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梁谨言:除了煽动南非种族矛盾,这家英国公关公司还做过什么

2017-09-13 08:10: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梁谨言】

上周,“贝尔波廷格”公司(Bell Pottinger)被英国公共关系顾问协会(PRCA)开除,协会认为该公司为印度出身的商业世家古普塔(Gupta)家族开展的公关运动,“根据任何判断标准都很可能煽动南非种族矛盾”。

贝尔博廷格伦敦办事处(图源英国《卫报》)

“古普塔解密”

“贝尔波廷格”公司由皮耶斯·波廷格(Piers Pottinger)和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发言人贝尔共同创办,古普塔家族这个大客户能给公司每月带来十万英镑的收入。

蒂莫西·贝尔勋爵(Timothy Bell)(图源英国《镜报》)

贝尔波廷格的首席执行官詹姆斯·亨德森(James Henderson)事前曾试图逼走董事长贝尔,声称贝尔对公司的贡献不及其百万年薪。与古普塔家族签下合约时,贝尔正急于找大单,然而当时贝尔否认曾带领这项公关运动。

南非最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曾带头反对种族隔离制度,自1994年起便是南非首要政党。该党主席雅各布·祖玛(Jacob Zuma)担任南非总统,2009年起掌权。根据预测,多次受控贪污并因对南非经济治理不善屡遭批判的祖玛,仍希望在2019年南非大选前继续担任总统。

南非总统雅各布·祖玛(图源:InyaRwanda.com)

古普塔家族成员和员工与其来往的上千封邮件泄露后,该家族面临多方指控,称其与总统祖玛存在钱权交易。

南非反贪监察去年便曾对祖玛提出指控,案件主要围绕古普塔家族对政府实施的不正当影响,意图赢得政府合约、影响政府官员的任命、得到通常只赋予高级政要的好处。从邮件内容上看,至少部分指控是确凿可信的。

根据泄露的文件中,总统的儿子杜杜赞·祖玛(Duduzane Zuma)曾说这项公关运动应该“按照‘经济解放啥啥啥’的角度走”,整体叙事要“紧抓群众的注意力,要让草根民众产生共鸣,觉得被团结起来”。

“贝尔波廷格”公司的任务是助长南非关于“经济种族隔离”的争议,目的是转移公众视线。“贝尔波廷格”为古普塔家族的“橡木湾投资公司”(Oakbay Investments)启动的“经济解放”公关运动,只是让南非种族关系更加紧张。

南非主要的反对党民主联盟党(Democratic Alliance)向英国公共关系顾问协会投诉该公司的公关运动,运动将祖玛总统的政敌描述为白人垄断资本的助手,并且围绕“经济种族隔离制度”造出了许多口号。

这些口号很快就流行起来。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二十年后,身为少数族裔的白人手上拥有的经济实力依旧大得不成比例。口号很快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开来,不少政治家都进行了转发。

“贝尔波廷格”公司同时还被控注册假推特账号,发表针对南非首要白人商人的言论,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挽回古普塔家族的形象。

“贝尔波廷格”公司和古普塔家族的十万封来往邮件遭到泄露,邮件内容不久后开始出现在南非媒体上。

此次事件后来被称为“古普塔解密”(GuptaLeaks)。

其中一封邮件显示,“贝尔波廷格”公司曾提议“橡木湾”改动自己的维基页面,以塑造更好的形象。

英国公共关系顾问协会周二正式开除“贝尔波廷格”,剥夺其会员资格至少五年,五年后方可重新申请。这是行业协会最严厉的制裁,也是该协会历史上第一次开除如此首要的公关公司。

“专拣硬骨头啃”

“贝尔波廷格”公司通常的客户包括寻常的大公司,譬如建筑集团Carillion和汽车代理商Lookers,然而过去三十年里,也曾接手不少非常敏感的地理政治公关项目和备受争议的客户。

南非事件并非该公司第一次面临争议,该公司此前的客户包括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阿萨德。

阿萨德和夫人阿斯玛

早在2006年,阿斯玛·阿萨德便代表阿萨德家族与“贝尔波廷格”公司协商,雇佣该公司给叙利亚的统治家族塑造出现代、开明、西方化的形象。

据报道,“贝尔波廷格”公司还曾受雇于皮诺切特基金会(Pinochet Foundation)。该基金会致力于改善智利前任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的形象。皮诺切特曾在美国支持下发动政变,推翻了民选总统社会主义者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官方报道称,皮诺切特在位期间3197人因被疑为左翼人士被杀害。


“贝尔波廷格”公司的前任员工称,该公司早就有接手别人不愿接手的客户的历史。她表示自己曾为烟草公司主持公关运动(其它公司都不愿意碰烟草相关的业务),接过“合法高利贷”的单子——这些放“合法高利贷”的人会向贫困潦倒的客户索要极高的利息。有的客户与有毒废料泄漏事件有关,还有个客户是个想在世界文化遗产里钻石油的石油公司。

据英国《卫报》报道,巴林王国的经济发展局(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也曾雇佣“贝尔波廷格”挽回巴林在商界的名声。自2011年起,巴林的多数派什叶派和少数派逊尼派便关系紧张,导致巴林政治、社会环境不稳定。

许多抗议者指责“贝尔波廷格”不该在巴林当时的政治环境下运动。

除了巴林政府,“贝尔波廷格”还曾受雇于埃及政府。

南非运动员奥斯卡·皮斯托瑞斯被控谋杀后,也曾使用“贝尔波廷格”公司的服务。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竞选南非总统期间同样曾雇佣“贝尔波廷格”公司。

被西方媒体称为“欧洲国家最后的独裁者”的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格里戈里耶维奇·卢卡申科亦不例外。

美国政府支付“贝尔波廷格”公司五亿四千万英镑制造宣传视频之事,也在去年被揭发。这些视频包括表面上看起来像阿拉伯语新闻台发布的新闻片段,反对基地组织的宣传视频,还有假的暴动视频,例如看上去像是叛乱分子拍的基地组织轰炸视频,旨在给叛乱分子塑造负面形象。

该公司最初的任务是由伊拉克临时政府指派的,目标是推广民主竞选。

“贝尔波廷格”公司前任员工表示公司内部走后门的情况似乎非常严重。该员工通过如今已被废除的招聘项目进入公司,即使工作表现出色,一整年的合同结束后也不能保证得到工作岗位。然而,该员工在职期间还有许多职工似乎通过家庭关系直接越过该项目得到了长期的岗位。

Herbert Smith Freehills 律师事务所在检查过超过四万五千份文件后,报道称“贝尔波廷格”公司的管理层早应该知道这个公关运动“存在(包括种族问题在内)冒犯的风险”。

该律师事务所还判断“贝尔波廷格”的管理层在运动过程中有许多机会发现虚假信息的传播,但正好错过了“贝尔波廷格”的管理人员“没有落实政策和程序以尽可能减少该项目的风险”。

面对这一切,南非评论员丹尼尔·斯尔克却表示“贝尔波廷格”公司的行径只是把大家的视线从南非内部本身的政治分歧上转移开来了。

他认为:“要怪一个‘殖民主义’公司火上加油确实让人通体舒畅,更别提目击这个公司身败名裂……然而南非内部本身助长种族分歧的人呢?南非这些政党、领袖和争权者每次产生碰撞都要拿种族说事,形成了这样的典型政治环境又如何处理呢?”

“贝尔波廷格”公司最早今日就要被破产管理人接管,如今总部位于阿联酋、法律上独立的“中东贝尔波廷格”(Bell Pottinger Middle East)正紧急寻找新买主,意图脱离母公司,掌控自己的命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梁谨言

梁谨言

格拉斯大学社会学专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不列颠
不列颠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