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雷定坤:印度大选前瞻——政党宣言与力量角逐

2019-04-11 07:22:2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雷定坤】

2019年4月11日,印度即将开启2019年人民院(下议院)选举的第一阶段。面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JP)与多个在野党开始了激烈较量。

印度大选的观察者们目前所拥有的共识是,执政党BJP虽说有很大希望继续执政,但此次大选其很难复制2014年压倒性胜利的景象,所依据的是以下几点前兆:

如果根据2014年大选后几大全国性和地方性政党的“势力范围”来划分,印度可以分成:

西部和中心地带,包括古吉拉特、拉贾斯坦、果阿、马哈拉施特拉、北方邦、中央邦和恰蒂斯格尔邦,2014年大选印度人民党(BJP)在这些邦共获得184个席位(总共221个),占其在全国获得总席位一半以上;

印度南部则主要由AIADMK、DMK、TRS、JD(S)、YSRC等地方党派主导;

东北部邦席位较少,一共22个(阿萨姆邦14个,梅加拉亚邦、特里普拉邦和曼尼普尔邦各两个,米佐拉姆邦和那加兰邦各1个,);

东部奥利萨邦和西孟加拉邦共63个,主要也由地方政党TMC和BJD主导。

若根据这样的粗略划分,BJP能否获得压倒性胜利的核心仍在于是否能保证西部和中心地带的相对优势。但是从2017年以来地方邦选举情况看,BJP似乎很难重演2014年的绝对优势。

所谓“莫迪大本营”的古吉拉特邦于2017年举行了地方议会选举,BJP却只以微弱的优势胜过国大党;2018年BJP在其“势力范围”内的恰蒂斯格尔邦、拉贾斯坦邦和中央邦的地方议会选举中全都输给了国大党,而在2014年大选中BJP在这三个邦一共赢得61个席位(总共65个);最后,在拥有最多人民院席位数的北方邦(共80个),BJP所面临的情形更加糟糕——地方政党BSP与SP组成了“席位共享”的选举联盟,共同对抗BJP在北方邦的主导。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印度人民党(BJP)和国大党(INC)先后在4月3日和4月8日发布了各自的党派宣言(Party Manifesto),积极地向选民给出了一个个承诺。

尽管我们无法知晓这些承诺是否切实际,或能否兑现,抑或在何种程度上得以实现,但从这些承诺本身我们可以大致窥探出两大党派针对即将到来的2019年大选所施行的选举战略以及所针对的选票人群,进一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印度目前国内政治的基本情况。

一、国大党政党宣言——社会议题优先

印度国大党(INC)4月3日于德里发布了其政党宣言,党内领袖包括拉胡尔·甘地、索尼娅·甘地、普里扬卡·甘地及前总理曼莫汉·辛格等也悉数亮相。

据悉,国大党为准备该竞选宣言,召开了151场公共讨论以及53场闭门会议,声称该宣言代表了印度广大民众对政府的期待。笔者也在第一时间阅读了该长达55页的竞选方针,其内容涵盖了经济、社会公平、民生、外交等几乎所有议题,但明显感觉到一些议题只是一笔带过,有些则是重点阐述,笔者有以下两点主要感受:

(1)瞄准BJP痛点——就业问题成重中之重; 

国大党开篇首个议题正是聚焦印度就业问题,也似乎在回应印度目前糟糕的就业率争议。

根据2019年初印度“全国抽样调查办公室”(NSSO)透露给印度媒体的数据显示,印度自莫迪政府2016年施行“废钞”政策以来,2017-2018年失业率创45年来新高,达到了6.1%。其中,城镇失业率达7.8%,农村地区失业率达5.3%。

而值得一提的是,该报告一直未正式发布,并且随着“印度国家统计委员会”(NSC)两位统计人员声称政府干预统计数据而辞职,此项报告相关数据的争议以及围绕印度失业率的问题则愈发显著,自然也成为了在野党抨击莫迪政府治理不力的“利器”。

此次国大党在宣言中提出一旦其当选,将会成立一个新的政府部门——产业、服务与就业部,重点针对各产业部门、服务业部门与创造就业岗位之间的联系。

当然,最吸引人的是国大党提出将大量创造公共部门就业岗位,包括在2020年前填满中央政府、国营机构、司法机构以及议会在内目前空缺的共40万个岗位;针对地方政府中的市政机构及基层的潘查雅特委员会,国大党将要求邦政府填满目前空缺的近200万个岗位。

除了填补空缺岗位,国大党还计划与邦政府在每一个村潘查雅特以及市政层级的政府创造名为“服务之友”的岗位(预计达100万个岗位)来保证政府相关政策与服务落实到每一个公民。

针对私营部门的就业机会,国大党提出将会为建筑业、纺织品、皮革、珠宝加工等能创造大量就业岗位的产业带来更多的优惠奖励政策。

国大党所承诺的在公共部门领域创造就业岗位自然是其倘若当选后能力范围之内的,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在很大程度上将不断扩大印度本已臃肿的官僚体系。要真正遏制失业率上升的趋势,似乎还是要更多依靠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强化劳动力技能水平,而在政府就业岗位上发力似乎杯水车薪。

印度海德拉巴,数百名大学生和求职者在市中心图书馆外的露天场地学习。在印度,每年有1300万年轻人进入就业市场,求职变得分外艰难。(图/东方IC)

(2)保护弱势群体、维护社会正义——家庭最低收入保障计划与女性保留额度的再扩大

国大党针对社会贫困群体的相关政策可以说是整个宣言最吸引人、也是讨论最多的部分。

国大党提出福利直接转移的畅想——最低收入保障计划(Nyuntam Aay Yojana, NYAY), 预计将会给印度5000万个最贫困的家庭每年直接转账七万二千卢比(约合人民币7200元),而收款账户必须是家庭中的女性成员。根据国大党自身的估计,该计划的支出总额在第一年将占GDP不到1%,第二年占不到2%,而随着印度名义GDP不断增长,家庭脱贫数量不断增长,该计划支出占GDP比例将会减少。

国大党该项计划一经推出,印度国内针对该计划可行性、对印度经济的潜在影响,以及父权传统的印度家庭对“免费金钱”的使用情境等方面有着广泛的讨论。不过,这项针对最贫穷家庭的现金转移计划,似乎暗含着对BJP政府忽视穷人而倾向大资本的控诉与嘲讽,名义上也契合国大党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基本畅想。

女性权益、女性地位的议题是国大党声称其长期以来重点关注并努力改善的领域。国大党在宣言中提出将提议一项宪法修正案议案,力图在人民院(印度下议院)及邦议会中为女性保留33%的席位;将修改全印服务(行为)法规,在中央政府的职位中为女性保留33%的工作机会;有效实施《同筹法案1976》,保证女性在工资待遇上不受歧视;将规定所有经济特区内强制修建女性员工宿舍以及配备安全、便捷的交通通勤工具;重新审视针对女性性骚扰的法律法规;为单身、离异、被抛弃、贫困女性以及丧偶女性提供相关政策上的帮助……

此外,国大党竞选宣言中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保护分散在多个部分,包括农村发展计划(MGNREGA 3.0版本)、农民福利待遇、宗教少数群体的信仰自由、东北部邦公民权益等,总结来说就是针对老问题提出了新倡议。

印度新德里,印度妇女及支持者参加尊严游行活动,反对针对女性和儿童的性暴力事件(图/东方IC)

国大党所呈现的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话语也试图直击BJP政府执政以来,印度社会在关注贫困人群、少数群体,以及对待女性态度上的诸多争议。

当然,被忽视或遗忘的贫困群体、女性群体及弱势群体都有着庞大的选票基数,这几大群体自然也是各个政党诸多承诺中的主要提及对象,只不过目前来看,国大党在阐述政策篇幅程度及激进程度上似乎显得更胜一筹。

二、印度人民党政党宣言——民族、国家优先

国大党发布政党宣言的5天之后,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JP)于4月8日也正式发布了名为“Sankalp Patra(决意之书)”的政党宣言。

同样,BJP政党领袖阿米特·沙阿(Amit Shah)称其政党宣言的撰写过程认真聆听了六千万印度人民的心声。莫迪在发布会上提出“民族主义给我们灵感,(但好的)治理才是我们的灵魂力量的源泉”, 他强调到2047年印度将完成独立100年来对自由的承诺,而未来五年若在BJP的带领下定会为完成这一伟大目标打下坚定的基础。

印度总理莫迪偕执政党成员公布了人民党的竞选宣言(图/东方IC)

笔者同样在第一时间翻看了BJP长达43页的政党宣言,有三点直观感受:

(1)细数诸多成就——莫迪政府引领印度发展

作为执政党的印度人民党,其政党宣言似乎处处不忘提及过去5年BJP政府的“有所为”, 尤其相比2014年以前国大党政府的“无为”。

开篇莫迪总理致辞就开始细数BJP政府在过去5年执政的诸多成就:金融普惠计划(PM Jan Dhan Yojana)使得印度每个家庭都有了银行账户;一系列医疗保障计划(Ayushman Bharat,又被广泛称为Modicare)让5亿多印度人获得医疗保险;Mudra计划为印度小型企业、初创公司提供了充分的资金支持;幸运光明计划(Saubhagya Yojana)让2.6亿个家庭得以通上电……

诚然,作为执政党的BJP有选择地强调甚至放大其政绩理所应当,但这些名义上的统计数字背后有多少实际转化为老百姓所真实受惠的内容?对于这一点,只有印度选民有发言权。

此外有趣的是,BJP政府的努力与承诺似乎在2019年的大选中集中在总理莫迪一人身上,不仅从“莫迪政府,再来一次” 的口号中得以看出,其宣言封面照与2014年的前后对比也可一窥究竟。

(2)民族、国家优先——恐怖主义、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

与国大党首先聚焦于社会议题不同,印人党首个议题是民族优先,将国家放在首位。

两个月前的普尔瓦马恐怖袭击的悲伤仍在,对巴发动空袭及外科手术式打击的激情,克什米尔地区的动荡不安的忧虑,反卫星导弹试射成功后的大国自豪感……这些复杂的情绪终究划归为印度民族主义情绪的日益高涨,而煽动并借力民族主义情绪恰恰是BJP获得选票的有效途径。因此将民族利益、国家安全选为首个议题更是“合乎情理”。

此外,政党宣言中还提及警察力量的现代化,修改针对克什米尔地区的宪法第370条,管控非法移民等承诺,旨在最大程度上满足民族主义者的期许。

印人党宣言中有较大篇幅描绘了印度未来经济发展的图景。印度目前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保持着高速增长,跻身世界经济强国的渴望与自豪反映在宣言的字里行间:“我们不久将成为世界前5大经济体”,“努力在2030年前将印度发展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到2024年我们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00万亿卢比”,“将印度打造为全球制造业中心”……

从安全到经济,印人党极力展示印度国家的力量,类似“坚定的印度,强大的印度” 的竞选口号更是层出不穷。在世界民粹情绪持续高涨的大环境下,BJP坚定地选择这一话语策略当然也是“顺水行舟”了。

(3)印度教文化的骄傲——寺庙、瑜伽、梵文

与国大党采取的所谓“温和印度教主义”的策略不同,印人党宣言中在关于印度“文化瑰宝”的议题上则更加明确地显示出推进印度教文化的强烈意愿。

与2014年政党宣言相同的是,此次宣言再次提及争议数年的于被毁的巴布里清真寺地点上重建罗摩庙的计划:“宪法框架内,竭尽一切努力重建罗摩庙”。关于修建罗摩庙早已不是建一座寺庙那么简单,它背后牵涉穆斯林群体、印度教群体的宗教感情,往大了,说任何过激的行动都可能进一步激起宗教矛盾;毕竟1992年巴布里清真寺骚乱、2002年古吉拉特暴乱的历史景象仍历历在目。

此外,针对去年以来沙巴瑞玛拉神庙的争议,BJP提出将竭尽全力保护(印度教)宗教信仰,不让其受到任何形式的侵犯。除了罗摩庙,BJP在宣言中提出将继续大力推广象征着印度教文化瑰宝甚至国家标签的瑜伽文化及相关产业,而现在世界多地每年6月21日共同庆祝国家瑜伽节正是BJP政府印度教文化战略的成功案例之一。

众所周知,印度国内语言丰富多样,光是印度钱币上印有的官方语言就有15种,而这些语言多多少少都与梵语有所渊源。因此具有如此崇高地位的古老语言,梵语也当之不让地成为了印人党推广印度教文化的另一核心。根据宣言,印人党会大力扩展梵语的教学范围,甚至将梵语学习纳入学校教育框架中(尚未指明哪个教育阶段),并为梵语学习和相关研究提供特殊奖学金。

三、两点感悟

需要指出的是,以上只是粗略地归纳、分析两党宣言中所侧重的议题,而两大政党宣言都自然涵盖了所有领域;针对一些议题甚至有相同的倡议。例如针对女性在议会中的保留名额,两党都提出将推出33%保留额度的宪法修正案。只是若细看文本,二者在针对相同领域的篇幅和侧重点却相差较大。

依循各自的侧重点及议题阐述,不难看出,国大党政党宣言的话语核心在于针对印度社会的主要问题,尤其是弱势群体、落后群体的切身利益,而印人党的话语核心在于构建一个强大的印度教主导的国家(Hindu Nation),一个强大的国家和一个强大的领导人。

因此,笔者只是依据两党的侧重点进行了简要归纳,并最后在此延伸两点思考:

(1)国家与社会的对立

如果简要回顾政治学研究中关于国家-社会的相关理论,并且抽象出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在宣言中传递出的想法,两个全国性政党似乎在强化传统意义上国家-社会的二元划分,又回到国家-社会力量对比的争论上。

70年代斯考切波“把国家带回来”强调国家在社会发展中的相对自主性与重要性,21世纪初乔·米格代尔重新定义了国家及国家理论,提出“国家在社会中”、国家与社会二者相互赋权,以及强调二者互动的过程性;而之后研究印度的著名学者如柯霍利继续运用类似的理论视角探讨印度政治经济发展过程中国家与社会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二者的互动细节。

当今,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面对2019年大选,虽然双方都夹杂着民粹主义元素,但二者所采取的根本立足点则似乎刚好是国家与社会的一方:印人党借民族主义情绪极力营造、渲染国家力量的重要性以及国家运用其军队、官僚体制等国家工具应对恶劣的国际经济大环境以及国家安全问题的相对自主性;而国大党则牢牢抓住印度社会发展的诸多困境,聚焦社会议题,希冀大力动员社会中下层等弱势力量,强调社会力量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性。

笔者认为,在选票压力下,政党针对选票群体做出此定位本身无可厚非,可面对真实情况中国家-社会的相互嵌入与不可分割性,这样对国家-社会二元划分的强调反而会逐渐拉大印度国内官僚阶层与普通民众、精英阶层与底层群体以及高低种姓间早已存在的裂缝,也会给社会的健康稳定带来极大的隐患。

印度工会发动48小时的全国大罢工,各工会成员示威抗议莫迪政府的劳动政策,要求政府控制物价上涨、保障就业,提高薪资。(图/东方IC)

(2)事实与情感的对立

对当今印度大多数选民来说,他们所获得的关于现任政府政绩、各政党政策、政党领导人等相关信息是极其碎片化的,甚至很大程度上并没有所谓的事实依据。当今印度,社交媒体、社交平台成为多数人信息的主要来源。信息的获得一方面看似是选民主观选择、并愿意看到的,可另一方面似乎也是被动接受的。这也反映出印度选民在事实和情感青睐之间的选择张力(Facts vs Affection)。

根据《印度经济时报》援引脸书广告库报告的数据显示,2019年2月-3月期间,印度共有5万多个政治类广告投放,总花费超过一亿卢比,其中绝大多数广告投入来自印人党、国大党及两党支持者。从2月初到到3月底,印人党脸书主页广告数量为1100个,花费300多万卢比;国大党为410个,花费近60万卢比。若单从社交媒体广告投放金额来讲,印人党似乎仍遥遥领先。

2018年底,前外交官员、现人民院国大党议员,著名的学者型政客沙希·塔鲁尔出版了名为《自相矛盾的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他的印度》一书,细数了莫迪政府政策宣传与实际表现之间的巨大落差。暂且抛开政党立场不谈,塔鲁尔在500页的书中用了747个脚注,绝大多数是引用相关的媒体报道和公开文件及统计数据。

很明显,塔鲁尔想用事实和数据说话,希望给印度人民展示浮躁情绪背后所谓的真相。但现实情况是,在强烈的民族主义情感以及铺天盖地的广告式宣传面前,对于多数印度选民来说事实是什么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民主观意愿上选择相信什么,那“什么”就是“事实真相”。

至于此次印度大选的过程和最终结果,笔者仍充满期待,持续关注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雷定坤

雷定坤

清华大学国关系博士研究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大选前瞻:在印度打女权牌,拼得过莫迪的“印度教至上”吗
印度最新宪法修正案,步子是不是迈得大了些?
印度拆了座清真寺,民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废除大面额纸币,莫迪在想什么
印巴冲突升级,又有人该躺枪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