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廖可:靠批判NHK隐瞒主播偷情就赢下参院席位,日本怎么回事

2019-07-28 09:02:1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可)

7月22日,日本参议院选举结果公开。比起支持修改宪法的势力未达到总体的三分之一,另一个现象在日本社会要显得更扎眼。一个名叫“从NHK手中保护国民”的政党,在本次选举中赢得了一个参议院的席位,令日本社会大跌眼镜。这个席位是由确确实实的选民票选出来的,NHK自身都不得不在新闻中报道了这一政党获得席位的新闻。

在竞选时,NHK还恪尽职守地让他们的代表登台发表主张,让我们看看这个政党都持什么样的主张:

字幕:N国党的公约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倒NHK”

字幕:“打倒NHK”指的是对于不支付NHK收视费的人士停止NHK信号传输(作者注:该主张意为改变NHK先行的要求全民支付收视费的制度)

字幕:为什么要“打倒NHK”呢?这是因为NHK的男女主播在汽车上偷情,但NHK却选择了隐匿这件事。大家听听,在汽车上偷情!

可以说作为一个政党,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政治主张,只是高喊着让人们不交NHK的收视费,而阐述原因时也显得毫无逻辑:以NHK山梨县的一个男主播和一个女主播在汽车里偷情被杂志发现并曝光、但NHK选择隐瞒不公诸于众作为理由。

“从NHK手中保护国民”党,日本社会简称“N国党”(以下将以此为该党代称),从2013年建党以来,没有什么过多的政治主张,只是不停喊着“打倒NHK”来吸引社会的目光。这个党建立的目的,也只是在号召让大家不缴纳NHK征收的收视费而已。

日本媒体报道N国党获得参议院议席

N国党党首立花孝志本人在2013年后多次参与地方议员选举,曾依附这保守阵营联合势力当上过一次地方议员,但很快又因为参加东京都议员选举落选而失去议员席位。总而言之从资料上看来,立花孝志本人的参选经历大多以失败告终。

二战后,NHK作为提供中立客观而真实的新闻的公共放送机构,是日本民主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如今,一个没有什么实质性政治主张、只是单纯号召“打倒NHK”的政党居然能够获得大量选票并进入参议院,笔者的一名大学生朋友这样感慨:“不知道那些投票给这个政党的选民是怎么想的。要用纳税人的钱养这样没有涵养的政治家6年,还要把治理国家的权力交给他,日本到底怎么了。”

作为“公共放送”的媒体

NHK,全名为日本放送协会。许多人觉得它就是日本的CCTV,事实上NHK的性质是公共媒体机构,日语写作“公共放送”。它区别于我国的中央电视台,不属于国营电视台,而是在一个独立的法人组织底下运营的机构。

对于所有的媒体来说,如何保证其独立性一直都是个问题,这个独立不仅与政府有关,更与资本有关,简单来说就是没钱办不了媒体,拿钱却又会手软。公共媒体的出现某种意义上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它的资金由全体国民支付,因此它只需要向国民负责而不需要为政治或资本卖命。

作为公共放送的NHK和作为民间放送的各大日本电视台水火不容

NHK实际上很早就存在,二战前日本政府成立了经营NHK的组织,因此彼时实际控制NHK的是日本政府。在二战期间,NHK只遵从日本政府的指示进行报道,因此在欺骗日本国民上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二战结束后,美国的日本占领军政府第一时间对NHK结构进行改革,将NHK从政府机构独立出去,交由NPO团体进行运行。这个框架到现在大体未变。

现在的NHK由民间独立机构所性质的经营委员会管理,运行项目包括电视、广播、网络新闻视频等报道性活动。其直接领导机构是上级的经营委员会。每年经营委员会通过日本内阁向日本议会报告收支预算,获得议会批准后,由政府给予NHK电波使用权限、播送收费权限以及其他一些必要的软硬件使用权限,进行独立的新闻节目制作播放行为。也就是说,它的钱不是来源于国家,而是通过自己向观众收钱而维持经营,它的负责对象不是日本政府,而是日本议会。按照NHK自己的说法,就是“和政府和国家拉开一定的距离”。

NHK大楼外景

另一个方面,作为电视和广播的媒体还面临着报纸不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电波信号。我们知道电视和广播都有自己固定的频道和波段,这是个有限资源,如果不经由相关部门管控,就会出现串台串播的情况,这和道路需要交通员来指挥是一个道理。通常情况下,电波信号都是由政府进行统一管理,这样一旦与政府发生争执,电视台就有可能会被政府强硬取缔。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战后的日本将电波管辖权也独立出政府外、由民间机构管理,成立了电波管理委员会。

BBC的报道

其实看到这里,可能有些人会发现,这和英国的BBC十分相似。实际上,BBC正是NHK的蓝本,NHK的架构以及理念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照抄了BBC。但很讽刺的是,2014年时,BBC播出了系列纪录片,题目是“Is Japan’s public broadcaster under threat?”,主要说的内容就是NHK逐渐被政府控制的情况。

对峙,到屈服,再到忖度

那么NHK和BBC的区别在哪里?在2014年接受日本《每日新闻》的采访时,时任英国BBC总局长的Greg Dyke在阐述BBC的核心理念时,这样说道:“作为公共媒体与政府隔开一段距离,其使命在于时刻对政治权力进行监视。”而与此相对的,前NHK理事片冈俊夫在阐述NHK行动纲领时,说的是这样的话:“尽可能向市民提供全面的信息和优质的节目。”这是BBC和NHK的最大区别,也是NHK一直为日本社会所诟病的地方。

整体而言,战后的NHK经历过了三个阶段:对峙—屈服—忖度。美国对日本的过度自由主义改造导致了日本社会出现相应的右翼保守势力的反弹,而NHK架构的修正就是其中一点。在美国逐渐将管理主导权过渡给日本政府后,日本政府废除了电波管理委员会,将电波重新收回当时日本政府的邮政省管理之下。这从根源上就形成了政治权力向NHK施压的空间。

图为朝日新闻总结的和安倍政权有关的NHK经营面上的事件,其中2013年11月包括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作家百田尚树也被任命为NHK的经营委员之一。

同时,利用自民党在学界的影响和在议会中一家独大的优势,日本政府不断通过安排自己的人进入NHK经营委员会,以形成对NHK的上层控制。前面提到,NHK由经营委员会管理,经营委员会包括12个委员,他们会选举出一个委员长,而这个委员长就是NHK的“CEO”。然而近些年来,安倍政府运用各种手段,让与自己观念相近、关系较好的朋友,比如百田尚树,进入委员会中,通过内部投票来控制CEO的人选。根据前段时间的一项调查显示,NHK经营委员会会长的任期与每任日本首相的任期出奇地一致,许多学者以此为依据批判NHK已经被政权事实上控制的现状。

“沦为安倍私人物品的NHK”

近年来,特别是在安倍长期政权确定以来,NHK便日益为人诟病,在新闻播放和节目题材选择上忖度上意。同时,不时也有从NHK离开的记者或中层干部,向媒体公开披露NHK近年来受到的政治压力。

其中比较典型的是森友学园丑闻期间NHK的表现。据最新的资料披露,NHK在森友问题上一直采取较为消极的报道态度。在去年12月13日,原NHK大阪支局法务报道记者相泽冬树通过日本文艺春秋出版社出版了名为《安倍官邸vs NHK》的手稿集,其中披露了当时处在事件核心的他以及NHK大阪支局是如何为了迎合安倍政府的意思而选择性报道事件。

图为相泽冬树的NHK职员证

众所周知,森友学园事件涉及大阪市以过低的价格出售国家土地的情况,因此作为大阪支局的相泽不可能接触不到事件的中心。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事实上早在2017年7月,他就已经得到了内部一手信息,但是在形成稿件向上送报时却受到了当时NHK大阪支局局长的否定以及批评,并被迫多次修改稿件将相关涉及犯罪和违法的意思全部消除。在该新闻播出后,他称亲眼目睹,当时局长收到了不知道哪里打来的电话,并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大声责骂:“报道这样的新闻,你想干什么!……没有问过我,为什么就曝出来了?”在此之后,相泽本人被NHK内部调离现职,随后他本人选择了辞职。

无独有偶,2018年的3月日本众议院质疑环节,面对NHK出席负责人,日本共产党议员山下芳生出示了一份内部告发信。(详情链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0862&page=0)

其中,详细记述了NHK内部上层对新闻报道的详细要求:

资料中显示,NHK领导在关于“森友问题”的报道上,向新闻7台、新闻9台以及“早安日本”节目组的编辑责任人传达过以下详细指示:

1.森友问题不许出现在头条新闻中;

2.如果实在没办法必须放上头条的话,只能播出3分半以内;

3.不许使用安倍昭惠(安倍之妻)的相关影像;

4.前文科事务次官前川喜平的演讲内容不许连续播放。(由于该人物屡次披露安倍篡改文书相关内情,在此前已被安倍政权彻底封杀)

山下芳生质疑NHK的国会现场

今年初,日本政府想重新建美军基地的冲绳边野古地区海岸附近,发现存在着大量珍惜野生动物以及珊瑚礁。为了平息人们反对的声音,1月6日NHK的一个政治讨论节目让安倍晋三登台。在节目上他这么说道:“在(向海里)投入沙土时,(我们)把那里的珊瑚礁移走了。虽然那里有濒危动物生存,但是我们会尽量疏通(海底的)沙石,把它们往别的海滨移走,用这样的努力竭尽全力减少(新基地建设)对环境造成的负担。”

图为民间人士对安倍在NHK上发言的质疑:安倍所指的地区并没有移植珊瑚礁

然而,他的这番话却被许多日媒和民间机构曝光是不实言论。在节目播出后不久,冲绳县知事玉城徳尼公开反驳称压根没这回事,而冲绳当地的报纸《琉球新报》在多方采访后报道称,安倍称移植的珊瑚礁压根和边野古地区海岸没关系,是别的地方的珊瑚礁,而真的面临危险的珊瑚礁仍然在原地呆着,引起轩然大波,NHK也被诟病成为安倍的宣传工具。

现实中腹背受敌的NHK

现如今,NHK的这种被政权绑架、同时消极客观的立场逐渐在日本社会没有了立足之地。

NHK的资金来源100%来自普通人交的收视费, NHK的职员要像卖安利一样,挨家挨户敲门去问别人要收视费,如若不缴费NHK还要向法院起诉,成本颇大。与此同时近年来拒绝缴纳NHK收视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向法院起诉NHK的这种强制他人缴费的行为是违反宪法。这真是十分讽刺,NHK的全民放送正是为了维护宪法所承诺的保证民众的知情权,但现在却在不停地被民众抗拒甚至被称违反宪法。造成这一局面的,正是因为NHK长期以来采取的消极保守的态度,使其在左右翼两边的民众那里都不讨好。这也就是本文开篇N国党诞生的背景。

图为拒绝缴纳NHK收视费的游行示威运动

日本媒体综合研究所研究员松田浩曾介绍过当年NHK举办的一次互动会。在这次会上,NHK邀请了学界、政府,其他媒体代表及民众代表各方,共同讨论NHK存在的问题以及未来该如何继续走下去的议题。在民众代表发言环节,其中一位代表指着NHK当时负责回应的负责人上村达男这么骂道:“NHK经常播一些没有事实根据的报道或假新闻,一直在做反日宣传的工作。NHK已经彻底腐朽了”,并列举了当时NHK报道的第一代在日韩国人的悲惨命运以及慰安妇题材的一些纪录片,然后还接着骂:“这是些都是让日本人自卑自愚的东西。这些应该得到百田尚树等委员的纠正,同时你(指上村)也该辞职。”他的发言还得到了在场民众的喝彩。从这里不难看出,NHK面临着观众不买账的问题。

对于左翼自由派的民众来说,NHK常常刻意回避一些关键问题,如慰安妇、侵华史、政府相关丑闻等。同时对右翼民众来说,他们对于NHK时不时克服政治压力播出的纪录片(比如之前曝光731部队历史的纪录片)感到愤怒,甚至认为NHK是卖国媒体,很多日本右翼网民戏称NHK为“中国中央电视台驻日本支社”。因此,消极客观反而造成了NHK的受众越来越少。在政治和民粹两方面的压力之下,NHK腹背受敌。

当下世界民粹主义盛行,全球面临同样的走向极端的舆论,NHK还要继续应对长期执政的安倍政权的干涉。另一方面,像N国党这种肆意污蔑NHK是“朝鲜人和韩国人控制的媒体”的政党居然能被国民选进参议院,日本社会的极端化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廖可

廖可

前记者,北海道大学媒体传播研究院研究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靠批判NHK隐瞒主播偷情就赢下参院席位,日本怎么回事
大火后的哀思,难以解决日本“8050”问题
平成最后的日子里,与日本人谈天皇
日本要给这个少数民族“正名”,但他们并不买账
数据出现偏差,“安倍经济学”面临低迷前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