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梁沙克:一个人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怀念克格勃

2016-06-16 10:04:32

几天之前,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前苏联情报机构KGB(克格勃)徽记的照片,我的一位乌克兰朋友很意外的在下面问我:“你会俄语吗?”我没回答,只是问:“KGB USSR,对吗?”朋友说:“非常正确。”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许多关于克格勃的陈年老梗,比如,当年的苏联政治笑话:苏联公民晚上最大的幸福就是告诉来逮人的KGB他们要逮的人在隔壁。或者在苏联发发牢骚就有进驻古拉格集中营然后就此消失的可能,再或者KGB的前身契卡也许会因为某个人在工作的时候怠工而枪毙他,以及KGB把绑架苏联外交官的恐怖组织头目绑架之后做成肉馅再送还的彪悍传闻。于是我说:“我知道没人喜欢这帮家伙。”

而我的乌克兰朋友说“但是那个玩意(KGB)保证了一个国家(前苏联)70年的安定。”这个时候我除了表示对他的肯定之外似乎没有更多可以说的。但是转念一想,一个人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怀念卢比扬卡这样的残酷而恐怖的特务统治。

也许看一下乌克兰从2014年以来发生了什么就不难理解了。

2014年1到4月间政局动荡,俄罗斯乌克兰之间的关系急剧升级,经济也出现不稳定和滑坡趋势,5月惨烈的内战爆发,直到2015年将近3月份才开始停火,而小规模的交火事件实际上一直就没停下来。

而以俄乌关系跌至冰点为代价,向西方送出投名状的乌克兰经过这场劫难之后得到的是什么?满目疮痍的战场,生活无着的居民,俄罗斯的军事威胁,以及非常难看的经济数据。乌克兰国家统计局数据也显示,格里夫纳(乌克兰货币)在2015年的贬值达到了48.7%,国内通货膨胀水平维持在43.3%的高位之上,居民实际收入下降约22%。

抛开这些宏观数据不提,我所在的中国东北部,在这个经济落后但是外语培训市场需求旺盛的中型城市里,都可以切身感受到乌克兰危机带来的影响。比如在非英语母语的前提下,受过高等教育,英语水平还算过硬的外国英语教师的一般工资为7000-8000元RMB/月。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突然出现了很多会三门语言、受过高等教育,且有工程技术类背景的乌克兰人。他们以外来务工人员的身份加入了本地外国教师队伍。区别在于,他们为了尽快离开经济接近崩盘、军事冲突频发的乌克兰,和中介公司签下了工资待遇都相对低很多的劳动合同。当他们来到中国工作的时候,为了稳定,他们甘愿接受诸如工作超时、工资迟发、特定待遇不兑现等等违反合同的不平等待遇——因为他们至少还过上了有尊严的生活。

但是,同在中国,他们另一些同胞运气就没那么好了。比如,在发布外国人就业信息的微信群,经常可以看到Ukraine KTV Girls,或者Ukraine Go Go girls ,could drink 之类关键词,而且供需两旺。我们不难猜出这些长相甜美、身材出众的乌克兰女孩从事的行当。除此之外,许多冷战结束后进行了民主化改革,听从世界银行建议的其他东欧国家,也经常是国内KTV girl 和gogo girl的输出地,比如俄罗斯、波兰、捷克等等。

以捷克共和国为例,在冷战后积极向西方靠拢,获取西方援助,按照西方的意愿进行政治改革。可是疗效如何?

现在捷克,成了西欧色情业中心、色情业从业人员集散地,以排名Top 20 的雇佣军团和武器制造业闻名。

也就是说,捷克和许多东欧的女性为西欧提供色情服务。东欧的青壮年男性成了雇佣军,拿着西方雇主提供的可怜收入参与各种代理人战争。此外,捷克还为这些代理人战争提供了不少必备且干净的资源。然而,捷克的境遇已经算是最好的了,其他苏联解体后按照西方意愿进行改造的东欧国家还要更糟。

《太平御览》里说“乱离人不及太平犬”,从前看后往往一笑置之。也许这种事情只有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才能体会。曾几何时,中国也差点走上跟随西方指挥棒的路。如果真的走上那条路,那我们今天,恐怕不可能在这里用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悲惨遭遇,感慨我们曾经强大的邻居和它声名狼藉的国家柱石了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梁沙克

梁沙克

律师助理,主要业务为涉外劳务纠纷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钟晓雯
专题 > 乌克兰之殇
乌克兰之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