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廖可:平成最后的日子里,与日本人谈天皇制

2019-04-30 08:19:3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可】

4月30日过后,平成时代将正式落幕。

2018年12月23日,日本明仁天皇度过了他在位的最后一个生日,并在当天正式宣布退位。85岁高龄的他,在生日当天迎来了超过8万人的觐见和喝彩,日本媒体称这是历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在东京千代田区的皇居前,明仁天皇携皇后,在一片日丸旗的海洋之上挥手致意,台下激动的民众为天皇流出热泪。这是人们透过电视媒体看到的21世纪的今天,日本人与天皇之间的关系。但是,现代日本人和天皇真的是这样吗?

明仁在位的最后一个生日 / IC Photo

提起天皇,如今日本的民众究竟是如何思考的?在平成年的最后的日子里,也恰恰是天皇生日的那天,我与四名在居酒屋里喝酒的日本人谈起了这些问题。

暧昧不透明

这四名日本人中,两名是北海道大学的学生,一个是土生土长的北海道本地人,另一个是来自东京的外地学生;而另两名中,一位是北海道新闻社的现役记者,工作逾20年的所谓社会人,一位是北海道大学法学和欧洲相关研究方面的教授。他们在一起,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日本知识分子们的想法。

当我询问他们天皇对于一般日本人来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时,不管是学生还是记者亦或是教授,他们首先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暧昧。日语语境中的暧昧,实际上大多数时候就是指模模糊糊不清晰的意思。

教授:对于日本人来说,这就是个一直以来就存在的事物,是个理所当然的事物。尤其是对于战争后的一代人来说,是吧?

学生A:确实,我们一般很少去思考这个问题。突然问起天皇是什么,我回答不上来,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事情。

学生B:有时候对于天天埋头在工作里的日本人来说,本身就不大会思考这类问题。

我:那么天皇到现在仍然算是日本的元首吗?

记者:天皇不能算是如今日本的元首了,应该说内阁总理大臣的安倍才是实际意义上的日本元首。

学生A:不,天皇仍然有任命议员和外交官的权力,虽然没有指名权,但也算是这个国家的象征了。元首不一定要有实权,只要能够代表国家不就算是元首吗?

教授:实际上战后至今,日本的宪法并没有明确规定日本的元首究竟是谁。原因很简单,联合国军占领日本后,日本人自己实际上对天皇的印象也是模糊不清,更何况身为外国人的麦克阿瑟了。一直以来,日本政府也没有确定这个国家的元首到底是谁。但是宪法是有规定天皇是日本的“君主”,政府也称天皇为国家的“首长”。

学生A:原来如此!从法律上都没有明确的定义,难怪没有人能够分清楚到底天皇意味着什么了。

记者:其实现在很少人会去关心天皇的事情。你看天皇生日那天,号称来庆贺的民众数量史上最多,但实际上只有真正的“铁杆粉丝”才会去那个现场。比起庆祝天皇生日,大家更感激的是天皇的生日带来了法定国家假日,让上班族可以休息休息。

学生B:而且现在的天皇也越来越不像以前的天皇了。即将即位的皇太子,之前在记者招待会上竟然像个新闻发言人似地回答记者的提问,要知道过去的天皇不说很少召开记者招待会,就是召开了在说话上也十分慎重。现在的这个皇太子,也就是下任天皇,更像是明星了。

学生A:可能比起思考天皇的存在,大家把他视作理所当然,或是漠然不关心的情况会更多一点吧。

天皇VS安倍的复杂现状

我:那么设想一下这种情况,如果安倍想要让一个自民党的人担任议员,但天皇不想,那么在任命的时候,天皇可以拒绝吗?

记者:首先你要明白,现在的日本虽然说很多人讨厌安倍,但自民党的议员仍然是通过民众选举上来的,安倍可以在背后用金钱或权力帮助他当选,但决定权还是在普通人身上。就这点来说,一个人能否当上议员,安倍说了不算,仍然是普通民众说了算。而天皇是无权干预政治的,这是因为不能让天皇凌驾于民众的选择权之上,如果这样民主就会不复存在了。因此,在面对这个矛盾时,天皇没有权力拒绝这名议员当选,因为说到底这名议员不是安倍,而是人民选上来的。

学生B:其实,现在的安倍政府和天皇的冲突谁都知道。到了今年,尤其是冲绳的事情,天皇和安倍几乎是完全两个方向的想法。但是天皇明白他不能在公众场合去拒绝安倍,这样的话会引起社会的分化。

教授:因为明仁天皇这几年来自己暗地里对抗安倍,或者说自民党的行为,右翼和保守势力已经有分化的情况存在。有个很有意思的情况,通常情况下我们会发现右翼和保守势力一边高呼天皇万岁,一边拥护日本政府的右翼化行为,比如参拜靖国神社。但是,近些年你会看到,一些右翼或是保守势力,他们一边高呼天皇万岁,一边却在抵抗自民党或者右翼化的日本政府。这个其实矛盾也不矛盾,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天皇和自民党的思考完全不同。

学生A:这么说来确实是,明仁天皇还一次都没去过靖国神社。安倍要在冲绳建军事基地,天皇还特地去冲绳跟民众站在一起。我还记得2016年宣布安倍连任的时候,天皇那一脸不情愿的表情(笑)。

记者:所以说现在日本社会的右翼和保守派都很复杂,自民党和日本维新会里也有很多人认为安倍是“邪道”,违逆天皇对和平的渴求。

废除天皇制?

我:首先先原谅我接下来的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真实的想法。从我身为外国人的角度来看,可能会觉得天皇这样的一个存在有一定的危险。当然我知道现任天皇小时候有过对战争的记忆,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反战,但未来谁也无法保证会有另外一个样子的天皇。我想说的是,如果仅仅借由这样的好印象就维持天皇制,那不是有民粹政治的风险?

记者:你说的是有一定的道理,这基本上和日本共产党的考虑是一样的,迄今为止在所有日本的政党中,只有日本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公开提出要废除天皇制的政党。原因很简单,他们认为只要有天皇这样一个可以凌驾于一切的事物存在,那么日本就不可能有真的民主。

学生B:但是其实,不管是历史还是今天,天皇不都是一个长期以来被架空的存在吗?历史上实权一直由大臣或者幕府大将军掌控,好不容易明治维新了,但实际上权力还是由军部大臣们把控着。看着是“万世一系”(指的是天皇从来没有被推翻过),实际上正是因为他没有实权,才可以做到“万世一系”不是吗?

教授:我觉得你(指学生B)说的有一定道理。之所以现在很多人还认为天皇是日本的象征,是因为天皇已经融入到日本文化中了。现代的象征天皇制之下,天皇与其说是个精神领袖,不如说是个文化符号。天皇自己也很清楚,经常出国搞亲善或是外交,为国家形象的提升四处奔走,这更像是个旅游推介大使。

大部分中产阶级在日常生活中是不会因为天皇的事情而影响自己的心情或是工作,只不过当你要把这个文化符号从他们的生活中去除,他们会很难受,因为这个已经成为了日本社会这个共同体的象征符号。就像把万里长城从中国的象征符号中拿掉一样,也会让中国人挺难受的。

我:所以说你们认为天皇制没有危险吗?

教授:现在许多日本学者都在反思日本社会对美国式民主全盘引进的负面效果。其实很多情况并不是西方或者说美国的民主理论可以嵌套的。这就像中国,完全不合符西方理论,却能发展得那么好。日本也是一样,麦克阿瑟起初认为天皇十分危险,但事实证明天皇制并没有什么不好,天皇也一直在很好地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既然他已经从精神的神坛走下来成了民间文化的代表,那么以天皇为中心的民粹政治的独裁也就很难再重现了。

日本民主社会中的天皇

学生A:其实你看,英国不也是仍然有着皇室吗?他们的皇室不也很好地在民主社会中存活着,这个其实并不冲突。

教授:日本的皇室和英国的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英国皇室和民主社会的构成模式,更像是阶级间的相互妥协,贵族、皇室、市民阶层三方通过议会的形式进行协调而形成的民主社会,他们的皇室虽然并不能直接参与政权,但在民间的影响力非常巨大。

记者:是的。日本的天皇制实际上在战后被美国占领的时间里,经过了一次社会性的解构再建构。曾经作为精神领袖的天皇在民众心间崩塌过一次,很多外国人以为日本人对二战终结的记忆是在美军军舰上签署投降书,实际上他们错了,“玉音放送”(指的是天皇在广播中宣布停战)才是当时日本人心中二战的终结和日本社会的崩坏。尔后,再构筑起来的天皇制就与战前相去甚远了,民间影响力远没有之前那么大。要知道,之前如果天皇说让一个人剖腹,那个人可是会自愿剖腹的。

教授:刚才我也已经说过了,天皇在现在的日本民主社会中,起的作用就是文化大使和外交大使。但是从历史上来看,天皇制的因子仍然被用在当今的日本民主社会中。

比起英国,日本的民主社会模式更接近于法国,属于在一个权力相对集中的政府之下,实现人人平等自由的卢梭式民主。这和战前天皇制的存在有着莫大的关系,天皇之下人人平等使得日本社会从历史上就有这种平等的思想,士农工商的阶层划分并没有中国来得彻底,不如说领主和家来(领主的臣下)这样的模式更为普遍。

美国式的民主冲击日本后,日本社会虽然有所变动,但总体上来说大家仍然是抱着这种向往平等的共同体的意识,美国式民主构成了当代日本民主社会的骨架,但是却没有改变日本人的意识。小泉纯一郎以来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说到底也只是在经济上,政治上日本可是一度被称为“比社会主义还社会主义”的国家哦。

我:所以说虽然现在天皇已经成为了民间的文化符号,但是历史上的天皇制造就了如今的日本式民主社会,可以这么理解吗?

教授:可以这么说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廖可

廖可

前记者,北海道大学媒体传播研究院研究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平成最后的日子里,与日本人谈天皇
日本要给这个少数民族“正名”,但他们并不买账
数据出现偏差,“安倍经济学”面临低迷前景?
没谈成,安倍特意表扬了一番特朗普
遍布美军基地的冲绳,能用公投决定自己的未来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