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赖岳谦:不团结是国民党的特质,团结是它的变异

2019-07-23 08:23:21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7月15日国民党初选民调公布,韩国瑜以44.8%支持率出线,郭台铭仅得27.7%,出局。未过两日,国民党修正党章,删除“台湾地区领导人兼任党主席”条文,内部硝烟再起。

韩国瑜该如何团结党内,对决绿营?首富郭台铭为何初选落败?什么样的两岸政策能帮国民党在未来争取选票?观察者网为此采访了台湾中时电子报社长赖岳谦教授。

台湾中时电子报社长赖岳谦教授(资料图)

观察者网:国民党在17日召开“中常会”,会上通过了党章修正案,包括删除“台湾地区领导人兼任党主席”条文等。您认为这是否又是国民党的一次内斗?

赖岳谦:国民党这么处理党章修正案,对于国民党本身来讲,不会是一件好事;对于国民党想要赢得2020年的选举胜利,也不是好事。

要赢得2020年的胜利,需朝三个目标迈进:第一,当选台湾最高政治领导人;第二,政党票要高,不分区“立委”的名单跟席次才会增大;第三,要有助于在区域“立委”的选举中击败对手。但要完成这三个目标,需先确立的就是不分区“立委”的名单。要分配一些专家学者或有代表性的、重量级的人物在“立法”部门及各个委员会里,他们负责执行台湾最高政治领导人的施政理念和意志,也通过同党同仁在委员会里共同推动他们的方案。

目前这一处理,很明显就是党内权力角力的一种表现,背后深意是党主席要将不分区“立委”的名单牢牢控制在手中,因为不分区“立委”名单控制在某个人身上,就等于是他的派系。理论上国民党已推出一个候选人,此时全党就应以候选人为核心,协助他赢得选举。现在修改党章,等于预先架空韩国瑜未来在党内的权力,这样会降低外界观感。未来韩国瑜若胜选,因与他们不属同一派系,这也不利于其推动政务。

其实过去国民党就曾多次反复,既是最高政治领导人又是党主席,后来两者被分开,再然后又合在一起。这种反反复复,很明显就是权术上的一时考量。换而言之,不是以建立能够运行顺畅的制度为目的,而是以人来思考。在马英九时代,马英九跟吴伯雄当时就是如此,现在无疑要复制同样的情况。

我个人认为,要先让韩国瑜赢得选举再考虑后面的事。而且他们预先做这个动作,纯属多此一举,没有意义,因为韩国瑜一旦当选台湾地区最高政治领导人,所有的政治资源都集中在他手中,鉴于现今国民党没有党产,党主席一个空头司令有什么用?

吴敦义(左)与韩国瑜(右)在党主席选举后见面握手画面(图/台湾《联合报》)

观察者网:那您认为韩国瑜目前可以如何整合国民党内部的不同派系,以赢得选举?

赖岳谦:韩国瑜现在根本没办法整合国民党内部的不同派系,他只能够对国民党的各个派系保持友善的态度。你看他才成为国民党推举的候选人,他们马上要通过这样一个党章修正案,摆明了是跟韩国瑜叫板。所以就目前的这种动作跟态度来看,韩国瑜哪有什么能耐去整合国民党内部的不同派系?

国民党的DNA本质上就是“不团结”——“不团结是它的特质,团结是它的变异”。在中山先生过世后,我们就看到国民党内部有胡汉民、汪精卫、蒋介石、廖仲恺等彼此之间的矛盾,最后是蒋介石凭借他强大的武装力量暂时把党内的矛盾跟不团结因素压制住,定于一尊。抗战之后国共内战,当蒋介石的力量开始衰退时,李宗仁挑战蒋介石,国民党再次陷入分裂。蒋介石撤到台湾后,也是借助武装力量跟白色恐怖才在台湾立足。

到蒋经国时期,其实蒋经国也面临挑战,但蒋经国是“永远的蒋院长”,以他的政绩、高威望及个人魅力奠定了基础。而蒋经国逝世,国民党进入李登辉时代,就又陷入分裂。李登辉是通过一系列的权术斗争——拉一派打一派——铲除异己,最后才巩固地位。但李登辉在2000年选举失败后马上就被推倒了,你就可以看到国民党此时重陷分裂,最后是马英九凭借“温良恭俭让”的形象,成为唯一能击败民进党的候选人,所以他才能定于一尊。然而,当马英九在执政第二阶段声望往下走的时候,国民党就又分裂,朱立伦等人开始挑战,发生了“换柱”风波,等等。

“换柱”风波后,朱立伦向洪秀柱道歉……(图/福建新闻台

貌合神离是国民党的本质,因此国民党的整合不是靠内部手段,只能看谁的威望最大,定于一尊以后,国民党才能有表面上的团结。也因此,韩国瑜没有办法去整合国民党内部的派系,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像蒋介石、蒋经国或马英九那样采取强势的做法,有足够的威望让国民党去执政。也就是说,他要“一人救全党”,或称“一人大于党中央”,让国民党重新执政,而不是国民党让他执政。

观察者网:有观点认为,韩国瑜依靠韩粉在党内初选中获得胜利,请问您是否认同?您认为在以后的选举中,韩国瑜要如何多吸引那些非韩粉的投票?

赖岳谦:“韩国瑜一直靠铁粉获胜”,这个推断是有误差的。铁粉到底多少人?这次民调,韩国瑜获得的支持率是44%,而看常态分布,韩国瑜的支持度大概维持在三成多。台湾的选民大概是1800多万人,民调里说是三成多,那就是600多万人。铁粉有600多万吗?换而言之,“韩国瑜一直靠铁粉获胜”是一个伪命题。

韩国瑜的铁粉包括“军公教警消”和农民、渔民等庶民团体,他们构成韩国瑜的基本盘,韩国瑜的票是在基本盘上再往上加的。假设他的铁粉是200万,而他得到了600万票的支持,这多出的400万是谁?是中间选民,他们没有强烈的蓝绿色彩。从个逻辑来讲,支持韩国瑜的选民遍布社会各阶层。

但是韩国瑜现在仍要扩张力量,要再去争取的力量,第一个是年轻人,另外一个就是高级知识分子。据调查,支持韩国瑜的选民中,学历在大学及以下的大概占三成多,有的甚至到四成,但是硕士以上的支持率就骤减了。所以对于韩国瑜来讲,他要努力开发出高知识分子。

韩国瑜未来要多开发年轻人和高级知识分子(资料图/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就如何吸引高知识分子这问题,目前韩国瑜团队有没什么想法?

赖岳谦:这些高知识分子要求你提出的政策、主张是有深度的。所以对于韩国瑜来讲,要适当地推出有深度的东西,一方面继续用庶民的语言来巩固他的基本盘,另一方面要有比较高深的理论。据我了解,目前他请了很多学者专家加入他的团队,这些各领域的学者专家等同于和高知识分子的“沟通管道”,韩国瑜可以在未来选举过程中在他们帮助下,把政见一个个放出,去吸引高知识分子思考。

因为领导人不可能什么都懂,所以韩国瑜也愿意有更多专家来辅佐他。如果他带领的团队是一时之选,形象非常好,能力也非常强,在台湾社会有公信力,那也会吸引高知识分子靠过来,因为高知识分子们知道,治理台湾是需要一群人,而不只是一个人。

观察者网:您认为未来对战绿营时,韩国瑜阵营要注意些什么?

赖岳谦:以目前我的观察,民进党很明显地发现,从“九合一”选举一直到国民党党内初选,旺中媒体集团在选举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之所以能在“九合一”选举期间形成“韩流”,除了韩国瑜本身的魅力,也与旺中媒体集团的持续报道有直接关系;而在国民党初选的90天里,只有旺中媒体集团是支持韩国瑜的,其他蓝营媒体及一些绿营媒体都在攻击韩国瑜,这等于旺中媒体集团几乎以一对决台湾所有媒体,但结果韩国瑜仍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以44.8%的支持率战胜郭台铭(27.7%)。

要知道这90天里,关于郭台铭的报道铺天盖地,不只是平面媒体和电视媒体,他的新闻、宣传在网络上也有极高的渗透力,打开手机,几乎每一页都有郭台铭。郭台铭估计花了几十亿新台币,但还是韩国瑜胜选了。所以民进党很清楚地知道,旺中媒体集团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现在党内初选结束,原来蓝营的媒体就会反过来支持韩国瑜,这样一来,我们的媒体声量就会扩大好几倍,这情况会让民进党选举更加艰难——之前连民进党都在助攻郭台铭,这都赢不了,要是蓝营的媒体都回来支持韩国瑜跟绿营对打,那民进党要胜选的几率就很低了。因此,民进党现在在制造所谓的“中共代理人”,煽动民粹。

它的方法很简单,如让一个党工投书美国杂志《外交政策》网络版,再转回说美国《外交政策》批评台湾有“红媒”;又比如,让隶属于日本经济新闻社的东京电视台下的一个小节目制造“小店看中天电视,旺中媒体给500元补贴”的假新闻,20分钟后这新闻就在台湾年轻人常用的网站、社交平台上广为流传了。

台湾“反红媒”游行现场(图/台媒)

这个月,他们透过日本经济新闻社底下的《金融时报》在大中华地区的特派员席佳琳(Kathrin Hille)制作了一条假新闻,指控旺中媒体集团被国台办操控。你能看到,台湾“中央社”等媒体第一时间转载,NCC(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立马要求中天新闻高管去做答询,然后蔡英文马上说要加速立法以处理“中共代理人”的问题,民进党的党工罗文嘉也要开始从南到北动员反旺中媒体集团,反所谓的“中共代理人”。

主张“台独”的三立、民视和《自由时报》可以大喇喇地存在,而主张两岸和平的合宪的媒体却被指控为“中共代理人”,是犯罪,岂有此理?很明显,民进党发现摸黑韩国瑜无法起效后,就要先铲除帮韩国瑜发声的媒体,连根掏起,其他枝节就都不是什么问题了。这是目前要注意的一点。

观察者网:有声音认为韩国瑜是利用所谓的“总统”之便为高雄谋利益,韩国瑜也说以后一半时间在高雄上班。您认为他应如何平衡高雄市长和参选人甚至以后台湾地区领导人之间的角色冲突?

赖岳谦:台湾才3.6万平方公里,南北才450公里,高铁一个半小时就到了。

观察者网:您是认为这办公地点的选择、距离的远近未来不会影响韩国瑜的工作或执政?

赖岳谦:这根本不是问题。台湾最大的问题是区域发展不平衡,也就是长期以来重北轻南,这是台湾经济发展的结果。

台湾从农业经济发展到轻工业,再到重工业,当发展到重工业时,高雄成为“日区”,当时几乎所有重工业都放在高雄,所以那时台湾经济重南轻北。后来发展高技术含量产业,需要非常顶尖的大专院校的人才供应,而台湾北部的新竹有“清华大学”、交通大学,其再往北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有台北科大、台湾科大、台湾大学,因此新竹成为科学重镇。台南、高雄也有科学园区,但很难发展,就是因为南部没有这么多的大学聚落群。高技术产业的发展导致南部经济相对越来越薄弱。接着台湾进入服务经济时代,服务业优先在大城市发展,所以高雄更加衰败。这是台湾区域发展的一个过程。

现在高雄要考虑经济转型问题。高雄是不可能继续走重工业道路了,而要发展高技术产业,得考虑有没足够的人才供应,要发展服务业,也要看本身城市聚落群够不够大。所以对于高雄而言,若想获得长远发展,必须跟大陆联通,让大陆更多的人才愿意到高雄来;同时,高雄要跟台南、屏东通过区域间的路网建构联动中心,从而形成城市聚落群,这样高雄的服务业才能发展起来。高雄要完全开放,吸引外资,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

如果韩国瑜当选台湾最高领导人,对高雄只有利没有害,因为台湾最高领导人可以动用政治、经济、科技、教育上的资源来建设高雄。如发展所谓的空港一体化和自由经济贸易区,这点是台湾最高政治领导人才能做到的。

所以我觉得韩国瑜的这一动作是正确的,让高雄人感受到,如果他仅当高雄市市长,受制于民进党,那高雄真的很难一展长才;而让他当选最高政治领导人,他就能协助高雄,带动整个区域繁荣起来。

台湾岛(图截自谷歌地图)

观察者网:若以后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韩国瑜这么照顾高雄,难保其他地方民众不会有意见。

赖岳谦: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台北的资源已经够多了。台湾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长期浪费,政治人物长期在做虚工,如放烟火、办晚会,不务实,所以台湾虚耗过去了。但是如果你实实在在地做事情,把高雄、台南发展起来,原来在台北工作的高雄人或台南人可能就愿意返乡就业,台北的压力就会减轻,房地产的压力也会相应减少。待高雄繁荣起来,台湾就会形成台中、高雄、台北三个城市聚落群。用四年的力量先把高雄做起来,再用第二任的时间去做台中,这样说服力就大了。

观察者网:在初选民调之前,各家民调显示韩国瑜与郭台铭的差距不超过10%,但在最后关头韩国瑜以17%的差距打败了郭台铭。为什么突然间差这么多?

赖岳谦:之前民调的可信度一直很低,民调满天飞,但大部分是假民调。我记得民调启动当晚,我在《新闻深喉咙》做节目,那时是现场直播。我说“韩国瑜会胜郭台铭,而且会大胜,估计大两位数”,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

国民党2020初选民调(图/凤凰新闻)

通常在观察民调的时候,我们会先看在变数发生前,选举人的稳定度有多少。韩国瑜从“九合一”之后开始有意向参选台湾最高政治领导人以来,他的民调支持度大概维持在三成左右,这代表他的支持者已经固化——支持者不太容易再转为支持他人。而郭台铭,我很早以前就分析过,他宣布参选的第一天就是民调最高的那天,之后会递减。很多人不相信,因为他们认为郭台铭可以通过文宣团队的操作继续提高支持率。然而,郭台铭的特质决定了他未来的民调走向。

“黑手”出身(注:底层打工者)的人成为台湾首富,这经历赋予了郭台铭相对传奇的色彩;而之前和大众保持远距离,这神秘感也为他带来巨大的影响力。可是当他进入选战,和记者直接面对面接触,他就成为了“凡人”。当他成为“凡人”,他的距离感没有了,神秘色彩褪去了,富豪的权威感也在逐渐消失,民调支持度只会越来越低。

而且,郭台铭的文宣跟他的人格特质刚好是相反的。他的文宣团队把他包装成温文儒雅的形象,但实际上郭台铭直接跟记者接触的时候,讲话条理不清楚,立面表达不完整,而且还容易动怒发脾气。这样一个反差就使得他的广告宣传效果一路递减,而且与事实相悖的广告宣传更是凸显郭台铭这人的糟糕特质。所以,郭台铭的支持度会从一开始就往下走。

再加上做民调时,因很多绿营的人觉得“这关我什么事”,拒绝回答,所以来自绿营的有效问卷较少,韩国瑜、郭台铭、朱立伦三人的绿营得票数几乎一样,介于15%~17%之间。而来自蓝营的有效问卷相对居多,且韩国瑜在“九合一”选举及造势过程中呈现出良好的特质,所以蓝营对韩国瑜的支持度高,对郭台铭的支持度较低,朱立伦的更低——朱立伦的“换柱”风波深深地伤害了正蓝的人。从这角度来看,很早以前就可以推断出两位民调会相差两位数。

观察者网:初选时,郭台铭不承认“九二共识”,韩国瑜一直以来对两岸也是只谈经济不谈政治。要和民进党打选战,国民党该拿出什么样的两岸政策,才能尽可能多地吸引选票?如果按照以前那样继续采取模糊策略,最终会不会又两边不讨好?

赖岳谦:国民党采用的模糊策略是愚蠢至极的。民进党反“一国两制”,我常常问,“你们是反‘一国’还是反‘两制’?”如果反“一国”,“一中一台”或“两中”都是违反宪法的;如果反“两制”,那就“一国一制”……所以国民党真要参与选举,跟民进党对打的时候,不要随着民进党起舞,要一直攻民进党“你们是反‘一国’还是反‘两制’?”拆开来谈。

两党间的战争就是独与不独之战,国民党应该继续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所以攻击民进党时,主要打法就是反对“台独”。根本不需要理会民进党怎么讲,就问民进党“你主张独立还是主张不独立?要么你现在就直接明明白白地跟全台湾、全中国、全世界的人民宣布你绝对不独,不宣布,你就是主张独立,要把台湾带入战争的危险。”这么简单的打法,国民党都不会……

其实大陆的知识分子也要弄清楚,香港已于1997年回归,香港部分民众及一些欧美国家现在反对“一国两制”,是反对“两制”吗?他们的核心目的是反“一国”。中国现在离成功越来越近,欧美害怕大陆发展,所以要挑弄任何可以挑弄的。

欧美国家在解决它们国内的敏感问题时,都是采用“一国两制”,甚至是“一国多制”。所以英国人要反对“一国”,你就可以问:“你们如果反对‘一国’,那就让苏格兰独立。”这样一来,你会看到,意大利人不讲话,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一讲,米兰要独立;西班牙人不能讲话,因为加泰罗尼亚要独立;法国人要再啰嗦,就叫科西嘉岛人独立;德国人要有意见,联邦下的各个州就独立回来;美国人的联邦制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国多制”,要反对“一国”,就解散联邦,放夏威夷国等一条生路。大陆的政治学者也要有作战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赖岳谦

赖岳谦

时评人,台湾中时电子报社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有招能帮国民党快速“反独”,但他们就是不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