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汉祥:小部分暴徒真的不能代表港中大

2019-09-10 07:29:08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修订《逃犯条例》提出至今,香港各项集会示威层出不穷,反对派暴力破坏逐步升级。

在这系列动乱中,以“博文约礼”为校训的香港中文大学可谓香港社会的缩影——部分师生联合外校,积极参与暴力抗议行动,学校因之被外界视作“暴徒大学”;与此同时,数百名校友奔走相告,发起联署,登报呼吁“反对校园暴力”。

林郑月娥已宣布将正式撤回《逃犯条例》,反对派暴动却为何变本加厉?港中大是否真已沦为“暴徒大学”?如今香港又能为年轻人提供哪些发展机遇?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港中大校友、联署声明发起人之一李汉祥先生。

·反对派示威抗议早已偏离初心

观察者网:9月4日,林郑月娥宣布将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请问香港这边舆论作何反应?

李汉祥:总体而言,香港的舆论反应是正面的。特首拿出很大的诚意,也都是希望社会可以冷静下来。正式撤回修订条例,为社会各界提供了一个空间,让大家都静一静、想一想,以便进行和平理性的沟通。我觉得特首的做法很重要且正面,有助于社会大和解。

观察者网:那您怎么看近几日一些示威者打砸港铁站、攻击警署的行为?

李汉祥:反对派就是在鸡蛋里找骨头。他们已经偏离了原来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初心,变成了挑战特区的管治权,将其他事情上纲上线。现在他们很多时候发表的言论变成了仇视警察、违法暴力,这些跟《逃犯条例》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港铁中环站出口被纵火(图/香港《文汇报》)


地铁站内多处设施被暴力破坏。(图/港媒)

观察者网:政府让步,这是否会让反对派继续以为,暴力抗议是实现诉求的有效方式?

李汉祥:很多出来使用暴力的人士,他们的教育、文化水平都是很低的,看到政府可以进一步退让,他们会变本加厉。对此,我也有点担心。

他们所谓的“五大诉求”,其实有很多都是不切实际的,比如要求释放一些被捕的人士,基本上严重违背了香港的法治精神,政府不答应这个诉求,合情合理,也能得到广大市民的支持。现在反对派示威人士的暴力程度已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了。

观察者网:您认为示威者使用汽油弹、激光笔等物料打砸抗议,是否是香港暴力抗议的极限?

李汉祥:这些致命性武器是暴徒一路在用的。警察应该相应提升他们的武力,以压制暴徒的武器,甚至要加强情报搜集,打击暴徒致命性武器的来源,争取在他们拿上街之前就能控制住。

·港中大并不真有那么多“暴徒”

观察者网:说到暴徒,香港中文大学被外界称为“暴徒大学”,但港中大校训为“博文约礼”。您作为“中大人”,也参与发起了“坚守博文约礼,反对校园暴力”的联署声明。您怎么看港中大的这一矛盾点?换而言之,校训对学生有多少约束力?

李汉祥:中大一些教授跟我说了学校里的情况。基本上真去支持罢课集会的学生占的比例不多,大部分中大学生都是和平的。其实在校园里带头盔、面罩,喊口号美化暴力,进行煽动性行为的那些人,我们估计他们很大部分不是中文大学的学生,只是走进了中文大学的校园,由于蒙面戴头盔,令我们无法证实他们的身份。

简单来说,一些暴力分子骑劫了中文大学的校园及学生,而我觉得校训“博文约礼”整体上对绝大部分中大学生能起一个警示作用。


观察者网:“反对校园暴力”,可不可以说下反对的校园暴力具体有哪些表现?

李汉祥:比如8月月初段崇智校长和学生见面,跟学生沟通。很不幸的是,他离开的时候被学生阻止,而且他的车也被学生破坏,被贴上很多标语、纸条。这些都是暴力的一部分。

有学生戴头盔、面罩出席交流会(图/香港“东网”)


段崇智校长的车被贴上标语(图/香港TVB)

很不尊师重道之余还破坏物件,就算是轻微的暴力,都不可以放任下去,不然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我们坚决认为,在校园暴力还没升级的时候,就要先行压制。

观察者网:您可不可以介绍下联署声明的发起经过?

李汉祥:在很多社交讨论群里,不少校友都愤愤不平。我们看到近期社会已不再讲道理,而是美化暴力、仇视警察,让一些学生受到很严重的误导。因此,我们希望发表一个声明解释我们的立场,让学生不要受到误导,也借此谴责那些鼓吹暴力的人。我们坚决反对仇视警察等与《逃犯条例》修订无关的煽动性行为;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些带有“港独”色彩的标语,我们也是坚决反对的,我们要维护“一国两制”。

在这种背景下,很多港中大校友在不同社交群里表达了反暴力的正义声音,所以我们就联络众校友发起联署声明。期间校友们的反应也相当踊跃,比如8月23日发表声明,原本我们以为可能只有两三百个校友,结果最后有600个校友登报联署。因报馆有截稿日期,所以其实还有很多后来报名的校友的名字没加上去。

观察者网:看过往两三个月,类似“撑警察”、“反暴力,救香港”等声援活动时常出现,但反对派暴力抗议的激烈程度也在不断上升。所以,您认为这一联署声明在现实社会中能起到哪些实际效用?

李汉祥:如果对一件事的报道,只有反对派的声音,而没有正义、公义的发声,会让社会产生一个错觉,即以为可能反对派是对的。我们就是要平衡社会舆论,并且指出反对派的错误。在这一方面,我们觉得联署声明是绝对有用的。

观察者网:校友发表联署声明,那港中大校内的学生有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或表态来对抗校园暴力?

李汉祥:就我所知,大部分同学没有主动表态。其实,一是因为大部分中大学生——我要强调“大部分中大学生”——都是不过问政治的,他们专注于自己的学业;二是,确实有少数激进的会用暴力的同学,大部分学生因畏惧暴力而不敢出声。我们理解大部分同学的想法,他们应该受到保护,可由我们这些校友帮他们发声指责暴力分子。

观察者网:您有没有了解目前各大院校校方都如何应对学生罢课或其他暴力事件?

李汉祥:其他大学,我代表不了他们回答;如果谈中文大学,校友层面是坚决反对同学罢课的。大学受政府资助,大学生拿着纳税人的钱,所以他们应该好好珍惜政府为他们提供的学习机会及资源。

其实开学至今,除了9月2日下午的罢课集会,中大校园整体上是非常平静、安全的,没有任何捣乱及破坏事件,学校管理层及大部分学生也都是和平、理性的。你们可能会在网络上看到一些比较恐怖的照片,但那些如前所述,极有可能是少数人进入中大校园,冒充中大学生拍的。至于其他学校,有学生发了一些校园照片给我,整体上也都是正常、安全的。

港中大所谓的“四院会师”(图/香港文汇报)

·香港发展机会变多了,但“狮子山精神”在年轻一代中淡化了

观察者网:因您对银行、消费品等多个行业有丰富了解,也自己创业建立咨询公司,所以想请教些相关问题。您认为香港今天的就业、创业环境与十几二十年前比,发生了哪些变化?

李汉祥:整体来说,香港的经济、商业环境,相比20年前是进步发达了。最主要的原因是香港周边的内地城市,即大湾区的城市经济起飞,让香港直接从中受惠。比如20年前没有那么多中资企业来港发展,而近十年,中资企业是香港招聘市场的火车头——中资企业因在香港扩充发展,新增不少职位,进而带动整个就业市场的相互影响。

创业环境也一样。仅大湾区就有众多消费者,为香港扩增了巨大的市场。换而言之,想创业的香港年轻人,面对的市场不单是香港700万人,而是至少大湾区几千万人口。创业机会多了很多,这个也是20年前没有的。

中资企业已成为香港招聘市场的火车头(图/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之前一位香港区议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香港年轻人对大湾区其实有诸多顾虑,包括风险成本过高。

李汉祥:这位议员这话可以说是对的。但是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想,经济学理论早已告诉我们,风险越大,回报越高。也就是说,年轻人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有机会获得更大的爆炸性的发展。香港稳定性高,风险较低,年轻人想获得爆炸性发展是比较困难的;而大湾区为愿意冒险的年轻人提供了选择。

观察者网:现在香港社会也有观点,认为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上升通道已没有十几二十年前那么宽敞了。您认为他们的担忧存在吗?

李汉祥:我相信他们的担忧很大程度上跟香港的楼价有关。而如果撇开香港的楼价,其实香港人的生活,在衣食行生活各方面,都是相当理想的,薪酬涨幅也比消费成本增长速度大。

楼价是香港社会的一个深层次矛盾,香港政府要大力解决;而解决楼价问题,其中一点就是要让年轻人感觉“向上流动”的机会增多。其实现在的工作赋予他们众多升职加薪的可能,只不过他们觉得加薪升职不够买一层楼,这是让他们不满意的一个重要原因。实际来说,今天的“上流”机会绝对比20年前多。房价是个大难题,但也要刺激经济增长,让市民收入增加。

观察者网:这里边有一个问题,也是内地网民所好奇的,香港实际的土地开发程度为24.3%,住宅用地仅占6.9%,为什么不多开发一些闲置的地皮?

李汉祥:其实香港政府一直都在想,但是有一些环保人士、团体在反对。那些绿化地带要改变土地用途用来建楼住房,需要通过很多程序的审批,而这些程序的审批最后可能都要受到司法复核的挑战。也就是说,如果要将一块绿化地带变成住房,需要的时间可能是几年甚至十多年,短期内是解决不了住房问题的。

香港环保人士集会抗议政府在郊野公园边陲建屋(图/港媒

观察者网:有观点认为,刻苦耐劳、不屈不挠的“狮子山精神”现今只是一种怀旧符号,您认为这一精神在年轻一代中是否依旧存在?

李汉祥:我觉得香港人以前那种“狮子山精神”在现在这一代是淡化了。因为以往年代生活比较艰苦,真的没有那么多机会,要很努力打拼;今天的社会很富裕,年轻人绝大部分衣食无忧,所以他们欠缺了那种打拼的精神。

而且有一点很特别,就是虽然我生长在殖民地年代,但我那个年代我们必定要读中国历史,反而回归了之后,中国历史的教育变弱了。我很反对这一变化,因此我有直接跟香港的教育局反映,希望加强国民教育,如从小学到中学12年教育都必修中国历史地理文化,这样才可以培育出爱国爱港的下一代。

观察者网:在讨论香港问题,特别是分析部分港人为何“人归心不归”的时候,媒体、司法、教育这三个领域常是重点分析对象。

李汉祥:其实还有社工,这一块也非常影响年轻人。

观察者网:就您所知,社工是如何影响年轻人的?

李汉祥:在教室里是老师教学生,但是一些青少年中心的活动,或一些社区团体的活动,很多时候都是社工来组织的。甚至现在每一间学校都有一个驻校社工,如果学生有家庭问题、情绪问题,乃至犯罪了等等,都是由社工提供辅导和支援的。如果这些社工提供了一些不正确的价值观,会直接毒害青少年人的思想。

观察者网:这一项,我们可以采取措施提前预防吗?

李汉祥:我们要在培育社工的时候,灌输一些正确的观念给他们。但是,观念不是简单四年大学教育就可以形成的,正如前面我说的,需要小学、中学12年的基础教育。那些社工在读书的时候接受了正确的观念,就不会容易被人错误引导,从而不认识国家,也不会灌输错误的观念给年轻人。

观察者网:我们继续回到香港经济发展问题。您曾在2018年的一篇评论文章里提到:“贫穷问题不是来自失业而是因为工资的水平……要提升工资水平,必须要从产业结构入手……政府必须要从产业结构着手,牵头发展更多高增值产业去提升工资水平。”那您认为香港现今可以推动哪些高增值产业发展?如何推动?

李汉祥:比如我们看八九十年代,当时香港是全世界第二大电影出口基地,也就是说香港的电影不仅在赚香港人的钱,也赚全世界的钱。因此,香港要打造一个世界级的产业,市场要扩展到全世界,这样才会提升从事这些行业的人的工资。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因为金融业是高增值行业,就算是金融行业里一个低教育水平的茶水室女工,只负责茶水工作,她的工资也可能比零售业茶水间的女工工资高40%~50%。一个同样的不需要高学历的工作,不同的行业工资有40%~50%的差距,因此我们要朝着一些高增值的方向去想。

观察者网:高增值产业,现在香港除了金融业,还可能发展科技类产业吗?

李汉祥:有可能。比如电脑软件,因为电脑软件主要讲创意,而香港有很多有创意的人才。

观察者网:不担心他们更愿意跑到对岸的深圳吗?

李汉祥:选深圳做基地也无所谓,依旧可以和香港联合,打造一个世界级高新技术产业。

粤港澳大湾区示意图(图/香港旅游发展局)

观察者网:那香港在高新技术方面可以提供哪些辅助?

李汉祥:比如,为什么科技能赚到高增值?因为有知识产权的保护。而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香港的法律是最完备的,且跟国际接轨。所以假如我在深圳研发了一些高科技,我可以通过香港的法律申请专利及知识产权的保障,再向全世界推广。在这方面,我相信香港有绝对的优势。

换而言之,研发人才不在香港居住,这没有问题,但他打造的品牌、知识产权的保护乃至拓展销售渠道等,作为自由港的香港可以提供极大的帮助。

观察者网:不少人担忧香港总有一天会被深圳所替代,中央也出政策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您有这方面的担忧吗?

李汉祥:我不太担心。道理很简单,如果你的邻居有钱了,他消费会变多,投资也会增加;如果我的邻居很穷,他哪里有钱来消费和投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李汉祥

李汉祥

香港中文大学校友,“反暴力”联署声明发起人之一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如果只有反对派的声音,会让香港社会产生错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