还离不开积极参政这条路,现在,很多华人协会成立了青年委员会,目的就是为了让华裔新生代参与到法国政治生活中去。

两年前的华人大游行现场(欧洲时报 孔帆摄)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西蒙·库柏前两天发文说,“黄马甲”运动,对“工人阶级”不满的关注,很可能夸大了总体不满情绪。随着大多数发达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富裕,预期寿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美国除外),犯罪率低于20世纪90年代水平,气候仍然相当宜人,许多人——不仅仅是“精英”——现在可能对现状满意得很。

总体来说,除了治安问题,法国华人对现状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他们还不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但是,他们一直为这个社会做着贡献。虽然他们的生存与发展也有一些小问题,但华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也得到法国政府和民众的认可。

法国大革命以来,法兰西民族逐渐形成崇尚平等和反抗专制权力的民族性格,“街头”运动和反对党的牵制力量,被视为是纠正当权者滥用权力的必要方式。很多华人对此也是理解的。一个在法国公司工作的华人就对我说过,工会的一些行动,就是为了保护普通工人的利益,如果没有工会发起的一系列抗议,工人一些权益根本就得不到保护,特别是一些外国工人。

但是,这些年,华人看到更多的是,法国的反对党为了反对而反对,民众为了一点儿利益就上街,而这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是毫无益处的。更不要说,一些“运动”已经到了“无理取闹”的地步。

就拿经常罢工的法国航空公司的员工来说吧,他们的福利已经是“人间天堂”:工资高就不说了,家人出行都享受低价机票,在机场免税店购物可优惠,等等等等。但是,一旦他们的收入或工作时间稍有改变,马上罢工,机场几乎就停摆了。怎么办?政府发糖呗。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法国华人并不是不知道这句话。但是,他们情愿自己想办法挣钱“买糖”,也很少哭着叫着向政府“要糖”。这也是华人并不热衷于街头“运动”的原因之一。

但是,最近这几年,华人用自己挣的钱买的“糖”,已经开始让其他族裔的移民眼红了,这也是针对华人的抢劫事件越来越多的原因。所以,王瑞等年轻人的“反暴力、要安全”组织,开始从“种族歧视”方面入手,来维护华人的权益。在法国法庭上,单纯的暴力抢劫,并不能让不法分子受到比较重的惩罚,但是,一旦涉及“种族歧视”,量刑就会加重。王瑞说,目前在法华人遭受“种族歧视”的情况是存在的,虽然这种“歧视”很“特别”。

王瑞(中)与“反暴力要安全”组织部分成员在大巴黎94省法庭。(孔帆摄)

所以,华人认为,维护自身权益的方式有很多途径。“黄马甲”们走向“街头”,别有用心者制造骚乱,只会得到临时的利益,长远来看,只能让国家陷入更深的困境。

去年,法国自2007年以来首次成功达到欧盟规定的财政赤字不超过占国内生产总值3%的上限。但由于政府对“黄背心”运动做出的让步,这一成就可能只是昙花一现。华人想的是,国家都已经透支了,拿什么发福利呢?“黄马甲”们想的是,一百欧元可不够啊。

法国极左派领袖梅朗雄在支持黄马甲运动时曾高呼:法国的民主在街头。如果再这样下去,在街头的,就不仅仅是民主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孔帆

孔帆

旅法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作者最近文章
“黄马甲”席卷欧洲,法国华人还在说“岁月静好”?
抵御中美俄?这“巴黎和平论坛”能好么
一个法国企业家眼里的进博会:稍有常识的商家都明白中国的意义
没有默克尔的欧洲,会更“听话”吗
《时代》力捧姆巴佩,但法国移民故事并不是童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