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林立:吐槽鸿茅药酒被跨省追捕,谁有“毒”?

2018-04-17 07:34:34

广州医生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公安局跨省抓捕,乖乖地在凉城看守所吃了三个月“豪华套餐”。

起因是他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

我有点好奇,害不死猫地好奇,这个“药效”在“千里之外”的鸿茅药酒究竟是个啥玩意?

据说,它是国宝。著名表演艺术家陈宝国说了,鸿茅药酒是国宝,我是宝国,所以代言国宝。

我有些惊诧,原来国宝是这样来的,不像大熊猫一样被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不像茅台酒一样拿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

据说,它是药。1992年,它就拿到了国药准字红色OTC,里面有67味药材,包括何首乌、附子、槟榔、半夏、苦杏仁等有毒性的著名药材。

我大概相信,它是药。它符合北京顺天德中医院院长王承德的“一个凡是”药品鉴定标准:凡是药都有毒性,越是有毒性的药越是好药。

据说,它是酒。它叫鸿茅药酒啊,叫酒的能不是酒吗?而且里面含有地道纯正的酒精,有肝毒的酒精。

我有点怀疑,它是不是酒?叫酒的就一定是酒吗?酒井法子也有酒呢!

据说,它是保健品。和电信诈骗犯一样,主要客户都是最容易为之买单的一个群体——老年人。

鸿茅药酒是药非药,是酒非酒,是保非保,按理说不管是啥,都该有相关部门管,但是好像违法广告这么多年了,也都没见谁去认真管了。

它是不是很像“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孙悟空?

如果鸿茅药酒不是齐天大圣变的,那么它怎么有通天彻地之能,可以上演一场跨省的《追捕》大片?

福尔摩斯的死忠粉柯南常说,真相只有一个!但我却不知去哪里寻找鸿茅药酒的真相,也许真相就在那张逮捕通知书里。

这张貌似平凡却信息量很大的逮捕通知书,至少可以告诉我们几件事:

一是谭秦东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二是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了对谭秦东的逮捕;三是谭秦东于2018年1月25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凉城县看守所。

看完了这张逮捕通知书,心里不知不觉地奏起了一首《凉凉》: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成手铐,呵护着你。

凉城县公安局的同志,一定想死谭秦东了,才会跨越几省,千里迢迢,在夜色的掩护之下,给他送上了一副温柔的呵护(手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1条的规定,损害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据相关询问笔录称,受谭秦东《毒药》一文影响,共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

又据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会计鉴定书》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业能赢得净利润1425375.04元。

似乎,好像,谭秦东损害了鸿茅药业商品的声誉,致使其损失惨重,已达到了50万元的追诉标准。抓捕他,有问题吗?

这里有三个问题,我不太明白。

第一,谭秦东《毒药》一文捏造了虚伪事实吗?该文的部分观点引自新京报、新浪网等媒体的公开报道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刊登的公告。是谭秦东捏造事实,还是这些媒体、部门在捏造事实?

第二,写鸿茅药酒的文章,不只谭秦东《毒药》一篇,凭什么认定就是谭秦东造成的?即使是,有什么证据?仅凭时间前后吗?还是想当然?

第三,退货就是损失吗?如果鸿茅药酒没有问题,订货方退货就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为什么鸿茅药业不起诉违约方呢?如果法院判决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还有损失吗?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澎湃新闻报道,过去10年间有25个省市级食药监管部门通报鸿茅酒广告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多次被暂停销售。

然而,这些明显“损害”了鸿茅药业商品声誉且影响力巨大的媒体,却很奇怪地不在凉城公安的抓捕名单上。

鸿茅药业不举报新京报、新浪网、人民日报、澎湃新闻这些重量级媒体,却举报了一个试图科普常识的医生写的一篇阅读量仅仅2000多的一篇轻量级网文。

奇哉怪也!怪也奇哉!

更奇怪的是,就在《刑法》第221条(损害商品声誉罪)的下面,第222条(虚假广告罪)静静地躺在那里,无人问津:

“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凉城公安的同志们看到了吗?凉城检察院的同志们看到了吗?请问,2630次的违法广告算不算情节严重?

别告诉我,广告不是在凉城发的,就不归你们管。谭秦东的网文也不是在凉城发的。如果我没记错,这叫犯罪地管辖原则。

始创1739年,279年传承的鸿茅药酒,央妈加持的“国家品牌计划”,年销售额可以顶王健林16个小目标的神酒,怎么就成众矢之的了呢?

我实在有些不平,为“国宝”不平,为“神酒”叫屈。

那么多的广告费砸下去,就被一个医生的一篇文章给打成了水漂,情何以堪?

我猜,鸿茅药业的老板此时此刻一定很郁闷,很忧愁。何以解忧?唯有鸿茅。

他举起了一杯鸿茅药酒,感叹道,哥喝的不是酒,是寂寞啊!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试问,寂寞谁能懂呢?也许,只有在五指山下寂寞地服刑了五百年的齐天大圣能懂了。

来来来,大圣,鸿茅,让我各敬你们一杯《消愁》的鸿茅药酒,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水煮法律”,观察者网刊载时略有删减。查看原文,请点击“阅读原文”)

林立

林立

法律从业者,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水煮法律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作者最近文章
吐槽鸿茅药酒被跨省追捕,法律上也站不住脚
看了部讲警察的美剧,什么限制了编剧的想象力
王宝强离婚案:是“中国式婚姻”的问题?
对教科书式老赖们,法院也很难办啊
做渣男的成本,该好好提一下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