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京租房指南:灵魂契合者篇

2017-03-26 17:50:10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是我尘埃阿”(ICHchina)授权,首发于观察者网。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且于本文发布1天后方可转载】

*本文可能会涉及一些标签化和所谓的地域黑,如果觉得不适,你来打我呀。

今天的话题来自于公号的一个粉丝互动,他是一名在读法学博士,思考的问题也比较深刻。

他对我说,能找到个能一起租房的契合的灵魂,可能比买套房还要看修为。

我一琢磨,扎心啊老铁,为啥不骑着七彩皮皮黄鳝整一个话题让大家看呢?

对于租房这件事,基本上北漂无人可免。

即便你如今已在南二环有房有车,有家有女,或者已经找到了“老王”有了上千万的房子,在这之前,你肯定也斗得了中介,喷得过房东,经历过凌晨两点搬家的大起大落,被早上六点的隔壁实习生吵醒,被晚上十二点的合租情侣喊得睡不着。

我一直羡慕一种感情,在北漂群体里,两个北漂的单身男女干柴烈火,不用互相了解,只求一起租房。

这种北漂爱情故事,将两个人捆绑成了一个北漂利益共同体,捆绑成功之后,你可以解锁房租减半,生活费分摊,免费xx,看电影不尴尬等等功能。

当然,很多人经历过了这个阶段,不小心走向了婚姻的殿堂。也有人想通了回了老家,一个星期后,另一个租客翩翩而至。

什么是契合的灵魂?如何在北漂租房阶层中获得一个契合的灵魂?

·我的

之前,我曾有过一次短暂的合租体验。

当时因为谈一个完整的视频项目,与该项目的创始人合租了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

房间类似青旅,上下铺,面朝东三环主路,十分钟开车到朝阳门。

当时我们的一号卧室住着AB(本科生)两个外企公关实习生,二号卧室住着CD(一个本科生,一个硕士生)两个国贸上班的小白领,三号卧室有独立卫浴,住着我要合作的项目创始人E,四号卧室落地窗对着地铁口,住着我和F(某企业高层)。

以及,我们共同面对的一个性格很好,总拿佛学宗教感化人的房东G。

客厅有近40平米,放置一个沙发,一个大书架(文艺青年想看的都有),一个供看书吃饭的桌子,一个杂物放置地,一个酒柜(贼牛逼吧),一个娱乐物品放置地(球拍啥的),一架钢琴(F租的)。

乍一听是不是我们这个合租群体高大上,而且有什么话题大家在客厅里头脑风暴一下,简直real契合,现实版《老友记》啊。

每一个人的生活面目,从他的职业与学历是无法看出来的。

A女来自河南,到北京来做公关实习,每晚下班都会坐在客厅里找人说话。

因为房间上下铺的局促性,大家一般都会坐在客厅里。A会经常以韩剧帅哥、惊为天人的大企业大人物、淘宝爆款找话题,有天F甩了她一句,你烦不烦?大家都在看书或者休息放松,谁要听你这么low地说话?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A撇撇嘴,继续说自己的。但A与F从此敌对,事事要吵。

后来A迷上了淘宝的A货。有天我下班回来,A塞到我怀里一个疑似céline的包。为什么说疑似呢,它上面的英文logo是celine,不是这个法文小开口的é。

A问我,你猜这个包多少钱?

我眉头一皱,毒舌地说,300。你不会被骗了吧?

A哈哈哈哈大笑说,就知道你会猜错,135!我抢来的!怎么样,是不是和你那些包没什么区别啊?我真觉得你们这种花高价钱买包的人都是爱慕虚荣,你看我这个,和杨幂背的一样!

我看了看包上七拧八正的走线,决定以后都不和她说话了。

但是A从此粘上了我。买了一切淘宝货都要给我过眼,并且一再强调买奢侈品是虚荣心。

有一天我在B的朋友圈,看到了A发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屏蔽了我。

上面是A和我遗落在客厅的书包的合影,A抱着它,LOGO极力对着镜头,笑得一脸名媛。照片描述我已经忘了,类似岁月静好吧。

B来自天津,肤白貌美长腿,流连夜场。我与她交好一阵,发现道不同(我黑),生活上还算客气。

但B总是半夜出去,天亮回来匆匆地向我借化妆品补妆上班。后来有人向房东投诉,说B回来的晚,撞门吵。

让我决定合租的项目创始人E,小有名气。E被大家无数次向房东吐槽的点,在于他总是带异性回来住。最多的时候一次带三个女生(……)。他们关上房间门,里面都是莺歌燕舞,淫词艳曲(……)。

与我同住的单身企业高层F,年龄成谜。皮肤甚白,保养的很好。生活方式及其健康,要吃谷物,做瑜伽,去健身房,琴棋书画。

我与F关系的恶化是在我和E因为项目多次沟通后,F突然在我睡觉的时候吵醒我说,我知道你喜欢他。

我被这么冰冷的一句吓得清醒,问她,啥?喜欢谁?

她说,E啊,你别装了,我都知道。

我觉得她有误会,又觉得她有病。

后来我才知道,E和F在这个房间里合租了很久,还一起发生了很多故事。于是我和F郑重解释了一遍。

有天我问E,你和F是什么关系阿?E说,上过床。我……

此后我没睡过一个好觉,早上F要大张旗鼓地铺床,将所有金属的东西弄响一遍,然后重重地关门。直到我搬走,F还视我为大敌。

在F公开找我的茬儿之后,A马上建了一个ACD我的群,她看不起B(说B不是良家女子),每天吐槽EF。CD年纪都比较大,一般都出来和事。直到有一天,F向房东报告,说CD经常不倒厕所垃圾。

于是事件升级了。我一共被拉了三个群,ACD与我,还有BCD与我,CD与我。

第二个群是BCD吐槽AEF,第三个群是CD吐槽ABEF。

房间里变得越来越沉默,微信群每天如火如荼。

我也不是什么善茬儿,每天谁在群里说了什么,就赶紧附和。于是在除了F之外,我奇异地合着群。

转折点是,有一天晚上,F说她的珠宝不见了。

同房间的我非常警惕专业地说,报警吧,屋里都有指纹,可以提取。我的东西都在这,你随便看,但是你翻过了也要承担责任。

F说,问问别人吧,不过放的很隐秘,一定要刻意翻才能找得到。

我的脾气也上来了,就到客厅里说,F的珠宝不见了,你们在屋里没出去的都有谁?

A直接推开门问F,你说谁是小偷呢?

F也炸了,在屋的这么多人,就你反应最大,你做贼心虚?

A说,你这种不要脸的人的东西,我拿了都恶心。

然后二人扭打在一起。因为生活长期累积的矛盾(厨房使用后不及时清理、垃圾没人倒、客厅吵、浴室头发不清理等),现场惨烈。

房东G连夜赶来,沉默地听了大家的描述之后说,你们都消消气,怪我吧。

这一句话让我近乎绝望。在认真思考了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对灵魂的影响之后,我选择搬离。

·别人的

L和我一样,被拉了几个合租里面小圈子的微信群。大家不断在里面拍照,举证,吐槽,谋划着要赶xxx出去。

L向我描述了一个垃圾桶。他有次出差了很久,回到家,厕所的垃圾桶有经年的女性卫生巾,蚊虫围绕,让人作呕。他忍着恶心把垃圾桶倒了。

D与同行男友Z成为了北漂利益共同体,同租一套五环边上两室一厅的房子。

D和Z平分房租,共睡一个卧室,一度相处的很愉快。有一天D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Z是她男友,为什么还要让她花钱租房子?

她跑来问我,我想了想说,可能是经济不允许,他确实没那么多钱。

D又说,我找一个养不起我的男人干嘛?我想了想也有道理,就说,那就分手吧。

D当然没有因为我的话分手。但是这个问题的提出像一根鱼刺卡在她的喉咙里,每天她想到这个就不痛快,最不痛快的是她每个月交房租的时候。

有一个月Z抽着烟说,D这个月的房租你先垫付吧,我手头有点紧。D说,你少抽一个月的玉溪手头就不紧了。

然后两个人开始吵架,D说,你没送过我任何东西,家里的菜几乎都是我买的,房租还要和你分摊,老娘还要让你白睡?

D想了想说,别人都是这么过的,你不爱我吗?

胖子也是合租。与同事。

胖子说,和同事住也好也不好,好的是大家都在一个单位相互照应,也有的吐槽。不好的是根本没有隐私。

有一次胖子的表妹来北京,为了省钱,胖子睡在客厅,表妹睡在屋里。

后来公司都在传,胖子约炮带姑娘回家,被姑娘赶出房间。

胖子气不过找同事对峙,没有结果,也被同事疏离了。

灵魂契合者比灵魂伴侣的范围广:但依然要志同道合,互相尊重,都在差不多的阶层;同性相互欣赏,异性相互吸引。

合租里肯定有真爱,也有互相搀扶的兄弟姐妹,但即使是如此好的关系,也有不可说的龃龉。夫妻尚且隔心,人与人的相处岂是那么好放下防备的?

所以我们要做好的,就是不要交浅言深,少说判断句,多赞美,做一个自身宜人的人,尤其被拉微信群的时候要少说话,多做事。

你会问,不说话我怎么找灵魂契合者?

我有说过你能找到吗?你咋不上天呢?

(来坐坐啊)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是我尘埃阿” | 责任编辑:董佳宁
专题 > 中国房市
中国房市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