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廖峥嵘:数据告诉我们的美国大选与想象的不一样

2016-11-21 08:51: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峥嵘

特朗普当选会带来一场革命性变化吗?它会颠覆美国的政治生态吗?出乎大多数人,包括作者本人的意料,初步的统计分析显示,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特朗普赢得总共538张选举人票中的290张,超过半数,成功当选;希拉里的选举人票为228张,虽远少于预期,但考虑到选举人票中的赢家通吃规则,实际直选票差距不会很大。据最新数据希拉里比特朗普还多出130万张。这一统计仍不是最终结果,有一定偏差,但至少能反映出两人支持率不相伯仲,更不是一边倒。

特朗普胜选,主要靠的是美国特有的选举人票机制。直接选票少而选举人票反超,如果算上这一次,本世纪以来,美国选举史上仅发生过三例,偶然性极大。这意味着,民主党及其施政纲领并没有遭到美国选民一边倒抛弃。与总统选举同时,美国还举行了国会参众两院改选。共和党虽然成功保住了在两院的过半席次,仍然主掌两院,但领先优势缩小了。特别是在参议院,共和党丢了两席给民主党,差距缩小到52席对48席。大选并没有改变两党当前的力量格局。

特朗普及其支持者

展望未来,民主党更不必悲观。据FOX News针对全国各选区约2万5千个样本所做出口民调显示,年轻人支持希拉里的比例高于特朗普。18~29岁年龄段中,55%支持希拉里,37%支持特朗普;30~44岁年龄段中,50%支持希拉里,42%支持川普;45~64岁年龄段中,44%支持希拉里,53%支持特朗普;65岁以上选民中,45%支持希拉里,53%支持川普。就是说,45岁以下的投票者多数投给了希拉里,而且,年龄越小,支持民主党的比例越大。

此外,非白人投票更是大比例支持代表民主党的希拉里。白人投票者中,有37%支持希拉里,58%支持特朗普;黑人投票者中,有88%支持希拉里,仅8%投给特朗普;讲西班牙语的人群(拉美裔)中,有65%支持希拉里,29%支持特朗普;亚裔投票者中,有65%投给希拉里,29%投给川普;其它非白人族裔,有56%支持希拉里,37%支持特朗普。

这次选举中,非白人群体的选民人数已经上升到31%,根据美国人口发展趋势,非白人群体的增长速度远大于白人,非白人选民数在不远的将来将超过白人,发生美国人种“变色”,即非白人超过50%。如果两党的国内政策基调基本不变,民主党未来的政治版图仍然高度可期,直接选票的领先优势甚至可能继续放大。

特朗普在两党精英、特别是上层一致反对的情况下当选,显然是基层选民对他提供了强大支持,这是否意味美国政治生态将就此翻天覆地,草根阶层可能打破顶层精英阶层的垄断?

据Fox News的出口民调统计,按受教育程度统计,学历越高,支持希拉里的比例越高(观察者网注:根据盖洛普调查机构的选后统计数据,在大学以上学历这一白人精英群体中,特朗普也是以49%对45%的最终投票率领先的,盖洛普数据详情可参见吴旭教授文章《特朗普逆袭,是不流血的“政变”与“造反”》。虽然统计来源不同,但或许也可从侧面证明在大学以上的高学历人群中,立场也明显受到种族的影响)。

但是按收入论,则情况恰好相反。在年收入30,000~49,999美元的人群中,51%投给希拉里,42%投给特朗普;年收入50,000~99,999美元的人群,46%支持希拉里,50%支特朗普;年收入100,000-199,999美元的人群,47%投给希拉里,48%投给特朗普;年收入200,000~249,999的人群,48%支持希拉里,49%支持特朗普;而年收入250,000以上的人群,则有46%投给希拉里,48%投给了特朗普。

显然,与某些预料相反,尽管极为接近,但年收入5万美元以下的低收入群体,更多的支持了希拉里,年收入5万以上,以及更高收入人群,更多支持了特朗普。特朗普的选票主要来自白人选民,而非单纯低收入选民。这次大选反映出的阶层间冲突不如想象的那样突出。

福克斯新闻出口民调

以上数据来自Fox News的出口民调,而ABC News的出口民调支持同样的结论。此外,与最初的感觉相反,这次美国大选的投票率不如2008年。特朗普胜选很难说是激活了大量基层选民所致。有分析认为,白人中产的态度值得玩味。面对大众媒体,他们必须保持“政治正确”,不能公开指责“讨厌”的非白人和新移民邻居,会表示支持希拉里,即民主党的主张。但投票时身体却很诚实,坚决反对向“不劳而获”的新移民和有色族群让利。这恐怕也是民调严重失真的一个原因。

ABC News出口民调

更准确的结论还要等待更多的可靠数据分析。但是,根据媒体初步统计发布的这些数据,似乎可以认为,这次大选结果,阶层间的冲突并没有压倒种族矛盾。特朗普与希拉里之争,主要体现了传统的白人、老移民,与黑人、拉美裔和新移民之间的斗争,绝不仅仅是美国精英阶层与草根阶层的斗争。这次大选的确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化和撕裂,但种族间的撕裂依然要大于阶层间的撕裂。

特朗普有可能颠覆美国政坛的“建制”吗?特朗普当选靠的仍然是既有政治选举制度的帮助,他的选举人票多于希拉里,而非真正反映民意的直选票。特郎普本人毫无疑问属于精英中的精英,这一点与希拉里并无二致,或者过之。这次美国大选,本质上仍然是精英间的对决。所不同是的,特朗普是体制外精英,对国事一知半解。他所提内政外交纲领,属于“外行”而非内行所为。他更需要既有体制内的人才和专业帮助,所以不可能真正“出圈”。

特朗普给美国政治和政策带来的最大改变,很可能是其执政风格。从最初的反映看,他现在的态度与选举时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微妙而重大的变化,如不再坚持将希拉里打入牢狱,反而称赞其聪明、坚韧,不再坚持废除奥巴马的医改法案,而是希望对其进行修正。等等。他恐怕会将更多商人的那种善于变通、贯于讨价还价的思维和做法带入白宫。未来,他在内政,特别是在对外政策方面,做出与选举时所宣示的完全不同的决策,我们不应感到意外。

这样看来,对于特朗普就位后的内外施政,对于其会否带来美国政坛巨变,需要给一个较长的观察期。对中国而言,这是必须的,也是可行的。

纵观世界几大国、几个力量极,对美国大选的反应,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与美国直接对抗,一直承受着美国的经济制裁,加上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带来的石油价格走低,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受美国影响较大。俄恐怕是少数希望抓住美国政府换届机会缓解压力,重启双边关系的大国之一。不意外,普京总统对特朗普当选表示了欢迎。

而美国的亚太盟友日韩等,近年来刻意逢迎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在安全政策上日益向美国倾斜。特朗普来自美国政治体制之外,竞选期间一再声称将废除TPP,分摊军事同盟的经费成本,这对于日韩以及地区其它美国伙伴的政策是一个不详的警告。它们对特朗普上台表示出担忧也不奇怪。

安倍晋三和奥巴马

中国则完全有理由保持淡定。经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以来,中国崛起进程提速,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它导致了一个重要结果的产生,即中美关系逐步脱离以美国为中心的辐轴式框架。

中国经济增速迈入换档期,总体走势放缓,美国经济增速却在复苏中慢慢加快。中国对外贸易顺差(其中大部分来自对美国贸易顺差)从占GDP的10%以上降低到现在的2%左右,对两国经济的再平衡作用大大降低。人民币汇率从固定盯定美元,到现在的参考一篮子货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程度逐步提升,美元走强,人民币却在走弱。

这些因素表明,中美经济增长周期之间的咬合度大为下降,一些联动机制正在脱钩。双方的经贸交往水平在不断提升,贸易额不断攀上新高,但相互依赖程度却在削弱,经贸关系的弹性增大了。与此同时,中国正开展全放位的开放外交。美国固然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但这个重点的“唯一性”在削弱。无论谁当选美国总统,无论其政策朝哪个方向倾斜,中国都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加以应对,并按既定的发展轨道前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廖峥嵘

廖峥嵘

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平发展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国社科院
中国社科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